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十七章 小心思  
   
第十七章 小心思

晚上的飯桌上果然就出現了肉,肥肥的,油水很足,只是聞著香味,一大家子好幾個孩子都跟著吞口水.

張傑也不例外,站在王氏跟前,手里頭拿著碗筷,一雙眼睛直愣愣的就往那大肥肉上瞅,可就算最貪吃的銀蛋,也不敢下手去抓.

恩,叔家的銀蛋吃飯都是下手的,還不會用筷子.

一般來,家里頭什麼大事情的都是爺爺做主,可到了飯桌上,誰誰誰,該吃什麼,該吃多少,那都是奶奶的算.所以,餐桌上盤子里是有肉,可怎麼個吃法,每個人又該吃多少,這都得奶奶頭,沒有奶奶允許,這個時候誰敢伸爪子,都會毫不猶豫的被奶奶一筷子敲在頭上.

等奶奶給每個孩碗里都加了一塊肉,然後給爺爺碗里夾了兩快肥的,剩下的半盤子就放在了三叔跟前,這半盤子肯定是就屬于三叔一個人的了,分了一塊肉的孩子是不能在下筷子了,不然奶奶鐵定會把夾的肉給你撥下來,一情面都不會講.

大人們一般也不會故意去夾,所以,那半盤子肉就屬于三叔和張浩的了,張浩自然也不敢去夾的,可他爹會主動把肉夾到他碗里的.

一直以來,這就是家里吃飯的規矩,只要你還在這個家,那就只能遵守.

分到張傑碗里的是一塊跟指甲蓋差不多大的瘦肉,也就是塞牙縫的事情,本來還想把肉分給王氏,可轉念又一想,就這麼,就算自己給娘親,王氏也肯定還會夾給自己,在本來就這麼一,給來給去的不夠糟心,索性一口填嘴里,就著碗里的飯,脖子一伸,就下了肚.

這麼肉,也就是夠塞牙縫,主食還是得吃餅子,張傑一個成人的靈魂,自然不會像其他幾個吃完碗里的肉,然後在眼巴巴瞅著盤子里肉的孩子,拿起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等滿腦子不在是肉香的時候,再次抽了抽鼻子,這才注意到餐桌上飄蕩著一股臭味.

是臭豆腐,這才想起三嬸子手里拿著兩個包裹,當時從自己跟前過的時候,就聞道了一股臭味,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這玩意兒.

一大盤子臭豆腐就擺在餐桌中間,這玩意兒奶奶沒有限制,誰想吃誰就吃,聞著味兒,張傑就沒有想吃的食欲,索性專心啃自己的面餅.

一旁的叔見兩個孩子總是總是眼巴巴的瞅著盤子里的肉,便夾了一塊臭豆腐放在銀蛋嘴里,本來聞著味兒皺著眉頭的銀蛋吧唧吧唧嘴,突然兩眼放光道:"爹爹,爹爹.這是誰拉的粑粑,怎麼這麼香?還要吃,還要吃."

叔見他不在眼巴巴的瞅著碟子里的肉,就又給他夾了不少,可能是見銀蛋吃的香,其他幾個孩子也都爭著搶著吃了起來,一碟子臭豆腐轉眼就見了底.

等看著嘟囔著嘴一直吵著還要吃的銀蛋,臉色有些異樣的叔對著抱著孩子的嬸子道:"這兩天你看著他,別讓他吃自己的屎."

這話的有水平,特別實在看到叔那認真的表情後,張傑實在沒有忍住,手里的餅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等晚飯結束的時候,天色也就差不多暗了下來,頭上的太陽已經落山,王氏和奶奶正忙著收拾碗筷,嬸子拉著幾個孩子回屋了,在院子里的樹底下站了一會,實在無聊,可這個時候要是出去,一會天色就該黑了,索性就在院子門口站了一會.

這個時候整個村子都是安靜的,瘋了一天的熊孩子大都回家吃飯了,村里頭幾條土狗'汪汪汪’的叫了幾嗓子,也就沒有了動靜,突然想到院子旁邊的那顆桑葚樹,也不知道樹上面的桑葚子被那些熊孩子摘完沒有.

慢悠悠的轉悠到了樹下,抬頭就看到樹上的桑葚大多只剩下青色的了,至于紫色成熟的,要麼都在高處,要麼就在一些不容易攀登的細枝上.

