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他們兩人出去玩?  
   
第九章 他們兩人出去玩?

到了航空母艦上,除了幾個艦隊士兵將眾人接入,其他什麼道武門人都沒看見,沈洛年雖然討厭人多,但看到一個人都沒有,還真有點意外。
眾人登上甲板,賴一心往前一指說:“上直升機吧。”
“要去哪兒?”沈洛年登機時問。
“去檀香山。”賴一心解釋:“大部分的變體者都退過去了,這兒只留下軍艦官兵,和少數輪值的變體部隊,我和馮鴦姊幾人是特地留下等你們的。”
“為什麼?”沈洛年問:“不作戰了嗎?”
“我也不清楚。”賴一心說:“聽說是研究新的策略,上次損失太慘重,瑋珊說,大概要讓大多數人先練好四炁訣。”
“嗯……也對。”沈洛年點點頭,連四炁訣都還沒練的那幾萬人,就算都擠進去,大概也會讓強大妖怪像踩螞蟻一樣殺光,練好之後……至少可以像賴一心他們一樣,捱上一招半式。
“因為妖怪離島會變弱。”賴一心說:“人類武器也會有作用,所以現在海空兩方四面圍起來,暫時應該沒有大礙。”
意思是沒事做了?可惡,那個臭狐狸到底跑哪兒去了,不然豈不是可以回家?對了,自己答應過懷真,要幫馮鴦等人回家……這又該怎麼辦才好,去找劉巧雯談嗎?媽的,最討厭拜托別人事情了,真是找麻煩。
沈洛年看了賴一心一眼,見他正側著頭想事情,雙手還正比劃著什麼,沈洛年暗自搖了搖頭,這人是個武癡,問他也是白問,有機會的話,問問葉瑋珊好了,她是學校里有名的才女,可能會想出好點的辦法。
一路無話,幾個小時之後,飛到夏威夷機場落下,但一下飛機,眾人可就有點傻眼,這兒每個人都一口嘰哩呱啦的英文,可是直升機下來的八人可都不會說英文。
賴一心和沈洛年兩人念書成績都是普通爛,雖號稱在學校學了五、六年英文,但真要和人對話可就是說笑了,至于那六個來自云南山區的女巫更不用說,除漢語之外只會酖族古語,到了這陌生的環境,一時之間,八人還真有點不知該何去何從。
還好賴一心不怕丟臉,用破爛英文到處問路,加上因變體者一大半都是中國來的,機場會中文的人還不難找,很快就找到了翻譯,安排了車子送八人離開。
經過了一番轉折,大約午夜時分,總算找到葉瑋珊、白玄藍等人落腳的地方。那是個位于海邊的飯店,這飯店除白宗之外,聽說同樣來自台灣的李宗,在駐檀香山台北辦事處安排下,也住在這兒,而酖族六女卻被接到別的地方去了。他們這些由總門統管的變體部隊,大部分都是住在暫借的美軍營區,畢竟那有數萬人之多,不可能每個人都安排到飯店里面去。
沈洛年和賴一心到了飯店,得到消息的葉瑋珊,已經先一步在飯店大廳等候,迎接兩人。
三人一碰面,每個人心中似乎都有事,一時誰也說不出話來,過了片刻,還是葉瑋珊先開口說:“沒找到懷真姊?”
“嗯。”沈洛年搖搖頭。
“至少你沒事。”葉瑋珊看著沈洛年,嗔怪說:“你這人,都不怕別人擔心的嗎?一轉頭就跑進去了。”
沈洛年不知該怎麼說,只說:“別擔心我就好了。”
葉瑋珊聽到這句話,不免有點啼笑皆非,歎口氣說:“宗長、瑪蓮、小睿受傷較重,住院觀察,舅舅和奇雅也在醫院照顧她們三人。”
“其他幾個呢?”賴一心問。
“宗儒、添良、志文妖炁散去之後,只剩下筋骨挫傷,雖然行動有點不方便,但精神都挺好的。”葉瑋珊微微一笑說:“他們三個住一間四人房。”
賴一心笑說:“我去看看他們。”
“已經很晚,他們早休息了,你們倆也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說吧?”葉瑋珊說:“我幫你們安排一間兩人房,這是門卡,行李已經放在里面了。”
賴一心接過,頓了頓說:“你呢?”
