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好消息大放送  
   
第三章 好消息大放送

看著葉瑋珊的神態,沈洛年反而有點釋然,她也許對自己有點好感,但怎樣也比不過賴一心,眼前她那為難的模樣,其實已經說明得很清楚了,自己也只不過是一時迷惑,只要拿捏得定,這幾天根本不用特別避開她。
媽的,主要問題就在于能讓自己有感覺的女人太少!才會這麼麻煩。
艾露要是也在這兒就好了,不然奇雅偶爾穿少點也該會有幫助……沈洛年搖搖頭,把這些胡思亂想甩掉,咳了一聲說:“好吧,這幾天的事情跳過,來研究泥土吧。”
跳過?葉瑋珊回過神,有點疑惑地看著沈洛年,是自己猜錯了嗎?他的反應似乎和自己預想的不同?
沈洛年看葉瑋珊不說話,皺眉說:“又怎樣了,要不要研究啊?”
如果猜錯當然是最好,葉瑋珊決定把這事先放在一旁,也跟著裝成無事一般,白了沈洛年一眼說:“凶什麼啊?”
“誰教你發呆。”沈洛年坐到地上,招手說:“來聽我說。”
“嗯。”葉瑋珊這才走了過去,一順裙擺,半側跪坐在沈洛年身旁。
“我發現,道息對這些息壤來說,有點像磁力線。”沈洛年拿起一個息壤土捏成的碗說:“會從一邊吸過來,然後又從另外一邊吐出去。”
“喔?怎麼知道的?”葉瑋珊詫異地說。
“反正就是這樣。”沈洛年拿著碗說:“這個碗,道息就從碗背集中到碗里面,然後成一束往外沖,但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卻從碗內吸收,松散地往外散,兩個相反。”
“喔?”葉瑋珊反正感覺不到,只好隨沈洛年說。
“而且聚集的力量,比島上差很多。”沈洛年說:“我猜測,假設道息有所謂的極性,本來這些息壤在島上堆疊的時候,是符合極性的,但是我們挖出來時已經弄亂了,所以現在聚集力就很低。”
葉瑋珊明白了,點頭說:“所以你才問我怎麼制造磁鐵?”
“對啊。”沈洛年說:“知道辦法的話,說不定可以重做。”
“磁鐵啊……基本上是把可帶磁力的物質,镕鑄出想要的形狀,然後以強大磁力充磁,使得里面的極性排列方式穩定下來……充磁的方式,通常是以電生磁。”葉瑋珊頓了頓,伸手拿起那根土棍說:“這讓我試試好嗎?”
沈洛年還在消化葉瑋珊剛剛說的話,聞聲隨便點了點頭,卻見葉瑋珊拿出匕首,以外炁凝聚道息,集中到那土棍上。
“這樣不行。”沈洛年揮手說:“要流動過去,不是擠進去。”
葉瑋珊雖知道這樣可集中道息,卻也不明白道息如何流動,有點失望地說:“沒用嗎?”
“拿來,我試試。”沈洛年取過那泥棒豎起,架在自己兩手之間,將一小束渾沌原息往內透入,穿過土棒,從另外一邊收回,這樣運行了片刻,沈洛年收回道息松開手晃了晃,果然道息正不斷從一端引入往另外一端散出,比之前任何形狀都有效。
“你做什麼?”葉瑋珊不明白沈洛年的舉動,詫異地問。
“等等,我再試一下。”沈洛年又把土棒拿在手中,這次透出了更多一些凝結的渾沌原息,一樣從右手送入左手,想試看看會不會使這棒子的吸引力更強些。
但剛穿入不久,沈洛年手中的土棒突然轟地一聲爆散,一大片灰往周圍灑開,沈洛年和葉瑋珊連躲避的念頭都來不及冒起,全身衣衫、頭臉上下滿是泥灰粉末。
葉瑋珊呆了半秒,看著自己的滿身沙塵,終于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葉瑋珊這一叫,雖然馬上掩住嘴,但配合上前一瞬間的爆炸聲,仍嚇到不少人,樓上、樓下還在屋里的紛紛沖了過來,最快趕到的是黃齊,他剛推開門,身後白玄藍、奇雅跟著趕到,再來是從二樓跳下的賴一心,眾人都圍在門口,看著滿身灰的兩人發呆。
還好瑪蓮等五人出門逛街了,沒讓他們湊上這熱鬧,可稱不幸中之大幸。
看著灰頭土臉、還坐在地上發呆的兩人,白玄藍忍不住笑出聲:“你們倆在干嘛啊?”
