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兵王囂張 第二十章 武功盡失  
   
第二十章 武功盡失

天下風云出我輩,

一入江湖歲月催;

皇圖霸業談笑間,

不勝人生一場醉.81

東方不敗真厲害!

但是小爺不能練葵花寶典!

誰知道那劍譜是不是真的?一本劍譜練成飛針也是沒誰了!

電視里,紅衣飄飄的東方不敗正在使勁猛干任盈盈他爸,我正端著一杯咖啡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些招式.

這些年,人們的武功真的練的和電視里一樣嗎?

他們飛來飛去的比我都快,可是胖子不是說現在會飛的都消失了嗎?

我在考慮著武功的套路,邊上吧唧吧唧的聲音那麼不和諧,死胖子啃肘子不能自己找個地嗎?

我有點後悔認識這個死胖子!更不應該告訴他什麼武功分級!

"給我水!噎著了!"

死胖子,活該!讓你吃那麼著急!

唉,這杯可不能喝啊!

胖子一把搶過我手里的咖啡就往嘴里倒!

我都不忍心看他接下來會生什麼!

"啊,燙死了!"

我就知道!那杯咖啡是我用內氣一直在加溫的!

會飛的豬,再次從我的身前飄過!走好,不謝!嘿嘿嘿

我和雷胖子一起離開了部隊!這是鳥司令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做什麼?在我的調令下來之前,我的任務是呆在花都.

死胖子過的很開心,吃得飽,睡得好,什麼都不用擔心,老張把一切准備好了,而我和胖子,只要享受就夠了!這也許是很多人一輩子的追求吧?

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另類的軟禁?就像是當年曹丕對劉禪一般.

胖子根本沒有考慮過這些,或者說他考慮過卻無能為力.

我倆的軍銜沒變,卻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叫做二等功的勳章.

花都這個地方不適合我!和我的八字犯沖.

仔細想想,一切都不是那麼順利,如果不是對這個世界不熟悉,我肯定會以為這是海叔安排好的一場電視劇.

那麼的不真實!可是又那麼誘惑人心!

就像是踏入江湖,一切的一切都要我去接受,去學習.

沒有想象中的一步步成長,現實就像是過山車一樣的跌宕起伏,大起大落.

可能沒有比我現在更舒服的兵了吧?

我算是一個兵嗎?盡管我也穿上了軍裝,可是對于什麼是部隊?什麼是兵?我一竅不通!

令狐沖問過什麼是江湖?

任我行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已經身在江湖,心卻還在外面.

我企圖去電腦里尋找答案,可是我沒有找到.

我想知道海叔為什麼把我扔到花都這個陌生的地方,來做一個普通的兵.

張家子弟不都是精英嗎?不都是在做官嘛?

那我呢?為什麼只是一個兵!

我還有狗腿老張,哦,或許這就是鳥司令看我不順眼的原因吧?

誰會在軍營里養一個公子少爺呢?

突然想通了一些事,難免開心.叫上胖子,較量些拳腳,算是不忘自己的出身吧.

老祖宗說的對,拳不離手曲不離口!

這段時間我膨脹了,幾乎忘了自己是誰.

我有一個好狗腿服務,有一個家族平事,這就是我的悲哀吧.

我是誰?我是鐵柱,村里那個追著傻豹和黑瞎子跑的少年!

我離開家出來做什麼?

為了報仇!國仇家恨,殺父之仇!

仇人在哪?我不知道也沒人告訴我.可是村里最俊的後生,我那便宜老爹都死了,我的武功能報仇嗎?

上去送死的貨!

我也許知道我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做了,既然來當兵,就做最好的那個!

那個冷鋒帶領的部隊就很有意思,那些兵的漠然,帶著血腥味的殺氣,雖然不大,在這和平的年代也是不易.

在我被軟禁的第二天,花都就打開了封鎖.

而我卻沒有離開,因為我要做一個好兵,去最好的部隊.

這幾天安逸的生活,我學會了喝咖啡,聽說那是白骨精們的最愛,**絲的裝逼利器.而我,只是喜歡它的味道.

令狐沖還有一個任盈盈和小師妹,我呢?

家里剛娶得媳婦不知道被海叔賣到了哪里,這才想起來好久沒有給滕姬打過電話了.

我急忙忙的拿起電話給滕姬打過去,卻是沒人接聽.

我想盡快回部隊了!去做一個真正的兵!為國而戰,為民而生!就像那個便宜老爹一樣!最少這一輩子活的不空!

突然感覺自己的內氣壁障有所松動,難道是要突破嗎?

我急匆匆的跑到外面的空地上,盤腿坐下開始運行軒轅聖皇決!體內的內氣順著經脈運行的度越來越快,這次如果能夠突破星級,那麼我就有機會成為自從張三豐破空飛去之後的第一人.

想想心里挺激動的!這一激動我趕緊停下了胡思亂想!自身內氣運行三百六十五個大周天後,重回四肢百骸.所謂的突破人類極限和武功的突破其實就是在錘煉自身,開自身的潛力!

人體的潛力是無窮的,按照族里的記載,就算是破空飛升的前輩也不過是開了很少的身體潛能.人體藏有三百六十五個大穴,更有七千多個暗穴.

