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你們兩個在這唱歌跳舞?  
   
第十章 你們兩個在這唱歌跳舞?

沈洛年看似干脆,其實一面往下飄,一面正痛罵自己,好端端的起什麼色心?現在好了吧?被人趕走了。
沈洛年和懷真相識已經一年,而四個多月前懷真從仙界重返之後,兩人更是一直相處在一起,早已經習慣了彼此,說不難過是假的,不過沈洛年個性就是如此,他不是假裝堅強,而是他相信這世上沒有誰少不了誰,日子總得過下去,只要過一段時間都會沒事,哭哭啼啼、拖泥帶水只是浪費時間和精力。
所以他也沒有沉浸在自責的情緒里面,罵了幾句之後,沈洛年看著山下思考,不能直接這麼飛到村落里,這時還是大白天呢……他落下一段距離後,轉向飄入山中,順著山勢往下,最後才從一片山陰暗影中,落到港口村鎮後方,一堆廢棄的妖藤木質堆積處落地。
妖藤表皮堅韌,可以當建材、作衣服,內里則柔軟可食、營養豐富,但皮和內心之間的似木質組織,雖然堅硬,卻結構脆弱,除了當燃料之外,沒有太多的用途,這世界又不能燃點大型火堆,所以隨著時間過去,這東西剩下不少,一時還沒人想到該怎麼處理。
沈洛年落地片刻,確定了周圍沒人,這才往外走,剛踏出廢料堆,眼見村子中幾個小孩正往這奔,似乎打算過來撿拾燃料,沈洛年也不理會他們,正一面思索一面往內走。
該住哪兒呢?這兒的人都住了有一段時間了,自己突然出現,會不會引人注意?萬一有人詢問又該如何解釋?
但那些孩子接近沈洛年的時候,卻紛紛停下腳步,好奇地看著沈洛年,沈洛年注意到他們的表情,不禁暗暗吃驚,這兒怎麼說也有數萬人啊,難道新來的人這麼明顯嗎?
“皆噴尼斯?柴尼斯?”一個夏威夷小男孩歪著頭問。
媽的,聽不懂啦!這時候也不適合叫妖怪輕疾出來翻譯,沈洛年搖搖頭要走。
那些孩子們卻跟著走,一個小女孩摸了摸沈洛年的袍腳,似乎挺羨慕的,跟著其他幾個孩子也開始伸手,似乎對沈洛年衣服這麼光鮮亮麗感到好奇。
原來顯眼的是這件衣服,沈洛年恍然大悟,這些大小孩子,男的只穿一條破褲子,女的多了件破爛上衣,至于那些用妖藤新制的衣服,一開始紡紗成布的技術、工具都還不成熟,產量很少,自然輪不到小孩穿。
就算大人有衣服穿,現在環境艱困,每天為了生活操勞,大部分人身上都是灰土泥塵,怎麼可能像自己一樣乾淨?也難怪這些孩子們感到奇怪,何況當初在歐胡島和鱷猩妖打架自己就是穿這身,這樣大搖大擺走進去豈不是等人發現?
沈洛年想通這一點,連忙胡亂地說:“辜掰、塞油娜娜、吸油類特……”一面加快腳步,又鑽回了那片木料堆積處最里面。
那些孩子們看沈洛年轉頭就跑,當然好奇地追了過來,但他們怎麼追得上沈洛年?剛鑽到木料堆中,就找不到他的蹤影,而已經逃到深處的沈洛年,正快手快腳地把衣服脫下,像過去一般,束成一條寬帶綁在左手腕上,這才從另外一個方向繞了出去。
反正這兒天氣炎熱,不穿上衣的人不少,不至于顯眼。而雖說脫下血飲袍少了保護,但待在這種沒道息的地方,若還有生命危險,那只能說是天意了。
往外走到港口村子,沈洛年這才發現不對,這是怎麼回事?港口這兒為什麼突然多了這麼多人?大伙兒在忙什麼?