葉瑋珊說:“我暫時和奇雅一間房,但是她大多在醫院。”
“一個人沒關系嗎?”賴一心問。
有關系的話你又能怎辦?葉瑋珊雖然知道賴一心沒有別的用意,仍有點好氣又好笑,她沒說話,只微微搖了搖頭。
“我們送你回房吧。”賴一心笑說:“我們兩個再去休息。”
這人有時候就是會有這種莫名的溫柔,葉瑋珊心中一暖,微笑搖頭說:“只是隔壁而已,一起走吧。”一面帶著兩人走向電梯。
三人搭著電梯,到了房間所在的十八樓,兩間雙人房果然在隔壁,賴一心和葉瑋珊正要互道晚安,沈洛年突然說:“一心,去幫瑋珊檢查一下房間吧?”
葉瑋珊和賴一心都不禁一愣,不明白沈洛年的用意。
“這社會很亂。”沈洛年說:“一個女孩子自己睡,門窗前後要好好檢查一下。”
“這是國際大飯店,不會有事啦。”葉瑋珊一怔之後,突然想通沈洛年的用意,不禁泛紅著臉說。
“小心點又不吃虧。”沈洛年從賴一心手中取過門卡說:“對了,檢查之後,你剛剛說的那件事,順便和瑋珊商量一下。”
“什麼事?”葉瑋珊意外地問。
“嗯,變體的事,瑋珊幫我想想也好。”賴一心點頭說。
“變體?”葉瑋珊微微一怔說:“既然有事,去你們房間一起談吧?”
“我累死了想睡覺,你們去談。”沈洛年說:“別來吵我。”
“好吧,洛年先休息。”賴一心沒想這麼多,一面說一面向葉瑋珊的房間走。
葉瑋珊雖是跟了過去,但終于忍不住回頭白了沈洛年一眼。
沈洛年看著葉瑋珊那股又喜又羞的神態,不由得暗暗好笑,連忙走入房中,免得忍不住笑出聲來。
她那模樣還真可愛……和初識時老是板著臉的樣子,實在差太多,沈洛年一面想,一面走入浴室脫光衣服,好好洗了個澡。
除了留下幾道淡淡的蚯蚓般疤痕外,身上的傷都好了……沈洛年看著鏡子,心中不由得有點感慨,自己不會飛、動作慢、沒有力氣,除了不怕妖炁之外,可以說什麼都不會,優點就是好像不大容易死,有那衣服止血護身,除了腦袋直接被砍掉,說不定還真的死不掉。
沈洛年拿起放在一旁的血飲袍,上下看看,不禁有點訝異,今日在噩盡島上跑了一天,這血飲袍還真的不會髒,既然一定要隨身帶著,又有保護功能,真是不穿白不穿……明天就照懷真當初的建議,把血飲袍穿在最里面好了,反正這衣服又輕又薄,不管怎麼塞卷都不會不適。
不過現在要睡覺,不用這麼麻煩,沈洛年穿上血飲袍,松松地束上帶子,連褲子也不穿就走了出去。
走出浴室,沈洛年卻見到葉瑋珊和賴一心兩人,正坐在屋中圓桌旁等待自己。
這兩個人不好好談戀愛跑回來干嘛?還好沒光著出來……沈洛年皺眉說:“怎麼了?”
