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二章 翡翠鐲子  
   
第二章 翡翠鐲子

一旁的王氏見張傑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便不由信了幾分,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自然不願意相信自己家孩子拿別人家的東西,而且,這個別人家還是關系鬧得比較僵的妯娌.

將目光轉向一旁手里提著鞋,光著腳丫子的黑炭子,王氏詢問道:"你娘的鐲子你拿了沒有?要是拿了就趕緊給你娘還回去."

等看到張浩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後,皺了皺眉眉頭的王氏突然柔聲道:"浩,你和傑一直在一起是吧,傑沒有拿你娘親的鐲子,你肯定知道,既然這樣,等會你娘親要是問起來,你別忘了給你傑哥哥作證,你們倆都沒有拿,肯定是你娘親自己找不見了."

趁著王氏教導堂弟的功夫,張傑腦子里開始飛速轉動起來,三嬸的鐲子張傑自然見過,原因無它,就是因為三嬸子總是帶著在王氏跟前炫耀,張傑知道三嬸那個鐲子價值不菲,放在當鋪里頭不要開口,掌櫃的至少得給一個銀錠子.這鐲子是她娘家陪嫁的嫁妝,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所以平日里三嬸子寶貝的不得了,這鐲子怎麼會無緣無故的丟失,張傑還真有摸不著頭腦.

"走了,兔崽子,回去跟你三嬸子清楚,沒拿就是沒拿,我看誰還敢硬逼著你承認不成?"確定不是張傑拿的,心里頭有了底氣的王氏臉色也平靜了下來,一手拉著張傑,一手拉著張浩,王氏一路上走,一路上交代道:"記住了,不管誰問你,就是咬死了,沒拿!"

進了家門,張傑才發現情況比想象的還要嚴峻,不止三叔三嬸子都在,就連二叔,叔嬸子姑都在,更讓張傑覺得詫異的是,平時並不怎麼過問家事的爺爺也在,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那個鐲子的價值,值得一家人拿出這麼大陣仗的,恐怕那鐲子一個銀錠子是換不來的.

"傑,嬸問你,嬸子的白鐲子是不是被你拿去換糖吃了?告訴嬸子,等會嬸子給你買一大把糖."剛進屋,只見一個年約三十,身材略顯魁梧的中年婦人緊忙走了過來,也不管臉色難看的王氏,一把將張傑拉到跟前,神態溫柔道.

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故作天真的撓撓頭,張傑十分配合的開口道:"沒有啊,我沒有拿嬸子的白鐲子,也沒有換糖吃,不信嬸子你聞聞我嘴,一甜味都沒有."

雖心里頭警告自己賣萌可恥,可張傑卻不得不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沒辦法,孩子是沒有人權的,家里一旦丟了東西,大人首先懷疑的對象就是家里的孩,而很遺憾的是,在張傑穿越過來之前,這幅身體的原主人,本身就是一個萬惡的搗蛋鬼.

你偷雞摸狗,頑皮搗蛋什麼事情都能找到他,除了上房揭瓦他還沒有那本事,總之幾乎屬于他這個年齡階段該干的,不該干的,他都做了一遍,甚至在張傑附身過來的那一天,那臭子剛剛一把火把麥場里的柴火垛燒了,要不是發現的及時,整個麥場好幾百個柴火垛恐怕就沒有能保住的.

為此,剛剛附身過來的張傑還替這子白白挨了一頓毒打,沒錯,就是毒打,至今思來,張傑屁股都隱隱有種酸爽的感覺.

"傑,你實話,嬸的鐲子你到底拿哪里去了?是不是藏起來了?老實跟嬸子,不然你的屁股還得開花,到時候還得承認,圖什麼?"見軟的不行,原本臉色還很溫柔的三嬸突然板起臉,那張本來只能算中人之姿的臉龐頓時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一旁的王氏不動聲色的朝前一步,將張傑的身子往身後擋了檔,看著三嬸的眼神已經帶了怒氣.不過有鑒于之前張傑那惡劣的表現,此刻王氏並沒有插嘴,想來需要張傑做進一步澄清.

"三嬸,我真沒有拿啊,騙人是狗.不信你翻我身上.你看,你看,真沒有拿."仿佛被逼急了一樣,漲紅了臉的張傑將自己身上的口袋都翻了一個遍,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差就當眾把褲子脫了.

唉,這就是有前科的下場,家里不但沒有人幫忙句話,一個個都是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嘿,你這孩子,怎麼這麼皮,前段時間你燒了麥場柴火垛的時候,那時候你就嘴硬,打死不承認,最後不是人家狗蛋,二娃子一起證明就是你的火,你到最後都死不悔改是吧,你,是不是非得當場抓住你的爪子,你才肯承認?快,鐲子拿哪里去了."虎著臉的三嬸一把扯過張傑的手,拎在手里仿佛拎雞一樣,訓斥道:"你可知道,那鐲子是浩今年蒙學的學費,沒了鐲子,耽擱了浩蒙學,難道讓浩像你一樣,一輩子就這麼偷雞摸狗游手好閑的胡混過去?"

"孩子沒有拿就是沒有拿,你還能打死他不成?"終于看不下去的王氏原本就拉下去的臉,在看到對方將張傑拎雞一樣拎的到處亂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張傑拉了過了,隨後像護著雞一樣把張傑拉在了身後,張開臂膀的王氏仿佛隨時准備豁出去的老母雞一樣,緊緊的把自己家的雞仔護住.