繼續往港口走,卻見幾百艘沒見過的船只停在港口,許多人正搬著行李下船,還有人大聲吆喝著,要眾人往山區移動。
聽得懂耶!沈洛年可高興了,湊了過去,隨便跟著一群人身旁走,聽了幾句這才知道,原來這批人是台灣來的……沈洛年四面張望,卻沒看到半個認識的面孔,也沒感覺到熟悉的炁息,不禁又是失望又是安心。
突然他微微一驚,迅速轉頭,卻見不遠處一隊穿著軍服的數百人整齊地站在一起,正不知在做啥。
讓自己有異感的就是這群人嗎?沈洛年有點訝異地走近兩步,確定了並不是自己的錯覺,這兩百多人身上確實都帶著淡淡妖炁,還分成兩種……不過無論是哪一種,都和人類的炁息完全不同。
是妖怪嗎?不對……能變化成人身的,據說道行挺高,連那三個小鬼都還要靠自己幫忙才能變換,這種強大妖怪想必不多,不至于有兩百多個一起來這兒開人類玩笑,這些人不可能是妖怪……媽的,莫非是正牌縛妖派出現了?
沈洛年正想湊近打量,卻見一個美豔女子往這群人走近,一面笑著說:“引仙部隊吧?現在由哪位帥哥負責呀?我帶你們去休息吧。”
啊勒,是那個麻煩大姊劉巧雯!沈洛年一看連忙往回逃,躲回人堆里面,心中一面急轉,原來那批是引仙部隊,那該是葉瑋珊弄出來的?卻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來了?
“小弟,嘛是台灣來的吼?”一個身材結實微胖、臉色紅潤的中年人,隨著人潮經過沈洛年身旁時,看他縮著脖子低頭往外看,好奇地半國語半台語問了一句。
“嗯。”沈洛年應了一聲。
“別傻在這兒。”中年人笑說:“聽說山里面幫我們准備了一塊空地,每一個人有三乘三的地面,快上去選位。”
“三乘三?”沈洛年說。
“三公尺乘三公尺……就是兩坪七啦!”中年人拍了拍沈洛年肩膀說:“我們台灣人還是習慣說坪對吧?說平方公尺,都不知多大塊。”
沈洛年點點頭,沒吭聲。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兒晃?”中年人說:“厝內大人嘞?”
“我一個人。”沈洛年說。
“啊?”中年人一聽,認為沈洛年家人都死在四二九大劫之中,笑容收了起來,歎口氣說:“這是命啊,沒辦法……我姓鄒,給你介紹我太太和女兒,以後大家就是朋友了,有事盡管說。”
這中年人叫鄒朝來,一家三口似乎是一個模子鑄出來的,每個都又壯又圓還愛笑,三個人手上、背上都是大小背包,似乎帶了不少東西,那二十出頭的女兒鄒彩緞,不只皮膚黝黑、壯碩爽朗,還比沈洛年高半個頭,在東方人中是少見的高大女子。
現在的沈洛年不重外表,看著這女子透出的開朗氣息倒不覺得討厭,對三人分別點了點頭。
一路往山上走,沈洛年說的話不多,那樂天的一家人倒是說了不少,他們過去似乎是以務農維生,聽說這次還帶了一些秧種、菜苗過來,打算在這兒耕作,不過當談到未來沒有農藥、肥料等化學產品,也沒有耕耘機、插秧機、收割機等機械設備,三個人縱然開朗,也免不了擔憂起來。
“不知道田地有沒有得分……”鄒朝來正說:“純用人工種田,不知道可以種多大的地面?這些苗能不能長?”
“山上不少人在種了,可以問看看。”沈洛年說。
“沈小弟,你怎麼知道?”鄒朝來詫異地問。
沈洛年頓了頓說:“聽說的。”
“嗯,那真得去問看看。”鄒朝來不疑有他,想想又說:“沈小弟,我看你體格不錯,如果沒有打算,和我們作伙種田吧?”
