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誰教我們沒女人味  
   
第九章 誰教我們沒女人味

噩盡島,過去那五公里寬的荒涼小島不提,變成百公里寬之後,也不過才過了一個半月,但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已經有些一般自然界會生長的普通小草,開始在那些妖界植物之間的空地生長,趁著熱帶的多雨春日,蓬勃發展。
這地方水氣豐沛,島中央山區幾乎每天都會下一場大雨,泥土被沖刷了一段時間,溪流河川也慢慢彙集出現,但因為時間太短,沒有什麼河谷之類的地形,下游溪流也往往漫成一片,隨意地改變河道。
當初息壤不斷增長的時候,中央山地的土壤不斷堆疊擠壓、隆起崩落,地形變得十分複雜,也不算很穩定,在大大小小的地震影響下,幾乎每天都有山崩土滑的現象。
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找個山洞住,也沒有河谷可言,沈洛年和葉瑋珊最後在瀑布附近,找了個山崖和一排巨莖間的縫隙,上方蓋上草葉,縫隙塞上土塊,出口再用一些草木擋著,就成為眾人臨時的居所。
其實在這島上,幾乎沒有普通的人或獸,只有變體引炁的人類,以及強大的妖怪,這樣的生物只要到了一定的距離內,不管外面怎麼遮掩,都會發現眾人的藏身處,所以眾人搭建的時候,只求個遮風避雨,外在的偽裝也不太在乎了,只要遠處看不大出來即可。
◇◇◇◇
很快過了三日,白玄藍和黃齊一直努力地語譯、謄錄道咒總綱,葉瑋珊和賴一心則開始嘗試迫入更多妖質,接著就是引炁增加和再次迫入,到今日已經各迫入了數公升的量,還沒聽到什麼新發展。
至于其他人可就比較清閑了,瑪蓮、侯添良、張志文、吳配睿這專責外圍戰斗的四人組,似乎也已經下了決心,整天沒事就拿著藤條、樹枝比劃功夫,也不知道是不是練習砍人,奇雅和黃宗儒的功夫不適合比劃,泰半在旁看著四人笑鬧。
而沈洛年每天下午到傍晚之間,都會出去一段時間,似乎是往西方探索,但眾人詢問他也不想多說,後來大伙兒除了交代他小心之外,也懶得問了。
今日中午眾人吃飽後正在閑聊,賴一心突然對沈洛年笑說:“洛年,你下午都去哪兒?”
“到處逛逛。”沈洛年這幾天都是這麼回答。
“往西逛嗎?”賴一心說:“我和瑋珊一起去吧?”
“你們倆去干嘛?今天不吸收妖質嗎?”沈洛年有點意外。
“七公升之後,沒法再迫入了。”賴一心說:“可能是這里的界限,我們打算帶一點妖質往西走,看看能不能再提升。”
“只是先帶著。”葉瑋珊補充說:“這幾天為了隱藏行跡,除了迫入妖質的時候,我們也很少運用炁息,出去外面可以多測試一下身體的狀態,看有沒有不良的反應,可以陪我們走走嗎?有你在比較安心。”
沈洛年並不想帶人出門,但如果兩人非得出去的話,為了安全,不陪行倒也說不過去,葉瑋珊這種問法,倒是抓到他的弱點,他想想只好點頭說:“一定得出去試驗的話,就走吧。”
“我要報名!”瑪蓮馬上叫了出來:“阿姊也要去!”
