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轉仙三法  
   
第九章 轉仙三法

葉瑋珊想了想,搖頭說:“應該也不會,影響范圍一廣,可能還有變化。詳細狀況我也猜不出來,但海面會上升就很恐怖了……代表噩盡島已經比過去大了不少,否則不會有這麼明顯的影響。”
沈洛年看了懷真一眼,見她也瞪大眼睛,似乎挺吃驚的,沈洛年只能說:“如果真的在變大,我也沒辦法啊。”
“我們當然沒辦法。”葉瑋珊苦笑說:“但可以提醒住在低地的人往山上遷移。”
“我知道了。”沈洛年點了點頭,心情不禁有點沉重。
“兩個小子來了。”瑪蓮突然往山壁望,果然張志文和侯添良正輕飄飄地沿山壁掠下,兩人身上都背著個大袋子,里面似乎裝滿了吃喝的東西。
“提著食物真不好逃啊。”張志文一面放東西一面說:“一堆人都在找瑋珊。”
葉瑋珊和賴一心相對苦笑,搖頭說:“還好我們先溜了。”
“壽星大概更難跑了。”瑪蓮肚子餓了,翻開食物開始吃喝,一面說:“洛年,你要幫忙保護藍姊啊,等我們到台灣之後,大家再一起來噩盡島。”
聽到這話,沈洛年和懷真不禁對望一眼,沈洛年想了想才說:“我找到藍姊,交代了之後,可能會帶懷真去一趟云南,我有點不放心小露她們。”
眾人沒想到沈洛年不留在台灣,都吃了一驚,瑪蓮剛咬了一大口,望著沈洛年說:“靠,你要去找小露喔?真不要奇雅了啊?”
這話太難聽了,奇雅按捺不住,生氣地說:“你閉嘴!”
“呃,不說了。”瑪蓮也發現自己過分,縮了縮頭,把嘴巴塞滿東西。
“洛年。”葉瑋珊遲疑地說:“聽說青海、四川都有核武基地,尤其四川就在云南北邊,你們……去的時候要小心。”
她們應該沒這麼倒黴吧?沈洛年不禁有點擔心。
眾人正思索著世界變化的時候,奇雅突然開口說:“洛年,以後我們還見得到你們倆嗎?”
沈洛年一驚,這才突然發現,現在世界和過去大不相同,過去的通訊之法都無法使用,世界又是如此遼闊,若不約定後會之期,一別之後……恐怕再也沒機會見面?
奇雅這一問,懷真見沈洛年說不出話來,側頭一笑接口說:“去台灣和云南之後,我和洛年也會去噩盡島。那兒最安全的地方,應該就是島內道息最少的地點,你們到時候可以去那兒生活……我們說不定比你們先到喔。”
對了,那兒不會有強大妖怪接近,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懷真當然會要自己躲過去。沈洛年心中稍安,點頭說:“到時候在那兒碰面。”
眾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氣,相對笑了起來,葉瑋珊微笑說:“從云南去噩盡島的時候,也會經過台灣吧?若到時候我們在那兒,別忘了順道來看看我們。”
“對啊。”賴一心點頭笑說:“不過他們倆飛得快,說不定從云南回到台灣的時候,我們還在海上呢。”
這也對,葉瑋珊輕笑起來,搖頭說:“沒有電話真不方便。”
沈洛年暗暗點頭,過去只覺得電話很麻煩,當真沒了電話,還真不習慣。
“他們倆來了。”懷真抬頭說。
果然吳配睿和黃宗儒正飄身掠下山壁,跟著跳過數公尺寬的海面,飄到船上,侯添良和張志文馬上嚷:“小睿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眾人也紛紛祝福,吳配睿小麥色的臉龐透出一抹紅,有點害羞地低聲說:“謝謝大家。”
“小睿。”葉瑋珊微笑說:“這兩天太忙了,沒時間幫你准備生日禮物,不要見怪喔。”
“不會啦。”吳配睿猛搖頭,頓了頓才說:“大家還記得,我已經……很高興了,我從沒有這樣度過生日……”
“其實只有洛年記得啦。”瑪蓮看吳配睿紅著臉看了沈洛年一眼,嘖嘖說:“別看洛年老是臭著張臉,挺知道怎麼哄女孩子,你們幾個要學啊。”她一面對著黃宗儒等三人指指點點。
“那阿姊你哪天生日啊?”張志文笑問:“我會准備禮物的。”
“臭蚊子!”瑪蓮板起臉,瞪了張志文一眼說:“你再惹我,阿姊要翻臉了。”
“那我就當每天都是阿姊生日好了。”張志文從包裹中掏出一片肉干送上笑說:“阿姊也生日快樂,請用、請用。”
瑪蓮咬牙片刻,終于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一把將食物搶過,笑罵說:“死纏爛打的臭蚊子!食物放下,人給我滾遠點。”
張志文跳開兩步,對著吳配睿嚷:“小壽星!”
