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我餓了  
   
第四章 我餓了

還好一路上沒再遇到什麼古怪的海妖,眾人一路輪班催力航行,到了第三日夜間,夏威夷群島果然出現在眼前。本來跟在後面的幾十艘氣筏,只剩下五艘還跟在十余公里外,其他的越拖越遠,已經退到了地平線之後。
夏威夷群島包含好幾座大小島嶼,檀香山位于“歐胡島”上,抵達“歐胡島”之前,會經過“你好(Niihau)”、“可愛(Kauai)”兩島,當最西邊的“你好島”在月光下出現的那一刹那,氣筏上不禁傳出歡呼聲,這三天日曬雨淋,只靠一點點食水充饑解渴,實在辛苦,眼看困難就要度過,眾人臉上都是笑容,彼此慶賀著。
葉瑋珊先和賴一心相對一笑,跟著目光轉向沈洛年,卻見他和懷真兩人似乎臉色都有點凝重,正看著遠方的群島,葉瑋珊微微一怔,提炁輕飄,掠到了沈洛年身前說:“怎麼了?”
沈洛年和懷真對視一眼,這才對葉瑋珊說:“妖炁很重。”
“島上嗎?”葉瑋珊一驚。
“不只。”沈洛年說:“一直到海里都有。”
葉瑋珊不是沒想過這可能,但當真遇到,還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可是在這太平洋的中央,除此之外,也沒其他選擇,葉瑋珊低聲說:“我叫大家准備一下。”
“瑋珊,等等。”懷真說。
“懷真姊?”葉瑋珊轉回頭。
“叫大家別隨便動手。”懷真眨眨眼說:“不是每種妖族都會殺人喔。”
“嗯,我明白。”葉瑋珊點點頭,轉頭吩咐去了。
“來了。”沈洛年往海面下看,手不禁放在腰間,准備隨時拔出金犀匕。
不過沈洛年感覺到的妖炁並不算很強大,所以他也不很緊張,只盯著海面往下看,船上眾人似乎也隱隱有感覺,還帶著武器的人都拿著武器站起,分散到氣筏的邊緣,提高警覺。
這時月光雖然明亮,海面下還是一片幽暗,只隱隱看到十幾尾如蛇似魚的暗影在海下穿梭,這些長形的妖物約兩公尺左右,不算太大,似乎對這艘氣筏挺好奇,但又不敢接近。
“是小青鱗嗎?”坐在筏邊的懷真,伸手輕輕撥水說。
隨著她的撥動,突然嘩啦一聲,水中竄起小小一片東西,迅速地拍了懷真手掌一下,又彈身往外游,一下子竄出老遠。
“果然是小青鱗。”懷真笑了起來,繼續輕拍著水面。
“懷真姊?”拿著大刀的吳配睿,緊張的神色消失,有點好奇地說:“沒危險嗎?”
“這些只是青鱗鮫人的孩子。”懷真轉頭說:“不過你別學我,他們皮起來會拉人下水的。”
“呃。”吳配睿正想模仿,聽見了連忙縮手。
這時又有一只從海底竄上,一樣拍了懷真手掌一下,跟著迅速地游開,這次沈洛年可看清楚了,那長形妖物的前半截有點像人形,和懷真拍擊的東西,似乎正是他們的手,不過那手上滿是青色鱗片,在月光下閃動著妖異的光芒。
又過了片刻,拍擊懷真手掌的妖怪越來越多,那些妖物們漸漸接近之時,懷真突然收起手掌,微笑著往下望。
安靜了半晌之後,終于有一只從水中鑽了出來,那妖怪上半身果然似人,但卻布滿片片青鱗,完全沒有毛發之類的東西,他微尖的頭上有兩顆又圓又大的眼睛,沒有耳鼻,只有一個比例上頗巨大的嘴,那嘴正不斷開合著,里面還有兩排又密又利的小小尖牙,一直排到兩旁。
兩方對望片刻,突然那妖物身旁又冒出一個一樣的妖怪,跟著噗通嘩啦連響,十幾只青鱗鮫人冒出水面,一面推擠著一面看著眾人。
這鮫人的面孔,說實在看起來不怎麼可親,尤其那咧開的巨口,更是看來有些可怖,但沈洛年卻看得出來,懷真說得沒錯,這些果然都是小孩子,他們不但開心,而且充滿好奇,雖然也有兩分膽怯,但在你推我擠之間,這份膽怯也消失了。
“這種妖怪真難看……”一個青年忍不住說:“可以趕走他們嗎?”