瑪蓮這時已經隱隱變成那群調皮鬼的老大姊,眼看老大一開口,除了較沉穩的黃宗儒之外,其他三人馬上跟著叫:“報名!報名!一起去。”
吳配睿還跟著抱怨:“洛年偏心啦,我們求了三天都不理會,瑋珊姊一說就好。”
“是啊。”瑪蓮對吳配睿說:“小睿啊,誰教我們沒女人味,奇雅又不肯幫忙誘拐一下洛年,沒辦法。”
奇雅聞言不禁白了瑪蓮一眼,輕啐了一聲。
葉瑋珊卻聽得臉龐微紅,輕嗔說:“我們是有正事。”
“繼續悶下去,我們會生病的,這也是正事。”張志文一臉嚴肅地說。
“蚊子說得好!”瑪蓮一掌拍到張志文背後,哈哈大笑,打得他齜牙咧嘴地叫痛。
葉瑋珊苦笑了笑,沉吟著說:“大家都去的話……那舅舅和舅媽……”
“我們倆留下沒關系啊。”白玄藍微笑說:“這兒三天都沒妖怪,沒這麼倒黴吧?”
“不妥,要考慮到各種狀況,還是……干脆大家一起出去走走?”葉瑋珊笑說:“舅媽和舅舅也悶了幾天了。”
“藍姊一起去吧。”瑪蓮笑說:“要是又遇到敵人,你別出手就是了。”
白玄藍溫柔地笑說:“你們還沒問洛年答不答應呢,這麼一大群人黏著他。”
沈洛年看大家都企盼地望了過來,沒好氣地說:“只有今天喔。”
“大牌洛年!”吳配睿嘻嘻一笑跳起說:“快去拿刀子,免得洛年反悔。”
“不會反悔。”沈洛年站起身說:“但里面真的比較危險,我自己是沒炁息才敢往內走,帶著你們只能在外圍逛逛。”
“你走了多遠啊?”眾人准備的時候,白玄藍一面關切地問:“都沒找到懷真嗎?”
“我走到距離中央山峰大概……三到五公里遠的地方。”沈洛年說:“之後強大妖怪太多太密,還不少在打架,就不敢繼續走。”
“咒誓之法,顯示懷真在山峰上?”白玄藍又問。
“是往那個方向指去。”沈洛年頓了頓說:“但最後幾個影像很模糊,不知道是不是在山頂……說不定山里面有洞穴之類……”
“她……”白玄藍歎了一口氣,搖搖頭走開,一面低聲說:“在那兒做什麼啊?”也不知道是當真想詢問還是在自言自語。
沈洛年自然答不出來,這也是他一直想找到懷真問清楚的事情。
“既然都要出去,東西就都帶著吧,說不定有變故就不回來了。”葉瑋珊一面打點交代,一面回頭喊:“洛年,你的背包。”
“喔,對。”沈洛年倒忘了,這幾天他都拿著幾顆煙霧彈就出門,背包好久沒背了。
沒過多久,眾人打理妥當,組成陣勢,在沈洛年指引下,順著山勢往西方移動。
這次移動的方式和三天前過來時可大不相同,沈洛年讓眾人距離拉近,一面走一面觀察,走走停停地行了十分鍾,才往前移動了幾公里。
眾人看沈洛年這麼緊張,一開始開心的心情也慢慢收斂下來,看著四面安靜的森林,不免都有點疑神疑鬼。
“這兒的妖怪,有些在收斂妖炁的時候,我感應的范圍也短。”沈洛年一面走,一面低聲對眾人說:“有些甚至要到數百公尺之內才能察覺,所以要很小心,還有,有的妖怪耳朵很靈,說話小聲點。”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更安靜了,走著走著,沈洛年又低聲說:“一心,你們倆要測試放出炁息?”
“嗯。”賴一心說:“不行嗎?”