“都是洛年啦。”葉瑋珊又好氣又好笑,抹了抹嘴上的灰跳起,瞪著沈洛年笑罵說:“你搞什麼啊?”
沈洛年看葉瑋珊一抹之下變成大花臉,也忍不住好笑地說:“不小心的啦,你自己要來湊熱鬧,怪不得我。”
“瑋珊你快去洗洗。”白玄藍笑說:“洛年也是。”
葉瑋珊看著賴一心正在一旁傻笑,不禁有點羞窘,低頭鑽了出去,上二樓換衣服去了。
眾人散開後,沈洛年也找了衣服換洗,他在浴室中,一面讓水柱沖刷著,心中一面思索,剛剛灌入原息的感覺還挺順利,卻不知道為什麼會爆開?按理來說,原息和現實物質應該是不會互相作用才對,好比磁力線雖然會影響磁鐵,但在強大磁場中,磁鐵也不會爆炸啊?
可是息壤畢竟不是磁鐵,未必能拿來相比,看來自己想做的東西,可能還是做不出來。
卻是沈洛年想著,道息濃度不足的地方,葉瑋珊、賴一心等人能力就會降低,所以當時打鑿齒才會這麼吃力,如果能制造出一個強大的、能聚集道息的小東西,讓他們戴在身上,影響范圍只是他們周身,那就不會影響外界,又能讓他們保持強大的戰力,豈不是一舉數得?
問題是一測試之下,那泥土就爆開了……不過那爆開的力量似乎不算大,如果拿東西裹著,不知道成不成?
沈洛年想了半天,這才離開蓮蓬頭下,抹干身子穿上乾淨長褲、外衣。
走出浴室,往自己房間走,沈洛年卻見葉瑋珊已經換妥了衣物,在自己門前等候,望著自己嗔說:“比我還慢。”
“我在想事情。”沈洛年見葉瑋珊除了頭發還帶點水氣,全身上下煥然一新,又換上了一套裙裝,忍不住上下打量,她回檀香山之後,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又是為了那個木頭嗎?那個木頭到底有沒有多看她兩眼?
沈洛年這幾天都避著葉瑋珊,對她來說,這種目光還真是久違了,發現沈洛年又開始看著自己腿、腰、頸各處體態,她臉上漸漸有點發熱,但不知為什麼又有些莫名地高興,葉瑋珊白了沈洛年一眼,低頭望著地上,反正阻止不了,只好隨他看了。
低下頭的葉瑋珊,突然想起剛認識沈洛年的時候,他也是這麼恣意打量自己,當時只覺得這人十分無禮討厭,卻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漸漸不討厭他這樣的目光了,難道……葉瑋珊猛然搖了搖頭,自己一定是有病,想到哪兒去了?
沈洛年沒看多久,走近打開門,兩人一看里面都不禁皺眉,房間內這時整片都是飛灰,仿佛積存了數百年的塵埃,葉瑋珊說:“我晚點去想辦法借個吸塵器,先別待這兒。”
“等等,我再試驗一下,你在門口等等。”沈洛年往內走,捏起一小塊土在自己手中,灌注原息測試。
葉瑋珊一直不明白沈洛年在做什麼,但沈洛年老是懶得解釋,要是賴一心,不問他都會抓著人說,這兩人……可真是完全不同啊,葉瑋珊看著沈洛年,想著賴一心,不禁有點癡了。
◇◇◇◇
過了幾分鍾,卻見沈洛年突然抬頭說:“差不多知道了。”
“怎麼?”葉瑋珊回神問。
“你關門一下,要爆炸了。”沈洛年說。
“怎……”葉瑋珊說:“手中那一團嗎?”
“對啊。”沈洛年說:“現在是我捏著。”
“你這人……”反正這房間也沒救了,葉瑋珊看著沈洛年說:“那你不是白洗了嗎?”
“呃?”沈洛年醒悟地說:“對喔,我也出去。”他連忙跑出門外,只把手伸入房中,門挾著手,這才松手。
果然手中那小團土塊馬上隨之爆散,還好沈洛年拿得很少,爆散的程度並不嚴重。
“要跟我解釋了嗎?”葉瑋珊手盤在胸前,故意板起臉說。
“我問你,”沈洛年卻似乎沒聽到一般,望著葉瑋珊說:“你們發散型平常收斂炁息,是集中在喉底對吧?”
葉瑋珊一怔說:“對。”
“內聚的收在腹部?”沈洛年又問。
“對。”葉瑋珊說。
“嗯……弄個腰帶和領環之類的,應該就可以了。”沈洛年說:“你來設計造型吧?”
