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又想搞選舉  
   
第三章 又想搞選舉

大暑,是二十四節氣中的一個日子,每年的七月下旬、大暑的前後幾日,日曬時間最長,通常也是一年中天氣最熱的時候。
今日七月二十二號,星期四,正逢大暑,此時台灣東邊最大的港口,花蓮港港區,百余艘大小船只泊在港內,這些船中,有新造的粗工大木船,也有過去留下的中小型船只,不過無論是大是小,都有一個相同的特色——每艘船都是用風帆驅動。
這兒船上船下,到處都是人,從船側架到岸旁的長木橋上,許多大漢正打著赤膊、流著滿身汗,不斷往船上搬運物資。
人們的汗水混在海水騰起的霧氣中,緩緩往空中飄起,逐漸積聚成云,不知什麼時候會落下大雨。
港口往西北端,是一大片整理過的綠地,那兒現在擠滿了一片片營帳,更北端原是港區的大片停車場,如今爆毀的汽車都已經被推入西面廢墟,清出一大片空地,在那兒,許多婦女們一面罵著到處亂跑的小孩,一面汗如雨下地整理著要運上船的物資。
港區東側另一個中型停車場,則搭起了一大片簡陋的木制棚架,里面堆滿了山林中砍伐來的原木、木材,這兒也有不少人正在工作,以純手工的方式,制造出各式各樣的板材。更北邊則又是一塊綠地,也到處搭滿了帳篷。
再往東,包括奇萊鼻燈塔的一片陸地,現在則已經沒入海中,海水正逐步逐步侵吞著綠地,在海濱不遠處,幾百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們一群群分批聚集著,由一些有教師經驗、年紀稍長的長輩們帶領著,持續著教學的動作。
港口外的大海,北方、南方都有船隊不斷地往這兒行駛,船上載滿了從台北、高雄等地運來的各種物資,各處幸存的人們也紛紛往這兒集合,整個港區,從港口外一直往內延伸,聚集了十幾萬劫後余生的人們。
近三個月前,人稱“四二九大劫”的那一夜,所有都市在沖天烈焰中毀滅,各種電器、通訊完全失效,任何需要燃料的交通工具統統作廢甚至爆炸,只剩下腳踏車之類的人力車可以使用,原本有兩千多萬人口的台灣,最後只剩下這十幾萬人存活著。
聽說台灣還算比較好運的一個地方,在某個不知名的神獸保護下,只有少數無智識的小妖怪出沒,雖然一般人類依然不是那些妖怪的對手,但借著沒爆炸的各種槍彈類武器,大多勉強可以逼退妖怪,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已經好上許多。
大難一開始那二十多日,一直和妖怪對抗的道武門黃齊夫婦,便由北到南,在台灣各地不斷奔波,將各地驚慌逃難的人們糾集起來,暫時維持住基本的生存能力。一個月後,噩盡島遠征妖怪的白宗一行人趕返台灣,人手一足,眾人四面聯系,將台灣的人們往東方這個港口彙集。
台灣幾個有限的大港口中,花蓮港周圍的開發程度算是最少的,也就是說,如鬼域一般充滿死人的廢墟城市范圍也最小,清理的時間比較短,另外,建造船只需要的大量木材,必須在山林中砍伐,離山林最近的花蓮港,也因此成為首選。這段時間,每日從河川上游砍伐的木材不斷往下送,一直到出海口附近才上岸集中,供應船料所需。
選擇這兒,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據說那保護台灣的神獸早已離開,妖怪不知什麼時候會再度聚集,人們聚在一處,能確切抵禦妖怪的白宗等人,才方便保護眾人。