“別亂來。”懷真回頭輕叱:“想跟前面整族的青鱗鮫人為敵嗎?”
眾人不由得一呆,誰也不敢妄動,沈洛年卻有些意外,這些人眼中,只覺得難看嗎?這些小妖怪的那種氣味,明明就像人類小孩一樣啊,還比人類小孩安靜多了。
突然遠遠傳來一聲仿佛斥罵一般的低沉聲響,那些小青鱗冒出了驚訝的神色,同時往下一沉,鑽入海中,那如蛇般的後半身,末端尾鰭展開如一片青扇,入水時啪地一下噴出大片海水,灑得眾人渾身。
有人忍不住開罵了:“媽的,這些小妖怪……”
說到一半,那人卻閉上了嘴,前方數公里寬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了無數個半身身影,看體型似乎比剛剛那些小青鱗大上一倍,正是成千上萬的青鱗鮫人。
這時在後方推動氣筏的人,不禁停下了手,再往前豈不是沖入妖怪窩了?
“繼續走,慢慢走。”懷真說,一面禦炁撥動船頭,往旁繞,後面幾個拿著短劍的人們這才繼續禦炁緩推著船。
“這些鮫人有敵意。”沈洛年在懷真身旁低聲說。
“嗯,可能有人類惹過他們。”懷真點點頭說:“但是因為我們沒碰他們的孩子,所以還在觀望。”
“大家盡量別亂動。”葉瑋珊回頭低聲說著:“我們不能繼續在海上漂流,得先想辦法上岸再說。”
隨著氣筏的移動,那些鮫人圓滾滾的眼睛也直盯著不放,又過了片刻,一群約百名的鮫人,緩緩地往氣筏接近。
這些鮫人的妖炁大概只有鑿齒那種水准,不算太強,就算不考慮船上其他的人,單以白宗眾人的實力來說,這百多名鮫人沒什麼可怕的,但一來他們後面還有千萬同族;二來這兒在海面上,打起來想必吃虧。眾人心中不免緊張,都凝聚著炁息,准備應變。
“應該只是來監視的。”懷真說:“繼續走,他們不可能每個島都霸著。”
果然那群鮫人只在數十公尺外遠遠跟著,懷真控制著氣筏的方位,往南繞過了“你好”、“可愛”兩座島嶼,這才轉向往歐胡島走。
總算鮫人似乎沒圍著歐胡島,眾人當下松了一口氣,推著氣筏往那兒走。但隨著距離越近,氣筏上的人們心中越驚,島嶼從西面往南沿海,本是連綿一大片充滿活力的城市,這時卻是一片死寂。
眾人心中都急,當下朝西南角的海岸駛去,很快就停靠在岸邊,而直到這個時候,那些尾隨的鮫人才無聲無息地退去。
眾人上了岸,一時都有點惶然,這美麗的海岸並未改變,但整座島嶼的氣氛卻已經不對了,大家對妖炁的感應能力雖然沒有懷真那麼遼闊,也不如沈洛年的精細,但卻都能感覺到這島上到處都是妖炁,仿佛當初的噩盡島一般。
一個中年人打破沉默開口說:“大家打算如何?討論一下吧?”
