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真有神喔?  
   
第二章 真有神喔?

“我也搞不清楚。”沈洛年聳肩說:“只有麟犼的話我聽得懂,好像是因為待在家里有點無聊,跟著我跑出來。”
“跟著你跑出來?”懷真詫異地說:“怪了,麟犼很少離開家才對。”
“大概因為他們離開家以後,不可以隨便主動找人打架。”沈洛年說。
麟犼一向很少離開盤踞地,和別的妖怪也幾乎不大往來,這事懷真也是初次聽聞,她有點意外地說:“原來如此……”
“至于老虎似乎想跟我玩,可是不知道要玩啥。”沈洛年指著窮奇和畢方說:“那只笨鳥則是一直想宰了我。”
懷真皺眉看了半天,見那三妖獸翻來打去,大多數時間,都是畢方和窮奇聯手對付麟犼,而且稍占上風,但若是逼開了麟犼,畢方和窮奇又會互相咬上兩口,麟犼這時候馬上趁虛而入,又打得兩方不得不聯手應付,這樣不斷循環,簡直是沒完沒了。
他們怎麼打,沈洛年倒不介意,都打死光了也和自己無關,他一面對懷真快速地解釋了一下台灣的現狀,一面說:“我這樣找叔叔似乎不是辦法,連他是不是在台灣都不知道,你覺得呢?”
“也只是盡人事而已,找不到就直接去云南吧。”懷真指指那邊說:“你一走,他們就會跟來嗎?”
“大概吧,”沈洛年說:“剛剛是這樣。”
懷真皺眉頭說:“帶著這些小朋友,萬一發生什麼事情,他家大人怪罪怎辦?”
“他們自己跟來的,怎麼怪我?”沈洛年攤手說。
“看來是避不掉了。”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本想躲掉這幾個小麻煩,但這樣面對面碰上,不理實在說不過去。”
“什麼意思?”沈洛年不明白。
“麟犼也罷了,另外兩個小鬼的上幾代長輩,我都有點交情。”懷真低聲說:“現在他們孩子偷偷跑來這兒,我這做長輩的遇到了,能不理會嗎?”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好笑地說:“萬一沒遇到,你就不管啊?”
“當然,你的事情已經夠我擔心了!”懷真瞪眼:“而且有多少人能奈何這兩個小鬼?就算可以,難道不看他們長輩面子?”
“那就別管啊。”沈洛年說。
“算了,我看看該怎麼辦……”懷真望著那端,搖了搖頭說:“就算讓他們跟著走,老這樣打也不是辦法……能不能叫那個小麟犼停手?”
“我叫嗎?”沈洛年意外地問。
“不然誰叫?”懷真無奈地說:“都是跟著你來的。”
也是……沈洛年往前走一步,還沒開口,畢方突然一轉頭,又是一股火焰噴了過來,還好沈洛年早已有心理准備,畢方還沒轉頭,他就感覺到那鳥一肚子殺意正關注著自己,對方口還沒張,他已經先一步閃開老遠。
但這一下倒是把懷真嚇了一大跳,連忙沖到沈洛年身旁護駕。
懷真平常挺好說話,但是想殺沈洛年就等于要她命,這沒得商量,她正舉起手打算翻臉,但畢方這一下似乎也惹惱了窮奇,他突然仰天長嘯,虎嘯聲隨風揚起,一股怒意沖出,他猛然一撲,先把麟犼用力推開,跟著對麟犼和畢方各大吼一聲,聲音遠遠震了出去。
麟犼本來還要再往上撲,卻被窮奇這一吼鎮住,不禁停下腳步。
窮奇不再理會麟犼,一轉頭對著畢方一連串怪吼,畢方這下也“嗶嗶”叫個不停,兩方又吵了起來。
“怎麼了?”沈洛年低聲問。
“小窮奇生氣了,說不玩了,他罵小畢方為什麼老找你麻煩……”懷真也低聲說:“我跟你說過,你搶小畢方的玩伴,小畢方會生氣的,難怪對你噴火。”
“那大頭虎自己湊上來,這也怪我?”沈洛年沒好氣地說:“這只噴火鳥未免太愛遷怒。”
“畢方小時候都這副臭德性,不然怎會和怪脾氣的窮奇黏在一起?”懷真看麟犼正好奇地湊了過來,轉頭一笑說:“嗨,小麟犼。”
“你不是人,你是妖仙!”麟犼鼻孔嗅了嗅,瞪大眼睛,又驚又喜地說。
“嗯。”懷真微笑說:“我是仙狐,道號懷真。”
“哇!我第一次看到媽媽以外的大妖仙,你一定很厲害……啊……”麟犼突然想起沈洛年的話,上下看著懷真說:“這人說你受傷了,不能和人打架,真的嗎?”
