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首席國士 第036章 瓦舍勾欄  
   
第036章 瓦舍勾欄

本章字數:3326時間:2015-04-22 20:00:00.0]

秦百川嬉皮笑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處境,瞿溪嗔怒一句之後又道:"你常年說書,混跡在茶樓酒肆,並不知道商場人心的險惡.今日你痛打四叔,固然能出一時之惡氣,但卻也埋下了不小的禍根.以後你便在這主城附近活動,切莫大意."

"寶貝大老婆,我能理解為你這是關心我嗎?"秦百川死不要臉,湊上去笑道.

"可以."瞿溪認真的想了一會兒,這才說道:"畢竟你是我用來擺脫糾纏的借口,你表現的越是強勢,他們便會把注意力分散到你身上,我的壓力也就會減少.從這點來說,我關心你也是應該."

秦百川有種空落落的感覺,雙手放在脖頸後方,抬頭看著天棚:"在你眼里,我只是一個借口,可有可無的工具?"

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瞿溪不知為何,心里竟有種被人割了一刀的感覺.下意識的想告訴他不是那樣,可話到嘴邊卻成了另外一種味道:"再怎麼說我們也只是逢場作戲,五年之後便各奔東西,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啊,假的,所有一切都是假的."秦百川只覺得胸口有些發悶.

"簽署婚約的時候我曾說過,除了每個月給你足額的銀子之外,一旦有需要你的地方,我會額外給你一些報酬."瞿溪貼身拿出一張五十兩的銀子,輕輕推給秦百川:"今天你替我做了事,我也支付了銀子,咱們算是兩清了."

秦百川用一種近乎冷漠的眼神盯著瞿溪看了許久,忽的發出一聲輕笑,拿起那張銀票邁步就往外走.

"都這個時辰了,你要去哪里?"見他拿了銀子,瞿溪心頭先是一松,隨後略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就不怕四叔早已找好了人,在外面等著你?"

"與其在這里被郁悶死,還不如出去被人痛痛快快的打死!"秦百川頭也不回:"反正現在有了銀子,出去找我的小相好!"

"你……"瞿溪飛快起身,本想叫住他,但忽然想起,為了防止他對自己有什麼非分之想,那份賣身契上明確指出他可以外面亂來,只要不帶回萬花小築就行.

秦百川卻是根本不管那麼多,出了萬花小築,順著官道漫無目的的走在夜色當中.今天他含憤出手只想為瞿溪出口氣,可沒想到,自己的行為在她眼里卻僅僅是用區區五十兩銀子便可以衡量……秦百川有種既心疼又屈辱的感覺.

抬頭看了看漫天繁星,秦百川重重歎口氣,那天稀里糊塗的簽署了婚約也不知道是對是錯,起碼跟嵐姐,徐老爹,楚軒等人在一起的時候,絕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個時代沒有通訊工具,官道上的驛站又早已關閉,根本沒有辦法前往江陵兩岸,秦百川只能順著官道進了主城.他運氣也實在不好,本想找個小酒館一醉方休,可此時已經接近現代的九點鍾,大大小小的酒肆早已打烊,竟連一個喝酒的地方都找不到.

焦躁的在主城轉悠了足足有小半個時辰,秦百川耳朵里隱隱約約傳來了絲竹之聲.他急忙抬頭看去,卻在距離他足有五六百米的地方發現了一條寬闊的街道,街道口樹立一個巨大的牌坊.那牌坊上雕龍畫鳳,大紅燈籠的映襯下,隱隱約約可見幾個金色的大字:江陵瓦舍.

秦百川心中一動,加快步伐狂奔了過去.畢竟是相聲演員,秦百川多少還是了解一些基礎常識,瓦舍也叫做瓦市,勾欄,在曆史上的某些朝代,這地方專門給戲子用來登台演繹.從某種功能上來說,大致相當于現代的夜場.

滿懷期待的進入瓦舍弄巷,卻發現夜場也已經快要散去,唯有正中間一處名為"忠義"的勾欄傳來哀婉的絲竹之聲,周圍人頭湧動,卻是聚集了不少看客,如醉如癡的沉浸在音樂當中.

勾欄戲台之上是一位穿著白花邊長裙的女子,那女子看不出多大年紀,一身寬大的長袍裹住誘人的嫵媚嬌軀,胸口兩座飽滿高高聳立,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胸前那道深不見底的溝壑,她十指連動,鮮豔的紅唇輕輕張開,和著那淒婉的音律,動人的歌詞傾吐而出:"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麼渴望的美啊……"

婉轉的曲調入耳,秦百川一下便張大了嘴巴,大步流星的走到勾欄附近,悄悄的拉了拉旁邊一位伸長了脖子聆聽歌曲的書生衣角,客氣的道:"這位兄台……"

"拉我干什麼!"不等秦百川把話說完,那書生不耐煩的甩開了袖子,回頭見秦百川穿著華貴,他似覺得有些失態,這才耐著性子抱拳道:"在下魯莽了,不過這等天籟之音實在難得,待會等柳小姐一曲唱罷,我再給兄台賠罪!"

那書生說完便不再理會秦百川,秦百川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後踮起腳仔細往台上看了半晌,雙眼登時便是一亮.那書生口中說的柳小姐,竟是那天晚上跟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柳媛媛!

