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首席國士 第006章 獨覽梅花掃臘雪  
   
第006章 獨覽梅花掃臘雪

本章字數:3109時間:2015-04-10 00:00:00.0]

嵐姐古怪的盯著秦百川的臉,這家伙的口氣怎麼這麼大?那堂堂的江陵才子在他眼里是七歲小兒,那江陵其他的讀書人又算什麼?難不成都在繈褓之中?

正打算提醒秦百川切莫大意,卻看到蘇木卿等人已經從包廂里走了出來,為首的楚軒一臉的志得意滿,高聲道:"臭說書的,准備好了沒有?"

"殺雞還須准備什麼?"對于楚軒楚大才子這種拉虎皮扯大旗之徒,秦百川自是更加不懼.

"哼,先由你暫且囂張!"在楚軒看來,今天可是他借蘇木卿的勢揚名的好日子,自不願跟臭說書的過多計較:"本公子也不欺負于你,今日你我各出一題,答出對方的題目便算是獲勝!"

"請便."秦百川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楚軒勝券在握,嵐姐以及在場的丫鬟,販夫走卒們卻是緊張的心都要跳了出來.

"自古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本公子三年前曾前往北方大真國境內游曆,看遍了大好河山,領略了北方蠻夷的塞外風光."楚軒將蘇木卿在包廂里教他的說辭一一道來,臉上露出了一派追憶之色.

這個時代交通極不便利,就算是家資萬貫的商家巨賈產業也無非覆蓋了幾個城市,幾乎沒有所謂的跨國貿易.因此,聽楚軒竟游曆過最北方的大真國,還領略過塞外大漠的風光,不少人臉上都揚起了一番向往的神色.

"不得不說,塞外雖是蠻夷之邦,但風景與我江陵地區卻是截然不同,美不勝收."一開口便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楚軒心里要多得意有多得意,按照蘇木卿先前的指點繼續做著鋪墊:"春季來臨萬物複蘇,夏季和煦百花齊放,秋季豐收金黃滿目,冬風呼嘯白雪皚皚,也正是因此,那塞外百姓有著春種,夏長,秋收,冬藏的說法."

見在場的人聽得如醉如癡,蘇木卿在後面暗暗有些後悔,這些景色都是他在家里的一本殘破的書籍上看到,沒想到對那些下賤百姓竟然有這麼大的吸引力!早知道如此還不如自己上場了,管他是否獅子斗狗,能出一次風頭總是好的.

"我過去游曆的時候正是冬季,雖沒有見過農忙時節的繁華景色,卻感受到了一番冰天雪地的絕世風光.站在寒風中,任那雪花飛舞,北風如刀,讓人心中頓生萬丈豪情!我痛飲烈酒,酩酊大醉,無意間瞥見一樹梅花不畏嚴寒在風中開得豔麗,當時心下有感,便做出一千古佳對!"

md,啰啰嗦嗦說了一大堆裝叉話,原來出的題目是考對聯.秦百川早就聽得不耐煩了,春種夏長秋收冬藏,北方那個哪個城市不是這樣?

前期鋪墊完成,那楚軒楚大才子這才不慌不忙,抑揚頓挫的吟道:"獨覽梅花掃臘雪!"

眾人尚沉浸在楚軒描述的豪邁風景當中,一時間很多人竟忽略了他已經說出了上聯.

"完了!"只一瞬,嵐姐臉色變得慘白,嘴唇抖動不已.既被評為花魁,嵐姐早年的時候自也是個中高手,認真的將這上聯分析一遍,她更加確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測:"以楚軒的才學斷做不出這樣的上聯,必定是蘇木卿背後指使!"

"嵐姐,不過是一幅梅華聯,難道很難嗎?"見嵐姐面帶愁容,一旁的丫鬟小環低聲問道.

"你才識得幾個字,哪里知道這一聯的精妙!"嵐姐滿腹惱怒正不知如何化解,一股腦的發泄在了小環身上:"梅是君子之物,這上聯從字面上看似乎簡單,其實極難!區區七個字便描述了那作聯者身居曠野,獨自欣賞梅花傲雪怒開,一掃寒冬臘雪的傲然風骨!其中又隱晦的以梅花自況,顯現了他清高的品質,寄情于詩,以詩為聯……哎,算了,這等高深的意境連我都捉摸不透,更何況你一個小小的丫鬟?"

"哼,嵐姐小看人,欺負小環沒讀過書!"小環很不滿嵐姐的鄙視,撅嘴道:"是啊是啊,小環捉摸不透這高深的意境,但秦大哥肯定可以!要知道,他可是神雕大俠轉世,文采武功都是天下第一!"

這小丫頭中神雕大俠的毒太深了,嵐姐懶得跟她解釋.悄然抬頭間,見秦百川臉上帶笑,嵐姐不知道怎麼的一股羞惱湧上心頭,這人就喜歡玩神秘,不管能不能對上,好歹給句痛快話呀!

