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洛年之鏡  
   
第四章 洛年之鏡

眾人沉默中,賴一心接著又說:“還不只這樣。”
不只?眾人詫異地看著賴一心,賴一心說:“這幾天我測試這種螺旋運行法,發現一件事情,如果把往回轉的幾道氣環聚集在掌心,就會隨之產生一股往內的吸力。”
“可以隔空取物嗎?”侯添良詫異地說。
“貼著才有用。”賴一心搖頭說:“這不是我要說的。”
“那麼可以干嘛?”侯添良又問。
“我用這方法……”賴一心有點作賊心虛地看了葉瑋珊一眼說:“你別生氣。”
每次賴一心這麼說之後,自己幾乎不可能不生氣,葉瑋珊已經蹦了起來,瞪大眼說:“你又做了什麼?”
怎麼還沒說就生氣了?賴一心抓抓頭說:“我那個……”
“哪個?”葉瑋珊說。
“多吸了……兩公升妖質。”賴一心看著葉瑋珊逐漸變臉,忙說:“只是試驗嘛,而且有洛年這……這鏡子,沒問題的。”
“萬一沒洛年的鏡子呢!”葉瑋珊生氣地說:“吸這麼多?你想一輩子住在噩盡島上嗎?難怪剛剛引炁引這麼久!跟我商量一下不行嗎?你知不知道別人會擔心?”
賴一心自知理虧,縮著頭不敢吭聲,眼睛轉來轉去,一臉無奈,只低聲說:“我想不會有事……”
“你什麼都說不會有事!我會生氣算不算有事?”葉瑋珊說到這兒,實在氣不過,一頓足,轉身坐下咬著唇生氣。
吵架了……每個人都不敢說話,開始專心低頭吃東西,一面偷看葉瑋珊和賴一心。
白玄藍看狀況不對,走近說:“瑋珊?”
葉瑋珊搖搖頭,不肯說話,這時若開口,她怕自己會哭了出來。
白玄藍目光一轉,湊近低聲說:“你總是這麼生氣的話,一心只會更不敢跟你說……明知你不肯,他卻仍堅持想做,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該想辦法讓他願意告訴你,現在這樣,豈不是讓他以後做了都不敢說?”
葉瑋珊聽了聽,想了想,咬著唇說:“但是……實在太危險了,我怎能不氣?”
“總之事後大發脾氣也沒用,除非你不要他了。”白玄藍摟著葉瑋珊,在她耳畔低聲說:“男人啊,要他老實,比要他聽話更難,若讓一心習慣隱瞞你事情,以後吃虧的是你自己。”
雖然有道理,但他若不把自己放在心上,談這些又有什麼用?也許……也許旁人還更珍惜自己……葉瑋珊歎了一口氣,點點頭說:“我知道了,舅媽。”
“還有,脾氣別這麼倔。”白玄藍一笑說:“一心不是外人,私底下處理比較好,舅媽教你個乖,有時候幾滴眼淚比生氣還有用。”
葉瑋珊臉一紅,嗔說:“舅媽!”
“好了、好了。”白玄藍站起,板起臉說:“一心!”
