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混在美女別墅 第七十四章 早晨的對決(下)  
   
第七十四章 早晨的對決(下)

早晨,張劍鋒從入定中理過來,就聽到外面傳來悠揚的歌聲,他仔細聽去,竟是林詩曼在唱望郎石,他一躍下了床,穿好衣服後,出了門,去衛生間洗瀨一番,這才朝著大廳行去.(http;//

來到大廳,張劍鋒現不僅林詩曼在一邊彈琴唱歌,何宜雪與何宜雅也坐在這里,只是她們好像已經呆住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連張劍鋒走到大廳里都沒有動彈一下.

張劍鋒仔細聽了一下林詩曼的歌聲,聽上去,她對望郎石更加熟煉了,歌聲比昨天更加優美,幸好他已經聽過幾遍了,加上基因改造和修魂,意志比普通人堅定數倍,所以才沒有迷失在林詩曼的歌聲當中.

這時候,林詩曼已經唱到男jing靈與他的同伴前往敵方刺殺敵方高層,這里,是整曲歌聲音最高的地方,林詩曼的聲音越拔越高,已經變成了海豚音,但是,看上去還沒有達到了最高音,讓人都忍不住為她捏了一把汗.

可惜,在最高音的地方,林詩曼的聲音嘎然而止.

林詩曼苦惱地站起身來,看了看坐在那里已經變得半傻的何宜雪與何宜雅,剛想說話,就見到張劍鋒站在旁邊,臉上露出一絲喜se,接著又暗淡下去,輕聲道:"劍鋒哥哥,我,我還是沒有唱出來."

張劍鋒笑道:"沒事,今天你可進步了許多,昨天,你在前幾天句就卡住了,今天,你只有後面三句沒有唱出來,只要你再修煉幾天,一定能唱出來的."

林詩曼這才露出笑容,一拍額頭,說道:"是啊,今天我是多唱了幾句,只要在前進,一定能成功,謝謝你,劍鋒哥哥."

張劍鋒說道:"謝我做什麼,這種進步是你努力的結果,何況,之前你可是已經謝了我無數次了,再謝,我們就生疏了."

林詩曼笑著道;"我是謝謝你對我的鼓勵,有了你的鼓勵,我就更有信心了."

張劍鋒笑道:"好,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林詩曼點點頭,說道:"多謝你的吉言,我現在就是去修靈,爭取早一天把這首歌的高音部分唱出來."

張劍鋒說道:"好吧,嗯,等一下,這顆丹藥你拿去."說著,他的手伸入口袋,掏出來的是三顆丹藥,這三顆丹藥是二級增靈丹,之前給林詩曼的是一級增靈丹,本來,張劍鋒不想這樣急進的,但覺得林詩曼的體質很好,應該能承受二級增靈丹的藥力,這樣就能讓她的實力增長得更快,當然,他還有三級增靈丹,只是現在林詩曼也無法消化三級增靈丹,用了也是浪費,只有二級增靈丹最合適.

林詩曼接過丹藥,疑惑道:"劍鋒哥哥,你昨天已經給了我丹藥,我還沒有用完啊."

張劍鋒說道:"這丹藥也是分級的,昨天我給你的是一級增靈丹,這個卻是二級增靈丹,可以讓你的修煉提升更快,有了它,才有可能讓你更快把望郎石的高音部分唱出來."

林詩曼臉上立即綻開笑容,說道:"多謝劍鋒哥哥,那我就去修靈了,哦,我已經做好了早飯,先前你在睡覺,我就沒有打擾你,飯就在鍋里保溫,小菜則放在桌上,你吃了後就把碗筷放在那里,我會收拾的."

張劍鋒點點頭.

這時,何宜雪與何宜雅已經從林詩曼的歌聲中清醒過來,她們見張劍鋒與林詩曼正在說話,還提到修靈,丹藥之事,也感到驚訝,所以沒住氣沒有訊問.現在,眼見林詩曼要回房間,何宜雅的xing子急,早已經憋不住了,一下跳起來,叫道:"詩曼,你這首歌太好聽了,我與姐姐都聽傻了,這是什麼歌,我們以前怎麼沒有聽到過,這是你寫的歌嗎?還有,那家伙給你的什麼增靈丹是什麼東西,是不是想害你,你可要小心啊."

張劍鋒本來還沒有說什麼,但聽到最後,頓時大怒,叫道:"我說刁蠻女,不要在那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以為這世界上都是你那種黑心腸."

何宜雅也是大怒,昨晚上被張劍鋒壓在地上,還被奪去了初吻,她本來就很煩火,現在,張劍鋒竟罵她是刁蠻女,還是黑心腸,她怎麼受得了,當即就跳起來,大叫道:"你說誰是刁蠻女,誰是黑心腸,你這個無恥的家伙,你的壞心眼誰不知道,也只是詩曼心地單純,才上你的騙."

張劍鋒當然不會退讓,大吼道:"你說誰無恥,誰是壞心眼?我張劍鋒坐得端,行得正,正直熱血,見義勇為,豈是你想的那樣,倒是你,你看你,雖然長得還勉強過得去,不是那種嬸嬸不親,舅舅不愛的棗瓜模樣,但是,你的心靈卻差得遠了,尖酸刻薄,態度惡劣,已經嚴重影響你的形象了."

