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一章 農家小事  
   
第一章 農家小事

"爹爹最壞了,昨晚我明明記得我是睡在娘親的懷里,可今早上起來,卻跑到我哥床上去了,爹爹還騙我,是我夢游自己去的."

頭的太陽照射在大地上,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在這樣的天氣里,即便是最勤勞的農民也不願意出來勞作,寂靜的山村一頭,一處淺淺的溪水旁,兩個卷著褲腳,光著腳丫的孩童著烈日,撅著腚在溪里摸索著什麼.

興許是累了,其中一個約莫五六歲,被太陽曬得黑黑的孩童直起腰,擺著手指做無奈狀道:"明明是爹地想一個人獨占娘親,才把我抱到哥哥床上的,他居然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騙,真是不擇手段."

一旁,撅著腚繼續在溪里摸索的男孩頭也不抬的道:"那你醒來了就沒有第一時間去你爹床邊,撓這床腿大哭一場給他們看?你大意了!"

黑黑的孩童很是吃驚:"我聽只有女人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結巴道:"原來男孩子也可以這樣嗎?"

或許太長時間彎腰有些酸痛,這會艱難直起腰,然後用手揉了揉發酸的脖子,用自己的胳膊摸了摸頭上的汗水,張傑鄭重的道:"張浩,可以的,這是全世界孩的通用法寶."

一旁被稱作張浩的男孩先是認真的思考了片刻,隨後了頭,回應道:"你的對.哥,還是你聰明!"

略顯無奈的撇了撇嘴,看著自己在溪中映出的倒映.那的手腳,還有稚嫩到即便張傑自己都覺得無法置信的臉蛋,一時間便有種悲涼的感覺.

想自己一個奔三的摳腳大漢,穿越這樣的事情就不了,沒有附身在皇帝王爺身上咱也忍了,可至少也得給安排個成年人附身吧,這胳膊腿的算什麼事!

不敢多想,雖已經來了大半年了,可這事情想想就都是眼淚啊.

"哥,你不是這里能摸到泥鰍還有螃蟹嗎?怎麼咱們找了半天,什麼都沒有弄到啊?"略顯黑瘦的張浩抬頭看了看頭毒辣的太陽,雖來的時候興致勃勃,可到底是孩子心性,一時半會沒有收獲,就開始不耐煩起來,

"這麼熱的天,你爹你娘都在干嘛?"知道自己估計錯誤,這溪雖然很淺,比較適合自己這樣胳膊腿的,可溪水里真的沒有什麼收獲,想要捉魚,只能去河邊.可就自己這樣的,如果真的去了河邊,別捉不捉到魚,即便真的捉到了,回到家肯定也是一頓責罰.

既然沒有收獲,張傑也不打算在這里曬太陽了,在清澈的溪水里洗了一把臉,張傑就准備上岸了.

"這時候爹娘都在家睡覺啊?怎麼啦,咱們不就是趁著他們午睡才跑出來的嗎?"呆頭呆腦的黑子見張傑已經上了岸,便不解的問道.

"是啊,人都去睡覺了,你覺得那些魚啊,蝦啊的能不困?既然魚蝦都去睡覺了,咱們到哪里抓去?走吧,回去了,不然等回去晚了,嬸子又該我帶你瞎繞了."光著腳上了岸,張傑便帶頭朝著村子走去.

身後的黑蛋今年五歲,比張傑一歲,是三叔家的孩子,因為三叔是讀書人,所以自然也希望這個黑子將來也能跟著他有大學問,自然對張浩寄予厚望,平時家里管的就嚴,要不是趁著家人午睡,張傑也不可能帶他出來.

"哥,你我爹懶不懶."看著張傑已經走遠,將岸邊的鞋提在手里的張浩急忙追了上去,可能因為並不經常光腳,家伙被地面的石子隔得直咧嘴.

"三叔每天不都是在教你讀書進學?怎麼懶了?"走在前頭的張傑略微放慢速度,等張浩追了上來,便開口道:"你又沒有光腳走過路,把鞋穿上吧,別還沒有到家先把腳磨破了."

咧著嘴的張浩手一揮,故作豪邁的道:"沒事,哥你不是都光腳的嗎,我陪著你."等和張傑並行,便略帶不滿的道:"你看啊,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最懶惰,第一種是好吃懶惰的,第二種是不知進取的,至于第三種,就是躲在家里生娃,然後堂而皇之的把所有希望啊,責任啊全都一股腦的推卸給娃兒的."

張傑奇怪的看了一眼人鬼大的堂弟,隨後頭道:"道理,是這麼個道理,所以,為了將來不被你自己的娃兒嘲諷你也是懶惰的人,騷年,現在就努力進取吧,等你考上狀元郎,將來哥好跟著你吃香的喝辣的."

撇了撇嘴,立馬就有些不樂意的黑蛋納悶道:

"哥,我就奇怪了,為什麼你這麼聰明,爺爺不讓你去讀書,就憑哥你的本領,將來肯定要當狀元郎的,等哥你當了官,我跟著哥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更好?"

張傑也不理他,等兩人進了村子,就看到在幾個同齡的孩子正在玩泥屋子,這是一個相當考驗智力和技巧的游戲,反正從幾個孩子頭也不抬的勁頭你就能知道,他們對這個玩泥巴的游戲有多癡迷.