“那就這兒試試。”沈洛年說:“再往前走,太密了,你們百公尺內就會被其他妖怪察覺,再前進很危險。”
“喔?”賴一心和葉瑋珊互看一眼,兩人同時放出凝縮著的炁息,一股壓迫力立即外湧。
只見葉瑋珊周身泛出一片裹住她的紅芒,仿佛被火焰籠罩一般,臉都看不大清楚,眾人不禁驚呼贊歎,羨慕地看著葉瑋珊。
至于內聚型的賴一心,外表卻看不出什麼變化,直到賴一心將炁息運上銀槍,整條銀槍上面馬上騰起碧綠的光焰,賴一心突然往外跨出兩步,迅速地揮舞起那把漂亮的碧綠焰槍,只見綠光揮灑翻騰,一朵朵槍花往外急閃,突然賴一心輕叱一聲,身上泛出一片淡淡綠影,身子往上浮了起來。
眾人一看,都輕啊了一聲,忍不住低聲叫了起來。
賴一心浮起兩秒,又飄身落地,一面說:“可以支持一下子。”
“哇!飛……飛起來了?”瑪蓮一把抓住賴一心,又驚又喜地說:“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還不算能飛。”賴一心微笑說:“但攻擊飛縱時,能在空中稍微改變一、兩次方向,這就幫助很大了。”
“收斂炁息!”沈洛年突然說。
賴一心和葉瑋珊一怔,同時抑制炁息凝縮,一面看著沈洛年,沈洛年等了片刻才說:“沒事了,剛一公里外,有個妖怪好奇接近,收斂以後就走了。”
“差點嚇死人,很強的妖怪嗎?”吳配睿吐了一口大氣說。
“比牛頭人強不少。”沈洛年看了賴一心一眼說:“一心說不定勉強打得過,但打起來又會引起別的妖怪注意,盡量避免。”
牛頭人嗎?眾人打量著賴一心,剛剛散發出的那種感覺,確實似乎接近那種等級。
“你們倆身體有沒有感覺異狀?”白玄藍關心地問。
葉瑋珊和賴一心對視一眼,都搖了搖頭,賴一心還說:“感覺更有精神。”
“那太好了。”張志文嘿嘿笑說:“剩下的妖質大家分一分,一起有精神吧。”
“不行。”葉瑋珊搖頭笑說。
“瑋珊,還要等什麼?”瑪蓮一臉委屈地問。
“還要等我們出島,看看道息不足的時候,會不會受不了啊!”葉瑋珊看著眾人說:“你們不怕得一輩子住在這島上嗎?”
“若是不能出島,你們倆要一輩子留在這兒喔?”侯添良愣愣地說。
葉瑋珊臉一紅,正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句話,張志文已經推了侯添良一把,賊笑說:“阿猴想說他們倆是亞當和夏娃對不對?”
侯添良一怔,咧嘴笑說:“哪有,明明是你說的。”跟著兩人又鬧了起來。
侯添良也就罷了,張志文一定是故意的,葉瑋珊臉更紅了,白了兩人一眼,才轉頭對沈洛年說:“我現在可以再次釋放炁息嗎?”
“嗯。”沈洛年說:“有妖怪接近我會提示。”
葉瑋珊點點頭,取出匕首,再度放出帶著豔紅焰光的炁息,一面揮手控炁,凝聚道息引炁,補充入自己體內,跟著也幫賴一心引炁,兩人補充滿炁息之後,葉瑋珊看著賴一心說:“要再迫一次嗎?還是再等兩天?”
賴一心考慮了片刻,點頭說:“再迫半公升,我來就好……不管結果如何,之後都要等出島測試適應狀態,才能繼續。”
“嗯。”葉瑋珊微微點了點頭,取出了半公升妖質,走近說:“開始了?”
“好。”賴一心自己在手掌處抹了抹了藥物,將左手伸出。
葉瑋珊以外炁托起包覆,將妖質對著賴一心手掌逼入,但那灘妖質雖然附在手上,卻一直沒能滲入,過了好片刻,葉瑋珊和賴一心對視一眼後,她一收妖質托起,搖了搖頭。
“已經到極限了嗎?”賴一心說:“剛剛的力量,比昨天大了不少呢!”