“也好。”沈洛年倒相信自己體力該應付得了。
“難得喔。”鄒大嫂聲音很高,她呦呵呵地笑說:“現在很少有年輕人願意種田了。”
“阿母。”鄒彩緞笑說:“現在沒什麼輕松事可以做啦,攏嘛是粗工。”
“對喔,我又忘記了。”鄒大嫂又笑了起來。
到了空地處,那是個大約兩公里寬、不算太平整的長形山中平台,聽說半公里外有條小溪順著山勢蜿蜒而下,以後只要挖一條渠道引水通到這個小村鎮,就可以解決用水的問題。
平台上,這時已經很粗略地規劃好了空格,還有人立了說明牌,協助著分配,沈洛年隨著鄒家排隊,領了一個木杆,寫上自己名字,據說只要拿這木棍插在空格上,就代表有人占了。
鄒朝來這批人上來得已經有點晚,只能選到內側的土地,而外側已經有些家族開始搬運港口堆放的妖藤片建材,准備蓋屋,也有人開始埋鍋造飯,嘗試著新食物,沈洛年隨著鄒家,選了一個並排的空地,學著眾人一般拿妖藤片蓋屋。
鄒家人不只和沈洛年接觸,很快地也和周圍人們打成一片,到了晚餐時間,鄒大嫂和她女兒兩人煮了兩大鍋的妖藤湯,叫喚剛認識的左鄰右舍一起來吃,當然少不了找上沈洛年,沈洛年也不客氣,端了一碗躲在旁邊啃,一面在旁看眾人大著嗓門、有精神地呼喝笑鬧。
這妖藤可食用的部分,外層甘脆多汁、仿佛水果,適合生食,內層松滑綿密、富含澱粉質,煮食較佳,還有人嘗試了磨碎作料理,這東西初嘗起來有股怪味,但多咬兩口習慣之後,倒也沒感覺了。
吃飽喝足之後,天色已經昏黑,這時隨艦隊來的部隊士兵,有人上來吆喝著大家下山砍妖藤,因為這些建材和食物,都是先來的人提供的,而現在根本沒有所謂的幣制,連以物易物的機制都沒出來,至少得把眾人耗用的量砍還給別人。
用也用了,吃也吃了,砍回來還人也很合理,雖然每個人個性不同,但大難過後,幸存者多少都帶點感恩的心,不像過去社會那麼功利,此時除婦孺外,大部分男丁都往山下走,連鄒彩緞也拿著工具跟著下山,沈洛年當然也是其中之一,而他那個大背包,就交給了鄒大嫂一起看管。
◇◇◇◇
下山之後,領隊的人,帶著眾人往西南方沿河走,翻過一塊數公里遠的丘陵地區後,就到了一片范圍不小的妖藤區。
這兒雖然比港口那兒的妖藤區遠了些,但是不用過河,搬運起來也比較方便,當下眾人紛紛動手,有工具的就負責砍伐,沒工具的負責搬運,把切割下一段段的妖藤,用簡便的獨輪車或幾個人合力肩扛,一段段沿河往回送。
沈洛年不慣與人合作,找了個獨輪車推送,就這麼運了兩趟,第三次推著空車返回妖藤區的時候,他突然微微一愣,停下腳步,轉頭往西面河對岸望了過去。
這時壯碩的鄒彩緞和幾個壯漢一起扛著一大段妖藤,正大步往北走,望見沈洛年站在路旁發呆,她呵呵笑說:“沈小弟。還沒流汗就愛困不行啊!再走個兩趟吧。”她卻不知道,這點事情想讓沈洛年流汗可不容易。
沈洛年回過神說:“喔,好。”繼續把推車往南邊推,但腳步卻不自主地加快了。
再度走到了妖藤區,等待著妖藤的沈洛年,回頭望了望東面山崖,心中一面想,不知懷真走了沒有……西面那又是怎麼回事?是錯覺嗎?自己的感覺有這麼遠嗎?
可是那股熟悉感,實在讓人很安不下心……不過……應該是錯覺,那邊不該有妖怪。
幾次和懷真飛過,這數十公里內都只察覺到不算強大的植物妖炁,而且就算他們真的來了,也不會無端端跑去那兒找妖怪打架吧?
沈洛年又搬上了一大塊妖藤上車,轉身往北推,心念一轉,又暗暗擔心,說不定賴一心那熱血家伙突然想探險呢?媽的!那些家伙個個都順著他,一群人發神經病跑去找妖怪也不奇怪……但如果自己跑去,懷真又萬一還沒走,豈不是又要挨罵了?
