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首席國士 第009章 丁香花  
   
第009章 丁香花

本章字數:3270時間:2015-04-12 00:22:36.0]

"這就結束了嗎?"小環臉上帶著一絲不忿,趁著秦百川停頓的空檔,插嘴道:"這花魁也真是的,既然喜歡那才子,就去找他啊!現在不清不楚的離開了,好沒良心,枉費了才子那一片癡心!"

"我說都怪那才子,拿了楹聯和銀子後,為什麼三個月音訊全無?要我看啊,他之前做的那些事都是裝出來的,目的就是騙花魁的銀子!"又一個小丫鬟顯然有不同的見解.

"青樓,花魁,呵呵,這樣的女人又豈能有人真心喜歡她?"嵐姐面帶苦澀,顯然是支持後面那個小丫鬟的說法.

"故事還沒完呢."丫鬟們嘰嘰喳喳的吵成了一團,秦百川翻了翻白眼,丫的,要是讓你們猜到故事的走向,那哥還怎麼混?

"花魁遠走他鄉,將對寒門才子的感情掩埋心里,嫁給了一位普通的農夫為妻,過了三年的平淡生活.這三年,花魁每日每夜都被壓抑在心底的情愫痛苦折磨,形銷骨立,最終,在農夫的鼓勵下,花魁再一次重返故土,決定尋到才子,問清楚事情的究竟."

"經過多方打探,花魁終于找到了當年的那位媒婆,跟媒婆說完自己的來意之後,那媒婆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她,最後歎氣道:'走吧,我帶你去見見那位才子.’花魁心里緊張到了極點,已經過去三年了,他應該已經成為一方官吏了吧?還會不會記得這個曾靠皮肉為生的女人?"

"媒婆帶著花魁出了村落,越走越是荒涼,越走人煙越是稀少,花魁心里疑惑,便忍不住開口問道:'還沒到嗎?’媒婆伸手一指,道:'到了,那里就是.’順著媒婆的手指看去,花魁頓時如遭雷擊!前方是一片亂墳崗,而媒婆所指便是一座小小的土包,殘破的孤墳!"

"啊!"故事到此出現了巨大的轉折,縱秦百川沒有說明,但是在場的丫鬟們又豈能不知道那孤墳的意義?一時間,二樓大廳驚呼一片,錯愕歎惋,就連那蘇木卿也是面帶淒涼之色.

"媒婆告訴花魁:'當年老婦將楹聯交給才子,那才子每日茶飯不思,苦思冥想,可卻始終想不出下聯.後來聽說你離開了青樓不知去向,才子痛哭咳血,抑郁而終.他過世之後,是老婦替他料理的後世,滿屋的紙張,寫的便都是你出的那幅上聯——氷涼酒,一點水,兩點水,三點水’."

"花魁心如刀絞,茫然跪在才子的墳前淚如雨下!她好恨,恨自己任性胡為,釀成了才子一生的悲劇,也恨這天意弄人,偏滅有情人!在那淚眼婆娑中,花魁見才子墳後一簇簇丁香花蕊開得正豔,她泣血吟道:'丁香花,百字頭,千字頭,萬字頭’.那寒門才子,用自己的生命對出了這哀婉的楹聯."

這個時代流傳的才子佳人故事幾乎都是以天作之合結尾,偏偏秦百川這故事劍走偏鋒,故事波瀾起伏也就算了,最終卻是以這種悲劇收尾,直指人心!丫鬟們哪里還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小環低頭啜泣,就連嵐姐眼里也是亮晶晶的.

這也太好忽悠了吧?

全場幾乎都被濃濃的悲戚籠罩,秦百川站起身走到二樓角落一張七弦琴的旁邊,盤膝坐下,聲音低沉的道:"你們以為這就是結尾嗎?"

"錚錚!"

輕撥弄了幾下琴弦,秦百川心里頓時輕松不少,還好,雖有些生澀,但用這種古老的樂器彈一曲簡單的小調還是沒有問題的.

沉浸在悲戚中的丫鬟們被琴聲驚得回神,茫然不解的看著秦百川.秦百川也不多加理會,十指在琴弦上輕攏慢撚抹複挑:"自才子的墳前離開後,花魁用她的全部心血做了一首曲子,隨後便自殺而死,尾隨才子而去.這曲《丁香花》婉轉淒涼,卻是花魁內心最真實的寫照."

琴聲先是一頓,隨後一股哀怨的節奏便在指尖流淌而出,震撼人心:"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麼渴望的美啊.你看啊漫山遍野,你還覺得孤單嗎?你聽啊有人在唱,那首你最愛的歌謠啊.塵世間多少繁蕪,從此不必再牽掛……就這樣匆匆你走了,留給我一生牽掛……"

"嗚嗚嗚!"

這可了不得了,這故事本就夠讓人心疼的了,加配合上哀怨的旋律,低沉的嗓音,以及通俗易懂的詞曲兒,涉世不深的小丫鬟們再也忍不住,痛快的哭出了聲音.

"你這人壞死了,偏說著讓人肝腸寸斷的故事!"嵐姐擦了擦眼角,雙眼通紅的說道.

琴聲漸彈漸緩,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琴收音住,悄然無聲.