突破日級後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樣子,誰都不知道.族里的前輩記載莫名消失,我的修煉度成了族人看到突破日級的希望.

體內的內氣已經交彙于百彙穴,只要逆行經脈沖破四肢百骸的障礙,再將內氣融于丹田,那我就成功了.

心里正緊守元氣,身心合一的時候,一聲刺耳的聲音傳過來,打破了這片小院的甯靜.

無法抱守元氣,正在逆行經脈的我抱受摧殘,身體里的經脈被堵,內氣無法運行,一口血憋在了胸口,再也無法練功.

啊!

我大叫一聲,轉頭向外面看去,一個年輕人正好從車上走下來.

雷胖子肯定聽到了我的大叫,光著腳丫子跑了過來.看到雷胖子我再也憋不住這口氣,猛地一口血噴了出來,腦袋一暈倒了下去.

我不知道生了什麼,迷迷糊糊之間能夠感覺到來來回回的走動,能夠聽到身邊有咒罵聲,卻又那麼不真實.

究竟是怎麼了?

按照我的身體情況來說,如果只是吐血是不會暈的,可是練功的時候逆行經脈,如果不突出這口血肯定會武功盡失,更嚴重的是死翹翹.

不知怎麼的想起了電視里說的走火入魔,其實那就是逆行經脈想要打開壁障的時候,內氣沒有散開,淤積在了百會穴,加上經脈受傷紊亂,神志不清,就成了所謂的走火入魔.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圍著一群人,或是坐著,或是趴著.

胳膊上傳來壓迫的感覺,一動卻又軟軟的,是什麼東西啊?

我想要起來,卻現自己沒有力氣,運行內氣,身體沒有反應!

這是什麼情況!我真的怕了!我的內氣呢?我的內勁呢?我的武功呢?

或許是我的動靜太大,趴在我旁邊的人醒了過來.

滕姬!竟然是滕姬!

"啊,老公,你醒了!太好了!"

啊,滕,,,滕姬?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伸手去掐一下滕姬的臉,軟軟的,真的有人!

什麼情況?滕姬怎麼來了?那麼說剛才我摸到的軟軟的是,,,,

看著滕姬我不得不苦笑一下,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這樣.

房間里的人都醒了過來,海叔,雷胖子,還有兩個白胡子老頭,在帝都張家見過,應該是族老.

"老公你終于醒了,太好了.我還擔心你出什麼事呢!"

"是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額,真的好嗎?我現在也不能確定我的內氣是不是真的沒了,滕姬高興的小臉還掛在我身上,一抬手,又摸到軟軟的.

滕姬,海叔他們都看著呢,你先放開我,我有些事要說.

"看著就看著唄,你問問他們看見什麼了?"

"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我剛要去問幾個族老,卻現幾個老家伙東張西望的看著別處,海叔更是在一步步的往外撤退.

我的天啊,這段時間滕姬到底對海叔和族老做了什麼?

"不許往外走,都聽著我家老公說話.哼!"

滕姬的話一出,我就看到海叔他們幾個身體立刻停在了原地!

這,這不科學!

我也懶得去問滕姬到底做了什麼,反正滕姬不在的時候海叔肯定會告狀的.

滕姬,我暈了多久了?

"你昏迷了三天了!那天你突然昏迷,那個胖子現你之後就叫張月把你抬回了房間.這里的醫生都不知道你是什麼情況,張月不放心就給海叔打了電話,正好我也在旁邊,就帶著海叔和族里的兩個研究藥物的老頭飛了過來."

三天了啊!雷胖子呢?就是那個胖子!

"那個胖子回部隊了,命令下來了.本來你也要回去,可是你昏迷不醒,又檢查不出什麼問題,就先留在這里觀察情況了."

原來胖子回部隊了.老張呢?

"老張?你是說張月?"

對,就是他!

"他在外面呢!這里他不敢進來."

我一愣神,不敢進來?再看看房間里的情況,也能夠想明白.

本來老張就是張家的一個狗腿,這次我吐血昏倒,海叔沒有直接撕了他就算不錯了.

"鐵柱啊,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吐血?兩位叔叔說你是受了內傷,你和別人打架了?"

聽到海叔的話,滕姬也是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那天我突然感覺自己要突破,就坐在外面的小院里運功,打算一舉突破到月級,可是在逆行經脈的最關鍵環節,一聲刺耳的汽車聲傳來,擾亂了我的心境,我一口內氣頓時卡在經脈,傷了內腑.那口血雖然噴了出來,可是這身體,唉.

"身體怎麼了?受傷嚴重?咱們可以慢慢養的."

不是,是我現在武功盡失!一點內氣都感覺不到!

"什麼!"

這一下房間里的人全都大吃一驚,海叔和兩個族老全都沖了過來握住我的手腕就要查看情況.

疼!松手!

現在的我哪里能受得了他們這麼用力的抓握.

"好賊子!那個開汽車的人抓住沒有?就是因為他,鐵柱竟然武功盡失!"

"對,一定要抓住那個人!17歲的月級高手啊!我們族里的希望啊!"

兩個族老脹紅了雙眼,那樣子似乎要殺人!

上篇:第十九章 城市套路深     下篇:第二十一章 所謂四大社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