也不對啊,如果他們真遇到妖怪,怎麼不往東逃呢?這兒道息不足,強大妖怪到了這兒也會衰弱不少,他們就可以靠自己做的鏡子打退對方才對,為什麼留在那麼老遠處戰斗?應該還是錯覺吧?而且人數似乎也不對……
可是如懷真所說,自己道息量越來越多,身體也……越來越像妖怪了,感應得更遠些也未必不合理……難道他們真的……媽的,真的不管嗎?
沈洛年就這麼一面思索掙紮一面搬運妖藤,額頭上還真冒出了汗水。
這時空著手的鄒彩緞等一行人,正一面聊天,一面從港口區往南要走回妖藤區,她遠遠看到沈洛年,正想打招呼,卻見沈洛年只低著頭望著地面猛推,似乎在煩惱著什麼,她正遲疑著該不該開口時,卻見沈洛年仿佛火大了一般,突然一把扔開獨輪車,跟著他手一甩,仿佛變魔術一般,倏然撒開了一片紅云,披在身上。
那是什麼?鄒彩緞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卻見已披上一件紅袍的沈洛年,突然轉身騰掠,居然就這麼點河飛射,快速地往西南方飄。
鄒彩緞大吃一驚,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其他一面走一面聊天的人們,紛紛轉頭看向她,再順著她的目光往河面望。
就差這兩秒的工夫,眾人只來得及見到河面上紅影一閃,一道身影騰上了妖藤頂端,在下一刹那,那紅影已消失不見。
◇◇◇◇
一個多小時前,葉瑋珊、奇雅率領的兩組探險隊,已經回到了解散的地點會合,只剩下張志文、侯添良那個小組還沒回返。
兩方交換了一下偵查的資訊後,發現在那大片山林附近,果然有不少的鑿齒村落,鑿齒似乎也是夜間休息的種族,眾人搜索的時候天色已黑,鑿齒們大部分都已返回村莊,搜索的過程還算頗安全。
粗略估計,這附近山林少說也有近萬鑿齒,而且眾人搜索的范圍也只局限于這周圍十余公里,更遠點有沒有更多鑿齒,或別的凶猛種族,都很難說。
如果只有近萬鑿齒的話,威脅還不算太大,就怕鑿齒繁殖太快,又隨著道息的變化而遷移,到時非得和人類大戰不可。
葉瑋珊思索著,如果防禦工事做起來,只要千余名引仙部隊,配合上原有的變體部隊,應該就能守住港口和幾個上山的道路了。不過這不該是自己煩惱的事情吧?以後不管他們是選舉、推舉還是抽簽,總會有人出來當領導者,到時候自然就會做這些規劃,只要自己和舅媽制造出一定數量的引仙者,應該就不用太操心這些事……
“宗長。”黃宗儒突然低聲說。
“怎麼?”葉瑋珊回過神。
“有點晚了,不大對勁。”黃宗儒說。
出事了嗎?葉瑋珊吃了一驚,望望天際,果然已經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半個小時,她遲疑了一下說:“志文……偶爾好像會遲到?”
“是沒錯,但若叫他干活,不提早結束已經不錯了。”黃宗儒說。
似乎真是如此,葉瑋珊對賴一心和奇雅輕輕招了招手,一面對黃宗儒說:“他們兩個已經是身法最輕快的人了,難道還會出問題?”
“可是他們去探索的是最危險的地方。”黃宗儒說。
奇雅走近,聽到後半段,已經知道兩人在說什麼,她點頭說:“我也覺得不對。”
另外瑪蓮和吳配睿似乎也在擔心,都湊了過來,瑪蓮開口問:“談那兩個遲到混蛋的事情嗎?”
“嗯。”奇雅點頭示意。
“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葉瑋珊看著眾人說:“如果當真遇到強大的妖怪……他們會怎辦?”
“逃回這和我們會合,讓我們幫忙?”奇雅說。
“也可能因為妖怪太強,他們判斷大家打不過,想靠速度甩掉妖怪才回來?”賴一心說。
“正常情況下確實如此。”黃宗儒說:“但不管是哪一種,半個小時,應該都已經回來了才對。”
“難道他們受傷了?”葉瑋珊暗暗叫糟,若兩人當真在這妖怪環伺的地方出事,要到哪兒找去?又怎麼還能活下去?