“對啊。”沒想到麟犼離開家之後,還真的挺講道理,懷真對這一支妖族不熟,本來還有點擔心不好應付,見狀松了一口氣,笑說:“我正在養傷,別找我打架,會好更慢的。”
“噢。”麟犼看了沈洛年一眼,好奇地說:“這人身上有種怪味,那是什麼?”
“臭臭的嗎?沒洗澡吧?”懷真當然不說老實話,只笑著看了沈洛年一眼。
“不是臭味,很怪……”麟犼一轉念,又望著正吵架的窮奇那邊喊:“別吵了,我們繼續打!”不過那兩只正像斗雞一樣怒目對視,誰也沒理會麟犼。
“這樣打有什麼意思?”懷真輕笑說:“你打不過他們倆,對吧?”
麟犼有點尷尬,足部頓地說:“打不過也要打,麟犼不對敵人認輸!”
“他們不是敵人啊。”懷真說:“又沒侵犯你家。”
麟犼一愣,過去他倒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這時倒有點失措,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對。
“彼此沒有仇恨,只算印證。”懷真已經掌握到了麟犼的個性,笑著說:“只要分了勝負,就不該糾纏不休,除非你找到了致勝的方法,才能再次找人家挑戰。”
“喔?”麟犼大感興趣,上下晃著腦袋說:“怎樣才能找到?”
“這就要自己去想啦。”懷真說:“想想媽媽都怎麼教你戰斗的,也許有用喔。”
“唔……”麟犼沉默下來,認真思索著。
懷真這樣處理也好,免得這只笨馬一直找那兩只打架,吵都吵死了……沈洛年目光一轉,看向另外一面,這才發現,窮奇和畢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吵完了,兩方又撲在一起翻滾,不過現在看起來不像打架,反而像在笑鬧,果然是孩子,吵架沒五分鍾又玩在一起。
滾著滾著,窮奇望見沈洛年詫異的目光,突然蹦了起來,對畢方低吼了兩聲,畢方不甘不願地“嗶”了兩聲,似乎還是不大高興。
窮奇卻已經奔了過來,湊著沈洛年磨他那顆大頭,沈洛年看畢方只遠遠站著不開心,似乎沒打算過來噴火,也就伸手揉抓窮奇的脖子和頭頂的毛皮,應付一下。
“咦?”懷真忍不住瞪眼說:“臭洛年!我要你抓抓,你都不大甘願,對小窮奇倒是挺自動的?”
“他這模樣挺可愛的啊。”沈洛年哼說:“誰教你變成女人?抱著你抓能看嗎?”
窮奇聽著兩人對話,突然對著懷真低吼了一聲,似乎帶著三分敵意。
“小丫頭沒大沒小。”懷真白了窮奇一眼,走近叉腰說:“你曾祖母應該是山琅吧?她可都叫我姊姊,你這小鬼毛都沒長齊,敢吼我?”
窮奇一呆,歪著頭看著懷真,倒不敢繼續吼了。
小丫頭?沈洛年倒是微微一愣,揉著窮奇的頭,訝異地說:“原來是只小母老虎。”
“何止這只,這三個小鬼都是。”懷真說:“我們這種小家族的仙獸妖族,每一代都是雌性。”
“嘎?”難怪麟犼只提過“媽媽”,沒提過“爸爸”,沈洛年不禁詫異地說:“沒公的怎麼繁殖?”