“是。”賴一心慌張地站起。
“你未跟宗長報備,擅自挪用宗派妖質,該當何罪?”白玄藍說。
罪名怎麼一下變這麼大?但聽起來又很合理,這可有點糟糕,眾人都吃了一驚,有點擔心地看著兩人。
賴一心根本沒想到這兒去,愕然說:“不……不知道。”
“瑋珊,你身為宗長,想怎麼處罰一心?”白玄藍轉頭問。
葉瑋珊轉過頭,板著臉看著賴一心,卻沒出聲,似乎正思索著,瑪蓮越看越緊張,忍不住說:“瑋珊,一心只是不小心……”
“閉嘴。”奇雅卻拉了瑪蓮一把說。
瑪蓮轉頭說:“萬一……”
“傻瓜。”奇雅白了瑪蓮一眼,低聲說:“不會有事。”
瑪蓮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這才安靜下來。
葉瑋珊看了賴一心片刻,才緩緩說:“先把你該說的說完,等事情處理妥當,我再另外處理你的事。”
若換一個普通人,可能會十分擔心、難以釋懷,但賴一心卻是事到臨頭再想辦法解決的個性,既然眼前沒事,那他也就不擔心了,露出笑容說:“好吧,那我們繼續。”
大伙兒都還有點緊張,這家伙倒笑起來了?眾人忍不住都瞪了賴一心一眼,葉瑋珊更是氣得牙癢癢的。
“剛說到可以吸收妖質。”賴一心果然恢複正常,笑著說:“本來這也有道息不足的問題,但有了洛年做的鏡子……這個……嗯……‘洛年之鏡’!這問題也解決了,所以從這方面努力,也可以變得更強。”
等等,那東西的名稱不會就這樣定下吧?沈洛年眉頭皺了起來。
“對,有‘洛年之鏡’,我們都可以開始吸收妖質,等會兒馬上開始!”瑪蓮期待已久,跟著說。
媽啦,真叫順口了?沈洛年忙說:“別這樣叫,另外取,那又不是鏡子!”
“這名字很好啊。”侯添良點頭說:“絕對聽不出來和息壤有關。”
“是啊。”張志文笑說:“這樣不用花時間想名字耶,多好,一堆游戲寶物也都這樣取,多年以後,會有傳說中的寶物就叫作‘瑪蓮姊的熱褲’。”
“阿姊熱褲很多條耶。”瑪蓮笑說:“蚊子你說哪條?”
“當然是最……”張志文說到一半,似乎覺得不雅,嘿嘿一笑,轉開話題說:“一心才說到一半,讓他說完吧。”
賴一心見眾人又望過來,接著說:“內聚型雖然可以吸收更多妖質,但這辦法卻沒法幫助發散型的吸入妖質,這樣兩邊的差異似乎又更大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有什麼地方想漏了,今天大家都在,一起幫我想想。”
瑪蓮皺起眉頭說:“你想不出來的,我們怎麼想得出來?”
“是啊。”吳配睿也說。
“那我再慢慢想……”賴一心抓頭說。
白玄藍、奇雅、葉瑋珊對看了幾眼,彼此交換了幾個眼色,最後由白玄藍開口說:“一心,不用煩惱了。”
“啊?”不只賴一心意外,每個人都有點意外。
“你想出的,可能是當年內天的修煉之法。”白玄藍說:“其實不瞞你們說,這幾日,我和奇雅、瑋珊,也常常煩惱類似的問題。”
類似的問題?賴一心詫異地說:“你們知道內聚的優勢?”
“不,正好顛倒。”白玄藍說:“我們是一直在懷疑……發散型的,為什麼比內聚型的多了這麼多優勢?”
“啊?”這一聲,是五、六個人一起喊了出來,都以為是不是聽錯了。
“因為發散型另有威力強大的施用方式,也就是道咒之術。”白玄藍看了沈洛年一眼說:“洛年送了我們一本書……應該是過去道天……或說唯道派的不傳之秘,雖然我們還沒開始練,但已經感受到那將能發揮非常強大的能力。”
唯道派?他不是縛妖派嗎?不知道此事的幾個人,都忍不住盯著沈洛年直瞧,張志文、瑪蓮等人這時已經連玩笑都開不出來,看著沈洛年的眼神跟看到鬼一樣。
白玄藍輕咳了一聲,吸引回眾人的注意力,接著說:“直到剛剛聽到你的說法,我們的疑惑終于消失,內天果然另有修煉之法,未必不如道天,兩方各有優勢。”
“我的天啊……”瑪蓮張大嘴說:“什麼內天、道天?藍姊,你以前都沒說過。”
“內天、道天、妖天,這三天是道武門古傳三派,後來各種心訣逐漸消失,才延伸變化成四派。”白玄藍笑說:“洛年拿書來的那天,我告訴過瑋珊和奇雅,請她們有機會再跟你們細說吧。”
“怎沒跟我說洛年有拿書來?”瑪蓮轉頭對奇雅埋怨。
奇雅淡淡地說:“你又不能練。”
“其實這種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白玄藍說:“這件事牽涉重大,絕不可泄露,否則我們宗派和洛年都會惹禍上身,一心,你可千萬記住了。”
被特別提醒的賴一心,只好尷尬地說:“知道了。”
“你繼續教吧。”白玄藍又坐了回去。
“喔。”賴一心望著大家,想想又說:“我好像說完了,有問題嗎?”