徑直的從幾個玩的不亦樂乎的伙伴身邊走過,一旁的張浩到底沒有忍住誘惑,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多看了兩眼.

誰知道就多看著兩眼就出了問題,只見一個約莫歲,僅僅只穿了一個褲頭,光著膀子的男孩沖著張浩喊道:"臭屁蟲,有能耐來比試比試,不讓你輸得找不著家我都跟你姓."

面對這個光膀子面帶匪氣,最重要的是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男孩挑釁,不過五歲零七個月的張浩到底沒有忍住,光著的腳丫子頓了頓,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備和對方比試比試誰摔得泥巴更厲害的氣勢.

走在前面的張傑也懶得理會這群江湖好漢的意氣之爭,直挺挺的就走了過去,落在後面的張浩看了看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光膀子土匪,然後在看看並不打算給自己撐腰的堂哥,知道這個時候留下來只是自取其辱,便狠狠的呸了一聲.

"來日方長,咱們後會有期!"

一擺手,一跺腳,黑子急急的朝著張傑追了過去.等兩人並行,張浩便帶著不滿的道:"哥,你怎麼不幫我教訓李狗蛋一頓,玩泥屋子,哥你可從來沒有輸過別人."

有些無語的瞅了瞅身後一群看到張浩落荒而逃後哈哈大笑的伙伴.張傑面不改色道:"他們今日能用泥屋子贏你,等十年後,你身穿朝堂官服,騎著棗紅大馬,身後跟著三五個惡仆,在他們這群泥腿子跟前走一遭,你你們之間到底是誰贏了?"

"有道理是有道理!"了頭,似乎略帶憧憬的張浩突然眉頭一皺,細聲道:"可我怎麼記得,哥你好像過,十年太久,你只爭朝夕?"

也不知道三叔家的基因怎麼這麼好,一個五六歲的屁孩子,現在是越來越難糊弄了,半年前剛來的時候,這子還跟一個傻子一樣,自己什麼就是什麼,可這半年光景,這子就會用自己的話來反駁自己了,這個發現讓張傑有些頭疼.

臨近家門,就看到一群孩子正昂著腦袋朝樹上看,張傑順著他們的目光抬頭,就看到大樹上,一個年齡稍大一些的孩子正抱著樹干往上爬,確認安全後,樹上的孩子便猴子一般一只手連同雙腳纏在樹干上,另一只手伸手就夠到了樹上的桑葚,那紫黑色的桑葚看著就讓人流口水,樹上的男孩子張開嘴,就把一串桑葚子塞進嘴里,嘴巴鼓動間,黑色的汁液順著嘴角就留了下來.

樹底下一大群孩子都饞的的直流口水,一個個嚷著扔下了一些.

不大會,樹的孩童吃飽了,便開始往下面扔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誰接到算誰的.

等一串桑葚直接朝自己頭上砸來的時候,反應不慢的張傑一手就抓了個正著,看著一旁直流口水的張浩,將一串桑葚撤下一半遞給他後,將剩下的一半往嘴里一扔,頓時,一股香甜的味道彌漫口腔.

被這一口甜味把肚子里的饞蟲勾了出來,正打算殺進戰團,去樹下爭搶一番的時候,不遠處一個婦人急躁的聲音突然傳來:"張傑,還不趕緊回家."

"糟了,咱們偷跑出來的事情肯定被發現了!"看到急急趕來的婦人,一旁的張浩突然面色沮喪的道.

"多大事,至多不過一頓臭罵,又不會少二兩肉,過幾天後又是一條好漢."兩個人不情不願的朝前走的時候,遠處的婦人卻已經急忙走了過來,臉色似乎不太好看的婦人一把拉住張傑的手,語氣嚴厲道:

"傑,你三嬸子的鐲子你拿哪里去了?"

本來以為只是偷偷帶堂弟出去被發現了,至多被罵一頓的事,怎麼突然變成什麼鐲子了.腦子沒有反應過來的張傑奇怪的問道:"娘,什麼鐲子?"

"還能是什麼鐲子,就是你三嬸子經常帶的那個翡翠鐲子白,,你到底拿沒拿?拿了就趕緊交出來,然後給你三叔還有三嬸子認個錯,娘保證不打你."臉上突然變得很溫柔的婦人輕聲的勸告道:"傑乖,快把鐲子拿出來,那鐲子是女孩子帶的,你一個男孩子帶著多不好看,趕明娘親讓你爹在縣城給你買個好的.比這個還大"

有些無語的看著明顯處于哄孩狀態的王氏,張傑對自己的娘親這個殺手锏自然明白,這個時候別自己沒有拿,就是拿了,也千萬不能承認,因為一旦承認了,恐怕接下來就要承受王氏的十八般酷刑了.

不過知道歸知道,這個時候張傑還得表現的天真些,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樣子,所以便張這一雙大眼睛,故作天真道:"我沒有拿三嬸子的鐲子啊!我剛剛和浩子去溪捉魚去了,放心放心,沒有去河邊,就去村子那邊的溪里,水淺的很.不信,浩子可以給我作證."

    下篇:第二章 翡翠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