“怎麼?蚊子哥。”吳配睿有點靦腆地微笑問。
“媽啊!”張志文看著吳配睿的笑容,張大嘴嚷:“今天的小睿笑咪咪的好迷人呀。”
“討厭啦!”吳配睿咬著唇頓足。
“好啦,不開玩笑。”張志文笑說:“雖然沒禮物也沒蛋糕,許個願吧?”
“對,許願、許願。”侯添良跟著起哄,黃宗儒也笑著點頭。
“不要了啦。”吳配睿紅著臉搖頭。
“許個願沒關系。”葉瑋珊也輕笑說:“難得啊。”
賴一心也微笑說:“許願很好啊。”
吳配睿眼看眾人都這麼說,她想了想,抿嘴一笑說:“那……我希望大家關心的人,都能順利度過這次的難關,不會有事。”
這一瞬間,眾人都沉默下來,想起自己還在台灣的親友,不禁都有點擔心。沉默了片刻,瑪蓮拍拍手,大聲嚷:“好,說第二個願望!”
“還要說啊?”吳配睿一愣。
“當然,要許三個願望。”瑪蓮笑說:“最後一個不要對大家說,只告訴阿姊就好了。”
“哪有這樣的?”吳配睿嘟嘴說:“我記得最後一個誰都不能說。”
瑪蓮見吳配睿沒上當,哈哈大笑說:“可別許願要贏過阿姊,阿姊不會讓你得逞的。”
吳配睿咬著唇笑,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仍忍不住說:“我不會一直輸的。”
“好啦。”瑪蓮說:“那第二個願望呢?”
“我希望……”吳配睿四面望望大家,低聲說:“我希望大家能永遠在一起。”
這個有點孩子氣的願望,再度讓人沉默下來,不過卻不像剛剛那樣沉重,而是有點好笑,又不好意思笑出聲來……永遠在一起這種想法,確實太虛無飄渺了,而今日剛滿十五歲的吳配睿,畢竟還頗孩子氣,才會許下這樣的願望。
張志文想想突然笑說:“洛年,小睿許願了耶,你和懷真姊不能走了。”
沈洛年一愣,還沒回答,吳配睿已經嚷:“我不是這意思啦……”
“不然呢?”張志文笑說。
“就是……”吳配睿看了沈洛年一眼,又望望大家,緩緩說:“也許有時候會分開,但是最後還是會在一起就好了,不是不能離開一下啦。”
“永遠都要在一起啊。”瑪蓮懶洋洋地說:“那以後瑋珊和一心生孩子,小睿你幫忙帶喔,阿姊討厭帶小孩。”
吳配睿還沒反應過來,葉瑋珊已經紅了臉,頓足說:“瑪蓮!”
吳配睿見狀嘻嘻一笑說:“可以啊,我喜歡帶小孩,一心哥你們要生幾個?”
“不知道耶。”賴一心呵呵笑說:“要問瑋珊。”
“問你的頭啦!”葉瑋珊臉漲得通紅,推了賴一心一把,回頭對吳配睿啐說:“喜歡帶小孩不會自己生?”
“對啊、對啊。”瑪蓮笑說:“小睿准備跟誰生?”
吳配睿一愣,紅著臉直搖頭,瑪蓮身旁的奇雅見狀輕聲說:“節制點,玩笑別開過頭。”
瑪蓮吐吐舌頭,一轉話題說:“那許第三個願望吧。”
吳配睿點點頭,看了看大家,低下頭閉目片刻,這才張開眼說:“好了。”
“大家吃喝吧!”張志文一嚷,和侯添良分配起食物飲料,雖然這時候也沒什麼精美菜肴可吃,不過總歸是難得的休閑時光,大家一面聊天一面吃喝,也是十分開心。
過了片刻,和賴一心坐在一起的葉瑋珊,突然對奇雅和黃宗儒招了招手,施了個眼色,兩人見狀走近,和葉瑋珊、賴一心聚在一起,四人圍成一個圈,葉瑋珊這才低聲說:“這幾天很多人要拜入白宗,你們倆覺得呢?”