“有問題!”瑪蓮說:“奇雅她們的外炁都在身體外面,旋上去又旋下來容易懂,我們內聚的,身體又不是一根柱子,怎麼旋啊?”
“喔、對,我差點忘了。”賴一心忙說:“首先把頭和手腳,分成五塊,也就是所謂的五體,分別照這方法運轉,到了體腔的時候,開始擴大,並往平常凝集的中腹聚集,最後炁息會在那兒自然交換,那兒也會變成全身這一圈圈炁環的起源,當收斂炁息的時候,順勢往內凝入,就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運轉。”
這方法倒不錯,沈洛年在旁邊聽著,打算讓自己的渾沌原息也這麼轉上一轉,雖然渾沌原息算是發散型的炁息,但是他的原息一直沒散出體外,而是壓抑充斥在自己體內護身,在這方面來說,反而比較像內聚型的。
眾人都在揣摩的時候,白玄藍看看周圍,突然一笑說:“我也有個好消息。”
又來了?還有什麼好消息?大伙兒又吃一驚,看著白玄藍。
“我和齊哥這幾天,就是忙著語譯洛年拿來的書。”白玄藍說:“今天中午已經完成,所以我們兩個老人家已經訂了機票,准備明天回台灣。”
這哪算好消息?葉瑋珊詫異地說:“舅媽,多陪我們住幾天啊,我們又沒這麼快出海。”
“剩下的妖質,應該要寄來吧?”白玄藍微笑說:“總要有人跑一趟,還有宗儒、志文、添良、一心、小睿的新武器,雖然設計圖送了回去,但台灣沒人催的話,不知道會弄多久,我回去幫你們打點一下。”
怎麼這麼多人換武器啊?這幾天都躲房間里、很少和人說話的沈洛年,不禁有點意外。
“藍姊。”奇雅說:“不和我們一起研究道咒?”
“我其實用不大著,回台灣不用動手,休閑時隨便學學就好,你和瑋珊各選一種玄靈專修吧。”白玄藍想想又說:“對了,妖質我會全寄來,我和齊哥不用。”
“舅媽?你也留一些啊。”葉瑋珊說。
“當初存量,大概只有兩百多公升。”白玄藍笑說:“內天修煉法門若真能和道天法門抗衡,不知道可以吸入多少妖質呢……總之是多多益善,若日後你們有剩,再留給我們兩老用吧,何況還拿到這‘洛年之鏡’,我們已經強不少了呢。”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點意外和感傷,雖然知道白玄藍本就計劃著要回去,但真要分離,還真有點舍不得,一時誰也說不出話來。
“扔下你們這群孩子,我其實也真不放心……”白玄藍看了看眾人,突然說:“一心。”
“是。”賴一心忙說。
“除了想功夫以外,也要有顆懂得體貼別人的心。”白玄藍說:“有時候傷心比任何傷害都還讓人難過,知道嗎?”
賴一心收起笑容,受教地點了點頭。
“瑪蓮。”白玄藍回頭望著瑪蓮笑說:“都二十歲了,你什麼時候才會像個女孩啊?”
瑪蓮臉一紅說:“我是女孩啊。”
“我知道你是女孩,你自己也知道。”白玄藍說:“但為什麼不讓別人知道?”