秦百川長身而起,背負著手看著對面的才子們:"有故事,有背景,有楹聯,也有音律,你們現在又怎麼說?"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與本公子沒什麼關系."蘇木卿也被秦百川的表現震撼到無以複加,區區一個讀書人懂詩詞楹聯,能彈會唱,倒是極為少見.第一時間站出來撇清自己跟整件事情的關系,蘇木卿倒是不得不重視這個對手:"說書的,今天你贏了楚軒,卻不代表你可以傲視群豪!今天本公子有些困乏,他日若有機會一定和你一教高下,以免你小覷了我江陵才子!"

"請便."蘇木卿無非是放兩句狠話,給自己找個台階,秦百川也不說破.

"告辭!"剩下的就是楚軒跟說書人的事情,是否拜師都與他無關.

"云老板,你這大碗望江樓果然是臥虎藏龍,在下終于見識了."與楚軒一道而來的周兄與李兄也急忙抱拳:"在下還有要事,他日再來叨擾."

說完,兩個人看都不看面色鐵青的楚軒一眼,很沒義氣的跟在蘇木卿的屁股後面跑下樓去.

樓上樓下眾人尚沉浸在憂傷的曲調當中,誰都沒有對他們多看一眼.

楚軒閉上眼,長長的吐了口氣,大步流星走到桌旁,伸手倒了杯熱茶,隨後又小心翼翼走到秦百川跟前,折扇倒握,雙手奉茶,脊梁微彎,單膝跪地:"秦夫子,弟子楚軒奉茶!"

"這就不必了."今日這一番爭斗,說到底也是楚軒替蘇木卿做了出頭鳥,現在正主都已經倉皇而逃,再欺負這蝦兵蟹將也沒什麼意思.

"夫子,楚軒雖愚笨,但卻也深知古聖先賢'若有人兮天一方,忠為衣兮信為裳’的告誡,況且我楚家工坊以誠信為本,若今日楚軒抵賴,家父得知後必定將我剝皮抽筋!"楚軒一臉的堅決.

"剝皮抽筋……"秦百川嘴皮抖動:"有那麼嚴重?"

"弟子楚軒,為夫子奉茶!"楚軒低下頭,心里自有他的打算.

如嵐姐所說,這位說書人的才華絕不在江陵任何才子之下,甚至還有一種可能,指不定他是某位高人的弟子,因疾世憤俗隱居在這茶樓說書而已.別看現在他身份卑微,沒准日後便會扶搖直上,位列朝堂.

萬一真有那麼一天,他楚軒便算是開門大弟子,夫子又豈能虧待了他?說得再樂觀一點,就算是光耀門楣,光宗耀祖也是不無可能!

"這茶我喝,收徒就算了,你要是不嫌棄我這個臭說書的辱沒了你的身份,以後咱們平輩論交."秦百川接過濃茶,一飲而盡.

楚軒頓時喜上眉梢:"夫子既喝了拜師茶,便算是收下了楚軒!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弟子謹遵夫子教誨!"

"哈,按照你的意思這茶我還不應該喝?"秦百川都無語了,這些讀書人讀書都讀傻了吧?

"先生,楚公子說得沒錯,禮不可廢."其余人等沉浸在故事中無法自拔,楚軒拜師的場面倒是沒多少人注意.嵐姐走到秦百川身旁,說道:"既楚公子有心,你就收下他,以免得楚公子失信于江陵百姓."

嵐姐是個玲瓏人物,也怕楚軒心里有疙瘩,笑道:"我給你們出個折中的法子,你們人前便以平輩論交,兄弟相稱,背後楚公子再行弟子之禮,也免得被人笑話."

"多謝云老板成全!"楚軒心里也是這個意思,卻被嵐姐先一步說了出來.

嵐姐征詢似的看了看秦百川,見後者無奈點頭之後,這才對楚軒笑道:"楚公子,秦先生生性淡泊,不喜歡這些俗禮,你還是起來說話吧."

"是!"楚軒從地上站起身,垂首站在秦百川身後.

安頓好秦百川和楚軒,嵐姐風姿卓越的憑欄而立,對著樓下聚集起來的密密麻麻的人頭嬌聲說道:"諸位客官,此時華燈初上,想喝茶的朋友便請落座,不想留下的朋友便回去早些休息,明日早來茶樓占座,再聽取那《神雕俠侶》的後文.諸位以為如何?"

"嵐姐有令,我等又豈能不從?"看了一場說書人斗才子的大戲,又白白聽了一個讓人終生難忘的故事,眾人滿臉都是心滿意足之色,紛紛抱拳道:"請嵐姐轉告秦先生,明日我等一定准時過來捧場,多多打賞!"

嵐姐對眾賓客揮揮手,回過頭美眸中再也遮擋不住歡喜之色,對秦百川施施然的行了個禮:"先生,請移步醉霄樓,云嵐為先生斟酒賠罪如何?"

"改日吧."跟美女老板喝喝酒,調固然是人生一大樂事,但今天還真不是時候,秦百川搖頭拒絕道:"嵐姐還是將上個月的利市結算給我,徐老爹還等著銀錢抓藥."

"這樣啊……"嵐姐臉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不過很快被她隱藏起來,點頭道:"今天說書斗詩比詞唱曲兒,想必先生是累了,也好,咱們來日方長."

"對,來日,方長."秦百川古怪的說道.

上篇:第008章 才子佳人     下篇:第010章 買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