見眾人都被自己的上聯震驚到了,楚大才子自是大爽不已,享受夠了那種被人關注,高高在上的感覺之後,"刷"的一下打開折扇,哼道:"臭說書的,聽明白了沒有?要不要本公子再把這上聯重複一遍?"

秦百川從失神中緩過勁兒來,搖頭一笑.

"搖頭是什麼意思?想要就此認輸?"楚軒捕捉到他的動作,哼道:"以你那點微末伎倆連本公子都比不過,還有什麼資格挑戰蘇公子?哼哼,這回總要讓你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何時說過認輸?只是從你這上聯想到了一些往事,感慨而已."秦百川歎口氣.相聲演員必須多才多藝,當年他跟著老師學習的時候,成博彥老先生曾給他講了一幅對聯,那對聯將詩,聯,音律都完美融合,卻是和楚軒出的這上聯有異曲同工之妙.

也正是想起了老師教授之恩,秦百川這才略微有些感慨.

"不認輸?難道你能對出此聯?"楚大才子顯然不相信秦百川有那個本事.

"先生,你早有算計了麼?"嵐姐嬌軀輕顫,精神振奮的問道.

"詩詞與楹聯結合,這上聯雖罕見,卻還難不倒我."秦百川頗有些傲然之意,挺起胸膛:"獨覽梅花掃臘雪,我便對你'逸睨山勢舞綠溪’罷!"

"獨覽梅花掃臘雪,逸睨山勢舞綠溪."嵐姐輕聲將秦百川的下聯念叨了幾句,俏臉上驀然神采飛揚,一雙美眸當中帶著難掩的震撼,嬌嫩的紅唇劇烈顫抖,竟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嵐姐只覺得自己一顆原本要從嘴巴里躍動出來的心髒,現在終于狠狠的落回了肚子,這種高高懸起重重落下的感覺雖有些驚心動魄,但卻是如此的過癮!如幽似怨的狠狠地瞪了一眼秦百川,這家伙原來真是深藏不露,卻害得自己跟著白白擔心了!

不僅是嵐姐,待秦百川下聯一出,那蘇木卿蘇公子也是神情錯愕,細細品讀著下聯.從用詞上的對仗來看,上聯的"獨身"對"飄逸","觀覽"對"睥睨","梅花"對"山勢","掃臘雪"對"舞綠溪",端的是對仗工整,無可挑剔.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上一聯那作聯者以梅花自況,突出自己如梅花一般高潔的傲骨,下一聯則是隱晦的表達了瀟灑飄逸,淡看風云的人生境界.但這飄逸只是表面現象,作聯人站在群山之上,看碧綠的溪流環繞險峻的山川,自有一番睥睨天下的氣勢蘊藏其中.

蘇木卿的臉色瞬間便慘白一片,家中記錄這經典楹聯的殘破書籍便只有半部,他苦思冥想數年,卻始終不得要領,他甚至認為這是一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千古絕對.

可現在呢?

這幅絕對竟被一個身份地位最為卑賤的說書人破解,這是蘇木卿無論如何也不願接受的事實.難不成我蘇木卿十年苦讀,卻不如一個說書人?

當秦百川對出下聯的時候,楚大才子同樣張大了嘴巴,眼角的余光看到見蘇木卿臉色發白,渾身戰栗,額頭上竟有豆大的冷汗流出,他也終于意識到,這場比試恐怕是要輸了.

不過,楚大才子並不甘心,雙拳緊握:"你這下聯對仗,意境倒是工整,但卻不完美!你再重新讀一下我的上聯,獨覽梅花掃臘雪,里面……里面蘊含著音律!所以這一輪還是你輸!"

"秦先生!"本以為勝券在握,可是楚大才子竟跳出來橫生枝節,讓嵐姐的心再一次提了起來.

目光緊張的盯著秦百川,只見後者微笑道:"蘊含了何種音律,你倒是不妨說出來,讓我們見識見識?"

"這……"楚大才子眼皮一抖,在包廂中商量對策的時候蘇木卿出了這上聯,並告訴他這上聯以詩為引,內含音律,卻不曾說得詳細,秦百川刨根問底,他又如何能夠回答?

樓下早有不耐煩的看客發出了噓聲,楚大才子把心一橫:"我說蘊含音律便是蘊含了音律!難道堂堂讀書人會欺騙你們這些賤民?"

讀書人的比試講究光明正大,但楚軒這話可有些強詞奪理了,嵐姐俏臉發寒:"楚公子,你口口聲聲說蘊含音律,卻講不出個所以然來,難不成是欺負我望江樓無人嗎?"

"嵐姐稍安勿躁,這上聯當中其實真的蘊含了音律."秦百川攔住即將發怒的嵐姐,云淡風輕的說道.

"你又知道?"嵐姐越來越看不透秦百川了.

"這有何難?"秦百川對嵐姐寬慰的一笑,又抬頭問楚軒:"楚大才子,若是我說出音律,又解釋清楚上下兩聯的妙處,這場比試可算是我贏了?"

"你贏!"不等楚軒開口,身後的蘇木卿便替他應承了下來.

上篇:第005章 不如睡覺實在     下篇:第007章 哆唻咪發嗦啦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