人群一角有四個聚在一起的人,他們商量了幾句之後,其中一人走出來,對眾人說了幾句不是很流暢的英文。
當時的運輸艦上,除了有各國宗派之外,日韓兩國的人都不算少,這四個剛好是韓國人,這數日兩方溝通,都是使用英文,葉瑋珊轉頭對眾人說:“他們想先去檀香山的韓國領事館看看。”
另外兩個日本人也開口表達了類似的意願,而七、八個原屬總門部隊的青年,則想去總門大樓還有軍營區看看,幾名來自中國大陸,卻不屬于總門的人們,雖然分別隸屬不同的宗派,也想跟著去。
各人表達想法之後,都等著白宗說話,畢竟這些人幾乎都是被賴一心從海面上撿起來的,能順利回到夏威夷,多少都有點感激。更別提白宗一伙雖然都是少年男女,能力卻似乎十分強大,讓人不得不“尊重”他們的意見。
葉瑋珊看眾人都望著這邊,轉頭問:“懷真姊,里面危險嗎?”
“不知道耶。”懷真說:“似乎沒什麼特別強大的妖怪。”
“葉宗長。”一個青年說:“一起入檀香山走一圈吧?也許還有人需要幫忙呢。”
“別進去吧?我們直接回台灣好了。”張志文吐吐舌頭說:“去港口弄艘小船,放了吃喝的就走吧,深入島里面太危險了。”
“但是這趟旅程太遠,食水得帶足,船上也得有休息的地方,所以船不能太小,也就不能都靠炁息推動。”葉瑋珊沉吟說:“我想去找找海圖、航線圖之類的東西,也得准備食物,你們覺得呢?”
“台灣有多遠啊?”瑪蓮問。
葉瑋珊想了想說:“七千……八千多公里吧。”
近千公里就花了三日,八千公里恐怕要一個月,如果船上人更少、船更大,那說不定得花更久的時間,何況海面上風浪難測,確實不能說走就走,眾人當下沒有其他意見,都決定往城市里面走一趟。
“洛年。”葉瑋珊轉頭說:“怎麼走比較安全?”
沈洛年四面望了望,回頭說:“我未必每種妖怪都能感覺到喔。”
“這也沒辦法。”葉瑋珊苦笑說:“反正誰也感覺不到。”
“嗯……沿海似乎沒妖炁,往里面妖炁就重了起來,那片山地南端最多,很多妖怪聚在那兒……”沈洛年先指著歐胡島西方那條南北向的山脈,跟著又往東面指:“檀香山是那邊吧?里面妖炁也不少。”
“那麼……”葉瑋珊做了決定:“我們沿著南面海岸走,到了珍珠港之後才往內部移動,先去軍營,也許可以找到代用的武器。”
既然決定了,眾人收斂大部分炁息,在夜色中,開始往東方沿海移動。
◇◇◇◇
這原本美麗的小島,此時路旁房屋崩碎毀壞,處處殘磚碎瓦,有些木造房舍更被燒成一片焦黑,柏油路面大片大片地翻裂,路燈一支支從根部翻出,隨意地翻倒在路面上,偶爾出現的大小汽車,除油箱部分炸裂之外,大都扭曲變形、不成模樣,不知被什麼東西破壞過,一路上更到處都是已干涸的大片血漬。
越接近城市,被破壞的狀態就越嚴重,地上也開始出現越來越多死尸,這兒天候較暖,不少尸體已經開始發出惡臭,眾人臉色漸漸沉重,忍不住暗暗咒罵。
眼看不遠處一幢燒黑的海邊飯店大樓塌成一片,滿地都是散碎的水泥、玻璃、鋼筋和無數的尸首,沈洛年對身旁的懷真低聲說:“這兒出現的妖怪是不是怪怪的?殺人就算了,干嘛破壞房子?還放火?”