“瑋珊有事情要問你。”賴一心先笑著說。
“什麼事?”沈洛年一面用毛巾抹著濕頭發,一面走近。
葉瑋珊沒想到沈洛年居然只穿件連束帶都沒束緊、薄得不象話的古怪紅袍,全身還帶著熱騰騰的濕氣就走了出來,不禁有點尷尬,但又忍不住瞄了沈洛年裸露的胸口一眼……正中央那條傷痕,莫非是中秋那晚,他救自己時被鑿齒所傷的痕跡?平常看他不顯壯,但畢竟是男孩子,胸膛還是挺寬的,今早差點全軍覆沒,也是被他救了,這人雖然老是凶巴巴的,但其實……
沈洛年看著葉瑋珊突然呆看自己,還隱隱透出一絲不大該有的古怪氣味,驚訝之余,不由自主地望向葉瑋珊那雙有些迷惘的大眼,兩人目光接觸的那一刹那,不知為何,同時微微一驚,迅速別開目光。
葉瑋珊旋即恢複正常,回頭笑說:“洛年,我是要問你,我可不可以替你作主?”
剛剛大概是錯覺吧,那古怪氣氛又消失了。沈洛年稍微安心了些,坐下後才說:“作什麼主?”
“幫你談判。”葉瑋珊笑容一斂說:“說難聽點,就是利用你的優勢幫白宗爭取權益。”
“我不明白。”沈洛年皺眉說:“能不能用簡單點的說法?”
葉瑋珊笑容斂起,緩緩說:“那要從頭說起,你有注意到嗎……白宗只剩下我們十人了。”
沈洛年想了想,還是沒照劉巧雯的吩咐,直說:“我去噩盡島之前,和巧雯姊碰過面,她有提到這件事。”
沈洛年和劉巧雯碰過面,葉瑋珊似乎不覺得意外,她思忖了一下說:“巧雯姊……在噩盡島的戰役開始之前,她認為白宗終究會被人犧牲掉,向總門投誠才能保持實力,和宗長起了爭執……最後她把贊同她想法的人帶走,加入總門,並且讓那些剛入門不久的內聚者,轉練兼修派的功法。”
“其他人我不意外,那四個人怎會跟著走?”沈洛年說。
賴一心和葉瑋珊都知道,沈洛年指的是當初葉瑋珊征選收入,後來調給奇雅那組的四個“西地高中”同學。
“他們比我們還早來夏威夷。”葉瑋珊頓了頓說:“聽說那段時間,巧雯姊挺照顧他們,另外,他們似乎和瑪蓮、奇雅也處不大來,所以就選擇和巧雯姊走了……不過私下有跟我和一心道歉過就是了。”
“這倒無所謂啦。”賴一心笑說:“反正都是對抗妖怪,在哪個陣營都一樣。”
“你每次都說一樣。”葉瑋珊不大高興地說:“難道就可以讓白宗消失嗎?”
“我和你不會離開就好了呀。”賴一心呵呵笑說,一點也沒留意到這話有點兒太過親熱。
葉瑋珊臉微微一紅,白了賴一心一眼,又偷瞄了沈洛年一眼,咳了一聲,回到主題說:“我提到這件事情,是因為巧雯姊判斷的其實也有道理,當時果然把我們這些小宗派派出去當前鋒,若不是運氣好,加上你……特地來救援,也許白宗就這麼覆滅了。”
沈洛年有點不明白,微微皺眉說:“如果感覺對方要坑你們,干脆不理會他們,回去不就成了?”
“我們可以這樣,但白宗不可以。”葉瑋珊說:“我們還是學生,堅持要回去,別人也不便逼我們留下,但白宗若是全體抽身,下場會像何宗一樣……”
也就是說,因為不能只留下白玄藍、黃齊、瑪蓮、奇雅四人,所以白宗十人就全留下了……沈洛年明白了問題所在,接著問:“那和我有什麼關系?”