葉瑋珊終于忍不住頓足說:“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啦!”
“喔。”沈洛年這才想起自己跳太快,干笑說:“這就解釋給你聽……”
沈洛年說到一半,葉瑋珊已經聽得一頭霧水地說:“你可以重新排列息壤的極性?還可以更強?怎麼辦到的?”
“最後一個問題解釋麻煩。”沈洛年打馬虎眼說:“可以就對了。”
“要用金屬外框包起來,才不會爆開?”葉瑋珊說:“普通金屬就可以了?”
“當然越結實越好,試了才知道行不行。”沈洛年說:“針對你們的重點部位提升道息濃度,應該就可以具有在高濃度狀態下的能力。”
“真的嗎?”葉瑋珊吃驚地說。
“只是猜的,做做看才知道。”沈洛年說。
“真可以的話……”葉瑋珊一點頭,對沈洛年說:“陪我出去找適合的容器,一面走一面商量。”
沈洛年揮手說:“我又聽不懂英文,去找一心陪你。”
葉瑋珊微紅著臉,白了沈洛年一眼說:“他又不知道哪種適合。”
“那……”沈洛年說:“叫他一起去。”
“他還在想運行的事情啦。”葉瑋珊忍不住跺腳說:“難道你怕我會……”
說下去可麻煩了,今天反正已經投降,不差這一次,沈洛年忙說:“好、好、好,走就走,媽的,又得鴨子聽雷了。”
葉瑋珊轉嗔為喜,白了沈洛年一眼,轉身上樓取錢包去了。
◇◇◇◇
天色漸暗,客廳中,這時本該是晚餐時間,所以瑪蓮等人已經返家,賴一心、白玄藍等人也都出房,眾人正四散在客廳閑聊,獨獨不見葉瑋珊和沈洛年兩人。
說著說著,擠在沙發人堆中的瑪蓮突然仰天大叫:“那兩個人呢?還不回來!”
“吵什麼?”另一端走道口旁,靠著牆壁站著的奇雅蹙眉說:“不是說出門了嗎?”
“天黑了耶!”瑪蓮嘟著嘴說:“人家肚子餓了。”
眾人晚餐一向都是葉瑋珊安排,但她這時還沒回來,大家的晚餐當然也跟著沒著落,瑪蓮本是個大胃王,可有點焦急了。
這時電話突然響了,恰好在電話旁的白玄藍一笑說:“一定是瑋珊打的,瑪蓮你接吧。”
瑪蓮一蹦而起,但又突然停下,有點畏懼地說:“萬一是老外呢?我不會說英文!”
“真是的。”白玄藍搖頭伸手接起,和那端以中文對答了幾句,看樣子果然是葉瑋珊。
見白玄藍掛了電話,瑪蓮忙說:“瑋珊怎麼說?”
“她說馬上回來,晚餐已經買好了。”白玄藍笑說:“還要我跟你道歉,說沒想到會這麼晚回來。”
“連瑋珊都知道你會發急,真是的。”奇雅埋怨說。
瑪蓮這下可有點尷尬,抓抓頭干笑了笑,回頭對張志文等人埋怨說:“你們都不會幫阿姊說話的喔!都不會餓嗎?”
“呃……”張志文大力點頭說:“我也餓了。”
“餓了、餓了。”侯添良連忙應和。
“這還差不多。”瑪蓮開心了些,離開人群,跳到奇雅身旁,湊在她耳邊低聲說:“他們兩個出去干嘛啊?為什麼老是瑋珊和洛年出去?好奇怪喔。”
“又胡說八道了。”奇雅說:“他們什麼時候出去過?”
“我們幾個住院的時候啊。”瑪蓮說:“蚊子、阿猴他們告訴我的,瑋珊找洛年陪她買衣服喔,居然不是找一心。”
奇雅倒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不禁有點意外,還沒想到該說什麼,瑪蓮已經一臉正經地說:“所以別看洛年這樣,這小弟好像很花喔。”
奇雅突然明白,瑪蓮是拐著彎勸阻自己,別“喜歡”沈洛年,她忍不住好笑,白了瑪蓮一眼低聲說:“若洛年追走瑋珊,你不是該高興嗎?”
瑪蓮一怔,迅速地瞄了不遠處正在發呆的賴一心一眼,搖搖頭收起笑容,沒有說話。
奇雅說完就後悔了,看瑪蓮的樣子,不禁歎了一口氣說:“對不起。”
“沒關系、沒關系。”瑪蓮提起精神,又露出笑容說:“奇雅你的事比較重要,真的別選洛年這種怪怪的喔。”
“又來了。”奇雅低聲說:“你哪兒不對勁?老說洛年不好,他哪兒惹到你了?”