聽了張劍鋒的話,何宜雅的肺都快要氣炸了,尖叫道:"你,你這個無恥小人,我,我要殺了你!"說著,已經沖過來.

張劍鋒急忙後退,他可不想在林詩曼面前與何宜雅打架.

何宜雪當然知道妹妹的脾氣,眼見她就要作,急忙叫道:"宜雅,住手!"

何宜雅沖出去的身體停下來,氣乎乎地瞪著張劍鋒,如果目光能殺人,張劍鋒絕對已經死了無數遍.

張劍鋒當然不會怕何宜雅的殺人目光,(縱.橫.網.首.)不過,他也沒有再挑挑釁何宜雅,現在何宜雪話了,何宜雅也停止行動,如果他再挑釁,引起糾紛,那就是他不對了,所以,他只是用眼睛回瞪著何宜雅,並沒有再說話.

何宜雪站起身來,走到何宜雅的身邊,說道:"宜雅,你這脾氣可要改一改啊,怎麼步步都針對著張劍鋒."

何宜雅氣道:"那家伙本來就不是好人,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張劍鋒頓時氣極,那個刁蠻女怎麼看自己這麼不順眼,不過,他知道反駁也沒有用,對那個刁蠻女,他也沒有道理可講,眼珠一轉,知道不能直接與那個刁蠻女爭辯,應該采取曲線救國的策略,通過何宜雪與林詩曼來對付她,想到這里,他對何宜雪說道:"宜雪姐姐,你也看到了,她開口閉口都說我的壞人,你說,我怎麼成了壞人了?"

何宜雪責備的看了何宜雅一眼,說道:"宜雅,以後不要說張劍鋒是壞人了,知道嗎?"

張劍鋒得意的望了何宜雅一眼,讓何宜雅氣得酥胸起伏幾下,但在何宜雪的威壓下,她只得忍下去,一跺腳,說道:"姐姐,我有點不舒服,上樓去了."說著,就來到林詩曼的身邊,拉著她的手道:"詩曼,我們一起上去."

林詩曼看看張劍鋒與何宜雅,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只得沖著張劍鋒和何宜雪說道:"我先上去了."剛說完,就被何宜雅拉著朝樓上沖去.

何宜雅拉著林詩曼上樓後,大廳里頓時沉靜下來,張劍鋒看向何宜雪,何宜雪也在看向他,不過,當她的目光對上張劍鋒的目光時,不自覺臉se一紅,微微低下頭去,神se顯得有點慌亂,不過,她覺自己好像在氣勢上低了一點,又抬起頭來,臉se恢複平靜,說道:"張劍鋒,宜雅她從小就是急xing子,有時做事有欠考慮,你不能見怪."

張劍鋒上前兩步,已經到了何宜雪的身前,距她只有一尺的距離,在這里,他已經能聞到何宜雪散出的一絲幽香,讓他忍不住聳了聳鼻子,深吸一口氣,只感到幽香更濃,那一股幽香傳入身體,只感到全身猶如三伏天吃了冰琪淋一般舒暢,腦袋不自覺前伸,朝著何宜雪湊過去.

何宜雪眼見張劍鋒越來越近,眉頭皺了一下,微微退後一步,輕叱道:"張劍鋒!"

"啊,誰,啊,是宜雪姐姐,哦,我先前在思考問題,沒有注意,有事嗎?"張劍鋒恍然說道.

何宜雪當然知道張劍鋒那動作是在做什麼,腦袋里在想什麼,這種豬哥相,她可是見多了,眼見他睜眼說瞎話,頓時升起一絲怒氣,叱道:"想事情,想什麼事情?"

張劍鋒呆了呆,他只是隨口說話,以掩飾自己的尷尬,沒想到何宜雪卻步步逼進,思維一轉,臉上露出一絲沉重,說道:"我只是在想昨晚上的事,這個,當時我沒有看清是你,所以冒犯了,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你!"何宜雪頓時氣極,那家伙真是哪壺不響提哪壺,明明知道她最怕提到昨晚上的事,他卻說出來,那不是讓她難堪嗎,只是聽張劍鋒這麼一說,她就想起昨天晚上被張劍鋒摟入懷中,感受到他的男人氣息,還被他奪去了初吻,想想當初那感覺,她的身體就感到有一絲軟,氣息也變粗了一點,一股異樣在體內滋生.不過,她總算是在職場上打過滾的人,心志比較堅定,立即就壓下心中的漣綺,讓心情平靜下來,退後一步,坐到沙上,說道:"張劍鋒,你也坐吧."

張劍鋒打量著何宜雪,見她從先前的驚慌變成現在的冷靜,也暗暗佩服,不僅人美麗,而且智慧也不弱,真是秀外慧中,不知誰才有福氣得到她的芳心啊?幸好,無論怎樣,自己已經奪了她的初吻,如果讓那些對她虎視的男人們知道他已經拔了頭籌,不知有多少人要與他決斗.

上篇:第七十三章 早晨的對決(上)     下篇:第七十五章 教何宜雪修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