奇雅和黃宗儒對看一眼,奇雅低聲說:“你打算收李翰嗎?”
葉瑋珊點點頭說:“現在妖質不容易取得,如果不收他,我們確實沒有這麼多妖質收旁人……不過這不是收他的主要原因。”
“喔?”奇雅說。
“妖質不夠,可以慢慢萃取收集,頂多是收人的速度變慢……”葉瑋珊苦笑說:“但如果我們願意收人,不收李翰,似乎說不過去?”
“這倒也是。”黃宗儒點頭說:“他人不錯,也沒什麼不妥的地方,又是同鄉。”
“嗯。”奇雅說:“我沒什麼意見,不過人若收多,管理上就辛苦。”
“這可以量力而為,別一下收太多就好。”葉瑋珊歎口氣說:“我煩惱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怎麼?”奇雅和黃宗儒對視一眼。
“洛年之鏡啊。”葉瑋珊低聲說。
奇雅和黃宗儒同時醒悟,眾人具有如此能力,除了不斷吸收妖質之外,還多虧了有那作弊般的“洛年之鏡”,雖說因為懷真的解釋,不用擔心其他人吸收大量妖質之後會死亡,但表現出來的能力還是會有差異。
到時候,要如何解釋能力差異的原因?若不解釋,別人只會以為白宗藏私,若解釋,且不說洛年之鏡未必能再制,說不定還會有人起了貪心,產生困擾……
想到這兒,黃宗儒馬上說:“這秘密絕不能說出去。”
“不能說嗎?”葉瑋珊有點遲疑:“那該怎麼解釋?”
“人心難測。”黃宗儒沉聲說:“這消息傳出去,說不定會有殺身之禍啊,別忘了那個火箭炮,還不知道誰轟的呢!”
葉瑋珊一怔,卻見奇雅也點頭說:“我同意宗儒的話,最好守密。”
“也許還可以再制呢?”葉瑋珊想起剛剛有關噩盡島的推論。
“就算找得到息壤……”黃宗儒頓了頓說:“那鏡子只有洛年會做,請洛年為我們做一、二十個還好,但要他做幾百個,甚至上千個……”
黃宗儒說到這兒,葉瑋珊和奇雅都一起搖頭,誰都知道沈洛年的脾氣,若告訴他得做這麼多個,會答應才有鬼。
“我就是想和你們討論這問題。”葉瑋珊歎口氣說:“這問題不解決,如何能收徒?對方若覺得我們藏私,不會有向心力的。”
三人沉默下來,一直沒說話的賴一心笑著說:“不然就說實話啊,說實話最輕松了。”
“能說實話,誰想說謊?”葉瑋珊歎了一口氣:“萬一有人要搶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賴一心說:“誰來搶就打退他。”
“萬一來陰的呢?”葉瑋珊嗔說。
賴一心一怔,倒也說不出話來。
“瑋珊。”奇雅說:“要不要問問懷真姊?”
“也好,懷真姊見識比我們豐富很多。”葉瑋珊轉頭一看,懷真正和其他人聚在一起笑鬧,沈洛年也站在一旁,四人對視一眼,起身走了過去。
“懷真姊,我有個問題想請教。”葉瑋珊走近問。
“喔?說呀。”懷真笑說。
“大家一起聽。”葉瑋珊讓眾人集中注意力,把剛剛的問題簡述了一下,這才說:“不知道懷真姊有沒有什麼建議?”
“原來是這種問題啊……”懷真沉吟了一下笑說:“你們知道吸取妖質過量會減短壽命的原因嗎?”
“不就是道息不足嗎?”葉瑋珊說。
“不是喔。”懷真笑說:“就算是強大的妖怪,到了沒有道息的地方,只是會很難過而已,說要死還沒這麼簡單呢。”
眾人一愣,賴一心首先詫異地說:“所以不會死喔?”