多少有些遺憾,倒不是真的多想吃,純粹是有些懷念那又香又甜的味道罷了.記得在那個世界,時候在鄉下奶奶家就經常吃,那個時候沒有人管,所以會自己爬樹夠,大把大把吃的桑葚是什麼味道的已經記不得了,就記得那時候臉上掛著笑.

一晃就近二十年過去,桑葚的味道記憶里根本就沒有了,想要回想,只能嘗到嘴里,用舌頭去回憶了.

正想的出神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然後就見張浩滿臉興奮的跑來了,來到張傑跟前,手一伸.一塊油膩膩的大肥肉出現在手里,朝著張傑跟前遞了遞,張浩興奮道:"哥,快嘗嘗,大肥肉,可香了."

怔怔的看著張浩手里的那塊肥肉,張傑沒有接過來,而是神色略顯暗淡的道:"怎麼不給你娘送去?不然給你哥張岩吃吧."

"給過他們了,還剩下這一塊,我特意給你留的,最大最肥的一塊,哥你快吃吧,不然叫金蛋銀蛋看到了,肯定就被他們搶走了."咧著嘴的張浩還緊張的回頭看看,生怕那兩個饞嘴貓追上了一樣.

轉過臉,抬著頭看著樹上的桑葚,張傑突然道:"浩子,想不想吃桑葚?哥給你摘."

本來留著口水的張浩抬頭看了看樹,等看到樹上大多都是剩下青色的桑葚了,便噘著嘴道:"那樣的不好吃,澀."

仰著脖子在大樹上仔細的尋找,好一會兒,眼睛一亮的張傑咧嘴笑了笑,隨後在手上吐了一口吐沫,便來到大樹旁,兩手抱著粗大的樹干,稍稍用力一跳,等兩只腳纏同樣纏在樹上的時候,便如同壁虎一樣一一的往樹上爬了起來.

底下的張浩手里頭拿著肥肉,時不時的就朝家門口看,顯然是害怕被家里大人逮到,仰著頭看到堂哥已經爬的老高的時候,細著嗓子的張浩聲道:"哥,太高了,我不吃了,你還是下來吧."

樹上滿頭大汗的張傑也不理他,徑直的朝著選定的一棵樹丫爬去,順著樹丫在爬一會,果然,就看到了在幾片樹葉的遮擋下,兩串深紫色的桑葚就這麼出現在眼前.

伸手將兩串桑葚摘了下來,張傑對著下面的張浩低聲喊道:"浩子,接住了."

慢慢的往張浩身旁扔下一串,卻見慌手慌腳的男孩手舉的老高,卻沒有接住頭掉下來的桑葚,那誘人的桑葚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等男孩彎腰撿起來的時候,咧著嘴沖著張傑笑了起來.

剩下一串就不敢在仍了,怕他還接不住,索性,張傑張開嘴,用牙齒咬住桑葚的枝子,叼在嘴里,然後就開始一一的往後挪.

等腳沾到地的時候,臉上全是汗水的張傑用手手臂狠狠的往臉上一模,將牙齒咬著的桑葚拿在手里,遞給了一旁的張浩.笑了笑的張傑道:"給,哥用桑葚換你手里的肉,咱們誰都不吃虧."

饞的直流口水的男孩也不管這些,將肉遞到張傑手里,正打算吃手里的桑葚,卻一把被張傑攔了下來.

指了指那串完好的,示意他吃那串,然後把掉在地上的要了過來.張嘴就把肥肉填進嘴里的張傑一邊吃,一邊笑道:"恩,真香."

"饞嘴蟲."

嘴里吃的正香甜的時候,一個輕飄飄的聲音突然傳到了耳朵了,剛剛注意力都放在桑葚上的張傑竟沒有察覺到附近有人,慌忙抬起眼皮,就看到姑姑頭也不回離開的身影.

"糟了,哥,姑姑肯定要告密了,要是讓爺爺知道你爬樹,肯定要打你屁股."這會也來不及細細品嘗的張浩慌忙將桑葚塞進嘴里,臉上盡是擔憂.

"沒事,要是別人的話,咱們這次肯定得挨打,姑姑就沒有事,你先回家吧,我去給她,讓她幫咱們保密."

沖著張浩囑咐了一句,張傑屁顛屁顛的就朝女孩子追去了.

等和姑姑並行的時候,將手里一串摔得有些髒掉的桑葚遞了過去,張傑討好道:"姑,特意給你留的,快吃吧,可香了."

