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二十章 掉床的小屁孩  
   
第二十章 掉床的小屁孩

王氏的話讓張傑沉默了良久,隨後便一頭倒在床上,不想再去浪費腦筋思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腦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念頭,今天老頭子的表現有些反常,大晌午的拿著棋坐在院子里,完全就是一副在等人的樣子,那他到底是在等誰?

就像王氏的那樣,象棋這玩意兒可不是老虎吃螞蚱,三歲孩都會玩,事實上整個村子,除了三叔和老頭自己,會玩象棋的也沒有幾個人,用三叔的話來,這是高雅之人玩的玩意兒,泥腿子什麼的,乖乖回去玩你的老虎吃螞蚱就得了.

三叔每天中午吃過飯,總要睡個午覺,老頭子自然知道三叔的這個習慣,也就是老頭子等的不是三叔,那換個角度來想的話,老頭子是不是在等自己?

等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張傑就有些心跳較快的感覺.

似乎,老頭子這是有意在考驗自己,或者是在給自己機會,不然他的反常舉動是沒法通的.

"難到是因為鐲子的事情?讓老頭子覺得冤枉我了,所以才會給我這樣一個出頭的機會?"嘴里頭自言自語的嘀咕了幾句,轉過頭的時候,就看到屋里的王氏又開始在做鞋樣了.

知道王氏這是在給自己重新做鞋,之前做的那雙因為張傑死活不願意穿,而被當成寶貝一樣放在了床頭供著,拿張傑也沒有辦法的王氏這就動手再次縫制起來.

還好之前做鞋的時候,針線什麼的都是齊全的,就是鞋底得費些事情,所以,王氏就想著明天逢集的時候去集市上重新給張傑賣一雙鞋底.

屋外的太陽太過毒辣,這個時候除了待在屋子里,想要外出純粹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可即便是躲在屋里,額頭上的汗水仍然是吧嗒吧嗒的往下滴,這就有些懷念那個世界的空調風扇了,沒有那些東西,像是這樣的燥熱天氣,除了硬抗過去,是別無他法的.

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村外的那條溪,溪水是冰涼的,找個陰涼地,然後把腳泡在冰涼的溪水里,或者干脆整個人都鑽進水里,絕對是至尊的享受.

還不等張傑糾結到底要不要去溪的時候,卻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了嬸子焦急的喊聲.

老頭老太太似乎都被驚動了,院子里顯得分外熱鬧,等看到王氏也出去了的時候,張傑便屁顛屁顛的湊了上去.

"怎麼這麼大意,孩子睡個覺都能掉床?看看頭磕的."張傑來到院子的時候,就看到老太太正抱著叔家的鐵蛋,一邊訓斥著面色焦急的嬸子.

"我也不知道這孩子今個怎麼了,平時鐵蛋睡覺最老實了,誰知道今天怎麼就掉床了!"看著在老太太懷里扯著嗓子嚎的屁孩,嬸子陳氏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好了,東晉,去莊里找你花嬸子去,讓你花嬸子來給鐵蛋捧捧魂,這孩子肯定是被嚇著了."到底還是老頭子最鎮靜,看了看頭上被摔了一個大包的鐵蛋,便轉頭對著叔吩咐道.

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是午睡的時候嬸子沒有看好,讓鐵蛋掉床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多大的事情,哪個孩子睡覺的時候沒有掉過床的.不過要唯一有些嚴重的,可能就是鐵蛋太倒黴.

人家都是身子先著地,最多摔著胳膊摔著腿,嚎兩嗓子也就好了,可這子卻是腦袋先著地,頭上的包看著有些嚇人.

可能是真的摔疼了,鐵蛋一直在那里干嚎,不管大人怎麼哄,這孩子就一個勁的嚎,哭到最後甚至開始咳嗽起來,等這孩子也不知道是哭的,還是咳嗽引起的開始干嘔的時候,院門口,叔帶著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便趕來了.

這是一個打扮稍顯花哨的老婆子,滿頭的銀發搭理的一絲不苟,年齡已經不了,可身上穿的卻是連十七八歲女孩子都不敢穿的花哨衣服.

等這位花嬸子進了院子,奶奶便抱著鐵蛋迎了上去,便走便道:"她花嬸,趕緊給鐵蛋捧捧魂,這孩子肯定是嚇著了."

對于這位大名鼎鼎的花嬸子,張傑是只聞其名,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聽這位老太太不僅會給人捧魂,還會給人瞧病,不過和縣城的大夫不同,這位花嬸子給人看病不開藥方的,只要老太太神神叨叨的禱告一番,在挑個大神舞什麼的,就能藥到病除.

村子里絕大多數人都信這個花嬸子,不管是大病病,基本上都是找這位老太太看.

只見將鐵蛋抱在懷里的花嬸子翻了翻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鐵蛋眼皮,然後就抱著孩子去了叔家.

等一群大人都進了屋子,張傑這樣的短腿就擠不進去了,站在門外頭踮起腳往屋里看,可的房間里擠了太多人,不管張傑怎麼抓耳撓腮,就是看不到里面的情節.

"鐵蛋來~回來嘍~……鐵蛋來."

一會功夫,屋里就傳來了花嬸子捏著嗓子的叫喚聲,張傑知道這是老太太在給鐵蛋招魂了,聽著屋里鐵蛋歇斯底里的哭喊,撇了撇嘴的張傑便失去了看下去的興趣了.

"要是摔得不嚴重,你捧魂就捧魂了,管不管用的誰也不知道,可孩子都摔成這樣了,現在不去縣城拿兩方消腫止疼的藥,擱這里讓老太太瞎折騰,這不是自欺欺人嘛!"

看了看頭的太陽,隨後在回頭看了一眼屋子里一片的鬼哭狼嚎,深深歎息一聲的張傑便打算出去轉轉,眼不見心為淨.

這個時候是萬萬不敢沖進屋子里那花嬸子不是的,盡管明知道那老太太就是個江湖騙子,可張傑敢打賭,如果自己跑進屋里那老太太在騙人,家里人不但不會信自己的,自己最好的結果恐怕就是被狠狠吊打一頓,甚至如果那花嬸子在惡毒一些,在個什麼張傑是被鬼神精怪什麼的俯身胡言亂語,那張傑的下場可能會很淒慘.

封建迷信這個東西,即便是在自己那個時代都沒有徹底杜絕,更何況在這個愚昧而落後的時代.

在沒有絕對的實力,或者絕對的威信前,最好不要輕易招惹這些東西,否則的話,就憑張傑這樣的短腿,分分鍾就得被人家虐死.

"反正左右不過是掉床,頭上摔個包,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最多屁孩疼兩天,招魂不招魂什麼的對鐵蛋又沒有什麼影響,想折騰就去折騰去吧!"

嘴里嘀咕了一句,背著手的張傑就朝著村外的溪走去.

上篇:第十九章 棋     下篇:第二十一章 怎麼都要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