瑪蓮一怔,咬著唇沒說話。
白玄藍目光一轉看向奇雅,奇雅卻微微皺起眉頭。白玄藍看了半晌,搖搖頭笑說:“你不聽人勸的,我也不多說了,總之別太為難自己啊,奇雅。”
“我知道的,藍姊。”奇雅低下頭說。
“至于你們幾個年輕人……”白玄藍目光望向黃宗儒等四人,笑著說:“我和你們相處的時間不長,沒什麼好建議。”
四人互看了看,張志文干笑說:“藍姊,我們會乖乖聽話的。”
“志文你挺聰明的。”白玄藍微笑說:“不過你太喜歡找輕松的路走,可別走錯路啊。”
張志文尷尬地吐了吐舌頭,還不知道該怎麼應答,侯添良已經忍不住笑說:“藍姊說得對,干,這蚊子每次都想盡辦法偷懶。”
“添良是耿直了些,沒什麼缺點。”白玄藍搖搖頭笑說:“如果你口頭禪能改掉,藍姊就更喜歡你了。”
“呃……”侯添良的黑臉漲得通紅,結巴地說:“干……我……我那個……干,不對……對不起,我講習慣了……我盡量改。”
“至于宗儒。”白玄藍望向黃宗儒說:“別太客氣了,如果有什麼想法,告訴瑋珊和一心沒關系,他們會聽的。”
“是,藍姊。”黃宗儒點點頭,笑得有點靦腆。
“小睿啊……”白玄藍歪著頭說:“你年紀還小,日後會怎樣還看不出來……不過這段時間,你都沒和家里聯系吧?”
吳配睿吃了一驚,紅著臉說:“藍姊……你怎麼知道?”
“有需要我幫你帶什麼口訊回家嗎?”白玄藍問:“還是要藍姊去你家走一趟?”
“不……沒有、不用。”吳配睿猛搖頭說:“他們不管我的。”
白玄藍自忖沒時間慢慢詢問,轉頭望著其他幾個男孩說:“你們別只顧著逗小睿,連這都不知道,這個哥哥可當得不及格喔。”
這話說得黃、張、侯三人都抬不起頭來,整天和吳配睿玩在一起,居然還比不上白玄藍看得清楚。
“最後就是瑋珊了。”白玄藍一笑說:“我從小看她長大,這時也不用多說……你們大家可得多照顧她,白宗就靠你們了。”
眾人答應聲中,白玄藍最後把目光轉到沈洛年身上,沈洛年這下只覺得壓力好大,正想找個理由逃開,白玄藍已經開口說:“洛年這段時間,幫了我們好大的忙。”
“呃……沒什麼。”沈洛年說。
“白宗對你來說,也許只是負擔。”白玄藍笑說:“但大家還是能幫一點忙的,別撇下他們,自己去冒險喔。”
媽啦,這溫柔阿姨知道自己准備開溜嗎?沈洛年轉轉眼睛,隨口應了一聲。
“好啦,吃飯了,菜都涼了。”白玄藍一笑說:“年紀大了,話也變多了,快吃快吃。”
不過經過剛剛這幾句話,眾人心中都多了點煩惱和離愁,說話的人也不多了。
就這麼吃了一陣子,葉瑋珊突然淡淡地說:“一心,吃飽了嗎?”
賴一心很少看到葉瑋珊對自己這個模樣,連忙放下刀叉點頭。
“跟我來。”葉瑋珊站起,往二樓房間走去。
賴一心看看眾人,抓抓頭,苦著臉隨著葉瑋珊去了。
說老實話,會替賴一心擔心的人可不多,葉瑋珊對賴一心的感情眾人皆知,再怎樣也不會把他掃地出門,頂多是多挨幾句罵,反正賴一心轉頭就當沒事,替他擔心反而是找自己麻煩。
不過多了這一下變化,氣氛倒是輕松了些,當下眾人一面討論剛剛聽到的修煉心訣,一面吃飯。大伙兒這一聊,不免忍不住偷看著沈洛年,沈洛年過去本就不少事讓人不解,今日更是突然出現一大堆謎團,連問都不知道該從哪兒問起,想討論猜測,又礙著他本人就在旁邊,連一向直性子的瑪蓮,只能看著沈洛年大皺眉頭,一樣說不出話來。
這樣可不是很舒服的事情,沈洛年放下餐具,站起說:“吃飽了,我休息一下。”他先往房間走,走到一半,想到房間滿是塵土,當下搖搖頭,轉向走出大門,到庭院賞月去了。
到了庭院一抬頭,只見西方掛著一彎弦月,卻不知下次月圓時間,又是什麼時候?