瑪蓮一呆,想想以前確實不討厭沈洛年,她抓抓頭說:“我也搞不清楚耶……啊,我知道了啦,我覺得他配不上你。”
“他配不上,那誰配得上?”奇雅說。
“唔……”瑪蓮說:“很多啊……像一心這種也不錯啊。”
“他哪兒好?”奇雅輕哼說:“腦袋只裝功夫,其他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整天傻傻地哈哈笑。”
瑪蓮嘟起嘴說:“奇雅,你講這樣好像連我一起罵了。”
奇雅一怔,抿嘴說:“你是整天瘋個不停。”
“哪有!”瑪蓮拉著奇雅撒嬌般地搖晃。
“別搖了。”奇雅隨著瑪蓮的推拉晃著身子,一面歎了一口氣說:“要是你當真什麼事情都不放心上……我還放心一點。”
瑪蓮嘻嘻一笑,伸手抱著奇雅,貼著臉說:“奇雅對我最好了。”
“別黏著。”奇雅推開瑪蓮的臉,搖頭說:“熱死了。”
沙發那兒,侯添良回頭看了正在笑鬧的兩女一眼,羨慕地說:“奇雅和阿姊感情真好。”
“也想抱抱嗎?”張志文笑說:“叫小睿犧牲一下啊。”
“才不要!”吳配睿笑罵:“臭蚊子哥,你和阿猴哥感情也很好,怎不抱一下?”
侯添良和張志文對看一眼,兩人一起“嘔”了一聲,望著對方做出惡心的表情,逗得吳配睿笑個不停。
“我不是那個意思。”侯添良耍寶之後笑說:“我是想,阿姊和奇雅個性差這麼多,怎麼會這麼好?奇雅就都不理我們。”
“不理也好。”張志文扮個鬼臉說:“奇雅比洛年還凶,看了就怕。”
黃宗儒雖然常和眾人聚在一起,但這種時候他話說得通常不多,眼看有點插不上話,他起身走到賴一心旁邊說:“一心。”
“嗯?”賴一心回過神。
“還在煩惱運行的方式嗎?”黃宗儒說:“我能不能幫上忙?”
“其實除了一個問題沒想通之外,想得差不多了。”賴一心說:“我現在煩惱的是你們該不該吸收妖質。”
黃宗儒一愣說:“對了,這件事你們說要等幾天才決定,決定好了嗎?”
賴一心說:“這幾天,我和瑋珊都有種漸漸不舒服的感覺,雖然影響不大,但恐怕不是好消息。”
“啊?”這可真是最不好的消息,黃宗儒吃驚地說:“那怎辦?”
“怎麼、怎麼?”瑪蓮看黃宗儒表情不對,遠遠奔了過來,一面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了過來。
賴一心微微一怔,有點尷尬地說:“還不是很確定啦。”
“什麼事啊?”瑪蓮一轉頭瞪著黃宗儒說:“無敵大快跟阿姊說!”
“呃……”黃宗儒看了賴一心一眼,這才說:“一心說他身體……”說到這兒,黃宗儒不知該怎麼接下去,還是停了下來。
瑪蓮卻已經嚇到了,抓著賴一心慌張地說:“你身體怎麼了?”
“沒什麼。”賴一心苦笑說:“我就先跟你們說吧,不過又要挨瑋珊罵了。”
“反正瑋珊常常罵你,沒關系啦,快說。”瑪蓮皺眉說。
這倒也是,賴一心搖搖頭,苦笑說:“這幾日,我和瑋珊都覺得身體、精神頗不舒適,估計是因為妖質比重較高,在如今的道息濃度下,可能不大適應,久而久之可能會傷身體。”
“那怎麼辦?”瑪蓮急著問:“怎麼治療?把妖質迫出一些?”
“不,沒什麼大問題的。”賴一心笑著說:“只要隔一段時間去噩盡島逛一下,應該就能解決了。”
眾人這才松一口氣,吳配睿說:“一心哥,你剛怎麼說得那麼恐怖?”
“因為雖然沒大問題,但是還是受了限制啊。”賴一心說:“舉例來說,如果每隔兩個星期就得上島兩天,怎能回台灣?因為這個問題,我和瑋珊對于要不要讓你們跟著吸收妖質有不同的看法。”
“一心,你和瑋珊怎麼想?”白玄藍問。
“我是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啦,總有辦法解決的。”賴一心呵呵笑了兩聲才說:“但瑋珊說若總門真能降低道息,日後會害了大家。”
這確實不可不防,眾人沉默時,奇雅突然說:“一心,瑋珊試過在你身旁聚集道息嗎?”