“也不是。”懷真說:“人類吸收太多妖質後,在道息不足的地方容易因為衰弱而死,那是仙化的程度不夠,也就是體內妖質含量太少了,只要吸得夠多,體質完全仙化,雖然還是會受影響,卻不至于影響壽命。”
“嘎?”眾人都吃了一驚,原來只要吸得更多,就又會沒事了。
不過沈洛年可知道,懷真口中的仙化其實就是妖化,他插口說:“完全仙化沒缺點嗎?”
“有喔。”懷真笑說:“若有一天,仙界和人間再度分開,完全仙化的人,只能跟著去仙界睡覺喔,沒有道息太久還是會受不了的。”
眾人又吃了一驚,張志文詫異地說:“世界有一天會恢複原狀嗎?又可以用電?什麼時候?”
“會啊。”懷真說:“最快也要幾千年吧,不一定。”
幾千年……?眾人又都沒勁了,葉瑋珊頓了頓才說:“那……也就是說,要收門徒的話,就要讓人吸收大量妖質,完全仙化,才不會死啰?可是現在妖質不容易找呢。”
“要是有妖質,我建議你們自己先吸納,別浪費在徒弟身上。”懷真說:“至少要吸到全身內外充滿炁息,再無內聚外發之分,那才不怕因道息不足而傷身,否則萬一有天洛年之鏡壞了怎辦?”
這倒不可不防,葉瑋珊皺眉說:“那就是不能收徒啰?而且我們還要想辦法取得更多妖質……”
“收徒可以用別的辦法啊。”懷真望望眾人,抿嘴一笑說:“我把引仙的法門教你們吧。”
“引仙?”眾人一怔,望著懷真。
“把妖怪化入人體中的辦法。”懷真說:“轉仙三法中的第二種法門。”
“轉仙三法?”瑪蓮詫異地說:“怎不用排第一的?第三的又是哪一種?”
“轉仙三法——換靈、引仙、易質,其中以‘換靈’為首。”懷真瞄了沈洛年一眼,一面笑說:“這要有非常強大的妖仙、神靈或神獸願意協助,才可能辦到,一般人辦不到的……至于最後一種法門‘易質’,就是你們所說的‘變體’。”
“嘎?”張志文跳起來說:“我們的辦法是最差的啊?”
“不是這麼說。”懷真笑說:“只不過這種方法,除了要靠大量妖質之外,另外一個缺點就是有一定的失敗率,還好你們都成功了。”
“哪一種辦法最好?”張志文忙問。
“這我就不知道啰。”懷真笑說:“不過如果單純引仙的話,只需要一點點妖質就可以了,完成後身體會逐漸仙化,不會因為缺乏道息而死。”
“那怎麼引呀?”吳配睿好奇地問。
“這個嘛……”懷真一笑站起說:“法門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我教瑋珊吧,讓她斟酌讓誰學,瑋珊跟我來。”
“喔?”葉瑋珊微微一愣,跟著站起。
“洛年。”懷真回頭說:“等我和瑋珊回來,我們就走了吧?”
沈洛年一怔,點點頭說:“好。”
“瑋珊,走吧。”懷真回頭一笑,領著葉瑋珊往岸上飄,葉瑋珊看了沈洛年一眼,轉身飄起,隨著懷真去了。
“不等天亮才走啊?”賴一心詫異地說。
“懷真說沒影響。”沈洛年搖搖頭說:“是她帶著我飛,我飛不快。”
眾人望著洛年,都有點說不出話來。一陣沉默中,吳配睿突然嘟著嘴,扭捏地說:“一定要在我生日這天走嗎?明天再走吧?”
沈洛年好笑地說:“就因為你生日,才留下到今天的。”
吳配睿無言以對,只好癟著嘴生悶氣。
“別讓洛年為難了。”黃宗儒安慰說:“以後還會見面的啊。”
“對啊。”張志文笑說:“你今天生日耶,洛年都為了你留下了,不可以生氣。”
“小睿,洛年答應了會來噩盡島找我們啦。”瑪蓮拍拍小睿的肩膀說。
“那要多久?”吳配睿望著沈洛年。
“不知道。”沈洛年搖頭說:“說不定比你們還快到噩盡島。”
“喔。”吳配睿望著沈洛年,紅著眼睛說:“一定要來喔。”
“干嘛這麼依依不舍啊?”瑪蓮詫異地說:“洛年什麼時候把你也拐到手了嗎?”