“我另外還有個感覺。”葉瑋珊收妥妖質,四面看了看說:“我們體內妖質含量如果不變,就算往道息更濃的地方走,可能也就這樣了,不會再提升……剛剛走來,最後一公里內,炁息的質都沒提升的感覺。”
“似乎是這樣沒錯。”賴一心說:“但只有這樣還不夠,還得想想別的法門。”
“隨你怎麼想都沒關系。”葉瑋珊凝視著賴一心,低聲說:“可不准隨便冒險。”
“不會啦!”不解風情的賴一心只顧著呵呵笑,對葉瑋珊話中蘊含的柔情,一點都沒反應。
葉瑋珊倒也習慣了,她苦笑轉頭說:“洛年,往回走吧。”
眾人走出一段距離,比較敢開口說話的時候,瑪蓮突然回頭說:“瑋珊,既然不吸收,怎不早點出島?”
“船還要四天才來。”葉瑋珊搖頭笑說。
“唉……”瑪蓮皺眉說:“能不能找軍艦來接人啊?反正外面一堆閑著的軍艦。”
葉瑋珊正不知該怎麼說,指路的沈洛年卻突然插口說:“不閑喔,很忙。”
“什麼?”瑪蓮詫異地轉頭。
“軍艦很忙。”沈洛年說:“昨天開始很多人輪番上島,島的北面打得很熱鬧。”
“真的嗎?”瑪蓮興奮地說:“吼!洛年你有偷偷跑去看喔?居然不帶我去!”
沈洛年搖了搖頭說:“剛好看到。”
“剛好個頭啦!你千里眼啊?”瑪蓮忍不住笑說。
“幾十公里外而已。”沈洛年說:“飛到比樹高就看到了。”
“你這能亂飛的怪物。”瑪蓮不管說話不清不楚的沈洛年,轉頭對葉瑋珊說:“反正無聊,我們去幫打吧?”
“洛年,誰跟誰在打啊?”葉瑋珊望著沈洛年,有點意外地說:“沒聽你提過。”
“不關我們的事,所以沒提。”沈洛年索性停下腳步,回頭說:“總門部隊被擋在北面海邊,和南面的鑿齒打,牛首妖靠東南海岸,偶爾跑出來鬧一下,三方主要在F1、F2兩張地圖區戰斗。”
“鑿齒能擋住練了四訣的大批總門部隊?”葉瑋珊詫異地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沈洛年畢竟只是遠觀,加上沒興趣,看得不很清楚。
“大概總門那些人都是笨蛋。”瑪蓮笑說:“有陣勢和沒陣勢可是差很多。”
“不對。”葉瑋珊皺眉說:“幾萬人打仗,我們這種游擊用的小陣勢未必好用,軍團統籌配合另外有一套章法,那些本來可是軍人,表現的該比我們還好才對。”
“去看看就知道了啊……啊!”瑪蓮突然一拍手說:“洛年,主要是鑿齒和總門在打對不對?”
“好像是,怎麼?”沈洛年說。
“我們現在就從鑿齒背後殺過去。”瑪蓮笑說:“一路殺到總門那邊,這樣大力幫忙,他們總不好意思不借船給我們吧?”
這倒也有道理,眾人眼睛都是一亮,如果可以提早出島,,就可以提早知道吸入大量妖質有沒有壞處了,白玄藍和黃齊也可以在比較好的環境語譯。
沈洛年卻說:“鑿齒很多很多人喔,穿得過去嗎?”
葉瑋珊忍不住白了沈洛年一眼,嗔說:“怎不早說?老是只說一半。”
關我屁事?沈洛年沒好氣地說:“我本來還懶得說呢!”
這人實在是……葉瑋珊忍不住好笑,想想又說:“大家覺得呢,要不要接近看看有沒有縫隙?”