“仙獸產生下一代,不一定需要雄性。”懷真抿嘴一笑,目光轉向窮奇說:“小丫頭,不想說話嗎?這笨人類只聽得懂人話,你們該學會了吧?。”
“吼。”窮奇低吼了一聲,搖了搖頭,似乎並不介意不能說人話,只顧黏著沈洛年磨蹭。
“嗶!比比嗶——鄙嗶嗶嗶鼻比!”站在一旁有點不開心的畢方,突然張開翅膀叫了一串。
“反而是你想說人話?啊!你祖母是羽青吧?當年還對云陽胡鬧,一轉眼孫女都這麼大了……對了。”懷真望著畢方,突然手一揮,掌上炸起一片青光,轟地一聲在半空中爆出一團小落雷,她這才沉著臉說:“洛年是我朋友,不准再對他動手,否則我幫羽彩妹妹打你屁股。”
看到懷真能操弄雷術,三小獸都微微一驚,能操弄雷術已經代表了實力,能把雷術運用得這麼小,這更代表著不知鑽研多少歲月的高妙術法技巧,三小雖然年紀尚小經驗不豐,但畢竟家學淵源,懂得雷術的含意,這下看著懷真的神色都多了幾分敬畏。
而“羽彩”本是小畢方曾祖母的名字,她聽到自己長輩被人家叫作妹妹,似乎更有點驚疑,忍不住往後跳了半步。
“和羽彩也有好幾千年沒見了,不過你們在仙界休眠,應該不覺得時間過了這麼久……”懷真只凶了幾秒,很快又露出笑容說:“想變形,這兒剛好有個好范本……你先把足量的妖炁凝聚在頭部,看著小麟犼的頭形存念,妖炁和肉體融合變形的時候,會有點不舒服,一次不成功沒關系,存夠妖炁再試,多試幾次就會成功了。”
“嗶!”畢方彙聚了大量妖炁,在頭部凝結著,只見她頭型稍微浮動變異,但隨即又變回原狀,似乎並不容易。
沈洛年看畢方試了幾次一直失敗,似乎越來越怒,而越怒又失敗得越快,于是拍拍窮奇的頭說:“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嗎?去幫她加油啊,一起變也不錯。”
窮奇望了望沈洛年,回頭走近畢方身旁,低吼了一聲,跟著把妖炁也集中到頭部,學著畢方變形,當然這沒這麼簡單,窮奇很快就妖炁一亂,也失敗了。
畢方一看窮奇走近,怒氣倒是消失大半,當下兩只臉對著臉,一起再度嘗試變形,失敗了幾次之後,畢方原本的鶴頭,終于緩緩地變為特別細長的小型龍頭,畢方眼睛往下瞄,看著自己穩定下來的狹長龍形嘴,高興得蹦了起來,張開口說:“好……好了!嗶!”
窮奇似乎也不想認輸,下次變形特別堅持頗長的時間,一直不願放棄,終于凝定成一個寬口吻短的大龍首形狀。
“成功了耶。”懷真鼓掌說:“兩個都好厲害,以後可以嘗試變人臉。”
“人臉,不、要!人……壞、破、爛!”畢方聲音頗尖銳,雖然變成龍首,但眼神不變,看著沈洛年的時候依然是滿臉厭惡。
窮奇變好了之後,也不開口,又跑去磨蹭沈洛年,但她蹭了幾下,似乎覺得有點怪異,伸足抓了抓自己腦袋,原來龍首上面不是軟軟的毛皮,磨起來似乎沒有原來舒服。
“咦!變好了,好好玩。”麟犼看畢方和窮奇都變形成功,出現一個和自己頗相似的腦袋,詫異地叫了起來。
“好啦。”懷真一拍手說:“三個小鬼打架歸打架,要做好朋友啊,你們應該都還沒有道號吧?”
三個大小不同的龍頭互相看了看,麟犼先點了點頭,畢方才微微點頭,窮奇則是想了想,又去磨著沈洛年,沒有反應。
“我想也是,都是偷溜來的對吧?”懷真好笑地說:“離家之後,就要有道號才方便和外人接觸……要我幫你們取嗎?我還算有這資格。”
“你……懷真……奶奶?”畢方試探地叫。
“叫姊姊!”懷真瞪眼說:“畢方、窮奇兩族每代都叫我姊姊,不准破例!”
“懷真……姊……姊。”畢方畢竟第一次說人語,很不流暢說:“道號……資格……妖仙……天仙……”
“對啦,我不只是妖仙,好久好久以前就入天仙了。”懷真嘻嘻笑說:“我說有資格就是有資格。”
這話一說,三只小妖獸都露出了驚佩的表情,連只顧著磨蹭的窮奇都停了停,似乎有點意外。
“哇!你……懷真姊姊是天仙?”麟犼大驚:“那怎麼還會受傷?”
“被他害的。”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從仙界散去仙炁硬擠過來,現在只剩道術了。”
沈洛年摸摸鼻子不敢吭聲,卻不知天仙和妖仙又差在哪兒?
“他害的?”畢方瞪著沈洛年說:“殺……殺掉!”