“沒有啦!”吳配睿紅著臉跳腳說:“瑪蓮姊亂講!”
“沒有最好。”瑪蓮指指點點地說:“這男人打算去找小露喔。”
吳配睿剛剛沒聽到這件事,一聽之下睜大眼睛,有點興奮地說:“真的嗎?決定了嗎?選小露嗎?”
“決定個屁。”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洛年好凶。”吳配睿扮個鬼臉說:“祝你一輩子娶不到老婆。”
沈洛年倒也不生氣,只笑哼了一聲。
“我有個問題。”賴一心突然說。
眾人轉過頭,看著賴一心,只見賴一心笑著說:“小睿對大家都很有禮貌,每個人的名字後面都會加哥或姊,為什麼只有洛年例外啊?”
對喔!眾人突然察覺此事,每個人都詫異地望著兩人。
沈洛年首先一攤手說:“我不知道。”
眾人目光轉向吳配睿,卻見她似笑非笑的,頓了好半天才說:“沒什麼啦。”
“不行,快招。”瑪蓮拍掌說:“難道早有奸情?聽說很久以前你們約會過?”
“不是啦!”吳配睿紅著臉,頓了頓才望著沈洛年說:“……你不可以生氣喔。”
“不行。”沈洛年瞄了吳配睿一眼,不買帳地說:“我要生氣。”
“哎呀!討厭。”吳配睿憋了半天才說:“因為剛認識的時候洛年很凶,每次都罵我,我很生氣就不想叫他洛年哥啊,後來就習慣了。”
這話一說,眾人都笑了起來,瑪蓮更是抱著肚子大笑說:“原來洛年對小睿這麼壞喔?”
“對啊。”吳配睿在眾人笑聲中,委屈地說:“他好凶喔,好幾次罵到人家哭。”
有嗎?這麼久的事情,沈洛年倒有點不記得了,只好搖搖頭不吭聲。
眾人笑了好片刻,吳配睿見狀又有些不安,頓了頓又有點害羞地說:“不過……後來我也發現,洛年雖然凶,其實人不錯啦,幫了我很多忙……要不是他,我也不會認識大家,我很感激他,就像……就像救了我一樣。”
眾人臉上都露出微笑,這不是感到趣味的嘻笑,而是一種溫暖溫馨的感覺,沈洛年伸手揉揉吳配睿的頭說:“說得太誇張了,這是你自己爭取的……嗯,我似乎該走了。”
眾人一怔,轉過頭,卻見懷真正飄然落下,站在沈洛年身旁,不遠處,葉瑋珊也正掠過湖面往這兒飄,看她臉上似乎帶著點驚訝。
“這麼快?”奇雅說。
“瑋珊很聰明,學很快。”懷真微笑說:“還有什麼要交代洛年的嗎?”
眾人彼此對望了望,黃宗儒突然開口說:“既然你們要先去,那個……如果方便的話,可以去我家看看嗎?我爸媽和我弟……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可以嗎?”侯添良被這一言提醒,忙叫:“我爸媽也麻煩一下,我老爸是警察,干!說不定還活著。”
“還有我家!”張志文也連忙舉手:“我爸媽和一個哥哥。”
“可以啊。”沈洛年說:“你們把他們姓名和地址留一下,最好有地圖……不過沒炁息,不知道好不好找喔。”
眾人也心中有數,若市區房子像檀香山一樣被妖怪拆毀,那幾乎不可能找到人,但至少是盡人事,否則等一個月之後才去找,更找不到。
沈洛年見黃宗儒等人忙著到船艙內找紙筆,目光轉過,看奇雅和瑪蓮無動于衷,心想她們沒有親人,大概也沒什麼要交代的,轉頭望向賴一心,卻見賴一心笑著說:“我家和宗門很近,藍姊該會照顧我媽。”
“還是寫一下吧?”正寫的張志文在一旁嚷:“說不定天下大亂,藍姊他們沒法分身呢?”
賴一心歪著頭想了想,點頭說:“也好。”
“那……”沈洛年轉頭說:“小睿呢?”