“你還不知道自己很重要嗎?”葉瑋珊說:“你這種觀測妖炁的能力,現在還沒出現第二個,若你肯留下,他們什麼條件都會答應的……當然,前提是……你願意留下。”
雖然自己很想回去,但還沒找到懷真,總不能這樣就走了,沈洛年停了幾秒才說:“找到懷真前,我會留一陣子。”
提到懷真,三人的表情都凝重起來,葉瑋珊停了片刻才說:“我會提出要求,說你只有和我們在一起才肯出任務,這樣的話,一方面他們不會再派我們犧牲,二來也許可以更任性一點,做點我們想做的事情……”
“你想做什麼?”沈洛年好奇地問。
“比如一心剛剛跟我說的事情……”葉瑋珊手指輕敲著桌面,一面思索一面說:“運來白宗庫存妖質之後,我們得到噩盡島上測試是否有效,若還在總門管制下會很難辦。”
“咦?等一下。”沈洛年睜大眼說:“你真要讓他那樣做?還大家一起?風險太大了吧。”
“不。”葉瑋珊說:“我和一心先測試,沒問題才讓別人跟進。”
“你也……你也亂來?”沈洛年忍不住瞪著葉瑋珊。
“我不一起提升的話,能迫入一心體內的妖質有限,測試不出結果。”葉瑋珊明亮的眼睛,回望著沈洛年說。
“這樣做……”沈洛年說:“就算成功,也可能以後會不能離開噩盡島……”
“嗯。”葉瑋珊說:“不過預言似乎是說……這世界以後可能都會變成那樣,倒也不用太擔心。”
“到底是什麼預言啊?”沈洛年一直沒問,這時忍不住說:“聽你們提過好幾次了。”
“就是預言呀。”葉瑋珊說:“傳說預言者是白澤的後代,所以很厲害,會看到未來的發展。”
“白澤?那不是神獸嗎?怎麼後代會變人類?”沈洛年頭疼了。
“這我也不清楚。”葉瑋珊苦笑說:“預言的消息,都是大陸那邊傳來李宗,李宗再告訴宗長的。”
“嗯。”沈洛年大概明白了,想想就說:“我知道了,但是……老實說,就算一起行動,我也未必會聽你們的話喔。”
“知道啦。”葉瑋珊好笑地說:“你脾氣最大了。”
“還有,找到懷真後,我可能就走了喔。”沈洛年又說。
“我們的首要目標也是找到懷真姊,畢竟她救了大家。”葉瑋珊突然說:“我真是無法想象,一心說懷真姊當時爆出一股特別的炁息,只用一雙手就架住了刑天的巨斧?這是真的嗎?她看來明明沒有炁息……難道你也可以?”
“我完全不行。”沈洛年皺眉說:“她很多古怪,我也不知道。”
“就是因為看到懷真姊有這能力……”一陣子沒說話的賴一心,緩緩開口說:“我才相信人類應該不只能這樣。”
她不是人!沈洛年看著賴一心,真想把這句話直接喊出口。
葉瑋珊笑了笑,站起說:“總之你願意協助我們,那白宗的處境就會好很多了,想談條件也好談。”
眼看葉瑋珊要走,沈洛年突然說:“瑋珊,等等。”
“嗯?”葉瑋珊回過頭。
“能不能想想辦法……”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讓酖族那六名女子回家鄉。”
“酖族?”葉瑋珊一時沒會過意。
“就是符宗馮鴦姊她們,當時和我一起那六個人。”沈洛年說:“她們其實不是道武門的,也不習慣作戰,很想回去……如果可以的話……”
“我明白了,這幾天應該會開會,我會試試。”葉瑋珊說:“她們六人似乎沒練四炁訣,又只會防守,對總門來說,重要性遠不如你,該不難辦。”
“太好了,那就拜托你了。”沈洛年這可高興了,這件事情他一直不知該怎麼處理,葉瑋珊肯幫忙就太好了。
走到門前,葉瑋珊突然停下腳步,回頭說:“對了,還有一件事,一心。”
“怎麼?”賴一心站起。
“以大量妖質進行二次變體的推測,別再告訴其他人了,傳出去的話,說不定會有人來搶妖質。”葉瑋珊嚴肅地說。
“誰都不能說嗎?”賴一心詫異地說:“連宗儒他們也不能說?”