“吼!”窮奇雖然變了龍頭,還是不說人話,只對畢方吼了一聲,用那巨大的虎爪拍了拍地面。
“為什麼要從仙界擠過來?”這是麟犼問的。
“我就是為了救洛年才擠過來的。”懷真轉頭瞄了畢方一眼說:“你這小鬼頭別打歪主意。”
畢方一怔,不敢再說,不過還是瞪了沈洛年一眼。
“好吧,要不要我幫你們取道號?”懷真說:“我可是心血來潮,不要就算了。”
“可以嗎?”麟犼詫異地說:“我們……還稱不上妖仙耶。”
“你們是仙獸妖族,總有一天會成為妖仙的。”懷真微笑說:“提早登記通傳沒關系。”
“那當然要!”麟犼首先叫。
畢方想想跟著說:“好。”
窮奇歪著頭沒發出聲音,看表情似乎是要也可以,沒有也無所謂。
“從年紀最大的開始吧。”懷真看著麟犼說:“麟犼家系以什麼為名?”
“焰!”麟犼跳著喊:“媽媽叫焰潮!奶奶叫焰裂!阿姨叫……”
“夠了、夠了……你這孩子渾身紅通通的,比一般麟犼顏色還深。”懷真笑著接口說:“叫焰丹吧?好不好?”
“焰丹?”麟犼點頭說:“好!”
懷真回頭看著窮奇和畢方問:“你們倆差不多吧,誰比較大?”
“她。”畢方指了指窮奇。
“窮奇以山為名對吧……”懷真沉吟說:“你這身紫紋挺特殊的,叫你山芷好不好?”
窮奇腦袋還是在沈洛年懷里拱來拱去,沒理會懷真,沈洛年暗暗好笑,摸摸窮奇頭說:“欸,在問你山芷好不好啊?”
“吼。”窮奇喉中傳出一聲低吼,似乎沒有意見,還是黏著沈洛年。
“喂,你這小丫頭別太過分,那兒是我的位置!”懷真終于忍不住對小窮奇抗議,原來除沈洛年之外,她不能隨便對其他人太過親近,否則容易引發對方的欲念,造成困擾,所以特別喜歡黏著沈洛年,這時看著小窮奇居然比自己還黏,不免有些吃味。
“分開!嗶嗶!”畢方大表贊同,突然覺得懷真實在不錯。
沈洛年確實也有點累了,那大頭猛拱著,要頂住還得費力呢,沈洛年一面說:“為什麼是你的位置?欸……你這小朋友也別蹭了,休息一下。”
窮奇這才放開,繞到沈洛年身後,貼著他背後靠著,躲著懷真的眼光。
“當然是我的,晚點再跟你算帳。”懷真瞪了沈洛年一眼,最後才轉頭看著畢方說:“至于你,精靈古怪的,叫你羽靈吧?”
畢方歪著頭想了想,突然搖頭說:“不、不好。”
畢方果然難伺候,懷真說:“怎麼不好?”
“我……也……顏色的!相似的!”畢方努力地說。
“也要和顏色有關啊?”懷真沉吟了片刻說:“你這身羽毛,就像晴朗的天空一樣……叫你羽霽吧?”
“霽?嗶?”畢方似乎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雨過天晴的好天氣。”懷真說:“霽色就是指這種漂亮的藍色。”
“羽霽!好。”畢方似乎高興了。
“如果都沒問題的話,我要叫‘輕疾’出來上祝啰?”懷真指著三小妖獸說:“就叫焰丹、山芷、羽霽喔。”
三小似乎都沒有意見,倒是沈洛年好奇地問:“上祝是什麼?”
“告訴仙界作紀錄的神,這三個未來妖仙的道號啊。”懷真說:“並且傳送出去。”
“不只有妖……仙,還真有神喔?”沈洛年詫異地說。
“仙界都快出現了,你還懷疑?”懷真好笑地說:“不過我們所謂的神,和你們傳說中的不大一樣。”
“怎麼不一樣?”沈洛年問。
“妖可成精,亦可修仙,這差異在于修煉的方向,妖和仙、精的差異,則在于修煉的層次,其實本質都一樣的。”懷真說:“這些妖仙中,決定為大家服務某件事的,就被尊稱為神,比如負責仙籍的神、負責通訊的神、負責紀錄各處事務的神,這些神彼此間沒有統屬關系。”
確實和自己所知道的神大不相同,這些比較像是公務員嘛?沈洛年愣愣地聽著,只聽懷真接著說:“人類過去把神仙們幻想成和人類組織一樣,事實上沒有這麼複雜。”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點頭,沒多問下去。
懷真當下向著地面上散出一股妖炁,突然地上的水泥地破開,地下的泥土浮起,冒出了一個騎著黃馬、穿著黃袍,只不過手掌大小的小小泥人。
這泥人發須俱全,身穿長袍寬帶,束起高髻,對著懷真躬身呼喊:“仙狐懷真。”
懷真微笑說:“好久不見,輕疾。”
那被稱作輕疾的泥人說:“許久未蒙召喚,請問有何吩咐?”
