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九章 洋槐花  
   
第九章 洋槐花

很明顯,自從被張傑夾槍帶棒的一陣敲打後,三嬸子劉氏沉默了不少,這幾天看張傑的眼神也明顯的不一樣了,張傑覺得劉氏肯定已經知道她藏床底下的鐲子不見了,而且,她也一定把這筆賬算在了張傑頭上,張傑覺得,三嬸子肯定認為,是自己偷偷跑到她家,然後把她藏起來的鐲子拿走了.

這樣也好,到是省的把張浩牽扯在其中.而且張傑料定三嬸子也不敢聲張,這事本來就是她理虧,所以她就不敢把事情鬧大,可鐲子的事情不提,並不代表別的事情就能平安無事.

從劉氏看著自己那異樣的眼神中,張傑就知道,她是在等自己出錯,一旦讓她抓到自己任何把柄,她都能借題發揮把事情鬧大.

所以,這兩天,有意無意的,張傑總是選擇避開,白天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出去玩,就算吃飯的時候必須照面,張傑也是看都不看劉氏一眼.

盡管張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劉氏直勾勾看著自己的眼神.

既然不想在生出什麼事端,張傑大部分時間都選擇出去玩,和一群同齡的孩子自然沒有什麼好瘋的,要張傑最關心的是什麼,好像除了玩,就剩下吃了.

可到吃,家里頭平日里除了窩窩頭,面疙瘩,面糊子,在剩下就是沒有幾粒米的稀飯了.可即便是這些東西,你都不能往飽了吃,所以,平日里,想要給自己開開葷,那村子里的孩子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

什麼掏鳥窩,逮野雞,捕兔子,釣魚摸螃蟹,偶爾碰到個大膽的熊孩子還能跑誰家順手牽只雞,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大餐一頓.

當然,這些一般都是對于年齡偏大一些的孩子來的,像張傑這樣的短腿,你要指望他去攆兔子,那真是難為他了.

河對于張傑這般大的孩子也是絕對禁止的地方,所以,想了一晚上,張傑最終把目標定在村南頭的洋槐花上.

這天一大早爬起來的時候,王氏已經不在了,廚房里頭傳來了永遠也忙不完的炒菜聲.將被子疊好,現在張傑習慣幫家里頭做些什麼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疊被子.掃掃地之類的簡單事情,一般都是張傑自己就做了.

沒有鞋子穿,半年了,也都習慣不穿鞋子,光著腳丫子的張傑出了屋,從水缸里掏了一瓢水,然後灌了一口後,就仰著腦袋在哪里'咕嚕咕嚕’的漱口.

在水瓢里頭洗洗手,然後用食指在牙齒上隨便擦兩下子,就當做刷牙了,等在洗把臉,這最基礎的洗漱就算完成了.

早晨的飯自然不可能多豐富,饅頭窩窩頭之類的隨便糊弄糊弄肚子也就得了,等吃完飯抹抹嘴,家里頭基本上沒有他什麼事情的張傑就打算出門了.

無視想要偷跑出去玩被三叔抓住,只能讀書識字的張浩幽怨的眼神,在院子里找了個筐的張傑屁顛屁顛的就出了門.

剛出院門,就看到等在門口的姑姑,還不等吃了一驚的張傑詢問,就見很是云淡風輕的女孩從張傑手里拿過竹筐,然後轉身就帶頭朝前走.

"你知道我去哪里?"緊走幾步追上前面的蘿莉,張傑滿臉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簡潔易懂的回答,好像非常隨意的女孩子理直氣壯的問道:"咱們去哪里?"

"不知道你還走在前面帶路?"翻著白眼的張傑有些無語的看著毫無羞愧之色的女孩,等看到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自己的倒映時,便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的張傑輕聲道:"跟我來."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大清早來這里果然是明智之舉,特別是看到一顆巨大的古樹上,成串的洋槐花嬌豔欲滴的仿佛就等著自己來采摘一樣.咧著嘴就笑出聲的張傑開懷道:"告訴你哦,這東西拌在面里頭蒸著吃絕對是在美味不過了."

在手上吐了一口吐沫,正打算爬樹去,卻不想一旁的蘿莉在看到自己要爬樹後,突然一把扯住了自己的衣角,還沒有等張傑詢問,眼神略帶警告的蘿莉開口道:"你要是敢爬樹,我立刻就回去叫大嫂來,等會看你娘不打你屁股."

