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二十三章 四個銅板  
   
第二十三章 四個銅板

一封信連著念了三遍,直到那婦人自己都能默默背出來的時候,張傑才算是停了口.

也不知道是覺得張傑這樣的屁孩一本正經的樣子很可愛,還是找人家讀書著墨的都要這般,總之,那婦人離開的時候,往張傑手里塞了幾個銅板子,是要張傑拿去買糖吃的.

張傑原本是不打算要這幾個銅板的,第一個是本來就是純粹想著幫她一把的心思,沒有想讓人家回報,再者,幾個銅板,也就是買幾塊糖的事情,放在其他孩子手里肯能會讓人家高興半天,可對于張傑來,他還真的有些看不上眼.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從書信里,張傑多少也知道,這婦人也並不容易,一個人不但要照顧幼的孩子,還有老人需要照顧,家里沒有梁柱,想來生活肯定也很不易,自己要她的錢做甚.

不過張傑顯然低估了這婦人的果斷,將銅板往張傑手里一塞,還不等張傑反應過來,婦人拉著那虎頭虎腦的娃娃就走了.張傑在後面追了幾步,等看人腳步極快的遠去,在加上頭的太陽太過毒辣,不想在出一身汗的張傑也就止住了腳步.

四個銅板,這是張傑手里第一次拿到這個世界的銀錢,雖來了大半年,家里人從來沒有給過他半個銅板,不過對于屁孩的張傑來,即便有錢,他還真不知道往哪里去花.

村東頭有一個賣部是不假,挨著學堂沒有多遠,平日里就指著學堂里的孩子上課放課能光顧光顧,其他時間,村子里的孩子是沒有閑錢往那里去的.

不過對于賣部里的東西,除了撇嘴外,張傑是真的沒有半興趣.

"大聖,你好厲害啊,隨隨便便就變出錢來了!"樹蔭下的菱悅伸著腦袋看著張傑手里的幾個銅板,滿眼都是星星的模樣.

"恩?"快步走到樹蔭下,等再轉頭的時候,就看到婦人領著男孩漸漸離開的背影,將幾個銅板往袖口里一踹,張傑不滿道:"你沒有看到?這是我用知識換來的,這叫本領,叫智慧,懂不,這個不是戲法.平白無故誰能變出錢來."

見屁孩一副拽拽的樣子,撇撇嘴的菱悅聲嘀咕了一句:"臭屁蟲,隨便誇你兩句就上天了."

重新躺在了樹蔭底下的張傑也不和一個女孩子一般見識,權當沒有聽到,自顧自的閉上眼,打算睡個下午覺什麼的.

見沒有人理會自己,略顯不滿的菱悅獨自呆了呆,便覺得無趣,這個時候到處亂跑是不明智的,可就這樣呆在這里也挺無聊,孩子旺盛的精力不允許她就這麼無聊的發呆.

將鞋子脫掉,然後挽起褲腳,菱悅便下到溪里了,先是心翼翼的在溪水里走了兩步,等確定整個溪並不深的時候,膽子便大了起來.

在溪水里洗洗臉,然後自己同自己玩了一會打水仗,不過一個人終究是無趣,一會功夫便覺得沒有意思的菱悅正打算上岸,突然眼睛一亮,便瞅到了溪水中的一條魚.

臉上立刻掛滿興奮的女孩立刻捧了一捧水,然後就潑像了睡覺的男孩.

等看到對方一個激靈爬起來的時候,手放在嘴邊做了一個禁聲手勢的菱悅心翼翼的指了指溪水里的魚,滿臉興奮的聲嘀咕道:"有魚,快來抓魚!"

直愣愣的看著滿臉興奮的女孩,隨後深深歎息一聲的張傑便無奈的起身,然後慢慢的下到了溪里,不過還沒有等他走進,卻見一聲尖叫的菱悅狠狠的盯著自己,隨後滿臉責怪道:"你看你,這麼大動靜感覺,都把魚嚇跑了!"

這個時候,除了直翻白眼玩,張傑是什麼都不想了.

終究,一下午的時間,張傑和丫頭兩個人就泡在溪水里,自認為是張傑把自己的魚嚇跑的菱悅非要對方陪自己一條魚,無奈之下,張傑只好著烈日,在溪水里苦苦搜尋,直到腰酸背痛,卻連魚尾巴都沒有在見過.

毫無疑問,一下午都毫無所獲的張傑就這麼空手回家了,當然,也不能一無所獲,最少,袖口里多了幾個銅板.

回到家的時候,鐵蛋的哭聲已經止住了,也是,都嚎半天了,這會怎麼也該累了.

進了院子,就看到叔正坐在院子里陪金蛋銀蛋玩耍,西廂房里一直傳來嬸子斷斷續續的嘮叨聲,叔之所以會在院子里,恐怕就是因為不想聽嬸子的嘮叨吧.

時間還早,廚房里還沒有升起炊煙,看了一眼叔懷里抱著的妮,張傑便幾步迎了上去.

叔家四個孩子,老大金蛋,老二銀蛋,老三鐵蛋,而最的這個女嬰就叫妮,張傑有時候會想,幸虧最後一個是女孩子,不然就憑著叔起名字的特征,第四個如果還是男孩子的話,張傑十分懷疑,老四會不會叫做狗蛋.

叔懷里的妮剛剛五個月,正是可愛的時候,張傑沖著毛蛋做了幾個鬼臉,又是吐舌頭又是翻眼皮的,直把嬰兒逗的咯咯笑.

金蛋銀蛋這倆子可不管天氣熱不熱,此刻正滿院子的瘋,即便額頭上大汗淋漓也全然不在意.

原本還想去叔家看看掉床的鐵蛋,可聽到屋里斷斷續續的傳來嬸子的嘟囔聲後,張傑便打消了進去的念頭.

這個時候,很明顯,叔和嬸子在生悶氣,自己就不要湊上去為好.

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三叔家,這個時候沒有聽到三叔教張浩的讀書聲,很是少見,要知道一般三叔睡了一覺,太陽不那麼毒的時候,三叔家就該傳來陣陣讀書聲了才對.

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實在無聊,這就回屋了,原本以為王氏還在給自己納鞋底,進了屋才看到王氏正躺在床上,心中略顯奇怪,平時的話,王氏很少睡午覺,她沒有午睡的習慣,而且現在已經下午了,即便偶爾會睡一會,也不該這個時候了還躺著.

來到床頭,就看到額頭上滿是汗水的王氏正滿臉痛苦的樣子.

上篇:第二十二章 一封信的思念(求收藏)     下篇:第二十四章 紅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