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兵王囂張 第十章 我冤枉啊!  
   
第十章 我冤枉啊!

我在維多利亞港的大酒店!

總統套房!海景房!

吃著烤全牛!

一道菜差點把後廚嚇尿!

張月在花都似乎很有人緣,用這個世界的話說叫混的開!

酒店沒有難為我!期間酒店老板還來給張月敬酒!

我只顧吃飽飯!懶得起身理他!

張月會對付一切!

其實張月來酒店的時候我就想好了,把他留下!

事實證明還不錯的選擇!

張月,你做的不錯,回去以後記得聯系海叔和花都的人,看我什麼時候去部隊?

我自己待會,你去吧!

"是,少爺.『81中 文Ω『Δ 網"

張月起身,卻沒有走,看著他支支吾吾的樣子,我就無語!怎麼突然變的這樣了?剛才不是挺干練的嘛?

有事就說!看你那樣!

"是,少爺,根據規定我是不能直接跟海大少聯系的!我資格不夠!所以,所以,您能不能自己給海大少打電話?"

我懶得理那老家伙!竟然坑我!你就直接打,就說我說的!不服的來找我!

"是!那我走了!這是給您准備的手機,您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打給我!"

嗯,去吧,不錯!

張月走了!我一個人呆在房間里不知道做什麼!

房間很大,能夠聽到遠處大海的聲音!還有一絲海的咸味!

我還沒見過海!想要飛出去看看,一想家里老家伙的話,就放下了這個想法!

累了一天跑去洗澡!一照鏡子才現自己胖了一點!

十七歲,我已經十七歲了!

離開家已經好幾天了,不知道村里的二大爺會不會習慣?

正在泡澡房門聲響起,聽呼吸就能知道是個女人!

這麼晚了會是誰呢?滕姬在帝都不知道我在哪,會是誰?

我圍上浴巾就跑去開門,卻忘了自己光著上身!

開了門才現自己的情況!可是那又怎樣?村里整天光膀子跑呢?

女人!看來我聽的沒錯!

"你,你,你干嘛?"

這話好像是我說才對吧?

你是什麼人?敲我房門干嘛?

"奧,人家看帥哥你太激動了嘛,帥哥要不要服務啊?妹妹活很好哦!"

尼瑪!雖然哥才看了幾本書,可是也懂這**裸的誘惑啊!

大保健!竟然在花都遇上了!

神經病!不知道你說什麼?

還有事沒?沒事離開,不然我關門放保安了!

"喲,沒看出來還是個雛兒啊,別怕,姐姐給你紅包!保證你爽到爆的!"

無語了!

我直接關上了房門!

然後跑到電話旁邊打給前台!

服務太差!什麼破酒店!

當我結束了泡澡躺下睡覺的時候,張月回到了自己的家!

"老公,是誰啊?讓你親自跑一趟?"

"老婆,不該問的別問,這次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我要先忙,你先吃飯吧!"

說完話張月就去了書房,他要給他的大老板張成海打電話!

"海大少,我是花都的小月,鐵柱少爺已經安排好了,他讓我直接給您打電話."

此時的張月心里還有點忐忑!

從下午接到帝都的電話,他就一直在忐忑!

傳說中的帝都張家大少,成字輩最有希望的繼承者給自己打了電話,只是去旺角接一個叫鐵柱的少年!

鐵柱,好村比的名字!幾十年前的曆史感撲面而來.似乎也沒在張家家譜,他是誰?為什麼海大少親自打電話?

張月不敢怠慢,急匆匆離開公司去接叫鐵柱的少年!為了顯示重視,他還特地開了公司的勞斯萊斯!

離開公司前,他親自開除了去機場接人的司機!

這是海大少的另一個命令!只是因為叫鐵柱的少年不開心!一句話就開了!這足以顯示出這個叫鐵柱的少年在張家的分量!

一路上張月的心情是惴惴不安的!

"既然安排好了就行,鐵柱讓你打給我,以後你就聽他的就是了!那小子也不給我打,你記得告訴他,讓他給他媳婦打個電話,好好管管,他就懂了!他媳婦的電話我給你,你記得告訴他.明白了嗎?"

"明白."

"嗯,還有,明天駐花都的部隊負責人會去找他,你負責接待,明白怎麼做嗎?"

"明白."

"嗯,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行了."

電話掛了!張月卻呆在書房一動不動!

這個電話得到的信息太多了!

不一會,張月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只有一個號碼,但是張月卻激動的顫抖起來.

張月把號碼記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然後牢牢的記在心里,鄭重的把筆記本放在了保險箱!

他知道,這是自己能夠進入帝都的唯一一次機會!

"老公,吃飯吧,都涼了!"

"好,就來!"

張月坐在飯桌前,吃著飯卻感覺格外的香.

他的老婆坐在旁邊,看著結婚十幾年的丈夫一臉的激動和興奮,充滿了疑問.

是什麼讓平時沉穩的丈夫如此激動?

張月作為張家在花都的負責人,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會這麼沉不住氣?

"老公,今天你怎麼了?看著你很高興!"

"是嗎?這麼容易看出來?哈哈哈哈,今天確實高興啊!"

"那是什麼事這麼開心呀?"

"今天我遇到了大人物,這次如果伺候的好,我們說不定就能一飛沖天!"

"一飛沖天?大人物?我們現在過得不好嗎?你可是張家在花都的負責人啊!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呢!"

張月的老婆沒有想過那麼多,在他的眼里現在的日子就挺好的!

張家花都的負責人,那是連特都能直接說上話的存在!在花都已經是一流家族的地位!