而白宗不只是保護眾人,他們更在這十多萬人中,選出了數百名曾受過專業訓練的軍警人員,以被稱為“引仙”的道術,使那些人們也獲得和妖怪作戰的能力,在大部分武器已無法使用的現在,這些“引仙者”成為抵抗妖怪、保護人民的重要組織。
至于維持人類社會基本秩序,則由原來的軍警部隊重組,在一般槍械還可以使用的前提下,管理上倒沒有大問題。
經過人們兩個月的努力,在不求美觀、只求實用的前提下,十余艘新造的大型木造帆船逐漸完工,而人們也從原本的混亂無助,逐漸地建立起管理組織,由一些幸存的政治人物,聚集過去有經驗的人們,建立了一個包括小型議事組織和行政系統的臨時政府。
白宗眾人,除黃齊夫婦之外年紀都十分輕,對這方面本就不在行,就算是黃齊夫婦,一般社會經曆也不算豐富,既然有人主動接手,安排管理和造船的事宜,他們也就不多干涉。
◇◇◇◇
這時剛過四點,酷熱的氣溫稍降一些,港區西面,那大片只簡略清理的廢墟之外,有一群百余人,拿著各種大包小包,向著市區前進。
這些人是去舊市區做物資搜索的人們,花蓮在台灣並不是什麼大城市,但反而因為城市的建築物密度不高,在那一晚的大火之下,保留了更多的物資。
這群人身上穿的衣服形式各自不同,但卻有個相同的地方,卻是口中都咬著一個小小的發聲器,有金屬哨、塑料哨或是各種小木笛、竹笛。
眾人一面低頭搜進,一面逐漸往四面散開,經過了一段時間,突然西方不遠處,響起了尖銳刺耳的笛聲,眾人一驚,紛紛轉頭,一面往東面撤退,而在隊伍邊緣戒備的幾個雄壯青年,聞聲馬上往那兒趕。
緊跟著下一刹那,聲音突然中斷,那兒爆出一聲慘呼,搜索的人們臉上露出了慌張的神色,退得更快了,而那幾名青年動作也跟著加快,他們身上本就背著各種不同的武器,這時紛紛拿在手中,同時他們身軀表面,竟似乎起了奇異的變化。
三個跑在前面,體態矯健結實、猿臂蜂腰的青年,首先是臉上、額上倏然布滿綿密的短絨毛,跟著全身各處也同時冒出了綿密短毛。而另三個落後幾步虎背熊腰的魁梧壯漢,皮膚卻逐漸角質化,仿佛布滿了細密光滑的鱗片一般。
隨著這些人體態的變化,他們身上放出了不似人類的妖炁,速度也倏然加快,只不過幾秒時間,前面三人已經沖到了笛聲傳出的地方,卻見一只身長僅一公尺余的黑色犬狀獸,正撲咬著地上的一個中年男子。
那男子的腹部被咬穿一個大洞,犬狀獸正探頭鑽入其中大嚼,男子身子還在抖著,沒完全斷氣,但除了眼淚、口水亂流之外,連喊都喊不出聲,看來大概也是救不活了。
那獸雖然看起來只像只中型犬,但就算不提眾人感受到的妖炁,能把一個成年男子以這種方式咬死,也不可能只是只狗,三個青年見狀怒氣勃發,兩人持刀,一人持槍,對著那只黑狗直撲。
黑狗感應到妖炁,猛抬頭往後蹦開,一面對三人低吼,三人點地騰身,揮動武器撲向黑狗,黑狗眼見不妙,壓低了身子垂下頭,尾巴一夾往外就鑽,向著花蓮廢墟奔跑。
這狗體積本就不大,加上速度也不慢,三人還沒來得及包住,黑狗已經鑽了出去,三人一怔,同時往外追,但黑狗體輕腿快,在廢墟中逢孔就鑽,迅速順暢,三個大漢卻只能繞遠飛跳著追,這麼追沒多久,黑狗就不知逃哪兒去了。
而另外三個壯漢,這時才慢慢地趕到,一面抱怨說:“怎麼跑這麼快?什麼妖怪?”
“像狗的妖怪。”某個青年回頭沉吟說:“它看到我們就跑,攔不住。”
“最討厭這種速度快的妖怪!”後到的壯碩青年,其中一個拿著支短棍,憤憤地說。
就在這時候,六人同時一怔轉頭往東面看,那兒一個相貌堂堂、氣度沉凝的背劍青年,正飄了過來,六人同時舉手行禮說:“隊長!”