眾人目光一亮,都望向賴一心,道武門還流傳的其中一樣道法,就是彙集道息,如果可以達到某個濃度,豈不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沒想到賴一心卻搖搖頭說:“試過,但島外剩下的實在不多,瑋珊把一定空間的道息聚集過來,還是很少。”
如果連葉瑋珊聚集的都不足,其他人更沒辦法了,眾人陷入沉思的時候,大門突然打開,葉瑋珊和沈洛年大包小包地走了進來。
“我們回來了……抱歉回來晚了。”葉瑋珊走在前頭,一面往內走,一面還回頭對沈洛年笑著說了兩句,但一轉頭,看屋中眾人死氣沉沉的模樣,葉瑋珊微微一驚,笑容收起,快步走入說:“怎麼了?”
眾人不知該怎麼說,最後還是賴一心說:“瑋珊,我跟他們說身體的事情了。”
“喔?”葉瑋珊白了賴一心一眼,嗔說:“不是叫你慢點嗎?我還在等洛年的消息啊。”
這話一說,眾人都才想起息壤的事情,瑪蓮看著沈洛年和葉瑋珊的表情,叫了一聲說:“有結果了嗎?”
“今天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出去的,找了大半個檀香山,總算找到合用的東西。”葉瑋珊彎腰脫掉高跟鞋,換上室內用軟鞋,扭了扭有點僵硬的纖細腳踝,心念一轉,警告般地回頭瞄了沈洛年一眼——私下由得你看,在眾人面前可得節制一點。
正從後方偷瞄葉瑋珊腰腿曲線的沈洛年,倒不知葉瑋珊心思,只見她突然白了自己一眼,那神態喜中含羞,還似乎多了種親密感。沈洛年一怔,心中怦然而動,一時不禁愣在那兒。
“什麼合用的東西?”眾人圍了上來。
“先吃飯吧。”葉瑋珊把裝著晚餐的紙袋遞給其他人,一面說:“洛年,息壤裝這麼少,真的可以嗎?”
“試試看。”沈洛年回過神說:“少量才方便攜帶。”
瑪蓮把裝著食物的紙盒打開,抓了塊不知道什麼肉,先塞到肚子里,一面嚼一面說:“你們倆說啥啊?聽不懂!”
“我先去做好了。”沈洛年說:“我也想早點知道結果。”
“吃飽再弄吧,洛年。”奇雅一怔說:“別理瑪蓮,她急性子。”
“沒關系,你們先吃,一下就好。”沈洛年拿著另外一個袋子往房間走。
“你們先吃,我去幫忙。”葉瑋珊跟著往沈洛年房間跑。
眾人都感到好奇,這時誰還在意晚餐?紛紛把食物扔上餐桌,都擠到了沈洛年房門外。只有瑪蓮一手抱著食物,一手拿著叉子跑過去。
卻見沈洛年和葉瑋珊在那滿是灰塵的房間內,打開袋子,取出十幾個比拳頭略小的銀白色圓弧形鏡面金屬塊,沈洛年拿起其中一個,把平底那面朝上,那兒有個螺紋洞口,可以透入里面的圓弧形空間。
葉瑋珊也坐在一旁,她一面把息壤用力塞入金屬塊中,一面說:“大家不急著吃飯的話,干脆等洛年全做起來?”
“不急、不急。”瑪蓮滿嘴東西,一面嚷。
奇雅氣得用手肘撞了她一下,這才走進房間說:“放息壤進去?我也來?”
“好啊。”葉瑋珊說:“盡量塞密一點、結實一點。”
“我也要幫忙。”吳配睿跳了進來,跟著動作。
“你們幾個也去。”抱著食物的瑪蓮,用膝蓋頂張志文屁股說。
“阿姊,里面擠不下了啦。”張志文回頭苦笑說。
“喔。”瑪蓮看了看,跑去換一包吃的,又跑了回來。
很快地,十二個仿佛凸鏡般的金屬塊塞滿息壤後,整齊擺在四人之間。葉瑋珊又從袋中取出十二個圓蓋,鎖上洞口螺紋,一面說:“這些本來是特殊研磨機的合金錘頭,我買了一打十二個,這蓋子是另外找人銑的,所以不是剛剛好,會陷入里面一點。”
“無所謂。”沈洛年把每個都鎖緊,看了看,突然說:“好了,接下來是秘密,都出去吃飯,我馬上好。”
“啊?”吳配睿嘟嘴說:“什麼秘密啊?”