“都別說。”葉瑋珊說:“他們若知道,一定想一起變體,如果有個萬一,白宗真的全完了。”
“該不會吧?哈哈哈。”賴一心笑說:“我一直在想妖質化入體內時的反應變化,覺得成功機率很高耶。”
“別說啦!”葉瑋珊輕輕頓了頓足。
“好啦。”賴一心說:“先不說就是了,成功以後總可以說吧?”
“成功以後也不能到處說!洛年,你也幫我勸勸一心。”葉瑋珊蹙眉說:“他每次想到了什麼好辦法,老是不分親疏,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學會……這樣子太吃虧了,這以後是白宗的秘密!”
原來賴一心是這種個性,難怪這麼誨人不倦,沈洛年看著正在干笑的賴一心,搖搖頭說:“你不擔心別人把你想出的東西都學會,之後追上你嗎?”
“不很擔心耶。”賴一心笑說:“我也會繼續想新的啊。”
這人已經沒救了,沈洛年對葉瑋珊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葉瑋珊苦笑了笑,向兩人道了晚安,轉身離開房間。
◇◇◇◇
次日清晨,三人穿上便服,在飯店用了精致的早餐,之後買了三份總彙三明治,要帶給住在十樓的黃宗儒等人。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侯添良的怪叫:“門沒鎖,自己進來。”
怎麼回事?他們雖然行動不便,但也並非不能走路,為什麼不鎖門?賴一心推開門,卻見三人正你推我擠地湊在兩台電腦前,一邊黃宗儒正在研究著什麼,另一邊侯添良和張志文兩人正在搶滑鼠。
“滅團了吧,哈哈,輪我!”侯添良正叫。
“這人是不是用英文罵我啊?”張志文看著屏幕,不甘不願地松手,一面說:“另外創個職業玩看看啦。”
黃宗儒則抬起頭往門口望,一看,他詫異地說:“洛年?”
“洛年?”侯添良和張志文同時抬頭,看到果然是沈洛年,都蹦了起來,但這麼一跳,也不知道是不是拉到受傷的地方,兩人都齜牙咧嘴的,看來十分痛苦。
“你們還好嗎?”葉瑋珊笑說:“早餐買來了。”
“瑋珊謝謝啦。”張志文接過,一面望著沈洛年身後說:“懷真姊呢?沒一起來?”
“沒找到。”沈洛年搖了搖頭。
瞬間房里的氣氛沉重起來,眾人停了幾秒,侯添良忙說:“一定會找到的,等我們身體好了陪你去找!”
沈洛年微微搖了搖頭,換個話題說:“這兒還有提供電腦?”
“還可以上網。”黃宗儒馬上說:“一段時間沒碰游戲了,居然出了一個很棒的新游戲耶。”
“對,我們邊亂玩,邊等無敵大研究好教我們。”侯添良坐回電腦前說:“輪我了。”
“都是英文說明,看線上翻譯很難懂,尤其是技能說明……還好有些國內論壇的心得分享可以參考。”黃宗儒回頭有點興奮地說:“這是智能副本喔,每次進去,怪物的攻擊方式、路線、分配都會有大幅度變化,也因此怪物不會強得離譜,考驗的是臨場反應和團隊默契,不是考記憶力和查攻略的能力了。”
“對啊!”侯添良嚷:“以前一大群人出團,每天你站左邊我站右邊,怪物A我們就B,怪物C我們就D,統統規定好,然後照劇本演個三小時最後等分寶,干!超無聊。”
“有什麼不好?你後來跑去玩那個專門打架的游戲不是也玩不久?”張志文說。
“對啊。”侯添良說:“那個故事性很低,打久也無聊。”
“可是副本每次變的話,像是每次都在拓荒。”黃宗儒笑說。
“拓荒才好玩啊。”侯添良說:“設定也沒變態到不可能一次過,這樣玩起來剛剛好。”
“嗯,我也覺得不錯。”黃宗儒眯著眼睛看網頁,一面說:“問題就在于智能系統做得好不好了,單純只是隨機出怪的話,未必比精心設計的副本好玩,咦,這兒寫著……BOSS和小怪的行為模式,有可能是其他玩家控制、設定……控制者打贏有獎金,輸的話也會扣錢,沒動作的話智能系統會自動接手。”
“真的嗎?”張志文嚇了一跳說:“人控的BOSS怎麼打得過?會不會作弊故意輸?”