隊長一面接近,一面望著地上那斷氣的人,遠遠地皺眉說:“沒救了?”
一個青年過去探視片刻,搖頭說:“沒辦法了。”
到如今,死人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隊長不再多說,轉頭對其他人問:“沒抓到妖怪嗎?是哪種?”
“一只很像狗的妖怪,黑色的。”一名青年比比大小回答說:“速度很快,鑽了幾下就不見了。”
“像狗?”隊長眉頭微微皺了皺說:“我知道了,你們繼續原來的工作吧。”
“是。”六人行禮之後收拾了尸體,回頭和那群搜索隊隊伍會合。
而這隊長卻一轉方向,往南方的美侖山飄了過去。
◇◇◇◇
只有百余公尺高的美侖山,本是花蓮的戰略要地,上面還存在不少日本時代建立的碉堡、地道,一直有部隊在這兒駐守,但隨著數十年來的和平生活,美侖山也逐漸發展演變,變成都會旁不遠的森林公園。
這樣的地方,卻是在四二九大劫中受到破壞較少的地區,山上大部分的設施都還保存著,住人也挺方便,加上這是離港口難民區最近的一處山林,如果有妖怪,很可能從這地方先出現,所以除了輪值保護人民的部隊之外,其他部隊大多都駐守在美侖山上,從各個不同的角度,眺望守護著下方的港口。
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可能就是前段時間因木材需求孔急,美侖山上的松樹被砍掉大半,如今不少地方變得光禿禿的不大好看。
那隊長一路往山南飄掠,到了一棟造型獨特漂亮的木造房屋外,爬上階梯,往內走了進去。
這兒是原來美侖山公園里的生態展示館,是以螢火蟲複育工作為主的展示場地,很難得地沒在四二九大劫中因火妖爆起而焚毀,這時房子內部展示的各種昆蟲圖鑒都已經被收了起來,兩個滿身白色鹽粒的少年,正癱坐在地面上,似乎有點沒精神,看到隊長進來只隨便揮了揮手,懶得搭理。
“志文、添良,請問宗長在嗎?”隊長倒不生氣,客氣地問。
地上正是白宗的張、侯兩人,黑壯的侯添良聞聲,沒什麼精神地說:“好像又去修煉道術了?”
張志文則拉開喉嚨嚷:“宗長——阿翰兄來了——”
葉瑋珊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李大哥來了嗎?”
“是我阿翰。”往內揚聲的隊長,正是李宗的最後一人——李翰,返回台灣之後,他如願拜入白宗,在賴一心指導下,學習新的修煉方式,並吸收妖質,那群引仙者所組織成的部隊,因為他年紀稍長,加上過去在李宗本就和軍警部門常有配合,熟悉這方面的管理,就由他出任隊長,負責引仙部隊的相關事務。
而從李宗取出的大量妖質,一方面提供白宗眾人吸收修煉,另外一方面,也是引仙所需要的重要材料之一。
至于躺在地上的張志文和侯添良,兩人今日剛隨著船隊從高雄回到花蓮,卻不知為什麼無精打采地坐在這兒。
“李大哥。”一身整齊乾淨,穿著及膝短裙的葉瑋珊,走出大廳微笑說:“有事嗎?”
“宗長。”李翰行了一禮說:“剛剛的搜索隊,在廢墟中遇上了狗形妖。”
“狗妖?”葉瑋珊微微一怔,皺眉說:“多大?妖炁強度如何?”
“我沒親眼看到,似乎並沒有特別大。”李翰說:“但台灣能待的時間恐怕不長了。”
“狗……應該也是群居型的妖物吧?”葉瑋珊沉吟著說:“若是來一群,可就有點難辦……通知臨時政府了嗎?”
“還沒。”李翰搖搖頭,望著葉瑋珊說:“我覺得應該先告訴宗長。”
葉瑋珊莞爾一笑說:“謝謝你,但我也拿不了主意啊。”
李翰沉吟說:“聽說這個月他們正忙著訂定臨時政府組織法草案,其他事情都先放在一旁了,甚至還有人提出不想離開台灣的主張。”
“不離開?”葉瑋珊詫異地說:“這豈不是……”
“豈不是找死?反正是一群爛人。”靠著牆壁,窩在地上的張志文哼聲說:“聽說又想搞選舉了,人都死光了,還選什麼?”