秦百川一個勁兒的搖頭苦笑,我說怎麼看那個女子這麼面熟呢……呵,江陵這個地方還真小啊!

"哎,果然是人間絕唱,《丁香花》名不虛傳!"音樂漸漸舒緩下去,那位書生偷偷地擦拭了一下眼角,見秦百川面色古怪的看著他,書生不好意思的抱了抱拳:"讓兄台見笑了,小弟自小沉迷于音律,故而方才兄台問我,我才有失態之舉.來來來,趁著這良辰美景,便由小弟做東,給兄台賠罪!"

那書生倒也熱情,拉著秦百川好不容易找了一處座位,回頭吩咐:"小二,上一壺好茶,再弄一些茶食!"

"我不喝茶,換兩壇子濁酒,再切幾斤牛肉."秦百川將五十兩的銀票拍在桌上,示意這頓飯由他請客.

"既如此,小弟恭敬不如從命."秦百川穿著本就不凡,隨便拿出便是五十兩的銀子,那書生只當他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客氣的道:"在下安春橋,不知兄台如何稱呼?"

"我姓秦."萍水相逢而已,秦百川並沒有告知自己的全名.

"秦?"安春橋神情振奮,期待的問道:"敢問兄台,你是姓的是前朝奸相覃輝的'覃’,還是望江樓說書人,秦百川,秦先生的'秦’?"

"秦百川的秦."秦百川有些發愣,丫的,怎麼搞的,以這個社會信息流通的滯後性,自己的名聲已經傳到了主城?

"我說兄台怎麼器宇軒昂,原來跟秦先生是同姓,這就難怪了,難怪了!"安春橋一臉崇拜之色,連聲說道.

秦百川有些發暈,這個書生的邏輯還真有意思.按照他的想法,在他那個時代有歌星姓張,姓劉,跟他們同姓的普通人還能有多風光不成?

見秦百川一臉的錯愕,安春橋哈哈一笑,悄悄壓低了聲音,頗有些狗仔的味道:"秦兄出身高貴,可能不太清楚民間的事情……嘿,秦兄,你覺得剛才那首《丁香花》如何?"

"一般吧."秦百川總不能自吹自擂.

"一般?"安春橋臉色頓時大變,態度直轉直下:"我以為秦兄是飽讀之士,沒想到卻跟那些嘩眾取寵的讀書人沒什麼分別!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別看這首小調出自身份卑微的說書人之手,但必定傳唱天下,經久不衰!"

秦百川實在想不到安春橋會這麼大的反應,給他倒了一杯濁酒,笑道:"安兄息怒,這杯酒便當我賠罪."

"這還差不多."安春橋心安理得的跟秦百川碰了碰杯,臉色好看了一些:"秦兄,我再跟你強調一次,可莫要因為望江樓的秦先生身份低賤,你就輕視了他!我可是聽說了,他文采風流,就連在江陵兩岸頗有名望的蘇木卿都不是對手,被人當槍使的楚軒更是心甘情願拜入了他的門下!"

安春橋口水橫飛,自顧自的塞了一塊牛肉,擦了擦嘴巴又道:"這首《丁香花》正是秦先生所作,之後又傳給了弟子楚軒,現在早已在江陵兩岸傳遍啦!我告訴你,聽我的朋友說了,這年頭要是不會唱《丁香花》,你丫的都不好意思去青樓狎妓!"

"有這麼邪乎?"秦百川心里暗笑,如果現代的歌曲真能在這個時代獲得轟動性的效果,說不得下次再傳楚軒歌曲的時候得多收一些銀子.

"當然了!"安春橋幾乎當場就要跳起來了:"秦兄若是不信,可以在五天之後親自去望江樓!據說那秦先生收了冠名費,要以岳翔岳元帥的事跡重新作一首曲子呢!"

秦百川笑而不語,他當日之所以公開收取冠名費就是要引起讀書人的注意,鎖定高端消費群體.自己傳單還沒發呢,就有人得到了消息,看來整件事成功的幾率應該是極大.

兩個人邊吃邊聊倒也頗有些投機,待等到兩壺濁酒喝盡,忠義勾欄的台下走出來一位骨瘦如柴,鼻若鷹鉤的老者,那老者快步走到秦百川跟前,抱拳行禮:"秦先生,我家小姐請您到後面敘話."

"你家小姐?"似醉非醉之間,秦百川反應有點慢.

"江陵四大美女排行第三,柳媛媛,柳小姐!"安春橋卻是失聲驚叫.

安春橋面色振奮的看著秦百川,別人不知道,他安春橋可知道的清楚,那柳媛媛是江陵主城最有名望的花旦之一,她來頭極大,登台演戲全憑個人喜好,有多少達官貴人想要請她出場都處處碰壁啊.

安春橋臉色漲得通紅,果然姓秦的都不是普通人啊!

"哦,前頭帶路."秦百川站起身,對滿是羨慕的安春橋抱了抱拳:"安兄,五天之後,我在望江樓恭候大駕."

"一定,一定!"安春橋只當他是邀請自己去見識見識那位說書人的本事,忙不迭的答應道.

上篇:第035章 媒人     下篇:第037章 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