誰知道人家居然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挺挺的就要回家,一看情況不對,張傑立馬就耍起無賴,扯著女孩的手,硬是不讓人走,等看到姑姑沖著自己翻白眼的時候,將手里的桑葚往她手里硬塞的張傑輕聲道: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轉變家人對我以往調皮搗蛋的印象,姑姑你要是今天把這狀一告,你我的努力是不是都白費了."

終于還是將張傑的手里桑葚接在手里,然後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這個侄子好一會兒,臉上一直面無表情的女孩突然開口道: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急著改變在家人心目中的印象?"

這話問的讓張傑一驚,慢慢松開女孩的手,這會輪到張傑直直的打量起女孩了,等看到女孩子那雙能照印出自己倒映的大眼睛只是疑惑的時候,裂開嘴的張傑笑道:

"自然是因為我長大了啊,以前是孩子,竟是惹家人生氣,既然現在長大了,自然要做大人該做的事情,老是熱家人生氣,那算什麼本事.我要變得很厲害才行."

插著腰學著大人的樣子走兩步,本以為這樣就算蒙混過關的張傑還沒有來得急松一口氣,卻見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的女孩子不屑道:"想跟浩子爭蒙學的名額就直,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就你自己是天才?"

女孩子的話讓張傑一個激靈,怔怔的看著她那略帶不滿的臉蛋,砸吧嘴的張傑虛心的問道:"你怎麼知道……哪有,你想太多了吧."

"真當別人都是傻子?從你一反常態的開始捉知了,打洋槐花開始,就多少讓人有些在意了好不好,六歲的孩子,你看誰家六歲的孩子不是穿著開襠褲在那里摔泥屋子,扮家家,哪有竟討家人歡心的?當然,這些你可以自己是學好了,可從昨天你主動找老頭子下棋,而且居然和老頭子下了那麼久,你覺得只要不是傻子,誰看不出來你的心思?要知道,你以前見到老頭子是拔腿就跑的好不好."

把玩著手里的桑葚,臉上帶著奇怪神色的張霞突然道:"算了,你要干什麼又不管我事,我也懶得問,這次我就不不告訴老頭子你爬樹了,不過肯定會偷偷告訴大嫂,讓你娘狠狠教訓你一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爬樹."

轉身就離開的女孩將手里的桑葚往身後藏了藏,桑葚髒掉了,得拿回去洗洗在吃,可得注意別被人發現,不然肯定解釋不清楚.

"這孩子是屬狐狸的吧.就這樣的要是在那個世界,絕對又一個女王啊."眼巴巴的看著姑姑進了院子,抬頭瞅了一眼已經完全落山的太陽,光著腳丫子的張傑嘀咕了一句:

"真有那麼明顯?"

等回到家里的時候,果不然,就發現王氏看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對頭,可不想自己的屁股遭罪,再一個大男人,就算只是靈魂是個大男人,也受不了被人脫掉褲子打屁股的場景吧.

所以張傑就打算主動出擊,在娘親下手之前,要痛痛快快的把事情解決掉.

厚著臉皮往王氏跟前湊,這時候也管不了許多了,反正是自己的娘親,偶爾撒回嬌也不是不能接受.惦著臉賴在王氏跟前,拉著對方手的張傑撒嬌道:"娘親,我知道錯了,我是想讓娘親嘗嘗樹上的桑葚,所以才爬樹上摘的,下回再也不敢了."

誰知道聽到張傑這話的王氏突然愣了愣,奇怪道:"你爬樹了?你這孩子,才覺得你長大了,怎麼轉臉就變得皮起來了.要是從樹上摔倒怎麼辦?就你這樣的,腿不給你摔斷."

抱著王氏大腿的張傑突然眼巴巴的道:"娘,你不知道我爬樹了啊."等在看到王氏奇怪的眼神後,心如死灰的張傑垂頭喪氣道:

"那您板著臉干嘛,怪嚇人的."

"我問你,娘給你做的鞋你怎麼不穿?放床頭底下干嘛?"

等知道王氏為什麼怪異的看自己的時候,張傑就有種深深的無力感,這時候正巧看到從廚房里出來的姑正在回屋.

翻著白眼的張傑一邊聽著王氏的嘮叨,一邊直直的盯著目不斜視走掉的女孩子.在看到對方在消失的瞬間,勾起的嘴角時,張傑不免輕歎道:"這以後誰要是聚了她,可真是中了大獎了啊."

上篇:第十六章 小姑姑的棋藝     下篇:第十八章 八歲半的菱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