“選舉?”葉瑋珊有點意外地看著張志文:“什麼時候聽說的?”
“剛下船就聽人說啦。”張志文說:“好像為了什麼……執政的正當性之類的。”
侯添良也靠著木質牆壁,正懶洋洋地開口說:“投票的方式好像正在……那叫什麼?集思廣益?”
“對啦,集思廣益。”張志文好笑地說:“聽說要找適當的投票方式,現在沒法印選票了,而且一大堆人沒有身分證,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投票。”
這時候還搞這些?先逃離這危險地方才對吧……葉瑋珊微微皺著眉頭,沉吟著沒說話。
“那群人,本來就是由過去的官僚和政客所聚集,只會那一套也不稀奇。”李翰說:“不過既然‘引仙部隊’的狀況是這樣,老實說,這個政權其實很脆弱……”
葉瑋珊明白李翰的意思,點點頭說:“我對政治沒有興趣,不會干涉他們的。”
李翰想了想,笑著說:“宗長若是願意干涉,說不定還簡單一點。”
葉瑋珊微微搖了搖頭,換個話題說:“李大哥,今天又有船來,你兩個妹妹有消息嗎?”
李翰笑容收了起來,歎了一口氣說:“那一夜不知死了多少人,雖然家里沒看到她們……我已經不抱什麼期望了,宗長的父母不是也失蹤了嗎?”
葉瑋珊點了點頭,苦笑說:“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但還是很難接受。”
一旁張志文、侯添良則是家人都已經燒成焦炭,談到這種話題,更是懶得吭聲,李翰看了兩人一眼,輕咳了一聲說:“宗長,上次我們提的事情……只有那位胡宗沈兄可以幫我嗎?已經兩個月了……他真會來台灣嗎?”
“那人……”想到沈洛年,葉瑋珊心中就有股淡淡的無奈,那是一種想念他,又有點怕見他的情感,葉瑋珊輕籲了一口氣說:“我一直弄不懂他,也許他本來就沒打算回台灣,當初只是說說而已。”
“那該到哪去找他?”李翰皺眉自語說。
“找到他,洛年也未必會幫你啦。”張志文在一旁插嘴笑說:“他超難伺候的。”
“不過洛年對我們好像不錯喔。”侯添良呵呵笑說。
“我們只是沾光啦!”張志文笑拉起侯添良說:“臭阿猴,要躺多久啊?去找練功狂一心。”
“好啦。”侯添良對葉瑋珊和李翰搖了搖手,拿起放在地上的細劍,隨著張志文去了。
“他倆怎麼沒什麼干勁?這趟去高雄這麼累嗎?”李翰見兩人離開,這才問。
“沒什麼。”葉瑋珊想到這事,抿嘴一笑說:“奇雅和瑪蓮……估計他倆快回來,昨天就隨著船隊往台北去了,可惜他倆還特別帶了禮物回來呢。”
李翰和白宗眾人一起從檀香山返台,一段時間相處下來,早就清楚這些少年男女的關系,聽到葉瑋珊這句話,這才明白侯、張兩人剛剛為什麼懶洋洋地窩在那兒,也不禁為之莞爾。
“宗長說過,那位沈兄可以使人體內炁息的質與量大幅提升,這樣一來,吸收妖質的速度也會增快。”李翰說:“但沈兄一直沒出現,我雖然照著一心教導的方式,以內旋法門吸收妖質,現在也越來越感吃力了。”
這問題可說無解,就算身懷洛年之鏡,眾人吸收妖質的速度,其實也越來越慢,而李翰只不過是更早就要面對這個困擾……葉瑋珊沉吟片刻後說:“也許到了噩盡島上,可以找到洛年。”
“我是這樣想的……”李翰說:“我打算試試引仙。”
“啊?”葉瑋珊微微一怔說:“但引仙者,似乎無法吸納妖質呢。”
“確實如此。”李翰說:“可是我們還沒測試過,一個體內本就有大量妖質的人,承受引仙之法後會如何,也許可以繼續吸收呢?”