“有洛年在,該可以找到路出去吧。”黃宗儒沉吟說:“可以從牛頭人和鑿齒的交界處走,他們不可能太過接近。”
有道理。葉瑋珊當即說:“宗儒好主意!洛年,麻煩帶路。”說完,葉瑋珊多看了黃宗儒一眼,一面對他點了點頭,她漸漸發現,黃宗儒似乎也挺有見地,反應也不慢,看來遇到困擾的時候,除了奇雅以外,還可以找他商量。
另外,張志文其實也挺聰明的,但是腦袋卻老是往不正經和開玩笑的方向轉,有點可惜。至于侯添良、吳配睿和瑪蓮,思路有點太過一直線,靈光的時候就不多了。
而賴一心和沈洛年,這兩人可就真有點麻煩,沈洛年脾氣古怪難相處就不用說了,賴一心卻也太樂觀了,仿佛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問題,事實上現實往往並不是這樣,但他卻從沒學乖過……無論如何,不提感情問題的話,這兩人真能幫上很大的忙,能認識他們,也算是自己的運氣。
若能順利出島,下次上噩盡島,舅舅和舅媽就不會來了……舅媽個性雖然比較溫和軟弱,但是大家都喜歡她,又是長輩,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有她在,總覺得心底踏實些,她不在之後……葉瑋珊不禁有點惶恐,自己是否真的有資格帶領白宗?
葉瑋珊當時這麼爽快地接任,倒不是因為有信心,而是她看得出來,眼前除自己之外,沒有其他更適合的人,其實她本是個很容易過度擔心的人,這擔子對她來說壓力不小。
◇◇◇◇
隊伍中,沈洛年正和賴一心並肩領頭,原來沈洛年現在常以妖炁托體,身形不再笨重,除戰斗時需躲回炁牆中,平常大多在前方領路,這時正帶著眾人往東北方曲折前進,走著走著,沈洛年突然止住隊伍,低聲說:“左前方鑿齒,右前方牛頭人,都不少。”
“不少是多少?”葉瑋珊皺眉問。
“算不清楚。”沈洛年沉吟說:“好幾百或上千吧……不過鑿齒比較多。”
“稍偏左走吧,一心。”葉瑋珊說:“可以的話,盡量不要和牛頭人沖突。”
“嗯。”領頭的賴一心帶著隊伍稍偏往左,一面說:“若是一群牛頭人對我們沖陣,可能擋起來很吃力。”
應該是根本擋不住吧?不少人都吐了吐舌頭,當時和牛頭人聯手過數日,那群牛頭人沖鋒起來可真有點恐怖。
走著走著,突然聞到前方傳來古怪的焦臭味,眾人速度放慢了下來,沈洛年跟著說:“等等,前面似乎很多人……到處都是。”
到處都是?那可不能隨便出去,但眼前林木濃密,又看不清遠方的狀況,葉瑋珊正為難,背著雙手巨劍的張志文突然笑說:“瑋珊。”
“嗯?”葉瑋珊轉頭。
“我和阿猴去看一下如何?”張志文說。
“你倆要去?阿姊也去!”瑪蓮跟著說。
“阿姊別啦!”張志文笑說:“被發現了你跑不掉,我們可以甩掉對方以後收斂炁息躲起來。”
瑪蓮一想也對,嘟起嘴,皺皺鼻子退開。
“你們有把握嗎?”葉瑋珊有點擔心地問。
“放心啦。”張志文回頭和侯添良對視一笑說:“我們還沒機會用全力跑長途呢!”
“是嗎?”葉瑋珊微微一怔說:“那一定要小心,志文、添良,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啦!我們平常也沒別的事干。”侯添良笑說。
“對啊,瑋珊別對我們這麼溫柔。”張志文嘻嘻笑說:“我們不是一心和洛年那種木頭,會心動的,萬一喜歡上你怎麼辦。”
葉瑋珊一怔,臉上微紅地啐了一聲說:“胡說八道。”
“走吧、走吧。”張志文把那雙手巨劍背在身後,和侯添良並肩去了。
兩人過去總是隨著隊伍行動,還真的沒展露過實力,這時他們運起內炁托體,輕輕一踢地面,仿佛閃電一般地一溜煙飄了出去,兩個閃動就不見了蹤影。
“全輕原來可以快到這種程度?”黃齊不禁咋舌。
“缺點就是遇到強敵時,他們可能砍不進去,也不大能化散力道。”賴一心沉吟說:“我一直在想,有沒有可能有更好用的武器。”
“武器?”葉瑋珊詫異地說:“砍不入敵方炁息的話,好武器也沒用啊!”