“我不用了。”吳配睿低著頭說。
“怎麼?”沈洛年有點意外,走近兩步低聲問。
“反正我不用。”吳配睿低聲說:“別問了。”
“你沒事吧?”沈洛年皺起眉頭。
“沒事。”吳配睿想了想說:“但是不用管我家……我回去再自己去看。”
這算什麼邏輯?沈洛年突然想起白玄藍離開前似乎也提過類似的問題,但吳配睿就算和家中有心結,也不該決絕到這種地步吧?連死活都不在乎?
過沒多久,賴一心拿著紙條過來,沈洛年把紙條塞入葉瑋珊的信封,收入腰包,又問了吳配睿一次:“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吳配睿表情透出一股堅定的氣味說:“謝謝。”
那就不勉強了,管人家家事干嘛?沈洛年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到了葉瑋珊臉上,兩人目光一對,突然心意相通,同時微笑輕喟。沈洛年心里有數,這女孩在自己心中,也許一直會具有特殊的地位,但這份感情終究會漸漸淡了,她此時透出的那股氣息,莫非也是同樣的感受?
“洛年?”懷真提起准備好的糧水,輕喚了一聲。
“好,走吧。”沈洛年對眾人揮手:“再見。”
“洛年、懷真姊,再見!”眾人一起揮手,望著緩緩向西方飄飛的沈洛年和懷真,兩人飛出了近百公尺,只見他們最後再揮了一次手,身子從直飛轉為橫飛,隨即速度突然加快,往遙遠的西方大海快速飛掠,過沒多久,只剩下一個小點。
直到看不到兩人,眾人都還有點不真實的感覺,遠遠望著西方那閃著波光的海洋,誰都沒說話。
過了好片刻,瑪蓮才用力一拍手說:“好啦,總會再見面的!那兩個怪胎超厲害,不會有事的。”
眾人回過頭,彼此互望,都不禁莞爾,吳配睿卻有點不滿了,嘟嘴說:“阿姊怎麼說人家是怪胎?”
“還不是怪胎嗎?”瑪蓮搖頭說:“這兩個人沒炁耶,到底靠什麼飛的啊?他們身體里面有噴射引擎嗎?”
張志文接口說:“那豈不是靠放屁推動了?”
眾人都笑了出來,賴一心笑著說:“過去老靠洛年和懷真姊救命,以後可不行了,我們得努力點,下次和他們倆見面,可不能像現在一樣差勁。”
“對,我需要更多的妖質!”瑪蓮說:“我們要不要開始從大點的妖怪身上提煉妖質啊?瑋珊和奇雅現在很忙,我們不知道能不能自己提煉……”
“對了,還有引仙呢?瑋珊。”張志文突然想起,忙說:“要試試嗎?會不會變強?”
葉瑋珊回過神,沉吟說:“我和一心商量看看好了,懷真姊雖然說是‘引仙’,但那法門似乎像是典籍中記載的失傳變體法門——‘入妖’,知道訣竅之後倒不算太難,不過那方法似乎有時效性,傳說中的入妖並沒這種限制,方法是……”
“瑋珊,等等!有時效性?”黃宗儒突然打斷了葉瑋珊的話。
“是啊,似乎只有數年的時間,怎麼?”葉瑋珊一怔。
“這樣的話,你會就好了。”黃宗儒說:“難怪懷真姊特別叫走你。”
葉瑋珊一怔,明白了黃宗儒的意思,她有些遲疑地說:“大家都是自己人,這……”
“這樣想是很好。”黃宗儒笑說:“但暫時還是你會就好了,萬一真有需要,再找人幫忙。”
“嗯……”葉瑋珊點頭說:“我懂了。”
“可是我不懂!”瑪蓮瞪眼說:“無敵大打什麼啞謎?”
“呃。”黃宗儒尷尬地笑說:“阿姊,這個……”
“別問了。”奇雅也明白了,拉了瑪蓮一把說:“暫時讓瑋珊會就好了。”
“我沒要學啊。”瑪蓮嘟囔說:“只是想聽懂而已啊,每次都說我笨!又不教我!”