二月底那次月圓,懷真被困在噩盡島上,自己也接到白宗受困的消息,最後終于來了夏威夷……三月底那次月圓,自己剛從云南返回台灣,雖然知道懷真應當不會出現,但那幾日仍不免看著圓月,心中有些期待。
下一次月圓是什麼時候,已沒去注意了,如果沒救出懷真,月圓就沒有其他的意義。
說起來,那笨狐狸到底是搞什麼,總說自己是仙,還說沒多少人能對付她,但現在被困在島內,難道是故意不出來?一定是被人逮到了啊!這只會吹牛的家伙。
不過前幾日和刑天交手,感覺上刑天雖然強大,該還不足以打敗懷真,莫非當時懷真和刑天打到島內,被其他更強大的妖怪干涉?
如果真有這種妖怪,自己肯定打不過,卻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摸進去,也許幫懷真灌上一口渾沌原息,她就能自己逃出來。
今晚等大家都睡了之後就走吧……和這群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也算是挺愉快,趁著不愉快的事情還沒發生,早點閃人是不錯的選擇。干脆就在院子混到深夜,等會兒拿了背包就走,也省得打掃房間……
只不過有點對不起那個溫柔阿姨白玄藍,剛剛她才叫自己別跑呢……算了,顧忌東顧忌西的就不用走了,管她這麼多!
沈洛年打定了主意,心情輕松起來,在這院子里踱步,國外的庭院和台灣不大相同,一大片草皮外面,只有道短短的矮籬笆,若附近有住戶出入,可真是看得一清二楚。沈洛年走著走著,想起賴一心剛剛說的話,一時心血來潮,試著照賴一心的說法運轉原息,從五體開始凝出內外螺旋,不過自己的最終凝聚處是喉底,還需要調整一下。
一開始還挺困難,沈洛年想好一處,另外一處又散了,若不是現在實在沒別的事情好做,他恐怕早已放棄這麻煩的法門。
不過一段時間過去之後,似乎勉強可以維持一個形貌了,但既然是剛開始,凝聚的程度自然不怎麼值得稱道,只和過去差不了多少,運轉了一段時間後,似乎真如麒麟所言,漸漸會自行運轉,不用花太多心思。
可是自己搞這干嘛啊?賴一心他們是為了炁息出手能更有力,自己的渾沌原息又不能打人!想到這兒,沈洛年又泄了氣,不過麒麟也說過,至少會讓身體好點,倒也不無小補。
當原息慢慢照規矩旋轉起來,沈洛年又沒事做了,他正考慮要不要回去整理行囊,突然大門打開,卻是賴一心提著長槍,往外走了出來。
賴一心一轉頭突然看到沈洛年,微微吃驚說:“洛年?你也在這?”
不是來找自己的?沈洛年點了點頭說:“在閑晃,你呢?”
“我有空會練練槍,一面想想事情。”賴一心勁力一催,長槍上倏然爬起一條拇指粗的碧綠青龍,仿佛活物一般,盤旋圍繞在長槍內外透出透入、伸縮不定,炁息迸散之間,映得兩人臉上都是綠光。
沈洛年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說:“你帶著那東西啊?”
“是啊,‘洛年之鏡’。”賴一心拍拍肚子,似乎用一條布巾綁著那金屬鏡,他一面笑說:“多虧你了,這真是太棒了,遠超過我的期待,我剛出來前他們還在討論,要你多做幾個去拍賣,說一定會賺大錢。”
“呃?”可以不要用這名稱嗎?沈洛年皺了皺眉,看著長槍說:“這就是螺旋勁?”