“要增加輕疾使用者……稍等一下。”懷真轉頭望向沈洛年說:“我答應幫你召喚一只可以和別人聯系的輕疾,還記得嗎?”
似乎有聽過這件事,不過當時就不是很懂,現在更是看不懂,沈洛年詫異地點了點頭。
“你們三個小丫頭要嗎?”懷真問。
“好啊!好像很好玩!”焰丹踢了踢馬蹄嚷。
躲在沈洛年身後的山芷只探出半個腦袋,似乎無所謂。
“不,我們……先不要。”羽霽卻有點惶恐地搖頭。
懷真噗哧一笑說:“怕挨罵嗎?”
羽霽似乎有點尷尬,但仍說:“晚點……才要。”
焰丹一怔,忙說:“對喔,媽媽會用那個罵我,那我也不要。”
“反正也躲不了多久。”懷真笑著搖搖頭,也不勉強,回頭對輕疾說:“先多一個人就好。”一面伸手緩緩向著輕疾透入妖炁。
“是。”輕疾微微躬身,他踩著的地方,地下泥土漸漸隆起,他卻緩緩融入土中,兩方化合之後,又緩緩分裂凝結,過沒多久,變成兩只一模一樣的輕疾站在面前,不過其中一只卻仿佛一個雕塑精美的泥像,完全沒有神采。
“用影妖的妖炁透入,啟動輕疾的精氣神,他就會記住你了。”懷真捧著那只無神的輕疾交給沈洛年,一面說:“輕疾本體是個融入世間大地的土化妖精,這些都是他的分身,試試看 ‘洛年’這個名稱可不可以使用,不行就加上姓,再不行就加上你的來處,我的稱謂就是‘仙狐懷真’。”
“注冊使用者帳號嗎?”沈洛年好笑地說:“我以前通常加上生日日期。”
“什麼?”懷真可聽不懂了,睜大眼睛。
“沒什麼。”沈洛年不多開玩笑,接過說:“我試試。”
“你和輕疾談談,我去處理這三個娃兒仙籍道號的事。”懷真轉過身,抓著三小妖獸,也不知道忙什麼去了。
◇◇◇◇
沈洛年按照懷真的吩咐,透入妖炁,果然才剛透入,輕疾便兩眼一睜,望著沈洛年說:“請問希望如何被稱呼?”
“洛年。”沈洛年說。
“請稍候。”輕疾閉目停了片刻,這才睜目說:“第一次使用輕疾嗎?是否需要說明一遍輕疾的用法?我將從召喚輕疾以及基本的傳訊與收訊說起。”
“好。”沈洛年頓了頓,有些詫異地說:“你說話……很現代、很溜呢。”
“在這片大地上的語言,我理當熟悉,我對過去、現在的慣用語法也都很清楚。”輕疾說:“只要提供足夠的妖炁,輕疾還能提供語譯功能。”
可以當翻譯?這倒是得聽聽,沈洛年望了望另外一邊,見懷真和那三小正對著輕疾說話,似乎還得忙一陣子,于是點頭說:“請說明。”
過沒多久,輕疾說了個大概,基礎的使用方法倒是挺單純,因為天下輕疾借著土壤心靈互通,只要對方也有輕疾,並知道對輕疾設定的名稱,就可以借著輕疾傳遞口訊或書簡,十分方便。
當輕疾說到更複雜的增加使用名稱、增加輕疾數量、多人通訊、翻譯功能等“高級操作”的時候,小窮奇山芷突然蹦了過來,鑽到沈洛年身旁趴下窩著,沈洛年這才發現懷真那兒已經完事,當下阻住了輕疾繼續說下去,依法施術,讓輕疾遁回土中,轉頭望著走近的懷真。
“都處理好了。”懷真笑說:“今晚吃飽之後好好睡一覺,明天才出發吧?”
“好。”沈洛年突然有些不滿地看著懷真說:“懷真。”
懷真發現沈洛年表情不對,詫異地說:“怎麼?”
沈洛年說:“你為什麼不幫瑋珊他們弄只輕疾?這樣聯系起來不是省事多了嗎?”
“你明知道原因。”懷真瞪了沈洛年一眼說:“幫她召來輕疾,還算拆伙嗎?我帶你躲到哪兒不就都沒用了?隨時都能把你找回去。”
“未免太小氣了。”沈洛年白了懷真一眼說:“他們找我,不一定都是危險事吧?”
