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三十章 花兒與小婦人  
   
第三十章 花兒與小婦人

村子東頭有一條河,大概也就是十幾米寬,整個村子莊稼地的灌溉就指著這條河了,不過這麼長時間的干旱,讓原本水源還算充沛的河水變得不再湍急.

這條河對于張傑這樣的毛蛋孩子是禁地一般的存在,往日里張傑如果敢在河邊玩水,只要讓大人知道了,不論如何,屁股肯定要開花.

因為這條河是一條凶河,幾乎每年都會有幾個倒黴孩子喪命河水中,所以這才造成了村里人嚴禁孩子下河,據老人,河水里有水鬼,只要被水鬼纏住了,絕對只有喪命的份.

不過不論村里大人怎麼三令五申,耐不住寂寞的頑皮孩子仍然會前赴後繼的撲進河中.

張傑這樣的短腿更是被家人下了死命令,只要發現一次敢靠近河岸,立馬打斷腿,這也是為什麼張傑只敢去村子里的溪玩耍,而不管涉足這里的原因了.

不過這次屬于特殊情況,因為帶路的菱悅,河岸旁長滿了張傑需要的萋萋芽.

既然是辦正事,目的不是為了貪玩下河,那就沒有什麼好擔憂的,跟著菱悅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河岸,這才知道丫頭的不穿鞋會紮腳是怎麼回事.

河岸旁到處都是石塊,而且有些石頭還很鋒利,遠不是平時地面的柔軟的泥土能夠比擬的,光著的腳丫子踩在鋒利的石頭上,果然給張傑帶來一陣陣酸爽.

惦著腳的張傑在石林中每走一步都得心翼翼,可即便是這般,仍然被無處不在的石子擱的齜牙咧嘴.

前面負責帶路的菱悅見張傑一副滑稽的模樣,一直捂著嘴在那里咯咯笑,特別是看到張傑被紮疼了,嘴歪眼斜的滑稽表情,更是樂不可支.

張傑也在笑,雖他的笑有些牽強,可看著河岸旁鋪滿的萋萋芽,雖手腳受罪,可心里卻是美滋滋的.

這麼多藥草,今後就不用在為王氏的藥操心了.

順著河岸不斷的朝前采摘,直到的竹籃再也盛不下的時候,這才罷手,等看了看清澈的河水,這會還真想鑽進河里泡一會的張傑猶豫額半晌,最終還是撇了撇嘴,便朝著岸邊走去.

本來采藥是好事,可不敢因為自己貪玩,在河里洗了個澡就變成壞事了.

等上了岸,才發現原來一路走來,距離自己的村子已經走了好遠,入眼不遠處,因該是李村,在自己的村子極目遠眺的時候,張傑曾看到過這個村子,可一直沒有來過.

想要回去,要麼沿著河岸原路返回,要麼就從這個村子穿過去,可不想在讓自己的腳遭罪的張傑自然選擇了後者.

背著竹筐的菱悅同樣采了不少豔麗的花朵,紅的白的,五顏六色的挺喜人,看起來這丫頭采花只挑最漂亮的,顏色最豔麗的.

"我家就在這個村子,要去我家玩嗎?"神色似乎略帶期盼的菱悅背著竹籃,一副不敢不來以後就不理你的表情.

微微一笑的張傑也不不以為意,抬腳便朝著那村子走去.

這村子和張傑的村子差不多,整個村子種滿了樹木,要讓人在意的,可能就是這個村子應該比張傑的村子要稍稍富裕一些,這一從整個村子瓦房的比例就能很明顯的看出來.

這個時候家家戶戶大多還都是土房,能蓋起瓦房的還是少數,所以村子里的幾處紅磚綠瓦的瓦房就顯得很顯眼.

等菱悅帶著張傑朝著一處同樣建造的很氣派的瓦房走去的時候,張傑就知道這丫頭家境看來真的很殷實,至少應該屬于富戶級別的.

進了院子,一眼就看到院子中的一個花園,花園里開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在看到菱悅這丫頭有意無意的帶著張傑往那花園走的時候,不用問就知道,這花園肯定就是丫頭的傑作.

"悅又去摘花去了?你這孩子真是的,看看滿院子都是謝了的花……"這時候,從屋里出來一個約莫三十出頭的婦人,看到菱悅又背著一籃筐鮮花後,便打算出言教一頓,不過等看到花園旁邊的張傑時,立刻就住了口的婦人奇怪的對著菱悅問道:

"這是哪個村子里的孩?這麼眼生?"

"張家村的,他三叔可是秀才郎,而且他可聰明了,這麼就會故事,他的故事可好聽了!"看著那婦人略帶謹慎的神色,菱悅立刻在一旁解釋道.

話音剛落下,卻見一個婦人同樣從屋里走了出來,見到背著竹筐的張傑,神色略顯驚喜的婦人立刻道:

"是張相公家的侄子,這孩子可有學問了,年齡就跟著張相公讀書寫字,前兩天還幫著我念書寫信哩!"

將目光從的花園收回,等看到菱悅身旁那中年婦人略帶審視的目光時,張傑便有些不喜,自己又不圖你家什麼,怎麼弄的跟對待犯人一樣.

不過看到屋里出來的婦人時,張傑心中便略微感慨,果然,這世界還真是,前幾天才碰到的人,想不到今天又見面了.

等張傑乖巧的朝著兩位婦人問好,就被菱悅拉著朝一旁擺弄她的花去了.

院子里的婦人顯然有事情要辦,誇了張傑兩句後便再次和菱悅的娘親嘮叨去了.

來到院子里的一個角落,就看菱悅將背後的竹筐拿了下來,然後從一旁拿出一個空著的花瓶,灌上水後,便把一下午采來的鮮花插在了花瓶里.這個時候張傑才注意到,院子里的一個角落,到處都是被丟棄的枯萎花瓣.

等看到丫頭奔放的養花方式的時候,張傑也就理解為什麼這里會有這麼多枯萎的鮮花了.

"這些花你就這麼養的?"似乎有些不忍心看著又一瓶鮮花就要這麼凋謝,張傑略帶好奇的問道,不過等看到丫頭毫不猶豫的頭後,撇了撇嘴的張傑無奈道:

"是不是這些花隔兩天就枯萎了?"

"是啊,所以我每天都要去摘新鮮的花兒,不然隔天這些花謝了,就沒有好看的花兒了."理所當然的了頭的菱悅一副你不懂的可愛模樣.

兩個屁孩討論的正熱烈的時候,卻見院子里的婦人聲音急切了不少,可菱悅的娘親仍然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最後,滿臉失望的婦人神色落寞的離開了.

看著那婦人略顯蕭瑟的背影,張傑突然對著一旁的悅問道:"剛剛那人是來你家借錢的?"

上篇:第二十九章 講不完的大聖     下篇:第三十一章 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