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四十章 拆穿的把戲  
   
第四十章 拆穿的把戲

不對,劇本不是怎麼寫的,按照劇本來,應該是張傑這位神仙在談笑間將兩個不服氣的女孩子身上的銅板都贏來,然後在發發慈悲心腸,每人賞她們兩束施展了仙法的花朵,最後便是一副皆大歡喜的場面.

這女孩子是誰家的孩?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臉色顯得有些僵硬的張傑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似笑非笑的女孩子,恩,也不大多,看樣子應該是三個女生中年齡最大的,約莫十一二歲的樣子,個頭和菱悅差不多,不過也比張傑高一個腦袋,頭上梳著幾個可愛的麻花辮,臉蛋到是很勻稱,雖沒有一旁的瓜子臉顯得精致,可也算是難得的美女了.

當然,要唯一讓張傑不喜歡的,就是這女孩子那看破一切的神色,就好像剛剛自己那番得意洋洋的表演在對方眼中仿佛耍猴戲的一般.

這就不對了,不是應該張傑用這種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幾個丫頭嗎,怎麼反而來被一個丫頭這般看了.

"你我的銅板都在他袖口里?"似乎還沒有怎麼明白過來的瓜子臉略帶驚奇的朝著一旁的女孩子問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右邊的袖口里有你的十四枚銅板,在加上菱悅剛剛的一枚,應該正正好十五枚才對.哦,或許他身上本身會有幾枚,不過一般人都是把銀錢放在左邊的袖口,他耍把戲的時候都是把銅板放在了右邊的袖口,你去查查他左邊的袖口就知道了."

胸有成竹的女孩子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樣,眼神中,甚至還帶著許些莫名的氣息.

"啪!啪!啪!"

不能在這般被動下去了,要是真的讓瓜子臉把自己藏在袖口里的十幾個銅板搜出來,那可就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一邊為對方鼓掌,一邊快速思考對策的張傑臉上仍然帶著鬼神莫測的微笑.

情況有些複雜啊,想不到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裝裝那啥,就這般被人打臉了,和想象中遇神殺神,遇佛屠佛的場景差的有遠啊!

看著那瓜子臉一副猶豫著要不要動手檢查的模樣,還有一旁的瞪大了眼睛朝自己袖口看的菱悅,以及臉上掛著似笑非笑般笑容的女孩子略顯戲謔的眼神,不想出一個好辦法的話,恐怕今天的臉面就要丟光了啊.

"一束花十文錢,賣出去一朵,給你兩文,成本什麼的都在我這里,你只要動動嘴皮子什麼的,一束就是兩文,十束可就是二十文,如何?"

神色悠然的張傑輕飄飄的了一句.

"周媛,去翻他的袖口."根本連理都不理的女孩子轉頭就對身旁的瓜子臉道.

"三文!"微微抽了抽嘴角的張傑一副肉痛的模樣.

"快去啊,你的錢就在他右邊的袖口里,怎麼,你不想要回來了?"翻了個白眼的女孩子推了推身邊的瓜子臉,一副你不去我看不起你的表情.

"喂,屁孩,讓我看看你的袖口,要是敢騙我的話,看我不告訴你家人去."

朝前一步的瓜子臉周媛伸手就要過來抓張傑的袖子,還好張傑身手還算敏捷,一個乾坤大挪移就擺脫了對方的九陰白骨爪.

"五文,喂,別得寸進尺啊."咬牙切齒的張傑死死的盯著那一瞬間化身洪水猛獸的女孩,一副准備吃人的模樣.

"配方!"輕飄飄一句話,女孩立刻漏出了自己的抓牙.

"屁!"直接就爆了粗口的張傑一甩袖口,只見袖中嘩啦啦掉下來十幾枚銅板,隨後惡狠狠看著那似笑非笑的女孩子,張傑甩手便悶著頭往回走.

出師不利啊.

得!該是回去背自己的千字文好了,話距離老夫子開學可沒有多久時間了,在去頭去尾的,滿打滿算恐怕不能超過半月,三字經已經背完了,現在正在寫千字文,話,這段時間三叔看自己的眼神明顯不對,想來要不是老頭子一直在旁邊看著,不知道三叔會怎麼修理自己那.

"沒勁."身後的女孩子見男孩扭臉就走,撇了撇嘴,一副無趣的表情.

"敏,你是怎麼知道他把銅板藏袖口了啊?"身旁歡快的撿起自己失而複得銅板的周媛一副敬佩的模樣,同時又轉過腦袋,對著菱悅調笑道:"怎麼樣,告訴過你了,那屁孩就是騙人的,你還非不信."

"敏姐,你看到他把銅板藏袖口了?"

看著男孩漸漸消失的背影,滿臉糾結的菱悅一副不死心的模樣.

"要是那麼容易被看出來,那他還會這麼得意洋洋的表演給咱們看嗎?我是咋他的."等看到一旁的兩個同伴目瞪口呆的樣子後,無奈漏出苦笑的搖頭道:

"你們也不想想,這世上哪有什麼法術,既然認定這是個把戲,你只要去推斷他會把銅板藏在哪里最方便,最合理就可以了,變戲法的時候,他的袖口一直是張開的,而且也只有藏在袖口最方便,所以嘍."

"哦,既然這個是障眼法,那他的那些花兒是怎麼弄的?是不是也是什麼障眼法?他不會是晚上偷偷摸到菱悅家,然後每天都把瓶子里的花換掉吧?"腦洞大開的周媛一副滿臉驚奇的模樣.

"怎麼可能,先不他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在晚上翻進菱悅家偷偷換花,再這世界上也不可能有兩朵一模一樣的花瓣的,菱悅家的花我看過了,的確就是那一束,不可能是換掉的."等看到一旁明顯松了一口氣的菱悅後,突然道:

"他肯定在那花瓶里的水中加了什麼咱們不知道的東西,只要把他加的東西弄明白,就知道他變得什麼戲法了,還有,他為什麼要沿著根莖斜著剪一刀,為什麼要把花的枝葉都剪掉,為什麼不讓放在陽光下曬,這些可能都是故意為之的障眼法,真正的秘密還是他放在水中的東西."

看著自己兩個在那里嘀嘀咕咕的閨蜜,無奈歎息一聲的菱悅摸了摸袖口的十幾個銅板,本來還想著帶上自己的閨蜜照顧他的生意,卻不想最後弄到這般田地,這時候菱悅不免暗暗苦惱,早知道會惹惱那屁孩,就不帶自己的兩個閨蜜一起來了.

"菱悅,那男孩挺有意思,下次你再來找他的時候,別忘了叫上我."正在菱悅暗自悔恨的時候,卻不想一旁的如是道.

上篇:第三十九章 我真是大聖     下篇:第四十一章 老夫子和小頑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