“如果是受傷、失去行動力,那就完了。”黃宗儒說:“但……也許……還有一個可能。”
“什麼?”賴一心詫異地問。
“蚊子本就有點好大喜功,阿猴雖然比較沉穩,不過……”黃宗儒看了奇雅一眼,輕咳了一聲才說:“今天的情緒似乎也有點亢奮……我怕那兩個人會貪功。”
奇雅一聽,不禁大皺眉頭,那黑臉猴子今天突然亢奮起來自然是因為自己……真是找麻煩!她忍住怒氣說:“你意思是……”
“如果他們被強大的妖怪發現,就這麼逃回來,八成覺得臉上掛不住。”黃宗儒說:“說不定會想把妖怪引誘到道息不夠的地方,利用洛……利用鏡子的優勢,殺了對方。”
有道理,葉瑋珊點頭同意黃宗儒的推論。
“他們是往這方向走,一個小時該可以探索這個范圍。”黃宗儒在地面上畫著線,一面說:“假設他們遇到強大妖怪,不想回這兒,又不能帶妖怪往港口的方向,那應該會往東南東的方向,向著高原區奔。”
“不會跑到更南邊嗎?”葉瑋珊也在地上指著問。
“蚊子沒這麼勤快,也沒這麼謹慎。”黃宗儒搖頭說:“這邊差不多了……如果這條路線找不到他們,那就……就有點糟糕了。”
“那就去看看。”葉瑋珊說。
“可得小心點。”黃宗儒在地上畫出一條弧線說:“從這方向繞過去比較安全。”
“知道了。”葉瑋珊說:“一心帶隊。”
救人如救火,賴一心一轉身發出號令,領著隊伍向著東南方繞了過去。
◇◇◇◇
繞出不到半小時,葉瑋珊和奇雅首先感覺到,前方數公里外有股強大、從沒見識過的妖炁正激昂騰動,她倆本來無法感應這麼遠,這時純粹是因為對方太過強大才能察覺,兩人目光一對,都有點心驚,若那兩人真招惹了這麼強大的妖怪,真得好好念念他們才是。
葉瑋珊指引了方位,賴一心指示著隊伍轉向,翻過兩座丘陵,連眾人都感受到那強大妖炁時,卻見前方一個小土坡頂,兩個人影正在月光下扭著屁股跳舞,一面嘻嘻哈哈地胡亂唱歌,正是侯添良和張志文。
靠!大家急得要死,你們兩個在這唱歌跳舞?瑪蓮忍不住罵了出來:“兩個混蛋!”
因為大家都收斂著妖炁,他們也沒注意到眾人接近,聽到這一聲才愕然轉頭,卻見大伙兒已經掩到身後山谷,兩人這一瞬間,可真是吃了一驚,同時張大嘴巴。
“小心!”葉瑋珊和奇雅同時嚷了起來,卻是兩人同時感覺到山坡另外一面,那股強大妖炁突然爆起,正往上沖。
張、侯同一時間起了反應,一面往下沖,張志文一面大喊:“別過來!快走。”
賴一心看到兩人驚慌的表情,突然醒悟,連忙大聲說:“快退!”一面帶著眾人往後奔。
這一瞬間,山頂上突然出現一個數公尺高的巨大人形妖物,追著兩人身後沖來。
只不過幾秒的工夫,張、侯兩人已經閃下山,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逃,而那妖怪雖然巨大,速度竟不比張、侯兩人慢上多少,他先是追著兩人,但跑沒幾步,卻突然一轉向,向著大隊的方向沖來。
這下可糟糕了!張、侯兩人同時拔出劍,回身追向那妖怪,但那妖怪本就只比兩人慢上一線,兩人還沒追上,那妖怪已經趕上了隊伍末段,手中巨斧一揮,一股龐然妖炁,對著後方一群跑得比較慢的引仙隊伍砍了過去。
黃宗儒確實沒判斷錯誤,張、侯兩人本想把這不小心遇到的大妖怪,帶到東邊高原區對付,但這妖怪也不笨,追著兩人到了這兒,發現道息漸弱、漸感不適,卻停下腳步不追了。
兩人卻也不肯放過這妖怪,見對方想撤退又殺過去騷擾,惹得對方又追了過來,來回了幾趟,到最後兩方就在這兒耗上,而兩人則一面逗引妖怪,一面互相吵著要對方去通知其他人,沒想到還沒吵出結果,大伙兒卻已經尋了過來。