這個時候的張傑已經不太關心娘親和三嬸子之間的明爭暗斗了,而是偷偷將目光瞥向屋簷下的爺爺身上,家里真正當家的還是這個一直不話,抽著旱煙袋的老人,作為家里一不二的家主,老頭一句話,就可以熄滅家里所有的紛爭,也可以一句話,決定張傑的命運.

"軍旗,看看像什麼話!"一兜旱煙袋抽完,老頭終于發話了,自然不會同場中吵得不可開交的兩個婦人,而是朝著一直在旁邊沒有吭聲的三叔訓斥了一頓.

這也是張傑的便宜老爹不在家的緣故,不然這個時候老頭子肯定是訓斥張傑的便宜老爹.

沒有辦法的事,誰讓三叔是讀書人的.

事實上這個時候也不要三叔在什麼,既然老頭子開了口,那就是到了下定論的時候了,鐵青著臉色的三嬸子也只能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傑,你過來!"將旱煙袋別在腰後,板著臉的老頭朝張傑招了招手.

張傑知道,這個時候就是娘親也護不了自己,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一刀,這一關不過去,以後是沒有好日子了,掙開王氏的手,耷拉著腦袋的張傑不情不願的湊了上去.等來到老頭跟前,聲的叫了一聲:"爺爺!"

"傑,男子漢大丈夫,拿了就是拿了,沒拿就是沒拿,你自己,到底拿了沒有."板著臉的老頭自然有一股子一家之主的威風,這個時候,如果是普通的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早該嚇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恐怕有什麼都該實話實了.

"沒拿!"咬著嘴唇,掉了一顆奶牙的張傑話有些漏風,可仍然倔強的回答道.

"不實話就要挨揍,到底拿沒拿."這就有股子屈打成招的味道了,想來,根據張傑以往壞事做盡的經驗,老頭是咬死鐲子被張傑拿了,見張傑不承認,臉色更加寒了幾分.

"沒拿."張傑也有了幾分火氣,一個鐲子,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就硬往自己身上安,就算自己以前表現強差人意,可這半年了就再也沒有惹是生非過,相反,自從張傑來的半年,可以竟做乖寶寶了,什麼偷雞摸狗在也沒有干過不,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老老實實的待著.怎麼半年的努力,還是沒有轉變自己在家人心中的地位那.

"手伸出來.在問你一遍,到底拿了沒拿."見張傑仍然一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樣子,臉色一沉的老頭一手抓住張傑的嫩手,作勢就要打,等看到張傑仍然不肯低頭後,伸出粗糙的大手,然後用一根指頭狠狠的在張傑手心打了三下,頓時,張傑的手上就留下了三道印子.

處罰了張傑,直起身子的老頭若有若無的掃了三叔三嬸子一眼後,沉聲道:"不管拿沒拿,這事就算結了,今後誰都不准在提."

等老頭滿臉寒霜的進了屋,幾步走上來的王氏一把扯過張傑的手,看到那粉嫩的手上三道引子後,看都不看三嬸子一眼,拉著張傑就回了房間.

進了屋子,關上門,然後把張傑抱上床,讓他哪里都不要去,王氏轉身就去廚房里忙活了.

在床上坐了一會,實在覺得無聊,然後往床上一躺,輕輕歎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三下子是白挨了,雖明明自己是無辜的,可誰讓丟東西的是三嬸子家?這要是叔家丟了東西,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嬸子要是敢像三嬸子這樣冤枉自己,王氏能和他們拼命.

沒有辦法的事,到底,只能感歎,誰讓三叔是讀書人來著,誰讓自己沒有一個讀書人的爹來著.

"告訴娘,還疼不疼?"不多大會,手里拿著一個雞蛋的王氏就回來了,看著饞的直流口水的張傑,臉上漏出了慈祥的王氏幫張傑剝開雞蛋皮,然後把白嫩的雞蛋放在張傑嘴邊,等張傑一口咬下一半的時候,略顯有些無奈的王氏柔聲道:

"傑,娘親知道你是冤枉的,現在的傑和以前的傑不一樣了,以前的傑竟是調皮搗蛋,就跟個皮猴子一樣,你爹又常年不在家,娘親就是想管你也管不過來.所以,那時候娘親就想,皮就皮吧,反正是個男孩子,還能皮上天不成?"

看著張傑嘴里的雞蛋吃完了,然後又把剩下的雞蛋遞到張傑嘴邊,等看著張傑再次咬下一口後,臉上帶著欣慰笑容的王氏接著道:

"不過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自從那次傑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後,傑就變得聽話了,不在調皮搗蛋了,甚至有時候還能幫娘親搭把手,幫娘親做活,娘親知道傑長大了,懂事了,有時候就想,如果你爹那時候好好讀書,那你三叔就沒法替你爹的名額,現在就是你爹在家里讀書,你三叔去外面做工,那樣的話,傑就能跟著你爹蒙學,將來傑肯定會有大出息,這樣,就沒有人敢我家傑整日游手好閑,偷雞摸狗了,等將來我家傑做上大老爺,我這個當娘親的也能沾沾光."

看著臉色多少帶著寂寞的王氏,甚至連嘴里好不容易吃到的雞蛋就覺得沒有了香味,來到這個世界近半年的時間,這是張傑第一次如此近的距離和王氏談心,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婦人對自己抱有怎樣的祈望.

有那麼一瞬,張傑覺得,王氏的臉龐,似乎和自己那個世界娘親的臉龐重合在了一起,兩個世界的娘親不在分彼此,不在分你我.

"娘."脆聲的喊了一聲,然後伸出手將王氏手里剩下的半個雞蛋硬塞進王氏嘴里,張傑笑臉如花道:"從今往後,在也不會讓人我游手好閑了."

上篇:第一章 農家小事     下篇:第三章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