“不是危險事,你才懶得管呢,以為我不知道?”懷真不再理沈洛年,轉頭說:“誰要吃魚?跟姊姊去抓,今晚吃烤魚!”
山芷聞聲跳了起來,腦袋拱了拱沈洛年,似乎要他一起去抓魚,一面嘗試著說:“洛……洛、年!”她的聲音和焰丹的低沉、羽霽的高音都不同,有點沙沙的粗糙感。
這孩子開口說話了?沈洛年揉了揉山芷的頭說:“和她們去吧,我在這兒想想事情。”
山芷看了看沈洛年,側頭想了想,騰身去了。
◇◇◇◇
第二日,兩人三獸……或者該說一人四妖,向著云南飛去,懷真此時畢竟元氣大傷,飛行速度連最慢的山芷都有不如,三小見狀吵了吵,最後決定由焰丹載著懷真,山芷載著沈洛年,一路往西飛。
這下可快多了,一個上午就飛過近兩千公里,穿過台灣、福建,掠過大禹嶺、南嶺,一路飛到廣西和貴州之間的苗嶺,在這時候,懷真突然輕噫了一聲,跟著一聲呼嘯,要大伙兒停下。
沈洛年抓著山芷頸後的厚皮,閉著眼睛一路吹風,早已有些頭昏腦脹,這時好不容易停下,他看著下方一片山野,也不知道現在到了哪兒,只迷迷糊糊地問:“到了?”
“還早。”懷真說:“前面怪怪的。”
“怎麼怪法?”沈洛年問。
“飛高點、慢慢飛。”懷真輕拍了拍焰丹的背,大伙兒往高空中騰,地面越來越小,也看得更遠,懷真眯著眼睛往西北方望過去說:“好大一片黑云……是人類的武器嗎?”
沈洛年望著那方向,看到一大片淡淡的黑云,突然想起葉瑋珊的警告,驚訝地說:“是核武器嗎?”
“底下像光術作用著……”懷真頓了頓說:“但應該沒有人會放這類光術,而且這光術強度不算太大,卻遍布千里遠,像是失控亂散一樣……不像道法,應該和人類的亂七八糟武器有關。”
光術?五玄靈之中的一種嗎?當初懷真倒沒解釋清楚。沈洛年正想問,懷真轉回頭說:“有一種光術,會讓被照到的生物身體產生變化,皮膚潰爛、身上長出怪東西、許多生理機能被破壞,最後很痛苦地死亡,而且若操控不慎,有可能影響一個地方很久,動植物都不能生長……人類有這種武器嗎?”
聽起來很熟……沈洛年皺眉說:“像是核彈爆炸後的輻射線。”莫非那兒就是所謂的四川核基地?
“就是那種東西嗎?”懷真雖然聽過這些名詞,卻不了解細節,見沈洛年這麼說,忍不住罵:“混蛋人類!真是亂來。”
“混蛋人類,殺、殺掉!”羽霽瞪著沈洛年說。
懷真倒是被羽霽弄笑了,搖頭說:“真是的,這個可不准你殺。”
“小露她們在那范圍內嗎?”不清楚自己位置的沈洛年問。
“照你說的方位來看……應該在影響比較小的地方。”懷真說:“她們受了麒麟換靈,這段距離外應該不會有事……”
“那就太好了。”沈洛年松了一口氣。
“但是待在那兒也不會舒服。”懷真說:“她們應該已經離開了,前面那一片地域太糟糕,不只沒人氣,連一點妖炁都沒有……似乎麒麟也不在。”
“她們沒使用輕疾嗎?”沈洛年說。
“麒麟不用輕疾。”懷真搖頭:“太多人喜歡找她,她又不大知道該怎麼拒絕。”
也就是找不到艾露她們啰?沈洛年無可奈何,歎口氣說:“酖族女巫那兒存著挺多妖質,我本想問問,如果沒用……”
“可惡!”懷真瞪眼說:“果然又是為了瑋珊他們!我還以為你這麼好心,突然想到帶我來找麒麟!”
“吵死了。”沈洛年說:“小露她們沒在用啊,放著浪費。”
“反正現在人應該已經不在了。”懷真哼聲說:“那還要去嗎?”
“算了。”沈洛年白了懷真一眼說:“就算拿到妖質,你也不想讓我去找瑋珊他們吧?”
懷真見沈洛年答應不找葉瑋珊等人,轉怒為喜,高興地說:“當然,遇到他們就沒好事。”
“那現在該去哪兒?噩盡島嗎?”沈洛年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現在當然不用念書了,叔叔也找不到,世界變成這樣,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就一直讓懷真吸道息,直到哪天死掉嗎?