瑪蓮這麼一說,奇雅又好氣又好笑正不知該怎麼解釋,葉瑋珊開口說:“我來說明吧。”
其實不只是瑪蓮,大多的人都沒搞懂黃宗儒的意思,眾人目光轉過去,只聽葉瑋珊緩緩說:“在妖質不足的時候,這方法仍可以有效地產生戰斗人員,未來只有這種人才具備抵抗妖怪的能力……既然有時效性的話……”
“啊!”張志文搶著說:“想成為強者,就不能得罪瑋珊,只能乖乖聽話。”
“這麼說也行。”葉瑋珊說:“總而言之,只有我會的話,算是一種箝制的手段,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
“我也不喜歡。”瑪蓮皺眉說:“有人敢不聽話就打到他聽話!干嘛用這種招數?”
“照你的做法,反而會引起沖突。”奇雅說:“不如防范于未然。”
“這樣啊?”既然奇雅開口,瑪蓮雖然不滿意,也就不多說了。
“所以剛剛懷真姊才只告訴瑋珊姊嗎?”吳配睿好奇地問黃宗儒。
“我是這樣認為的。”黃宗儒說:“若是我,也會這麼做。”
“因為你比較賊吧?我還以為你挺老實呢。”瑪蓮把悶氣轉到黃宗儒身上,皺眉說:“以後叫你‘無敵賊’。”
黃宗儒聽了也只好苦笑。
“聽懷真姊說,這方法收效速度比變體快很多,只要幾日的時間就可以完成,不像變體要幾個月時間,這是一大優點。”葉瑋珊對眾人說:“但關于白宗未來要不要用這方法收徒,還是等回台灣找到舅媽、舅舅,問過他們兩位長輩之後再決定。”
這話倒是正理,雖然現在的宗長是葉瑋珊,白玄藍畢竟還在,眾人本來就要回台灣,先問一下也是應該的。
◇◇◇◇
那端葉瑋珊正和眾人談論“引仙”之術,沈洛年和懷真越飛越遠,很快就看不見夏威夷群島。在懷真半威脅半懇求的情況下,沈洛年又開始幫懷真抓搔著背後,懷真好幾天沒被這樣伺候,舒服得亂飛,一下子差點沖到海里,沈洛年當下翻臉抽手,不肯再抓。
兩人鬧了片刻,懷真見沈洛年堅持不抓,也只好罷了,她想了想,突然說:“你怎麼都沒問引仙之術?”
“和我有關嗎?”沈洛年轉過頭詫異地說。
“你不能變體引炁,說不定可以引仙啊?”懷真笑說。
沈洛年看了懷真兩眼,哼聲說:“又騙人,我也不能引仙吧?”
“可惡,不能騙你!真無聊。”懷真皺鼻子說:“你體內道息充沛,妖體融入你體內就化掉了,當然不行。”
“那還說這干嘛?”沈洛年說。
“我幫瑋珊解決這麼一個大問題,你不謝謝我?”懷真湊近說。
“關我屁事?”沈洛年說:“你自己要幫的。”
“你這沒禮貌的臭小子,滿嘴是屁,說話真是越來越難聽。”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我是怕你放心不下,以後又想去找他們,現在她學到那法門,只要別去惹強大的妖怪,自然能收一堆徒弟活得快快樂樂。”
沈洛年本來沒理會,想想突然覺得不對,詫異地說:“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懷真不知道沈洛年問哪一部分。
“什麼叫作‘以後又想去找他們’?”沈洛年望著懷真說。
懷真眨眨眼說:“就是以後不要去找他們了呀。”
“不是說我們會去噩盡島?”沈洛年詫異地說。
“對啊。”
“不是也叫他們去那兒?”沈洛年又問。
“對啊。”
“那到底是怎樣?”沈洛年皺眉問。
“我叫他們去最安全的地方,不代表我們也去那兒呀。”懷真得意地笑說:“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閃遠點比較好。”
這代表自己從此再也見不到他們了嗎?沈洛年瞥了懷真一眼說:“萬一我想見他們呢?”
“你答應我和白宗拆伙的,不是嗎?”懷真瞪眼說。
倒忘了這件事……其實離開了也好,生活會單純許多,沈洛年想了想說:“隨便你吧,但又何必拐著彎騙他們?”
“不然當時要怎麼回答?”懷真嘟嘴說。
“不知道。”沈洛年望著天上星光,不再言語。
懷真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說了,提高了速度,一路往遙遠的西方飛去。

上篇:第八章 白宗要收人嗎?     下篇:第十章 你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