“所以王不會太強……”黃宗儒上下看看又說:“控制BOSS的人,無法和玩家對話,只顯示無ID的基本模組,應該沒有作弊的問題,輸率太大也會被取消資格。”
“我也想玩BOSS,能不能先隱身然後偷襲秒掉牧師?”張志文心癢地說。
“要先練到一個程度才有資格報名啦。”黃宗儒說:“這游戲的肉盾不是用嘲諷系統,是用技能承接他人傷害,偷襲沒用。”
“好像很好玩……”張志文歎口氣說:“可惜,等傷好應該就沒時間玩了。”
“嗯……”黃宗儒點點頭,似乎也有點惋惜。
這一串話,沈洛年、賴一心、葉瑋珊可就聽不大懂了,都沒辦法接話,眼看他們總算告一段落,沈洛年這才說:“你們都還好嗎?”他上下看看眾人,沒打石膏也沒包繃帶,看不大出來傷在哪兒。
“他們主要是關節挫傷和髒腑震傷。”葉瑋珊接口說:“大概要靜養半個月。”
“勉強還可以走動啦。”張志文嘿嘿笑說:“你們姊弟很厲害喔,你一個人殺了幾十只鑿齒,懷真姊更誇張,居然和刑天對打,是有什麼特別的法門嗎?”
他們依舊以為懷真和自己是姊弟,葉瑋珊沒說嗎?沈洛年看了葉瑋珊一眼,回頭說:“我只是用一心教我的辦法偷襲,懷真我也不清楚。”
“他想跳槽啦。”侯添良一面玩游戲一面嚷:“說胡宗好像比較厲害。”
聽到這話,葉瑋珊和賴一心不禁微微一怔,張志文可急了,回頭罵:“臭猴,我是開玩笑啦!你亂說什麼。”
侯添良目光一轉,看到葉瑋珊的表情,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連忙尷尬地笑說:“對啦,我們是開玩笑,瑋珊別在意,蚊子不會跳槽的,他敢跳槽我幫你扁他。”
“其實胡宗只有洛年和懷真姊兩個人,和我們本就像一家人一樣啊,哪需要跳槽?”張志文笑說:“洛年,你沒練炁功,怎能打破鑿齒的護體妖炁啊?”
沈洛年不知該怎麼回答,皺起眉頭說:“不知道。”
眾人都微微一愣,其實這個問題,不只張志文有疑惑而已。賴一心是把這當成一個挑戰,想自己找出原因。葉瑋珊、黃宗儒是怕沈洛年不高興,不敢詢問。至于侯添良是根本還沒想到這問題,但不管大家心中怎麼想,卻都沒想到沈洛年會這麼回答。
張志文笑說:“不想說也沒關系啦,何必說不知道?”
“那就當我不想說吧。”沈洛年說。
這一說,張志文可笑不出來,侯添良聽得不順耳,皺眉說:“洛年,不用這樣講吧?”