“出去、出去。”沈洛年說:“不聽話就不給你了。”
“給我這東西嗎?這能干嘛啊?”吳配睿一面問,一面不甘不願地站起來。
眾人雖被趕出了門,但誰也沒去餐桌,都忍不住站在門前,紛紛向葉瑋珊打探說:“洛年在搞什麼啊?”
葉瑋珊其實也弄不大懂,不過她中午看過沈洛年的動作,知道大概沈洛年又會把東西放在手中摸,之後息壤就會突然能吸引道息,甚至還會爆炸,但為什麼這樣做了之後就能“充磁”,葉瑋珊可也不明白了,想了想,葉瑋珊才說:“洛年似乎懂得很特殊的……道術,他倒不是不肯讓我們看,我看他是懶得解釋。”
“那為什麼要買那種東西裝息壤?”吳配睿手比了比。
“因為聚集大量道息的話,息壤會炸散,所以要束縛住。”葉瑋珊說:“要是成功的話,就算在這兒,炁息強度也能像待在噩盡島上一樣。”
“那大家都可以吸入妖質了?”賴一心高興地說:“我就知道一定可以。”
“這種事情哪有一定的?”葉瑋珊嗔說:“而且還不知道成不成呢!”
賴一心正笑,突然房中砰地一聲,傳來爆炸響聲,葉瑋珊一驚,連忙敲門喊:“洛年?”
“沒事……咳咳……”里面沈洛年頓了頓,打開門,打個噴嚏說:“炸了一個。”他這一開門,一股煙塵往外直冒,逼得眾人往後退了好幾步。
葉瑋珊等煙塵稍微飄散,這才走近詫異地說:“怎會爆的?有瑕疵品嗎?”
“不是,我在測試外殼的極限,這樣差不多了,還有十一個……”沈洛年拿起一個遞給葉瑋珊說:“試試。”
葉瑋珊已經知道大概的原理,接過後,本想把金屬塊放到鎖骨上端,想想覺得不大順,改放到頸背後方,用左手壓著。
剛放下沒兩秒,葉瑋珊目光一亮,突然取出匕首引炁,過了片刻,葉瑋珊手停睜眼,外炁一放,全身驀然閃放出火焰般的紅色焰光,仿佛整個人籠罩在大片火霧之中。
這不是在噩盡島島嶼深處才能看到的景象嗎?眾人興奮地歡呼起來。
真的成功了!葉瑋珊斂回外炁,收起匕首,拿著金屬塊,高興地看著沈洛年,一時眼眶泛紅,說不出話來。
難得看她這麼高興……媽的,總算把這件事處理妥當,其他事情自己就不管了,沈洛年想想搖頭,轉身捧起那堆東西往外送,一面說:“來,一人一個,怎麼用問瑋珊。”
哪還需要吩咐,每個人都急著伸手,一個個拿著往身後放,葉瑋珊看了好笑,忙說:“內聚的放腹部……對了,絕對不要打開蓋子,否則會爆炸壞掉喔。”
瑪蓮等人連忙換位置,侯添良一面說:“可以塞褲子里面嗎?總不能一直捧著打架吧?”
“小心滑下去弄髒了,這可不能洗……啊!”張志文怪叫一聲說:“我的手表爆漿了。”卻見他左手上的電子表爆裂開來,冒出一陣煙。
“啊,這東西不能接近電氣用品,就和噩盡島上一樣。”葉瑋珊忙回頭說:“洛年,范圍多大?”
“不太大。”沈洛年聳肩說:“自己測試看看吧。”
反正這是末節,葉瑋珊不擔心這件事,接著說:“總之內聚的,縫個腰帶掛上,掛前面或後面都可以,我們發散的……可能做成領巾或背心之類比較適合。”
“嗯。”奇雅點點頭,一面拿著金屬塊,一面開始對自己引炁,不久之後,體外也跟著放出了淡淡的碧綠幽光。
瑪蓮還沒被引炁,剛放下腹部,就感覺炁息的性質開始變化,接著就是那股全身是勁的感覺,這可是她最愛的感受。瑪蓮突然怪叫一聲,沖進去抱著沈洛年,用力吻了他臉一下說:“靠,洛年你好棒!怎麼辦到的?阿姊愛上你了!”
“喂!”沈洛年好笑地說:“你不是老跟奇雅說我壞話?”