剛剛妖怪發現兩人失神,再度沖殺過來,雖然沒能得逞,卻發現另外有一批速度慢上很多的人類,這下他哪還客氣,一轉方向,對著這群人直奔。
眼看後面妖炁大盛,銳風撕裂空氣沖近,賴一心心知不妙,若不管這一下,帶來的三十名引仙部隊說不定得死一半,他一個騰身往後,穩穩立下馬步,銀槍揚起,打算拼命接下這一擊。
就在這一瞬間,賴一心左右泛起一片幽紫,倏然在他面前合成一片堅固的炁牆,同時紫光外泛出一片碧波深綠,而在紫光合攏、綠光之前,一團火球已經先一步沖了出去,在數公尺外迎向那片妖炁,轟然炸開。
那股妖炁破開炁彈後,轟入柔剛兩道炁牆,在擊破綠光後,終于被紫色炁牆擋住,黃宗儒臉上立即一陣慘白,差點承受不住。
卻是剛剛那一刹那,每個人都想到了同樣的事情,賴一心騰身往後的同時,所有人都跟著轉身,大家都知道,賴一心雖適合引力化勁,但若是沒有足夠騰挪空間,一個人是擋不下來的,當下黃宗儒盾炁外逼,先在賴一心身前布下炁牆,而這時反正也來不及施道術,奇雅馬上在紫色炁牆外再補了一層柔勁炁牆,葉瑋珊則讓那團大炁彈趕在炁牆合攏前沖出,首先和那股妖炁碰撞。
這一下只不過是眨眼之間發生的事情,瑪蓮和吳配睿這時才繞過兩側,正想沖出去,侯添良和張志文,也在這時奔了回來。
“印上尉你們快跑,越遠越好!”葉瑋珊大喊這一句,口中開始念咒。
沒碰到妖炁的賴一心卻愣了愣,他剛剛本已抱著拼死的決心,沒想到眾人居然同時轉身,合力擋下了這一記,這時沒時間說感激的話,他深吸一口氣,咬牙揮槍往外奔。
這時瑪蓮和吳配睿剛沖了上去,對方巨斧卻馬上帶著強大妖炁揮來,兩人無可奈何下,只好同時往側面急翻,她們已經知道,當敵人遠強過眾人的時候,最容易受傷的,除了發散型的葉瑋珊和奇雅之外,就是專修爆勁的兩人,不過葉瑋珊與奇雅有黃宗儒保護,兩人可沒有,若冒進而受傷,不只連累其他人,也無法成為戰力,所以兩人都十分小心,不敢隨便欺近。
此時張志文和侯添良已經趕到,兩把細長劍同時對著妖怪身後亂戳,負責擾亂的任務,但妖怪一轉身,巨盾裂空而來,妖炁一樣逼得兩人只能往後急閃。
這時賴一心已經沖上,他那裹著碧色氣焰的長槍,仿佛電閃一般倏然穿出,對著妖怪斧盾之間的空隙直搠,正是數個月前,賴一心領悟的基本武技——只要找出了正確的姿勢,進而千錘百煉地鑽研練習,久而久之,自能全身炁勁貫通融合,發揮強大的威力。
賴一心想通之後,苦練了四個多月,雖然離登峰造極還遠,但這電閃般的平胸一刺,眼前這妖怪還是避之不及,這一槍,倏然戳入對方那比人還粗大的右腿,紮了一個血口。
賴一心槍身急拔的時候,對方巨斧已經揮來,他不敢攖其鋒銳,一面後撤,一面聚出柔勁不斷地旋槍化力,直退出了五、六公尺,才把這一斧的勁力化散。
這時候妖怪腳底下突然透出一片寒氣,在巨大赤足周圍凝出一片霜霧,同時他上方也泛出一股洶湧熱浪,龐然往下催迫,這一冷一熱,正是葉瑋珊和奇雅的道咒之術。
妖怪大吼一聲,渾身大量妖炁往外爆散,迫使葉瑋珊和奇雅施術放出的炎氣、凍氣無法侵入,而妖怪這一瞬間,也找出了正確的攻擊目標,巨斧一轉,對著黃宗儒再度轟去。
直到妖怪停頓爆炁防禦的這一瞬間,來援的眾人終于看清了這巨妖的模樣……這手持斧盾的妖怪足有兩層樓高,他肩上無頭、乳生雙目、腹藏巨口,渾身妖炁彌漫……這是……好大一只刑天啊?哪兒冒出來的?