“我不贊成。”葉瑋珊微微皺眉說:“一心和我商議過,他認為,妖……或者說仙,是無法吸收妖質的,引仙過後,你會有多少成長還不清楚,但很可能就這麼卡住了。”
“可是宗長說過,引仙的效果只能持續大概數年時間,之後就會漸漸消退,恢複成普通人……”李翰說:“既然如此,應該值得嘗試。”
“這是懷真姊教我時說的,我也還沒看過實例啊……而且她說的是普通人,一個吸收過妖質的人,施術後是不是也只能支持數年,更是不清楚了。”葉瑋珊不好說自己那時候有點心虛,不敢多問,頓了頓才說:“我本來以為回台灣會碰上他們,還來得及細問。”
“這……”李翰歎了一口氣說:“真的就只能這樣嗎?”
“李大哥。”葉瑋珊和聲說:“其實一心也跟我提過很多種方式,比如利用更多妖質引仙,甚至重複引仙……但是我們對這種道術一無所知,拿人作實驗,風險太大了。”
看來真的沒辦法,李翰皺著眉,歎了一口氣,正想告辭時,葉瑋珊說:“李大哥,其實……如果你只是想殺了歐胡島上鱷猩妖群報仇的話,以後我們可以幫你啊。”
李翰回過神,望向葉瑋珊說:“當初我確實只想報仇,但現在……我覺得在這妖怪世界,實力才是一切,如果我們可以強大到把妖怪殺光,把彌漫的妖炁通通煉成妖質,這世界就不會這樣亂下去了,我們也不用通通躲到噩盡島去。”
“如果最強的妖怪,只有鱷猩妖王那種程度的話,確實有這機會……”葉瑋珊娓娓說:“但也許真有十分強大、人力無法抗衡的妖怪呢?舅媽說,當時隨著洛年出現的神獸,就強大到讓他們不由自主地害怕……洛年也真古怪,不知怎麼和那強大神獸結交的。”想到沈洛年讓人不解處,葉瑋珊不禁微微露出笑容。
“我倒不想和妖怪交朋友。”李翰對妖怪一點好感都沒有,毅然說:“兩位長輩也沒見過鱷猩妖王,說不定只是強度差不多的妖怪……日後引仙者逐漸增加,大家合力該可以一搏。”
“也許吧。”葉瑋珊微笑說:“這樣的話,倒是好消息。”
“隨著逐漸吸收妖質,我已經漸漸恢複成內聚者了。”李翰攤開雙手,握拳又張開說:“一時還不大習慣,若我和宗長、奇雅一樣,可以學習道術就好了,既然妖質吸收有困難,可以慢慢累積強度的道天法門,似乎比內天法門還強大。”
“內聚者修煉道術?”葉瑋珊一笑說:“書上倒是有提到,傳說中的闇之道術,似乎不需要發散型……”
“什麼?”李翰雙眼亮了起來:“真有這種道術?”
“只是傳說而已。”葉瑋珊忙搖頭說:“書上雖然說性質相斥的玄靈分為五類,但只有炎、凍二種詳述了修煉方式,光屬、雷屬和闇屬都只有簡單介紹而已,想學也沒辦法。”
李翰本以為有一線機會,沒想到又是死胡同,他雖然失望,但也好奇地說:“藍姊似乎也是修煉炎術?”
“炎、凍,一個提供熱量,一個取走熱量,顯現的效果雖然不同,但針對殺傷力來說,兩者差不多。”葉瑋珊說:“不過若考慮到與爆訣炁彈配合,炎術似乎更適當,所以我和舅媽才都選擇炎術。”
葉瑋珊說到這兒,看了李翰一眼。卻見他緊皺著眉頭,若有所思,葉瑋珊微微一怔說:“李大哥?”