“你別誘拐奇雅我就喜歡你。”瑪蓮笑嘻嘻地說。
“瑪蓮!亂來!”奇雅忍不住笑罵。
“這兒可是熱情奔放的夏威夷耶!”瑪蓮本就比較脫略形跡,不大把自己當女人,常和張志文等人勾肩搭背,見奇雅責怪,她放開了沈洛年,嘿嘿笑說:“路上到處都有人接吻,我只親一下臉頰而已。”
“阿姊我也要。”張志文笑著將自己臉湊過去。
“你慢慢等吧。”瑪蓮笑著一把將張志文臉推開,擠回奇雅旁邊,臉上都是笑容。
眾人笑鬧中,沈洛年不禁看了葉瑋珊一眼,自己對瑪蓮沒感覺,但若葉瑋珊像瑪蓮一樣撲過來抱著自己,卻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受?這時正幫賴一心引炁的葉瑋珊目光剛好轉來,兩人對視一眼,卻見葉瑋珊臉頰突然泛起一片淡淡嫣紅,轉開了目光,還冒出一股羞澀的氣味,沈洛年不禁暗叫糟糕,她不會剛好和自己想到一樣的事情吧?
“這個……”沈洛年咳了咳,拿著剩下的一個,對著葉瑋珊說:“這個可以給我嗎?我想留給懷真。”
葉瑋珊回過神,忙說:“當然,那你自己呢?……還是我們明天再跑一趟,多買些?”
“一個夠了,我用不著。”沈洛年頓了頓說:“你們重上噩盡島之前,這東西最好從外側加固,否則原息太濃的時候,還是可能承受不住爆散力。”
“到了噩盡島,這會集中更多原息?”葉瑋珊詫異地說:“噩盡島整片都是息壤呢。”
“這比天生的息壤吸引力大很多……”沈洛年說到這兒,突然一皺眉說:“還是先放你這兒,找到懷真再向你拿。”卻是沈洛年突然想到,自己若帶這東西去噩盡島,不就先炸了嗎?還是放在葉瑋珊這兒比較恰當。
“好,那……你抓的妖怪也不用嗎?”葉瑋珊有點意外地接過。
“不用、不用。”沈洛年看周圍每個人都正忙著引炁,不禁好笑地說:“拿掉炁息就散了,何必急著引?”
“阿姊可不拿掉了。”瑪蓮把那東西壓在小腹上,笑嘻嘻地說。
“神經,洗澡也不拿嗎?”奇雅搖頭說:“縫個腰帶再戴吧?”
“不要。”瑪蓮不肯放手,回頭說:“洛年,這東西叫什麼?”
“就息壤啊,叫什麼?”沈洛年不明白。
“這是寶物耶,要取個名稱!”瑪蓮說。
“你們取吧,我吃飯。”沈洛年擠出門口那群人,往飯桌走去。
葉瑋珊看著沈洛年的背影,想了想,突然轉身說:“大家注意,這東西可是最高機密,絕不能外泄喔,尤其是你!”說到最後,她忍不住瞪了賴一心一眼。
“所以最好別取名字。”張志文笑說:“這樣一心就不會不小心說漏嘴。”
“不對,要取個和息壤一點關系都沒有的名稱。”吳配睿抿嘴笑說:“這樣一心哥說漏嘴,才不會被人聽懂。”
“總之這樣大家都可以吸收妖質了,太好了。”賴一心干笑幾聲,看著壓在肚子上的金屬塊,開心地拍了兩下,跟著往飯桌走,一面說道:“大家快來吃飯,一面吃,我另外再說兩個好消息。”
還有好消息?還兩個?今日是怎麼回事,好消息大放送嗎?
眾人一愣,紛紛拿著金屬塊往那兒奔。
◇◇◇◇
賴一心等眾人都坐下,當下說:“我已經決定了運轉的方式了。”
“怎樣轉?”性急的瑪蓮馬上代表眾人提問。
“就是螺旋。”賴一心手指比劃著說:“這樣旋上去,到了頂端,再同方向旋下來,然後在末端交會,成為一個循環。”
聽起來也太簡單了吧?眾人都有點失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出聲。
賴一心沒想到大家的反應這麼冷淡,詫異地說:“你們不喜歡嗎?”
“一心。”葉瑋珊看看眾人,開口問:“這會比經脈運行的方式好嗎?”