“你們人類才是破壞狂。”懷真低聲說:“他們只是想恢複原狀而已,火該不是他們放的。”
“什麼意思?”沈洛年詫異地問。
“這些房子、水泥、柏油路,難道是大自然原有的景觀?”懷真說:“至于火焰,應該是屋內原有的燃料自爆了。”
“唔。”沈洛年明白了懷真的意思,頓了頓才說:“但不弄成這樣,人類會不夠住。”
“妖族也需要很大片的自然空間啊。”懷真吐吐舌頭說:“只好打仗啦。”
從這角度說來的話,似乎也無可厚非,沈洛年無話可說,既然兩方都有理,那真的只能打仗搶地盤了,沈洛年想想又問:“那地底下的石油天然氣那些呢?不就全爆了?”
“水下或太深的地方,比較不會產生火妖,所以不容易爆。”懷真說。
“這樣的話,人類如果住地底會不會比較好?”沈洛年問:“能不能用電?”
“只能用火,電不行。”懷真皺眉說:“住地底深處很不舒服吧?”
也有道理,沈洛年點點頭沒吭聲。
這時遠遠又是轟地一聲傳來,似乎又有一棟巨大建築物倒塌,只見檀香山市區炸起一片塵煙,眾人一愣,腳步都慢了些。仔細一聽,市區中似乎不斷有大樓倒塌的聲音,剛剛那一聲只是比較聲勢浩大的其中一個。
這時沈洛年已經搞清楚了,留在城市的妖怪,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把城市“恢複原狀”,而海岸邊大部分地區已經破壞,因此才沒有妖怪,至于島西山上,人類建築物應該不多才對,為什麼妖怪會集中到那邊,他可就想不出來了。
眾人雖收斂了炁息,但速度依然不慢,這麼一路點地縱躍騰行,很快就接近足有四公里方圓的珍珠港區域,這才轉向往內陸走,這一轉,眾人眉頭都皺了起來,結陣領頭的白宗等人也不禁停下腳步。
這港區已經不複過去的模樣,月光下,只見港口海水中處處漂浮著各種破碎的船只殘骸,本來許多大船停泊的地方,都變得空蕩蕩的,也不知那些船是不是都已沉入港中。原本規劃整齊的建築群、飛機倉庫,也仿佛經曆過一場猛烈的轟炸,到處都是爆炸的痕跡,有些地方還在悶燒,冒著濃濃的黑煙,也沒人理會。
這似乎是各種炸藥、油料同時爆炸產生的結果,萬幸的是沒有核爆的痕跡,看來檀香山這兒當真沒留著核武,那呂部長雖然滿口謊言,這話總算沒騙人。
“這兒尸體似乎比較少?”黃宗儒東張西望,詫異地問。
“應該是有人收拾過,不然就是先一步撤退走了。”葉瑋珊說:“剛爆炸的時候,妖怪可能還沒出現。”
“葉宗長,往軍營走吧。”後方一個中年人低聲喊。
這兒畢竟只是順路經過,葉瑋珊點了點頭說:“一心,走。”
前端的賴一心應了一聲,領著眾人繼續往前走,沿著崩壞的道路繞出軍港,向著軍營走,但看著周圍房屋倒塌火燒的狀況,眾人不禁都有點擔心。好不容易走到營區,果然也是坍倒得不成模樣,眾人愣愣地看著,一時都有點傻住了。
“還是找找看吧。”一個原屬總門的青年回過神來,往印象中收納短劍等武器的地方跑,不過既然身為變體者,武器不會頻繁更換,預備的自然也不多,能不能找到也是得看運氣。
那人一動,眾人也跟著往內走,有的人跟著幫忙找武器,有的人四面翻看著,葉瑋珊回頭對白宗眾人說:“既然停下了,嗯……兩人一組吧,分頭找找有沒有吃喝的,洛年和懷真姊,麻煩你們留意一下周圍。”
眾人點頭後分頭散開,沈洛年和懷真兩人,就這麼在月光下,站在大門前的水泥空地,聽著遠處的大樓倒塌聲,看著周圍的一片凌亂廢墟發呆。
從那日晨間異變突起後,兩人還是第一次單獨相處,沈洛年看著懷真,苦笑說:“這就是妖怪世界?你說的仙界?”