不爽了嗎?沈洛年早已習慣,聳聳肩說:“我回房去。”一轉身,往外走去。
葉瑋珊一怔,給了賴一心一個眼色,追出門外找沈洛年去了。
“你們倆干嘛啊?”黃宗儒這時才開口。
“我沒干嘛啊。”侯添良扔開滑鼠說:“洛年沒必要這樣吧?大家自己人,干嘛開口就嗆蚊子?”
“不是我要說,洛年似乎沒把我們當自己人。”張志文靠著床鋪,不大愉快地說:“不過他救了我們,也不能說什麼,好吧,以後只當他是救命恩人可以吧?”
“這又何必?”黃宗儒歎氣說:“洛年只是說話不委婉,他不想說的事何必逼他?”
侯添良一想也對,瞪了張志文一眼說:“對啊,你問個不停干嘛?老是想變強,不會靠自己喔?干,洛年哪邊對不起我們了?”
“變我錯了喔?”張志文火氣上湧,生氣地說:“上次差點被那個無頭妖殺到滅團,你們不想變強嗎?這又不能點選複活重來一次,不夠強會真死人耶,他既然有辦法又不肯說,還當我們是朋友嗎?”
“就算他沒當我們是朋友,也不用吵起來啊,以後見面多尷尬?”黃宗儒說。
張志文本就沒想要弄成這樣,剛剛嚷那一串也不過是有點惱羞成怒,但事情發展到這樣,他也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悶著不說話。
“其實,洛年本來就很少主動和我們說話。”侯添良想了想說:“他可能本來就不想交朋友吧?”
“嗯……”這話黃宗儒倒是沒法反駁,想想說:“每個人個性都不同,公會里面也有很少說話,但遇到事情很願意幫忙的人啊,沒必要勉強人家改變習慣。”
“知道了啦,無敵大會長。”侯添良笑說:“蚊子,去跟洛年道個歉就沒事了啦。”
“道歉?”張志文板著臉說:“道歉是無所謂,你教我要怎麼說?說我不該想活下去?”
“干!你不想道歉就算了,別把脾氣發到我頭上。”侯添良瞪眼說。
“就說你那麼說沒惡意就好了。”黃宗儒打圓場說:“我看洛年剛剛也沒生氣,只是覺得既然你們兩個不高興,他就避開了。”
“和我也有關系喔?”侯添良皺眉說:“那我陪蚊子去道歉……干!臭蚊子你別拿翹,要不是懷真和洛年,我們死好幾次了,人家干嘛當你是朋友,欠你的啊?”
“知道了啦!”張志文不大甘願地說。
眼看三人討論完畢,一直保持沉默的賴一心,這才開口說:“別擔心,我們一定都會變強的,那辦法應該很有機會……唔……”
三人一怔,都轉頭看著賴一心,等他繼續說。
漏口風了……賴一心吐吐舌頭,換個話題說:“那個,昨天遇到刑天時,宗儒其實不該硬接,我們以前討論過,敵方太強的時候,盾牌和炁牆都要變形側面化力,你內炁凝聚如實,若是沒被擊碎,對方的妖炁滲不進去。”
“我知道。”黃宗儒有點尷尬地說:“只是那時大家都倒了,我嚇呆……就忘了。”
“我若是借力化力,不要硬頂,應該也可以多撐兩招,但當時若不上去硬接,瑪蓮就危險了。”賴一心沉吟說:“遇到強敵她們倆不能站前面,陣式需要調整,大家實戰經驗不夠,第一次遇到強敵都傻掉了。”
“等一下!”張志文沒讓賴一心混過去,瞪大眼睛說:“一心,你剛講的‘辦法’不是這個吧?”
“呃……”賴一心果然很難忍住,想想干笑說:“最近已經有些想法了,不過瑋珊要我別急著說,因為還要試驗。”
張志文興趣來了,湊近說:“透露一點吧?”