“當然啦。”賴一心思忖了一下說:“我明白了,你們想得太複雜了。”
“怎麼說?”葉瑋珊問。
“先把經脈運行原理說一遍吧。”賴一心笑說:“那是人類本身原始的微弱氣脈巡行的路徑,藉此路線,可以培育、集中、吸引內息,強大氣脈,藉巡行的過程,也可以強化身體。”
看眾人點了點頭,賴一心接著說:“當內息修煉到一個程度,不斷在體內運行的時候,可以嘗試外發,除了可以由數道經脈同行而出,有累積效果,如果波動上配合得宜,還可以有效率地提升威力。”
“一心!波動是什麼?”瑪蓮舉手發問。
“無論是內息或炁息,除非是一灘死水,只要凝聚運行,都會具備波動的性質。”賴一心似乎找不到比較好的措辭,皺眉說:“這該怎麼解釋……”
“這種波嗎?像繩波?”葉瑋珊手指上下比著往旁移動。
“不。”賴一心手掌忽前忽後的動,一面說:“這樣。”
“喔?不是橫波,是縱波。”葉瑋珊明白了,插口說:“像是空氣里面的聲波傳遞。”
“對、對。”賴一心說:“比如我推出一掌,同時有數條經脈運送著內息過來,但在掌心彙聚的時候,這許多經脈的波動若是相合,威力就會彼此疊加,若沒注意到這一點混成一團,就只是一股腦亂沖出去,這些技巧屬于內功心法的范疇。”
眾人似乎都明白了,點點頭,等賴一心接著說。
賴一心看著眾人說:“到這兒,內聚和外發,就要分兩個不同方向討論了……不過這也牽涉到我最近一直想不透的一個問題。”
白玄藍含笑說:“一個個來,別越扯越遠了。”
“是。”賴一心說:“先說基本原理,只要炁息盤旋而轉,推動運行,就會產生凝聚力和波動效果,威力至少增加數成,不管是不是經脈都一樣,所以當時洛年說……隨便怎麼動都可以,只要運轉不休就好,這話真是太有道理了。”
“哇?”眾人都叫了出來,一面忍不住多看了沈洛年幾眼。
沈洛年其實已經專心在吃東西了,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聽,到這時才知道那兩句話有這麼大的道理,不禁也愣了愣。
“先說發散型。”賴一心看著外發的三女說:“因為在體外,沒有什麼好變化的,只要在體外產生一個很好的循環,讓本來浮動四散的外炁,無論收斂或外散時,都凝聚成不斷盤旋運行的環,使用時就可以達到那個效果了,凝聚程度越大,發出的外炁威力自然越大,這恐怕和修煉時間有關,所以那個高部長才能這麼強,對發散型來說,就……就是這樣。”
為什麼說到後面突然遲疑起來?眾人都疑惑地看著賴一心,卻見賴一心搖搖頭說:“接著說內聚型,內聚型在體內運行,因為我們體質已經改變,內炁運行早已不受經脈所限,更不需要借著運行各經脈來強化身軀,所以唯一剩下的作用,就是凝聚和疊加……凝聚部分,和發散型一樣,只要運行已經能增加威力,但如果偶爾突然需要大量的力道,就可以借著疊加的效果,將同波動的一圈圈內炁,集中在掌心或武器同時往外推,兩圈就是兩倍力,三圈就是三倍力,完全不受經脈數量和暢通度的束縛。”
聽起來似乎真的比經脈還好呢?瑪蓮首先投贊成票說:“好像很棒呢,我要練!”
有人開頭,大伙兒就熱鬧起來,眾人正紛紛開口的時候,賴一心搖手笑說:“等等,還沒說完。”
等眾人安靜下來,賴一心接著說:“當然,不是想著要五圈、十圈,就都可以辦得到,無論是增加數量和疊合波形的技巧,都要經過練習,也該有上限,而且一瞬間推出的越多,消耗的也越大,更可能會有短暫的炁虛危險狀態,這些使用技巧,必須先練熟,不能亂打一通。”
聽著聽著,葉瑋珊突然說:“所以發散型的就不能疊加?”
賴一心一怔,難得地皺眉說:“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因為你們是把外炁引入匕首中聚集施用,發散型引入匕首後不易凝聚,不可能在那兒疊加,匕首前更不可能……但是這麼一來,發散型的威力就會遠不如內聚型,這不大對勁啊……我到底哪兒還沒想通?難道發散型還有更適合的運行方式?可是我怎麼想都想不出來。”
看賴一心迷惑的樣子,本來十分高興的眾人跟著沉默下來,大家都是自己人,當然希望一起變強,如果發散型的幾人無法提升能力,眾人難免會替她們難過,也沒法真正地開心。

上篇:第二章 都喜歡,怎樣?     下篇:第四章 洛年之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