懷真沉吟片刻,突然望著沈洛年說:“這三個小鬼的媽媽來這世界之前,我們陪陪她們好了,你覺得呢?”
“無所謂啊。”沈洛年說:“可是你不是說噩盡島比較安全?她們不適合去吧。”
“有這三個保鏢,已經挺安全了。”懷真望著三小笑說:“三個小鬼,你們既然偷溜過來,也想找點好玩的事情吧?懷真姊姊帶你們去冒險如何?”
懷真又打什麼鬼主意?沈洛年感覺到一股狡詐的味道,不禁有點意外。
“有好玩的?我要、我要!”焰丹高興起來。
羽霽其實興趣缺缺,她比較想和山芷兩個人自己去玩,但看山芷黏著沈洛年根本不肯離開,也只好不吭聲,而山芷只要和沈洛年在一起就開心了,當然更不會反對。
懷真見每個人都同意了,得意地說:“我也不會讓你們吃虧,你們想不想提早化成人形?”
三小同時吃了一驚,焰丹詫異地說:“我媽媽說那要很久耶。”
“對啊。”懷真笑說:“仙獸一族雖然底子好,至少也要五百年……不過我有辦法提早喔,想試試嗎?”
“好啊!”焰丹雖然年紀比另兩個還長,但似乎對新奇的事情特別有興趣,每次都頭一個叫好。
老是沒反應的山芷就不用問了,懷真目光望向羽霽說:“你們倆呢?”
“媽媽說,畢方,不用變人。”羽霽說話還不太流暢,慢慢地說。
“對,畢方、窮奇都不大喜歡變人。”懷真笑說:“因為變人除了去人類世界玩之外,似乎沒什麼大用,但你們可知道,敖、計、應三龍族,都有特殊辦法,讓子孫很早就變成人形,現在大部分的人形妖,也幾乎都是逐漸演變出來的,既然人形沒用,為什麼這麼多妖怪要化成人形?”
焰丹和羽霽同時搖了搖頭,表示不明白,懷真微微一笑說:“因為如果有好武器,會比原來的爪牙角喙還好用,畢竟只有人形才方便使用武器。”
這以前好像聽懷真提過,不過沈洛年依然不明白,懷真為什麼突然對這三個小朋友說這種事情?而看著她那種頗有圖謀的氣味,沈洛年不禁暗暗擔心。
“武器?”焰丹舉起兩只前蹄說:“我有四條腿。”
“吐……吐火!翅、爪。”羽霽揮了揮翅膀說:“不用,武器。”
“吼。”山芷也難得低吼了一聲,似乎一樣不贊成。
“你們不相信很正常。”懷真微笑揮手說:“下去,我示范給你們看。”
三小載著沈洛年和懷真,找了個山巒間的小平台落下,這兒空氣十分清新,遠近一片翠綠,沈洛年跳下山芷,四面望了望,感覺十分舒服。
這兒是叢山之間,本是人煙稀少之處,遠遠近近偶爾也有妖炁出現,不過感應到這兒的三股強大妖炁,大多馬上遠避,不敢靠近。
懷真這時也從焰丹身上飄下,她對沈洛年眨了眨眼,回頭一笑說:“你們之中,誰的妖炁防護能力最強啊?”
三小一怔,焰丹和羽霽都看著山芷,山芷則是左右望望,低吼一聲,微微揚首。
其實懷真是明知故問,這三小雖然都是妖獸後裔,本身妖炁十分強大,不過畢方和麟犼這兩族,會把一部分妖炁轉換為炎術攻擊,而窮奇一族卻是把妖炁大量凝聚在自己軀體表面,也許遠距攻擊能力稍差,但近距離的防禦力可是三小之冠。
眼看眾人都看著山芷,懷真一笑說:“大家都知道洛年沒有炁息,你們覺得他拿著武器,傷得了小山芷嗎?”
三小一愣,焰丹馬上搖了搖頭,羽霽則仿佛要笑出聲一般喊:“人、笨,不可能,嗶!”