“還早呢。”懷真搖搖頭說:“現在頂多和過去噩盡島中央山地差不遠,強大的妖怪還來不了,否則會和我一樣大傷元氣……不過,看來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
“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突然有這麼大的變化……”沈洛年說:“而且你居然也不知道?”
“息壤我雖然聽過,但也沒親眼看過,不知道會爆炸……”懷真搖搖頭,白了沈洛年一眼說:“反而是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嘖。”沈洛年抓抓頭說:“我是知道息壤會爆炸,但沒想到整座噩盡島都會爆。”
“其實也沒什麼不合理的。”懷真沉吟說:“息壤活著的時候,借著吸引道息轉化擴大體積,本來就是它最基本的能力……只不過沒想到死了以後,還能發作一次,體積既然瞬間變大,就爆啦。”
“總門不是說會一直建立息壤丘嗎,怎麼也沒用?”沈洛年說。
“我也不清楚。”懷真想了想說:“道息是鳳凰放出的東西,她想放多少就有多少,也許人類這樣胡搞被她注意到,一瞬間放出大量,把這問題解決,也不一定。”
沈洛年皺眉說:“早該叫他們把核彈拆光。”
懷真好笑地說:“你叫他們拆,他們就會拆嗎?”
這說得也是,沈洛年歎口氣,不再想已經過去的事情,目光一凝說:“城市里面拆房子的妖怪,和西邊山脈的妖怪似乎相同,這島上只有一種妖怪嗎?”
“是嗎?”除了特定某些妖怪之外,懷真倒沒辦法分辨得這麼細,她看著沈洛年說:“最東邊和最北邊那片山地呢?”
“東邊?北邊?”沈洛年詫異地往兩個方向望了望說:“我沒感覺到什麼。”
“可能對你來說太遠了。”懷真說:“東邊、北邊、西邊山地里,似乎都是妖怪和人類對峙著。”
“哦?”沈洛年意外地說:“還有人活著?”
“啊!”懷真皺眉說:“糟糕,不該說的,你又想去多事了?”
沈洛年想了兩秒,搖搖頭才說:“沒有,我不管。”
“真的?”懷真懷疑地看了沈洛年一眼。
“嗯。”沈洛年說:“其實我現在看妖怪和看人感覺差不多,都不認識的話,真懶得管誰要殺誰。”
“唷?上次黧鱺想吃人,就要我趕它走。”懷真哼聲說。
“近在眼前的當然看不下去啊。”沈洛年皺眉說。
“反正你是怪人!”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
沈洛年也白了懷真一眼,兩人正互瞪,看誰先忍不住笑出來,突然兩人同時一怔,轉頭往外看,沈洛年開口說:“是往這兒來嗎?”
“好像喔。”懷真說:“要不要去叫人?”
卻是兩人同時感覺到,東邊不遠的檀香山城中,有一批數十名本來在城中活動的妖怪,似乎突然往這個方向轉來,正越來越接近。
沈洛年停了幾秒,確定對方正對著這兒,連忙點點頭說:“要大家躲一下。”兩人馬上往內飛掠,一路通知眾人集合。
大伙兒最後齊聚在後方某個營區,原來總門那幾個士兵,還真的找到了一個鐵箱,里面塞了幾十把短劍,一群人正在那兒選趁手的武器,其他人索性過去那兒集合。
聽到了有妖怪過來,眾人聲音都放低了,那幾個人一面就著月光選,一面有人皺眉低聲說:“這些武器和咱們部隊發的似乎不大一樣?還挺多種的。”
“當然。”另外一人得意地說:“這是共聯的武器。”
眾人一愣之下才明白,當時抓了共聯的人,原來把繳下的兵器收在這兒了,這士兵剛好是收執的人,才知道這兒放著兵器。
“阿姊,你背後那包是什麼?”張志文突然低聲說。
眾人轉過頭,這才注意到瑪蓮身後背著一個用床單包起來的大包,瑪蓮見有人問,嘻嘻笑說:“會客室里面的飲料販賣機,被我挖開了,有人口渴嗎?”