“啊。”李翰微一愣,回過神有點慌張地說:“宗長抱歉,我沒聽清楚,可以重說嗎?”
“也沒什麼重要的……”葉瑋珊微笑說:“只是閑聊而已,不用介意。”
李翰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剛剛宗長提到闇之道術,讓我不由得心動起來,真是失態了。”
葉瑋珊輕搖了搖頭,含笑說:“李大哥,聽說在港口那兒,你很受年輕女孩的歡迎呢?”
李翰一怔,忙搖手說:“沒有這種事。”
“也別把自己繃太緊了。”葉瑋珊說:“如果有人能成為心靈上彼此的支柱,總是好事,一直想著殺妖怪……太辛苦了些。”
李翰苦笑說:“宗長說得是……對了,我該回港口去報告狗妖的事情了。”
葉瑋珊點點頭說:“李大哥慢走,我和舅媽晚上一樣會下山,繼續幫新選入的隊員引仙。”
“是,宗長請多休息。”李翰行了一禮,快步地轉身離開。
◇◇◇◇
李翰告辭之後,葉瑋珊站在空蕩蕩的大廳,思索著剛剛李翰提起的事,過了片刻,身後傳來聲音:“瑋珊?怎麼在這兒發呆?”
葉瑋珊回過神,想了想,搖頭歎了一口氣說:“舅媽,你覺得……洛年是不是不會來了?”
從後進走出來的正是白玄藍,她見葉瑋珊這麼問,笑容微微收起說:“那孩子我也瞧不准……怎麼了?”
“剛剛李大哥來,說出現了狗妖。”葉瑋珊說:“看來那神獸的影響正逐漸消退。”
“嗯……”白玄藍說:“當時那叫作麟犼的神獸,說差不多可以維持半年的時間,現在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一些靈智比較低的,有可能提早闖來。”
“是不是不該繼續四處搜索人員和物資了?”葉瑋珊沉吟說:“萬一有妖怪大舉出現,還是集合在一起比較安全。”
“瑪蓮和奇雅才剛離開……等她們回來再說吧。”白玄藍望著窗外說:“你舅舅和宗儒、小睿領著人往山里面找,應該也快回來了。”
這通訊不方便的世界,還真是麻煩,葉瑋珊歎口氣說:“舅媽,我最近一直考慮一個問題,想跟您討論一下。”
“怎麼了?”白玄藍微笑走近問。
“我們當時曾商量過,等幾艘大船完成,就可以准備分批往噩盡島出發。”葉瑋珊說:“這樣也許六、七趟,就可以把人運送完畢。”
“是啊。”白玄藍望著葉瑋珊說:“打算開始了嗎?”
“嗯,既然幾艘大帆船完工了,就應該准備了。”葉瑋珊那秀麗的眉頭微微顰起,輕聲說:“這種古式大型帆船,看起來船速該比不上小帆船,而且免不了要上岸補給……就算有熟悉航行的人指引、海上也都沒出意外,來回恐怕也要兩個月時間,而如果到了噩盡島,沒能和呂緣海、賀武的人會合,只靠我們自己上岸探索路線,可能需要更久時間,來回若超過三個月,那神獸的驅趕效果可能已經消失了。”
“也就是說……第二趟出發之前,大量強大的妖怪,就可能會出現?”白玄藍說。
“這就是我擔心的。”葉瑋珊說:“按理說,這兒應該留下重兵防禦,但噩盡島東面雖然道息極少,不適合妖怪出沒,卻大半都是高聳的懸崖峭壁,若往北面繞上島,到安全的地方之前,恐怕難以避免和妖怪沖突。”
“所以那兒也需要高手開路。”白玄藍微微皺眉說:“這該怎麼安排才好?”
“舅媽。”葉瑋珊說:“我希望你和舅舅留下,由舅媽持續幫選出來的士兵引仙,兩個月後,應該會增加到千余人。引仙者能力比普通變體者還強大,沒武器也能戰斗,若有近千引仙者,勉強可以和萬名鑿齒強度的妖怪對峙,也許可暫保花蓮一地的安全……我們其他人先隨船隊上噩盡島探路,建立好安全的路線後盡速輕舟趕回,也許可以在第一波強大妖怪出現前回到台灣。”
“嗯……”白玄藍沉吟著說:“接下來呢?”