至于山芷則輕吼了一聲,看來頗為迷惑,不明白懷真在說什麼。
“小山芷。”懷真走近說:“你以妖炁護體,別讓洛年的武器碰到你。”
“吼?”山芷詫異地低吼了一聲。
沈洛年這才知道懷真要干嘛,他見懷真正對自己打眼色,雖然知道是騙人,倒也不好當面拆穿,只白了懷真一眼,便拔出金犀匕,向著山芷走近。
山芷看到沈洛年走近,馬上又開心起來,用頭頂了頂他的胸腹,扭了扭腦袋。
“小山芷。”沈洛年笑說:“你沒凝聚妖炁。”
山芷疑惑地看了沈洛年一眼,這才把妖炁往體表凝聚,隨著逐漸地凝聚,體表跟著隱隱透出一股淡淡的藍紫之氣……原來窮奇妖炁偏向柔凝之間?難怪她會速度最慢、但防禦力最高,而頭部似乎聚集了最強大的妖炁,不只護住了要害,巨口咬合時的破壞力想必也十分驚人。
沈洛年又看了懷真一眼,卻見懷真對自己眨了眨眼,施了個眼色,沈洛年只好運起原息透入金犀匕,往前伸出橫放的匕首,以刃面輕輕敲了那顆寬大的龍頭兩下。
山芷沒想到自己腦門上方妖炁突然散失,本來絕對碰不到自己的匕首,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敲了下來,還連撞兩下,她吃了一驚,往後跳開兩公尺,伸爪猛抓腦袋,一臉驚疑。
一旁羽霽和焰丹更是看得清楚,只見沈洛年的武器仿佛刀切豆腐一樣,毫無阻滯地就這麼穿入山芷妖炁之中,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兩小同時驚呼出聲,不可置信。
焰丹和山芷雖打沒幾次,已經知道山芷護體炁勁有多強韌,更別提從小一起長大的羽霽了,她小型龍首上一雙大眼,直瞪著沈洛年手中那看似平凡的金色匕首,說不出話來。
沈洛年搖搖頭,正想開口,懷真已經飄來,擋在沈洛年面前,對著三小說:“知道了嗎?這就叫作好武器!”
這確實是好武器,不過還沒出鞘……沈洛年把金犀匕插回吉光皮套中,搖搖頭走到一旁,看懷真還要變什麼把戲。
“好武器……?”羽霽詫異地說。
“好厲害!”焰丹也嚷。
“如果你們能變成人,就可以使用這種好武器了。”懷真笑說:“配合上你們本來的能力,難道不會更強?”
三小對看了看,山芷疑惑地低吼了一聲。
羽霽看了山芷一眼,會意地說:“媽媽,沒有,這麼說。”
“對!”焰丹跟著說:“媽媽、奶奶怎麼都很少變人?”
“這有兩個原因。”懷真笑說:“首先,好武器當然不容易找,你們幾個在仙獸族中,都屬于天生鋼筋鐵骨的善戰種族,沒有好武器的話,不如用原來的形貌戰斗。”
這倒合理,一直以身為麟犼自傲的焰丹,首先得意地點了點頭說:“懷真姊姊,第二個原因呢?”
“第二點,是習慣。”懷真說:“正常的仙獸族,至少要五百載修為才能修至妖仙,變化成人形,這五百年過去,早已經習慣原形的戰斗方式,變人又要重新適應、練習,大部分仙獸族就懶了,不想多練習人類形貌的戰斗方式,久而久之,化成人形時,反而沒法以全力戰斗。”
聽起來似乎很合理,這麼說來,重點就在于怎麼提早變人和練習?羽霽看著懷真說:“懷真姊姊,怎麼……提早,變?”
“這就需要花點工夫准備和練習啦。”懷真笑說:“准備的這段時間,閑著也是閑著,我們順便去找好武器如何?變人之後,剛好可以運用。”
“去哪兒找?”焰丹好奇地問。
“你們知道應家龍族嗎?”懷真胸有成竹地說。
“西地……的?”羽霽有點意外。
“巨翅龍族?”焰丹接口說:“被敖家龍族,趕到極西……蠻荒的應家龍族?”
“你們果然很清楚。”懷真微笑說:“應家龍族雖然厲害,卻仿佛一盤散沙,各自為政、不懂團結,才會打不過敖家……但龍族畢竟還是龍族,喜歡積聚寶物的性格不會變的,我們不如趁著強大的應龍還沒來人間,先去找找有沒有稱手的好武器?”
三小對望著,似乎都有點意動,而沈洛年聽到這兒,終于知道懷真想干什麼,不禁詫異地說:“喂?你別……”
“別吵。”懷真給了沈洛年一個眼色,得意地笑說:“有空再跟你說。”
沈洛年雖然不說了,但卻不禁在心中暗罵:臭狐狸!昨天還嫌這三個小孩麻煩,今天卻突然想帶人家去當賊偷寶物……這樣騙小孩好嗎?

上篇:第一章 媽媽說不可以     下篇:第三章 又想搞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