"老婆,在我看來這還不夠!很多事因為規矩我沒有跟你說過,我這個負責人在外面風光也不過是帝都張家的一條狗,隨時都可能被換掉!那只是張家人的一句話而已!而這次,我遇到了貴人,有了能夠入族譜的機會,一旦入族譜,有了族里的輩分,那就是世代的傳承!我們在花都就能夠成為家族分支,就是花都張家!你說我能不激動嗎?"

"哦哦,是這樣啊.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可是我會照顧好家里,放心吧!"

"恩,好老婆,趕快吃!吃完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忙!"

張月一家人的激動和莫名的興奮,我都看不到!

此時的我在數星星!實在是睡不著!

這里的床太軟了!雖然有所謂的空調,可是一點也不自然!

巨大的玻璃窗不能打開!我有種想要拆了他的沖動!

村里的床都是幾個老家伙選用村東頭的竹林,自己做的竹床,一條條竹糜子用竹條捆在一起,打上光滑的桐油,曬干,躺下去光溜溜的,帶著自然的冰涼,還有穿過中堂的過堂風,就是一整個夏天!

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樣子?不知道族里的老家伙們會不會想我?不知道滕姬過的怎麼樣了?

在一堆的好奇和問題中,我打著哈欠睡著了!

再次醒來,已經是太陽照進了房里!這時候該和傻豹一起跑步了!我傻笑一聲,這里是花都!一個花花世界罷了!

洗完臉,酒店准時送來早飯!我特地要了冬菇粥還有小咸菜,那是二大爺的味道!

讓張月給我准備幾套衣服,算是我出門入伍帶的東西!

和張月一起到達的還有幾個穿著軍裝的漢子!我已經了解過部隊的基本知識!雖然這些人沒有穿著花花綠綠的迷彩服,卻也能夠知道他們的身份!

很漂亮的橄欖綠!一個少校和兩個上尉!

"少爺,這是駐花都部隊的解放軍同志,這次是過來接你入伍的."

我請幾個人進來,然後准備摸摸情況!對于這個駐花都部隊我是一點都不了解!來的突然,連上網搜索的機會都沒有!

海叔是少將,怎麼弄個少校過來?

"你好,張瀟,我是駐花都部隊司令部的干事,我叫李雷!奉上級命令特招你入伍!你只需要跟我們走就是了!"

還真是雷厲風行啊!我都什麼都不知道,這幾個鳥人就帶我走!

小爺能說走就走的人嗎?

張月,你去打個招呼,我請幾位同志吃飯!

"好的,少爺!"

不得不說這張月是個妙人!立刻就離開了房間!

"張瀟同志,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司令員在等著我們!"

一聽這話我明白了,我就說嘛,海叔好歹是個少將!是個官!怎麼會找個少校來接我!

不過我都還不明白什麼是特招!為啥這幾個人都這麼著急走?我才不著急呢!

"少爺,准備好了!您可以和幾位同志下去了!"

走吧,幾位長同志,咱們一起吃早飯!

幾個長同志被我和張月連拉帶扯的進入了所謂的包廂!為啥在這個憋球的地方?有面子,貴!上檔次!

聽說這里吃頓飯比普通人的一年的收入還多!

二大爺說過,無論什麼時候,當兵的都好酒!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那才是男人嗎!

那個誰,你去給弄幾瓶好酒!哪個最好拿哪個!幾位長放心的喝吧!

在我胡攪蠻纏的無理取鬧之下,幾個軍官被我灌了一瓶又一瓶,小樣,看你能不能說實話?

身邊的張月那是逢場作戲的老手了,一點不醉!

看我眼神,立刻就去門口守著了!

幾位長,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啥叫特招啊?

"特招,就是特別招待唄!嘿嘿,額,,,你過了入伍的時候了,聽司令部的人說是上面的意思,沒辦法才招收你!前天司令員為了你摔了杯子!"

我去!這是有情況啊!看來這個所謂的司令員還不待見我!

以後估計是有問題啊!

那你知道司令員為啥摔杯子嗎?他看不上我?

"我聽,,,嗝,啊,嗝,聽司令員叨叨說看不上這些官二代,紈绔子弟!也不知道什麼貨色就往部隊里面送!"

這個少校干事知道的還真不少!那兩個上尉一直沒說過話!一直在吃喝!估計也是難得碰上好東西!

長啊,這兩位長是誰啊?你一直沒介紹呢?還有你們干嘛那麼著急回去啊?

"他們倆是司令部運輸連的連長和指導員!司令員說了,他不收廢物!就把你扔進運輸連混日子,嘿嘿嘿!額,,嗝,不行了,喝多了,兄弟,咱們得快點回去!"

你還沒說為啥著急回去呢?

"這都不知道,解放軍是有紀律的!駐花都部隊每次出來都是有時間規定的!沒有任務不得在市區停留,不得擾亂花都秩序!我們只有守護花都的責任,沒有破壞花都的義務!"

這個哥們吃飽了,喝足了!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喊著口號!

"忠誠于黨,熱愛人民,保家衛國,獻身使命,崇尚榮譽!"

這次真的喝多了!幾個人一起喊起了口號!

醉了都忘了口號,厲害!

雖然我也喝了酒,可是用內氣排出來就好了!該問的已經問清楚,接下來就是銷毀這已經生過的東西!

張月,你去找酒店的經理,把今天幾位長來包廂的錄像刪掉!我不想留下什麼!明白怎麼做嗎?

"明白!"

再找幾個人把三名軍官抬上車!我們去部隊!

上篇:第九章 獅子山下,紫荊花開     下篇:第十二章 打敗你的不是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