“有沒有可能把武器變體啊?”賴一心忽然說。
“嘎?”大伙兒都是一呆。
“一心,你別亂來啊,哪有這種事情?”瑪蓮詫異地說。!
“因為不只是生物才能妖化啊……”賴一心搖搖頭,突然苦笑說:“想試驗的事情太多了,先不管這個,出去之後,我想和他們倆商量一下,看要不要換武器。”
“要他們換武器?”吳配睿詫異地說:“那不就要重新淬煉武器和練招式?”
“過去不知道四訣的特性,更沒想到他倆會選輕訣。”賴一心沉吟說:“輕訣威力不足,但凝聚量越集中,就越銳利,分散在大型武器上,威力就降低了,他們也許該用短小一點的武器,雖然傷口會小一點,但還有機會破開強敵的護體炁息,添良的武士刀還勉強,志文的雙手劍實在不合適。”
“難道要他們用匕首?”瑪蓮詫異地說:“那種最小了。”
“不。”賴一心搖頭說:“除了暗殺偷襲之外,正面搏斗時單匕首會吃虧……雙匕首的話,還不如用細長劍,雖然少了點威勢,但多了安全度。”
“我也在想……”黃宗儒說:“我是不是用雙盾比較好,不要帶刀了?根本用不到,而且造出兩片炁牆的話,靈活度會增加,平常分兩片,遇到強敵可以集中防禦,有人要出入炁牆內外時,也比較靈活。”
“有道理。”賴一心說:“這樣盾可以小一點,然後上面裝個尖刺,有需要的時候也可以攻擊,你可以改練刺法。”
“尖刺?”黃宗儒說:“你不是說盾面平滑比較好錯力?”
“對啊,上面裝,不是盾面裝。”賴一心比劃著說:“上面、上面。”
“像獨角仙的角嗎?”葉瑋珊含笑插口說:“盾的頂端。”
“對、對!”賴一心連忙點頭說:“就是瑋珊說的那樣,上面、盾頂端。”
“這樣不如裝在手握處的橫杆……也會抓得更穩。”黃宗儒沉吟著說。
“那我呢?”吳配睿搶著說:“這武器適合爆勁嗎?”
“我可不想換啊。”瑪蓮苦著臉說:“我都用了幾年了。”
賴一心點頭說:“你們的都很適合。”
“回來了。”沈洛年突然轉頭說。
眾人目光轉過,果然張志文和侯添良正並肩飄回,兩人臉上都是驚訝的神色。
他倆落在隊伍旁停下,對視一眼,張志文才說:“北邊河口旁、海邊有片隆起的高地,從那兒開始被清開了……兩公里寬吧,森林全都燒光了。”
“燃料又不能帶多,不知道怎麼燒的……”侯添良說:“整個空了一大片。”
“然後那山丘上圍起了一大片麻袋沙包迭起的圍牆,周圍架滿了機關槍和火炮。”張志文接著又說:“里面很多人,有變體者,也有普通士兵,好像還開始蓋房子了。”
“那山丘外的森林里南邊躲著鑿齒,東南看到一些牛頭人,就是前面左右兩邊。”侯添良說:“不知道是不是准備打過去?”
“那個山丘圍起的范圍不小呢,至少也有五百公尺寬。”張志文又嘖嘖笑說:“總門似乎准備把部隊搬上來住了?”
總門真的上來建立據點?葉瑋珊暗暗詫異,莫非自己那天的胡謅產生影響了?
