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六章 原因  
   
第六章 原因

沒有等多久,也就是第二天的下午,張傑正在家里頭屋里無聊的時候,滿臉興奮的張浩躡手躡腳的來到張傑家,看到這子的神色,面色一喜的張傑一個激靈就而應過來,朝王氏了一句出去玩了,然後拉著張浩的胳膊就出了門.

見院子里沒有人,就直接把張浩拉到了院子外,等來到一個無人的巷口的時候,張傑急切道:"怎麼樣?有收獲了?"

"嘿嘿,哥你也不看看我是誰,一個的鐲子,就算掉在了老鼠洞里,不照樣被我挖了出來."滿臉驕傲的黑子興奮的從懷里掏出來一個翡翠鐲子,然後獻寶一樣遞給了張傑,仰著腦袋驕傲道:"我厲害吧,這鐲子肯定是被老鼠叼走了,我是在床底下的老鼠洞找到的,真奇怪,我家怎麼會有這麼大一個老鼠洞?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到."

將張浩手里的鐲子拿在手里,嘴角掛著笑的張傑開口道:"你當然不知道,那挖老鼠洞的可能是個老鼠王,都成精了,嘿嘿,這都被找到了,這應該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對,這應該叫罪有應得."

翻來覆去的看著手里頭的鐲子,突然想起什麼的張傑立刻問道:"你娘親知道不知道?沒有人發現吧?"

"哥你就放心吧,沒有人知道,我都是趁著爹娘不在家,還有他們午睡的時候翻找的,剛剛爹出去了,娘親也去串門子了,所以才被我找到了."

"恩,你先別告訴你娘,鐲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咱們得給你娘親一個驚喜,也不能這麼快就還給她,你也知道,爺爺打了我幾巴掌,我得找爺爺評理去,記得啊,千萬不要告訴你娘鐲子找到了啊,不然的話我就白挨打了."

等看到男孩子直頭,滿意笑了笑的張傑將鐲子放在了懷里,正打算回去,卻見一旁的張浩突然道:"哥,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的,昨天我光想著鐲子的事情了,根本就沒有背書,不過正好昨天爹沒有校考我,今天晚上讓我背書,晚上不會背的話肯定要挨板子的,哥你快給我出注意."

腳步一頓,臉色有些犯難的張傑回頭看了看滿臉期待的黑蛋,猶豫道:"你一都不會背?"

看著對方毫不猶豫的頭後,拍了一下額頭的張傑無奈道:"這個,別我,就是神仙也幫不了你啊."

等看到男孩滿臉沮喪的時候,實在有些不忍的張傑猶豫道:"怎麼著吧,等晚上吃過飯,吃飽了你就回去睡覺,睡不著就裝睡,反正就裝作睡著了,你爹叫你也不別醒,他不揪你耳朵,你就一直睡."

"這樣能行?"眼中帶著強烈懷疑的男孩目瞪口呆道.

"大概,也許,不,肯定行,盡管睡."手一揮,默默為自己的堂弟默哀一分鍾後,張傑便歡快的回家了.

王氏正在屋里忙活些零碎的家務,猶豫了片刻,張傑到底還是沒有把鐲子的事情告訴王氏.

這事情到底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自己一個孩子做,就算被人知道了最多就是一句孩子不懂事,可王氏要是摻和在里面,那性質就不一樣了,當然,最重要的是,張傑覺得,如果把鐲子交給王氏,王氏肯定會當著全家人的面把鐲子還給三嬸,這樣雖然就能證明鐲子不是張傑拿的,可到底還是沒有給三嬸子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

特別是想到昨天早上三嬸子硬賴王氏的嘴臉,張傑就覺得,這麼把鐲子還給她實在是太便宜三嬸了.

偷偷的把鐲子藏在了床底下,然後躺在床上的張傑就開始琢磨著到底該怎麼反擊了.

"你姑剛剛來找你那,問她什麼事情她也沒有."一邊正忙活的王氏頭也不抬的了一句.

"哦."回了一句,原本不打算理會那丫頭,她找自己肯定也沒有什麼事情,不過轉念想到自己左右也是無事,不若出去轉轉也好.

從床上蹦了下來,張傑對著王氏道:"我去看看姑找我什麼事情."

院子里沒有看到姑的身影,等四處轉轉也沒有找到人,就知道姑肯定是回房間了,不太想去她屋里找她,張傑知道姑是和爺爺奶奶睡一起,這個時候要是找她的話肯定又得和老頭打個照面,前兩天才被老頭打,所以這個時候能躲開,就盡量躲開老頭,決然不會主動往他跟前湊.

在院子里站了一會,眼睛一轉,張傑突然大聲喊道:"金蛋,快出來玩."

聽到張傑的喊聲,叔家的房門就打開了,然後就見金蛋銀蛋兩個皮孩子嗷嗷叫的沖了出來,張傑根本就沒有管這倆孩子,而是眼巴巴的瞅著爺爺家,果然,也就片刻的功夫,一個女孩子就出來了.

見到人,張傑瞅了她一眼,然後就去了院子外,等在院子附近的那棵桑葚樹下站了一會,女孩子就跟了過來.

"你找我?"張傑奇怪的問了一句,然後就看到女孩子滿臉古怪的模樣.

正奇怪的時候,卻見撇了撇嘴的女孩子開口道:"中午的時候,我聽娘親,三嫂的鐲子就是你拿的,讓你娘親藏起來了,你奶奶讓老頭子去問你家要去那,要是不還回來,今年秋浩蒙學的費用就要你們家出."

這就是一理都不講了,完全就是憑著個人喜好判斷人,事實上張傑不認為老太太和老爺子一都不懷疑,就連張霞一個丫頭都能一眼看出里面的名堂,精明的老頭老太太會一都沒有察覺?明顯的不過去.

可即便他們察覺了,有所懷疑了,仍然把事情賴在張傑頭上,賴在自己家人身上,這其中,恐怕真正的想法,還是張浩今年蒙學的費用.

叔家就不用提了,四個孩子,兩個還沒有斷奶,最大的才五歲,叔一家子別閑錢,就是連個銅板也難找到.

二叔是個啞巴,現在還沒有娶親,平日里也只會出憨力做農活,基本上二叔就屬于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類型的,三叔又年年讀書,一進項都沒有,朝廷里那補助根本就不夠他一家子吃喝,可以三叔一家子基本上都是整個大家子在養活,不然就憑著他那補貼,天天喝稀飯都不夠.

要有閑錢的,也就只有張傑家,張傑家就他一個,便宜老爹常年在縣城做工,早兩年掙錢都砸在三叔的科考盤纏上了,也就是這兩年稍稍存私房錢,可就這錢,還被三嬸子一家子盯上了,張浩這個學一上,張傑家里瞬間就得被掏空.

老頭老太,自然盯著的也是那閑錢,鐲子什麼的,無非是個由頭,至于被冤枉的張傑是什麼感受.

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孩子,要什麼感受不感受的.

上篇:第五章 張浩的作用     下篇:第七章 老鼠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