“太棒了,瑪蓮姊,我要喝!”吳配睿雖然壓低了聲音,仍跳著嚷,這幾日大家都省著水喝,早就想大口喝水。
“來!”瑪蓮解下大包攤開,果然里面有各式各樣的飲料,眾人正瓜分的時候,沈洛年低聲說:“妖怪進來了。”
眾人一愣,不敢再開玩笑,紛紛拿起武器,葉瑋珊低聲說:“他們能察覺我們位置?”
“有可能。”懷真接口說:“聽力、嗅覺很好的妖怪,其實不少。”
“二十只左右。”沈洛年說:“似乎比鑿齒強些,比牛頭人弱些。”
如果是靠嗅覺之類的追來,恐怕一時甩不掉,說不定還會越來越多,既然數量不多……葉瑋珊當機立斷地說:“先看看有沒有敵意,如果是敵人的話,通通殺光,免得招來更多……白宗結陣迎戰,其他人繞到外圍,阻止對方逃跑。”
“瑋珊,洛年說比牛頭人還弱耶,需要結陣嗎?”瑪蓮歪頭說:“鑿齒那種,我現在可以打一群。”
“呃?”葉瑋珊一怔,望向賴一心說:“你覺得呢?”
賴一心微微皺眉說:“這樣的話……”
“喂!”沈洛年說:“萬一我看錯呢?別大意了。”
“也對。”賴一心笑說:“還是先結陣試探吧,敵人要是不強,就交給瑪蓮和小睿處理,志文、添良外圍攔截,其他人觀戰。”
“帥啊!”瑪蓮對吳配睿一笑說:“小睿,輪我們倆表演喔。”
“嗯!”吳配睿眼神也透出興奮。
“小睿小心點。”黃宗儒說。
“知道。”吳配睿對黃宗儒一笑,轉身站到隊伍前方,舉起大刀。
看來這兩人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沈洛年和葉瑋珊對看一眼,微微一笑,但下一瞬間,又不約而同地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情,同時轉開了目光。
“上吧。”賴一心一引槍,往前奔了出去。
眾人向著妖怪迎了出去,卻見到一群頂著鱷魚腦袋的猩猩妖怪,正在廣場蹦跳,一面四面張望,一看到眾人從後方穿出,這群鱷頭猩猩張大有著兩排利齒的巨吻,揮動著滿是毛的長臂,對著領頭的賴一心直撲了過來。
賴一心銀槍挑起,左右一彈,將跑最快的兩只猩猩打翻,他微微一笑,退了一步說:“上吧。”
瑪蓮和吳配睿不等第二句話,兩人同時往前撲了出去,仿佛在比賽一般,一瞬間就砍翻了七、八只猩猩,紅色的鮮血灑滿一地,其他的猩猩一聲怪叫,轉頭便跑,卻看到張志文和侯添良兩人拿著亮晃晃的長劍擋著出口,猩猩們還沒來得及四面逃竄,瑪蓮和吳配睿已經趕上,從後方將猩猩們全部殺光。
打完收工,瑪蓮笑嘻嘻地說:“十二比八,小睿比我少四只。”
吳配睿招式熟練度本就還不如瑪蓮,加上過去大半是結陣攻擊,真有點不習慣這般放手屠殺,所以一開始慢了些許,但她也挺好強,嘟起嘴說:“我下次不會輸的!”