“嗯,單純這樣就已經強大不少。”賴一心一催勁,槍尖那兒的幾道螺旋突然往前凝聚集中,他接著說:“這樣的話,威力更大,如果波動能配合的話,瞬間強度又會更大。”
所謂的波動,倒看不大出來,自己體內盤旋的原息,似乎沒什麼波不波的?沈洛年搖搖頭,看著賴一心,這人剛剛不是才被葉瑋珊抓去罵嗎,卻看不出其他情緒?沈洛年想了想說:“剛剛藍姊說,你和小睿也要換武器?我以為只有宗儒他們三個。”
“是啊。”賴一心笑說:“我考慮了一下,敵人既然這麼強大,能多一分強度就多一分安全,所以打算重新打造一體成型的長槍,不分節的。”
“不變三節棍了?”沈洛年問:“小睿也是?”
“對,都改成不能拆卸的,反正現在也不用遮掩了。”賴一心點頭說:“以如今的炁息量,要淬煉武器讓炁息貫通花不了多少時間,不需拘泥舊武器。”
“喔……”沈洛年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後來瑋珊有責怪你嗎?”
“只說了幾句,後來……”賴一心停口搖了搖頭,突然望天歎了一口氣。
媽的,自己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賴一心歎氣啊?原來這人也會煩惱?
沈洛年詫異地說:“怎麼了?”
賴一心尷尬地笑笑搖搖頭,似乎不想多說,沈洛年也不好追問,正考慮回大屋的時候,賴一心突然收起槍說:“洛年。”
“嗯?”沈洛年回過頭。
“你曾要我仔細想想和瑋珊的關系……”賴一心苦笑說:“這話也只有你說得出來。”
“呃……”沈洛年揮手說:“我太多事了,你別介意。”
“其實我一直有在想,只是沒說出來……”賴一心說:“瑋珊對我很好,我不是不知道,我也……很習慣和瑋珊在一起,我雖然對這方面不是很留意,但也想過,瑋珊是個這麼好的女孩,就這麼順其自然發展下去也很好。”
媽的,不知為什麼,真有點不想聽這些。沈洛年皺起眉說:“那樣就好啊。”
“可是……”賴一心頓了頓,看著沈洛年說:“自從見了……某個人之後,我才知道,什麼叫作心動……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是,這種心情,卻難以遏制……這樣的我,還配和瑋珊在一起嗎?”
是懷真嗎?媽的,早叫那騷狐狸不要到處亂放電了……沈洛年皺起眉頭,看著賴一心說:“那你要怎辦?”
“我不知道。”賴一心說:“看不到那人時還好,但看到那人或想到那人的時候,我就傻了,什麼都不知道了……”
“別這人、那人了。”沈洛年實在討厭拐彎抹角,忍不住說:“你說的是懷真嗎?”
賴一心一呆,臉龐微紅,說不出話來,沈洛年嘖了一聲說:“別想了,這是不可能的。”
“是……是嗎?”賴一心舌頭打結,結巴地說:“我……也覺得……自己配不上。”
好純情的家伙,專心愛著葉瑋珊不是挺好嗎?就算不喜歡葉瑋珊,也不能愛上只狐狸精啊,身體結構恐怕都合不來!話說回來,自己倒沒注意過臭狐狸那地方變得像不像……媽的!誰無聊到會去注意狐狸的那種地方?沈洛年搖搖頭,心念一轉說:“懷真有對象了。”
“啊?對……對象?”賴一心一呆,似乎有點不敢置信。
“男友、老公、炮友、性伴侶!看你喜歡哪種形容詞,這下總懂了吧?”沈洛年才不管懷真的名聲會不會被破壞,讓賴一心死心比較要緊。
賴一心似乎真的沒有戀愛經驗,聽到沈洛年這麼一說,他愣在那兒,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要不要和瑋珊在一起,我管不著。”沈洛年說:“懷真的話就不用想了。”
“我沒有這個念頭。”賴一心忙說:“我連擁有她的想法都沒有,只是……只是很想看著她,就算她有男友,雖然有點難接受,我還是……還是覺得她很好……”
他是把懷真當女神崇拜嗎?沈洛年決定丑化懷真,一面說:“別把她看太高了,一樣要吃喝拉撒睡,回家就像台風掃過,衣服亂扔、脫光光到處跑……”
“脫……脫光光?”賴一心又臉紅了。
“停止幻想!”沈洛年瞪眼說:“反正別喜歡她就對了。”
賴一心不禁苦笑說:“她是你姊耶,怎麼這麼說她?”
