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五十章 兩個小屁孩  
   
第五十章 兩個小屁孩

對于讀書寫字,張傑最發憷的還是寫字,毛筆字這玩意誰都能寫,可想要寫好,想要寫精,那沒有個三年五年的苦功夫是不可能而的.

張傑寫的毛筆字,用老夫子的話來就是,有形無意,有精無神,當然,這是文雅的法,至于不文雅的法,估摸著反正不是什麼好聽話.

張傑用的執筆方法是最普遍的上鉤法,拇指由筆管內側向外推,食指有筆管外次向內壓筆管正直,執筆不過指節.

練習毛筆字可不止執筆手法,寫字姿勢也是尤為重要,身手頭足均正,平衡為要,使心運臂,運腕經指及于豪端成為一體,靈活自然為止.

今天是休沐,難得的學院里放假,大清早的,順著村子跑一圈算是晨練了後,張傑便照例來到村東頭的溪旁,手里頭拿著的是筆杆子,這是張傑從張浩那里討來的報廢的毛筆,是報廢的,其實就是筆頭的毛尖幾乎都脫落完了,張傑在筆尖隨便綁些動物毛發,算是讓這支筆重新發揮了余熱.

王氏給買的新筆是不敢拿出來在這里擺弄的.怕用壞了,所以一般早晨練字,張傑都是用這只報廢的毛筆.

提起養神,既然是練字,那就得集中注意力,把所有的心思都投進去,來也怪,毛筆字張傑已經練習了兩年,雖寫的勉強也不錯,至少以張傑的眼光來已經像模像樣的了,可老夫子對于張傑的字一直不滿意.

用老夫子的話來,就張傑這樣的字,將來參加科考,一篇本來能得甲等的文章,考官看了字後,非得給你生生降一級,給你打個乙等不可.

這就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了,自己在這千辛萬苦讀書進學的,不分黑天白夜的刻苦鑽研學問,到頭來要是因為一個的字沒有寫好,而耽擱了自己的前程,那可真是沒法理去.

既然這般,所以每日清晨,在這清淨的溪旁,總能看到張傑奮力練字的身影.

等太陽從初生到烈日當頭的時候,手臂已經發酸的張傑便停了下來,轉臉就看到了蹲蹲在自己身旁的女孩.

一晃兩年,可不止張傑長了個頭,本身就比張傑高一個腦袋的菱悅個頭更是往上竄了不少,原本張傑還能到她下巴,現在干脆連下巴都到不了了.

這丫頭有成為女籃的潛力,在給女孩規劃好了未來後,張傑便跑到溪旁洗手去了.

春天的溪水還有些涼,手沾沾水就覺得凍手,胡亂在溪水里洗了幾把,張傑便急急的跑到女孩子跟前,然後滿臉笑吟吟道:"怎麼樣,昨天給你猜的謎想到答案了沒?"

"什麼破謎題嗎,把金子放在太陽底下曬會不會生鏽,虧你能想出這樣的問題.我拿這個問題去問的時候,還被她嘲笑是大笨蛋,都怪你,害我被笑!"

十歲的菱悅已經出落的愈發漂亮了,就是個頭比起同齡人要高上太多,為此她自己也很發愁,這種事情張傑除了表示羨慕外,也就懶得理會她這幸福的煩惱了.

掀開身前的竹籃,從里面拿出一些糕的菱悅轉臉就把被嘲笑的事情忘在腦後,而是神情興奮道:"對了,你繼續講大聖的故事吧,上次你要給我講大聖被壓在五指山五百年期間發生的事情,快吧.大聖被壓在山下五百年是怎麼過來的?"

眼前的糕也是造成張傑有縱向發展趨勢的原因之一,來的時候還想著要義正言辭的拒絕丫頭的美食誘惑,可等聞到糕香甜的味道後,砸吧砸吧嘴的張傑很快就把來之前的決心拋之腦後,嘴里嘀咕一句明天多跑一圈,也就拿起糕大快朵頤了.

"話,那齊天大聖被壓在五指山下,一壓就是五百年,大聖雖已經是大神通,就算一千年不吃不喝也完全沒有干系,可時間長了,到底還是會感到寂寞,感到無聊,所以啊,有時候實在無聊了,大聖也會自顧自的唱歌曲兒什麼的."

"啊!大聖還會唱曲兒?你快唱給我聽聽,大聖都是怎麼唱的啊!"

"哎呀,別打岔啊,我正醞釀這情緒那,聽好了啊:月濺星河,長路漫漫,風煙殘盡,獨影闌珊,誰叫我身手不凡,誰叫我愛恨兩難,到後來,鋼腸寸斷……"

肯定唱不出來原唱那種滄桑中帶著惆悵的味道,七八歲的孩子,雖已經極力的控制情緒,可聲音中的稚嫩卻是無論如何的去不掉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一首曲兒唱下來,丫頭臉上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好一會兒,才從那激昂的曲調中平靜下來的菱悅低聲喃喃道:"我還以為是你隨口編得曲兒那,想不到這般好聽,就是調子有些怪,好些詞兒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感覺好厲害的樣子,大聖就是大聖,隨便哼個曲兒就這麼好聽,你在唱一遍,這次唱慢,我要學,等我學會了,就去唱給和周媛她們聽,看她們倆今後還你是騙子嗎!"

聽菱悅要把歌曲唱給她兩個閨蜜,張傑立刻擺手道:

"別別別別!你就饒了我吧,那兩個祖宗,我是招惹不起,不就是兩年前給她倆耍了個把戲嗎,至于一連惦記這兩年?有事沒事就來找我晦氣,這兩個丫頭,還是少招惹微妙!"

張傑完,就見神色略顯不甘的菱悅翻了個可愛的白眼,好一會兒,才不情不願的答應了一聲,想來,不能在兩個閨蜜前面露臉,讓她覺得失望了.

張傑也不理她,一首《悟空》仔仔細細的又唱了兩遍,等丫頭勉強吧歌詞記住了,然後磕磕絆絆的也能唱出來,才算作罷,看著女孩意猶未盡的神色,張傑輕笑道:

"這首歌,等你能唱著唱著,把自己唱哭了的時候,就明你長大了."

滿臉驚奇的菱悅不可思議道:"這首歌還能把人唱哭?有那麼厲害嗎?"

"當然有,只是你現在還,不懂歌里的意思,等你真正明白的時候,就知道這首歌表達了大聖怎樣的無奈."

還不等張傑的悲秋懷傷發表完,就見滿臉鄙視的女孩低聲道:"的就跟自己不是個屁孩一樣!"

上篇:第四十九章 張家小神童     下篇:第五十一章 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