“現在怎辦?”侯添良問。
葉瑋珊問:“我們能穿過縫隙,直接沖到土丘上嗎?”
“應該沒問題。”兩人同時點頭。
“那就沖吧。”葉瑋珊說:“大家小心點,對了,記得說我們是在島上遇到洛年的。”
沈洛年倒沒想到還有這個問題,他啊的一聲說:“不然留包食物給我,我留在島上吧?否則你怎麼解釋?”
“我就一問三不知,叫他們自己去問你。”葉瑋珊白了沈洛年一眼說:“別跟我說你不知怎麼應付。”
這倒不是問題,不理他們就好了,沈洛年這方面可在行,他嘴角露出微笑說:“原來你早就想好了。”
“反正你也沒法自己到島中間,再多陪我們幾天吧?”葉瑋珊笑說。
“嗯……”沈洛年正要點頭,突然北方傳來一陣嘶喊怪叫聲,跟著遠遠傳來一連串的機槍聲、炮火聲,還有不少爆炸聲,眾人一呆,紛紛往北望,賴一心詫異地說:“打起來了?怎麼不等我們?”
等我們干嘛?葉瑋珊白了賴一心一眼說:“該說還好我們還沒沖,萬一夾在中間可慘了。”
“鑿齒進攻了嗎?”黃宗儒說。
“去看看吧。”葉瑋珊說:“看有沒有機會過去,洛年?”
“嗯,走吧。”沈洛年早已感到整個戰場的變化,當下領著眾人,朝鑿齒空出的方位前進。
◇◇◇◇
走到了森林邊際,果然遠遠看到森林外的妖界植物都已燒成粉末,前方殺聲震天,槍炮聲響不斷,眾人躲在莖干後探頭偷看,卻見數公里外果然如侯、張兩人所言,海濱一處土丘上迭滿了沙包,圍成一個圓形堡壘,周圍萬余鑿齒正狠命地往內撲。
那堡壘四面,架滿了機槍、火炮,這時正對外狂射,那些東西雖打不入鑿齒的護體妖炁,卻能將之擊退、炸翻,而且似乎還挺痛的,鑿齒們一面往上爬一面被打翻,個個齜牙咧嘴地怪叫不休。
偶爾也有騰空而起的鑿齒,但空中沒法借力,往往還沒接近就被打飛,更是難以接近。
“沖上去嗎?”賴一心問。
“不行。”葉瑋珊說:“這一片亂,他們不能停火,停火鑿齒也能進去。”
“不管他啊。”瑪蓮笑說:“大家躲無敵大的炁牆里面,直接沖過去。”
確實也是,黃宗儒的炁牆足以抵擋這些武器而有余,不過這樣就惹人討厭了,葉瑋珊遲疑了一下說:“先看看他們怎麼打的。”
“昨天這土牆還只有一半高……”沈洛年有點詫異地說:“倒是挺有效率。”
“畢竟是部隊。”葉瑋珊對這場仗很有興趣,不知道部隊會怎麼運用人數的優勢。
隨著鑿齒前仆後繼地往上擁,越來越接近堡壘時,突然堡壘西面一聲號響,那一排排沙包頂端後,冒起兩排變體軍隊,這些人服裝整齊,通通都拿著同個式樣的短劍,正是總門培育的兼修派部隊。
只見那群變體部隊一片黑壓壓的,一個連著一個十分緊密,似乎想盡量擠上越多越好,而兩排一排蹲前一排站後,一聲號令之下,突然一排劍炁掃了出去,只見沖在前方的鑿齒,倏然一個個斷頭滾倒,一下子死了一大片,連盾牌都擋不住這股力道,後面的一呆,又被機關槍和火炮打翻後滾,轉眼清出一片空地。
眾人看了大吃一驚,就算是練了四炁訣,兼修派的劍炁什麼時候威力變這麼大?幾乎不下于吳配睿、瑪蓮在近距離轟出的爆勁刀炁?