“還不是為了你好?”沈洛年哼聲說。
“我明白了……”賴一心頓了頓,突然說:“你是覺得我該珍惜瑋珊?”
“當然。”沈洛年說。
賴一心卻看著沈洛年說:“你不是喜歡她嗎?”
誰說這家伙是木頭的?沈洛年一呆,這下輪他說不出話來。
“瑋珊剛剛跟我說,她對你……似乎也……逐漸有了好感。”賴一心說:“還問我的意見。”
媽啦,瑋珊在玩火嗎?沈洛年瞪眼說:“她一定跟你開玩笑的,想讓你吃醋。”
“是……是嗎?”賴一心不大有把握。
“你怎麼回答她?”沈洛年問。
“我就跟他說,你似乎也喜歡她,如果……能發展下去,其實也不錯。”賴一心頓了頓說:“她……後來就走了。”
這下葉瑋珊豈不是哭死了?沈洛年心一沉,火冒了起來,瞪眼說:“太過分了!”
“啊?”賴一心一愣。
“她只是試探你,你卻急著把她推走?”沈洛年怒罵說:“只要有人要她,隨便誰都好嗎?混蛋!”
賴一心忙說:“當然不是,但我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你不喜歡她,誰也管不著你,但能不能別傷她的心了?”沈洛年怒沖沖地說。
“我沒有不喜歡她,當時我也有點失落。”賴一心說:“只是以為你們倆……”
“你喜歡她?”沈洛年一呆。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和她在一起是很舒服、很安心,我不想讓她難過,也不大想失去她。”賴一心結巴地說:“但……和懷真那種不大一樣。”
這家伙其實也喜歡葉瑋珊?這兩人真是找大家麻煩……沈洛年歎口氣說:“你對懷真那種情感,就像是崇拜電影明星一樣啦,不算愛情!”
“這樣嗎?”賴一心詫異地說。
“就是這樣!”沈洛年哪管這麼多,不對也要對,只說:“你去跟瑋珊道歉!把剛剛那幾句話……直接告訴她。”
“道歉還好,那個不用說了吧,不大好意思……”賴一心有點尷尬地說。
“害羞個屁,你傷人家心的時候就不會不好意思?”沈洛年瞪眼說:“剛剛藍姊才叫你體貼一點,你以為是要你體貼誰?”
賴一心苦笑說:“這……”
“不說拉倒,大家翻臉!朋友別做了。”沈洛年叱說:“媽的,我不認識你這種人,走開、走開!”
“別這樣。”賴一心遲疑了片刻,終于苦著臉說:“我去說就是了。”
“快去。”沈洛年揮手說。
賴一心抓抓頭,提著槍,慢吞吞地往內走,似乎還有點迷惘。沈洛年看著他走進大門,終于搖搖頭長歎了一口氣,但這一瞬間他突然心中一驚,猛抬起頭、卻見二樓走道窗口,葉瑋珊正輕扶窗框,紅著眼睛凝視著自己,臉上還掛著淚滴。
她聽多久了?沈洛年張開嘴巴,又不知該說什麼,只見葉瑋珊輕顫著紅唇,似乎也想說什麼,卻也說不出口。兩人對望了幾秒,葉瑋珊突然往後轉頭看了一眼,又回頭深深望了沈洛年一眼,終于轉身離開了窗戶。

上篇:第三章 好消息大放送     下篇:第五章 不好意思,順便把你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