而這一瞬間,黃宗儒也正暗暗叫糟,剛剛合眾人之力才破掉了那一道外發妖炁,這一斧頭貨真價實地直接砍來,自己怎麼接得下?
但接不下也得接,黃宗儒兩手交錯,全身炁息透過盾牌外放,都凝注在炁牆上,並把炁牆凝縮成一公尺寬的厚實圓形氣盾,聚在身前。
不只黃宗儒叫糟,每個人都知道不妙,眾人的武器、道術同時向著巨型刑天攻擊,想迫他轉身,但刑天似乎橫定了心,他滿布妖炁的盾牌急揮,先逼開看來威脅最大的賴一心,渾身妖炁更是往外爆散,不只排拒著奇雅、葉瑋珊的道術威力,還逼得侯添良、張志文不敢靠近。
但他畢竟小看了瑪蓮和吳配睿,兩人趁這機會,兩把刀上同時爆出紅色熾焰,更以爆閃心訣運刀,轟爆聲中,倏然破開了刑天的護體妖炁,瑪蓮這刀砍入左腿,吳配睿大刀砍上右腰,兩人炁息同時爆開,將刑天身上炸開兩個臉盆大的血口。
這可比賴一心那一槍痛多了,總算這一下讓刑天分了神,加上眾人合力攻擊也耗掉刑天不少妖炁,這一斧頭雖然把黃宗儒的炁牆打散,逼得他炁息散盡,往後飛摔,但斧頭的威勢總算盡數擋下,只被一些殘余的妖炁泛入體內,受了一些內傷。
葉瑋珊和奇雅對視一眼,兩人同時托起黃宗儒往後飛撤,黃宗儒既然無力防禦,兩人就不能大刺刺地留在地面攻擊,得躲遠點看狀況。
不過刑天卻沒想到居然會接連受傷,何況這兩下痛得緊,他怪叫一聲,目光一轉,對著剛剛砍他腰的吳配睿殺去。
啊勒?怎麼找人家?吳配睿一驚,嚇得拖著大刀轉身就跑,但跑沒兩步,她就感覺到對方斧頭正揮出一片妖炁,高速沖來,吳配睿身子急伏的同時,綁著的馬尾隨勢揚起,當場被妖炁砍掉後半截,那道銳利的強大妖炁險險從上方擦過,她忙鼓出爆閃身法,往前加速逃竄,頭都不敢回。
但對方速度可是只比張、侯兩人慢上一線,爆閃的速度雖快,也只能快那一刹那,又不是能連續施用的法門,只見刑天不過幾個縱躍,又要再度追上吳配睿。
眾人看著這狀況,不禁發急,吳配睿這時向著北北東方拼死命直線逃跑,但那兒沒其他援軍,別人想幫也追不上啊!可是這時叫她轉身也等于要她的命,誰也不知該怎辦,只好一面叫苦一面死追。
吳配睿連用了兩次爆閃,體內炁息震蕩累積的反挫力道還沒穩定,刑天卻已經接近,她一時也沒想到自己逃命的方式有誤,正嚇得快哭了出來,就在她兩眼發紅的同時,突然一道帶著金光的熟悉紅影從東北方林中閃出,一瞬間和吳配睿錯身而過,正面迎上刑天。
噩盡島7 完

上篇:第九章 完全仙化     下篇:第一章 以身相許也不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