要知道劍炁破空飛行,在空氣磨耗下,一路還會損耗,除了越遠越弱外,兼修派的外炁威力也大大不如專修派,就算每個都練適合切割的輕柔心訣,也不該有這種威力,如果前幾日遇到的“共生聯盟”也有這種能耐,眾人恐怕沒法贏得這麼輕松。
在眾人驚訝中,鑿齒似乎並不氣餒,又重新往上撲,一樣被槍彈不斷擊退,直到逼到堡壘不遠處,劍炁的有效范圍內,又是一聲號響,每個人動作一致地往外揮劍,一排劍炁同時飛射,霎時鑿齒又倒了一大排,而且幾乎每個死狀都一樣,都是腦袋被劍炁憑空削斷,瞬間死亡。
鑿齒們眼看不對,一聲呼嘯下,迅速地往西南奔竄,退回森林之中。
眾人顧不得擔心被鑿齒發現,每個人這時都在想,總門部隊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如果這樣的力量轟過來,黃宗儒的炁牆擋得住嗎?
“集中攻擊。”賴一心突然說。
“集中什麼?”瑪蓮問。
“他們劍炁都瞄准最近的鑿齒脖子攻擊。”賴一心說:“在號令下同時出手,就會同時抵達,威力就會累積起來一起作用……你們看,他們上面擠了幾千人,但一出手鑿齒只倒下最前面幾百個,並不是倒下幾千個。”
“大概有三千多人。”葉瑋珊聽懂了,目光掃過,心中粗略地估計一下說:“可能每個人都針對最近的鑿齒攻擊,所以就是最內圈倒一排……大概十個合力打一個吧。”
十個打一個嗎?那比自己強也不奇怪了,瑪蓮總算松了一口氣。
“總門這法門不錯。”賴一心贊賞地說:“很適合兼修者用劍炁合攻。”
“對我們卻有點不妙。”葉瑋珊皺眉說:“‘共生聯盟’的人想必看在眼內,下次排個方陣,用這法門對付我們的話……”
“要先破陣。”賴一心點頭說:“不怕,有辦法的。”
“你不管什麼都說有辦法。”葉瑋珊忍不住好笑。
“真的啊。”賴一心說:“以後不管敵人強弱,一律由我沖陣,瑪蓮、小睿在我身後破陣,其他不變。”
“你現在炁息確實比她們還強,但她們若也提升的話,還要這樣嗎?”葉瑋珊說。
“一樣。”賴一心點頭說:“敵弱,我擾亂敵勢,敵強,我化散威力,之後她們都容易發揮,太特殊的強敵,就要她們先躲入安全區,再看情況偷襲。”
“那之前為什麼不這樣做?”瑪蓮好奇地問。
賴一心笑說:“沒想到。”
“你這糊塗一心。”瑪蓮推了賴一心一把,賴一心也只呵呵猛笑。
“鑿齒退了,我們要趁機進去嗎?”吳配睿看了看那面,突然詫異地說:“他們在干嘛?”
眾人紛紛轉頭,望向聚集在西南面數公里外的鑿齒大軍,卻見鑿齒們一面發出怪叫一面不斷地蹦跳,不知在熱鬧什麼,莫非他們在慶祝剛剛的大敗嗎?
眾人正迷惑的時候,卻見鑿齒群緩緩分開,一個不同于鑿齒的妖怪,從森林深處緩緩走出,一直走到眾鑿齒之前,仿佛是他們的首領。
那妖怪身材高大、手持盾斧、肩上無頭,胸口一對巨目,肚腹裂開血口,龐大的妖炁往外散發,直讓人不寒而栗,一時之間,誰也說不出話來。
片刻後,還是沈洛年先開口:“媽的,刑天!”

上篇:第八章 別留活口就沒人報複     下篇:第十章 你們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