這哪是找了一個搭把手的同伴,這分明是找了一個拆台的豬隊友好不好?指著樹上白花花的洋槐花,口水差就滴在地上的張傑誘惑道:"我告訴你哦,那東西吃起來又香又甜,保證你一吃就上癮.而且你放心好了,單論經驗,我爬樹那會,你還是蝌蚪的狀態那."

誰知道不還好,這話音剛落,板著臉的蘿莉將竹筐往地上一扔,轉臉就走了.

"哎,姑姑,姑姑.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爬樹了,咱們想別的辦法還不行嗎?"很是頭痛的撓了撓腦袋,這一會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的張傑嘴里聲嘀咕道:"早知道這樣,下次鬼還帶你來."

"真的?你不爬樹了?"等看到張傑聳拉著腦袋頭,站在原地想了想的女孩歪著頭瞅了瞅眼前的大樹,突然問道:"那你還有別的辦法夠到上面的洋槐花?"

"原來沒有,不過現在有了."本來還顯得垂頭喪氣的張傑在看到遠處村子里的方向,幾個扛著長竹竿的孩子正蹦蹦跳跳的朝這里跑來,對那幾個孩子自然沒有興趣,可看到對方扛著的足有四五米長的竹竿,張傑雙眼放光的道:

"還真是這邊瞌睡,那邊就有人給咱們送枕頭."

等村子里幾個孩子走近,雙手插著腰的張傑大喝一聲:"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命財."

原本已經擺好了姿勢准備和對方大戰三百回合,卻不想幾個伙伴連理都沒有人理會自己,徑直的從張傑身旁走了過去.

一旁的張霞歪著腦袋看著面色僵硬的侄子,一時間有些不明白這個平時很聰明的侄子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正打算安慰幾句,卻見面色一正,然後滿臉嚴肅的男孩轉身就跑到洋槐花樹下,手腳並用的保住樹干,嘴里大喊大叫的嚷嚷著著那樹是他種的.

實在看不下去的女孩撇了撇嘴,一下將臉轉過去,打算和這個神經病劃清界限.

終于,幾個孩子中年齡最大的到底還是受不了張傑的無理取鬧了,將肩膀上的竹竿往地上一扔,大喝道:"張大膽,我告訴你,別以為你三叔是讀書的相公你就敢欺負人,這棵洋槐花樹分明是村子里的,上面的洋槐花誰摘到到就算誰的."

張大膽,恩,這是自己的,自從半年前把村子里的兩個柴火垛著了,張傑就落下這麼個外號,就為了這,告密的二娃被張傑狠狠的修理了一頓,只不過後來張傑也被二娃他哥大娃狠狠的修理了一頓就是了.這事先不提,既然有人搭理自己了,那就好辦了.

抱著樹干的張傑立馬就來了勁,沖著最前頭的伙伴就鄙視道:"哎,癩毛,這可是你的,這樹是村子里的樹,誰摘了算誰的,既然這樣,那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們先來的,自然是我們先摘,你要是不講理,咱們就比劃比劃,誰贏了,誰就先摘."

"比就比,誰怕誰,,怎麼個比法?"三句話一激,立馬就上了脾氣的癩毛扯著袖子就要上來和張傑比劃比劃誰力氣大.

這時候反而不急了,翻著眼皮的張傑鄙視道:"急什麼,咱們先好,要是你們贏了,二話不,我轉臉就走,可要是我們贏了,把竹竿留下,你們立馬走人,敢不敢?"

"誰不敢誰下面就沒有帶把,吧,咱們比什麼."這一刻全身散發著王八之氣的癩毛一昂頭,一副天王老子我最大的氣概油然而生.

原本站在一旁的和張傑拉開距離的張霞見那癩毛一副滿臉火氣的樣子,到底還是有些擔心自家侄子一個人對人家幾個吃虧,便稍稍靠前,打算給自家侄子撐腰.原本打定主意張傑要是找她幫忙參加比賽,自己怎麼也要幫他一把.

正在女孩子想著張傑會不會和他們比試算數或者比賽誰認識的字多的時候,卻見插著腰的男孩滿臉嚴肅的道:"就比摔泥屋子."

上篇:第八章 顧慮     下篇:第十章 摔泥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