“瑋珊會罵我,她說你們一定忍不住想一起測試。”賴一心干笑說:“這方法還有風險,失敗會死的。”
“會失敗嗎?”黃宗儒也忍不住問。
“我是覺得不會啦,哈哈哈。”賴一心笑說:“對了,這辦法也是洛年答應幫忙才可行的喔。”
還說人家不夠朋友?這下黃宗儒和侯添良都瞪了張志文一眼,張志文知道有辦法變強,心情又不同了,當下癟嘴站起說:“知道了啦,我去道歉可以吧?一心你們住哪間?”
“你們行動不方便,我叫他來吧。”賴一心走到分機旁笑說:“他不會介意的。”
賴一心按下分機號碼,沒想到過了半天,卻沒人接電話,換了葉瑋珊房間,也一樣無人應答。賴一心掛上電話,有點意外地說:“他們可能出去了,忘了問瑋珊這兒手機該怎麼撥……我出去找找看好了,看看有沒有在樓下。”
這時房間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四人一怔,賴一心馬上接起。
“一心嗎?我在一樓大廳。”果然是葉瑋珊的聲音:“他們怎樣了?”
“沒事。”賴一心說:“洛年呢?他們說想跟洛年道歉。”
葉瑋珊停了幾秒,似乎正和沈洛年說話,過了片刻她說:“洛年要他們別在意,他沒有不高興,對了,我和洛年有事出去一下,你照顧一下他們喔,中午前會回來。”
“喔?好的。”賴一心倒有點意外,答應之後放下電話,回頭說:“洛年說他沒有不高興,你們別在意。”一面轉述了葉瑋珊的話。
“洛年和瑋珊……他們兩人出去玩喔?怎沒叫你去?”侯添良愣愣地問。
“喂!呆猴!”張志文忍不住從後面輕踹了侯添良一腳。
“呃……”侯添良一怔,忙說:“一心,一起來玩游戲吧?這很好玩喔。”
“不用了。”賴一心笑著往外走,一面說:“你們玩,我回房靜心想想功夫的事情,有事隨時打分機一八○八聯系我。”
等賴一心離開,張志文馬上痛罵:“你這笨猴,哪壺不開你提哪壺!”
“我沒想到嘛!”侯添良搔著腦袋說:“瑋珊和一心不是一對嗎?怎麼……”
“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張志文假裝拿著麥克風說:“白宗會因為這件事而二度分裂嗎?”
“去你的。”侯添良罵完,歎了口氣說:“有女人緣真好,我也想要女生陪我出去玩。”
“宗長阿姨不算在內,我們隊里面很多女生可以追啊,而且都是美女。”張志文賊笑說:“快選一個。”
“瑋珊是一心的,小睿是無敵大的。”侯添良不管黃宗儒的抗議聲,接著說:“奇雅根本不理人,至于瑪蓮阿姊……干!瑪蓮雖然身材一級棒,可是太有男子氣概了,吞不下去。”
“還挑呢。”張志文笑說:“不然學洛年啊,管他是誰的,搶了再說,去跟無敵大搶小睿吧。”
“你們別鬧了。”黃宗儒皺眉說:“小睿聽到會生氣的。”
“你快點把生米煮成熟飯,她就不會生氣了。”張志文笑說。
黃宗儒臉微微一紅,白了兩人一眼,回頭繼續看網頁,一面說:“瑋珊和洛年不一定是去玩,你們想象力太豐富了。”
“其實我有遠大的目標!”張志文一轉念,得意地說:“我要變強、去噩盡島救出懷真姊,看她會不會因此感動、以身相許。”
“不,救出懷真姊的是我,懷真姊也是我的!”侯添良湊熱鬧般地跟著嚷。
黃宗儒搖頭說:“你們兩個……”
“你有小睿了,別來搶懷真姊。”張志文搶著說。
黃宗儒歎了一口氣,不理兩人了。

上篇:第八章 說不過這丫頭     下篇:第十章 化妝術好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