“嘿嘿,那下次來賭點東西如何?”瑪蓮笑說。
“好啊!”吳配睿揚起頭笑說。
“那可得先想好要賭什麼……”瑪蓮得意地說:“賭無敵大吧,輸了他就是我的了。”
“什麼啦!瑪蓮姊!無敵大又不是我的!”吳配睿跳腳叫了起來,一旁黃宗儒也不禁有點尷尬。
“你們別鬧了。”葉瑋珊微笑插話說:“如果城內的妖怪只有這種強度,就不用太擔心了。”
瑪蓮望著地上的猩猩妖怪尸體,突然說:“欸,妖怪的肉能不能吃啊?好幾天沒吃飽,我餓了。”
“哇……”吳配睿驚呼說:“吃妖怪肉?這好惡心耶。”
“有什麼惡心的?又不是吃人肉。”瑪蓮摸摸肚子說:“阿姊餓好幾天了耶,瑋珊,咱們烤個肉吃吧?”瑪蓮食量本來就大,這三天在氣筏上,大家分食那一點點食物,瑪蓮自然不能多吃,一直都是半饑餓狀態,看著肉在眼前,終于忍不住開口,管他是不是妖怪肉?
雖然有個鱷魚頭,但這種猩猩的體態和人類還是挺像,葉瑋珊看著地上的尸體,實在提不起食欲。她苦著臉回頭說:“懷真姊,可以嗎?”
“可以啊,肉就是肉啊。”懷真倒不介意,一面說:“吃妖怪的肉,也會吸收到肉里面蘊含的妖質喔。”
“哇,還有這麼大的好處啊?”瑪蓮詫異地說:“那更要吃多點。”
“瑪蓮。”奇雅突然責怪地拉了瑪蓮一把。
“怎麼?”瑪蓮一愣,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哪兒說錯話了?
一個其他宗派的中年人,終于忍不住開口問:“莫非白宗諸位吸收了更多的妖質?才具有這樣的能力?”
“呃?”瑪蓮終于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當下吐了吐舌頭,有點尷尬地看著葉瑋珊。
這件事情,總門那邊早已經有人知道,也不算秘密,而且現在局勢丕變,妖怪大量出現世間,人類多點高手也是好事……葉瑋珊想了想,點頭說:“沒錯,為了應付變局,我們確實都吸收了更多的妖質。”
一直沒敢和葉瑋珊說話的李宗宗長李歐,聽到這話,忍不住開口說:“不會有壞處嗎?”
葉瑋珊看到他就有氣,但這時也不好翻臉,只冷淡地說:“試試就知道了。”
李歐退開兩步,不過神色卻並不怎麼難看,似乎想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找著李翰低聲商議起來。
“我們若從這些猩猩的身體里面迫出妖質來吸收,豈不是比靠著食用吸收還快?”另外有一人問。
“這些妖怪和妖質已經融合,就像從人體迫出一樣,十分費力。”葉瑋珊說:“如果有時間的話,確實可以這麼做,但現在不大恰當。”
眾人正沉吟的時候,葉瑋珊目光四面一轉說:“這些妖怪很可能是因為聞到了什麼才來的,現在這兒血腥味刺鼻,說不定還會有更多妖怪被氣味引來……”
“正是。”黃宗儒接口說:“我們最好盡快離開這兒。”
“那肉怎麼辦?不要了?”瑪蓮有點失望。
“這……除了瑪蓮以外,還有誰想……吃肉的?”葉瑋珊望向眾人,還記得用英文再問了一次。
沒想到想吃的人還真不少,白宗之外的將近二十個人中,就有一大半舉起了手,至于白宗內,只有張志文、侯添良在瑪蓮威脅下,愁眉苦臉地跟著瑪蓮舉手。
居然有近半的人想吃這種食物?葉瑋珊不禁有點意外,但她轉念一想便已明白,也許有些人真的餓了,不大在意這是什麼肉,但更多人可能是為了妖質才舉手的……這也沒辦法,葉瑋珊輕歎了一口氣說:“這樣吧,砍下一部分帶著,退到海邊烤來吃,之後休息片刻……我們天亮才入城市。”
“太好了。”瑪蓮一聲歡呼,找著喜歡的部位,提刀割肉去了。

上篇:第三章 另外一種生活     下篇:第五章 我要過去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