“噩盡島上如果找到了安全的路線和地點,第二趟我們就不用去了。”葉瑋珊胸有成竹地說:“就由舅舅和舅媽率領部分引仙者去噩盡島,這兒由我們防守,到第三趟之後,兩邊應該都穩定了,到時候再斟酌應該怎麼安排比較順暢。”
“我和你舅舅,這一個多月才開始吸收李宗那兒拿來的妖質……能力不如你們。”白玄藍有點遲疑地說:“我們的生死是其次,但若守不住,這兒留下的十幾萬人怎辦?”
葉瑋珊沉吟片刻後說:“這樣吧,我也把引仙之術傳給奇雅,讓她和瑪蓮留下陪舅媽?她也是發散型的,容易學。”
“奇雅願意嗎?”白玄藍一怔說:“上次她不是拒絕了?”
“我再勸勸看吧。”葉瑋珊輕歎一口氣說:“她不肯學,似乎是想讓我方便管理……只要把需要她學的原因說清楚,她該會答應的。”
白玄藍想了想,搖頭說:“還是算了。”
“舅媽?”葉瑋珊微微一愣。
“奇雅學不學都好,但還是讓她倆陪你們去。”白玄藍說:“雖然說一心他們現在可以自行引炁,還是比不上有你們倆幫忙的速度,連李翰在內,你一個人帶著六個內聚型的也太辛苦了……而且奇雅遇事冷靜持重,你會需要她幫忙的。”
“那這兒……”
“這兒應該還可以安全三個月,到時候你們應該趕回來了,不是嗎?”白玄藍突然莞爾一笑說:“而且我若硬把奇雅、瑪蓮留下,這樣一別三個月,志文和添良恐怕會受不了吧?”
葉瑋珊不禁露出笑容,搖頭說:“他們倆剛剛只是做做樣子,其實該是開玩笑居多吧?看起來不是很認真。”
“這可難說。”白玄藍微笑說:“有些男孩子好面子,就喜歡讓別人搞不清楚他是不是開玩笑……不過現在這種狀態下,可不是聰明的辦法。”
“舅媽要教他們兩個怎麼追奇雅和瑪蓮嗎?”葉瑋珊笑說。
“我可不知道。”白玄藍搖搖頭,笑容收了起來,有點擔心地說:“那兩個孩子倔得很……不是這麼容易的。”
男女之間的事情還真麻煩,希望別鬧出困擾就好了……葉瑋珊一轉念說:“舅媽,噩盡島上現在妖怪不知道有多少……第一趟讓李大哥留下好了,他是引仙部隊的隊長,管理上比較方便,您覺得呢?”
“喔?”白玄藍先微微一怔,想想點點頭說:“這樣對他也好,我贊成,他對妖怪太過仇視,第一趟就讓他上噩盡島,可能多添變數。”
“我也是這樣想,妖怪種類眾多,若是都當作敵人,似乎不大妥當……”葉瑋珊沉吟說:“要是他交個女朋友不知道會不會好些?不過他似乎沒興趣。”
“連這也管?”白玄藍忍不住笑:“自己愛情順利,就希望大家都順利嗎?”
“舅媽!”葉瑋珊紅著臉說:“你怎麼這樣說,才不是呢。”
“開開玩笑嘛。”白玄藍一笑說:“還好你很聰明,不用我多擔心。”
自己聰明嗎?葉瑋珊倒不這麼覺得,人生根本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那一晚,沈洛年若沒推賴一心一把,甚至他沒走的話……卻不知如今又會如何?
想到那不知人在哪兒的沈洛年,葉瑋珊心中湧起一抹淡淡的感傷,回憶過去的點滴,葉瑋珊的唇角又不禁露出一抹微笑,在這份感傷中,多混入了一份暖意……

上篇:第二章 真有神喔?     下篇:第四章 以後偷東西都要帶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