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首席國士 第053章 拌嘴  
   
第053章 拌嘴

本章字數:3248時間:2015-04-30 21:00:00.0]

瞿溪心里確實是將秦百川罵得半死,但是她這副羞紅臉的姿態,又氣又怒的表情看在蕭雨眼里卻是小兩口在無底線的秀恩愛,他雙眼幾乎噴出火光,自己這麼多年照顧錦繡山莊,你裝清高不給老子好臉色,這個臭說書的隨便說句話你就露出這副女人姿態,真tmd……蕭雨畢竟是讀書人,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痛罵瞿溪.

"好,很好!"蕭雨怒極反笑,頗有些痛心疾首的道:"秦先生敢說出這樣的話,蕭雨又何須顧忌?挑明了說,我喜歡瞿小姐多年,不管她成親與否,蕭雨始終不會放棄!接下來,就看你怎麼接招了!"

秦百川抬頭想要反唇相譏,瞿溪卻對他打了一個眼色,制止他說下去.對瞿溪來說,拿秦百川做了擋箭牌,而且自始至終也沒有徹底撕破臉皮,這個結局已經比她預想的更加完美,因此沒必要去增加雙方的矛盾.

"蕭公子,時辰已經不早了,感謝你的盛情款待,瞿溪就此告辭."滿桌子飯菜基本沒怎麼動,但瞿溪做出一副酒足飯飽之態,起身說道.

"也好."今晚一場宴會竟連番受挫,蕭雨也沒了心情,吩咐道:"馬志,你送瞿小姐和秦先生下山."

"不用,我們認得路."秦百川笑呵呵的刺激蕭雨:"梅莊風景秀麗,下山的時候我還可以跟寶貝大老婆說說情話,親親小嘴什麼的,要是被馬逼看到,我會不好意思的."

"跟我走!"這人越說越是過分,瞿溪只覺得一秒鍾都待不下去,拉著秦百川快步走出了大廳.

看著秦百川和瞿溪消失在視線,馬志彎下腰低低的道:"少爺,這個臭說書的實在該死,要不要我找個機會干掉他!"

馬志聲音里帶著一絲殺機,滿桌子的人心里全都是一寒,別看蕭雨對瞿溪極有耐性,但是他絕對是個心狠手辣之徒.上個月強行霸占了一個良家女子,聽說那家要去報官,當天晚上一家三口便全都死于非命.

"你說話做事能不能用點腦子!"蕭雨憋了一晚上的怒氣,一巴掌甩在了馬志的臉上:"你不是調查說秦百川只是個臭說書的,沒什麼背景?你tm見過哪個說書的能出口成章?又見過哪個說書的面對這樣的場面能侃侃而談?md,老子差點被你害死!"

"少爺……"馬志捂著臉頰滿面委屈,調查了幾次,他就是沒什麼背景啊!

"蕭兄說得對,這人隱藏的極深,而且是開封人士……前朝當中姓秦的……"王韜低頭想了半天,忽然面色一變:"難道是前朝奸相覃輝的後人?覃百川,秦百川……"

"王兄多慮了,就算是奸相的後人還能怎樣?現在是新朝,早已不是覃輝的時代!"被秦百川罵為老太監的酒糟鼻不爽的說道.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那覃輝當年權傾朝野,你又怎知當朝之中沒有他的黨羽暗中照顧覃家後人?"王韜顯得謹慎無比,看著蕭雨道:"蕭兄,那秦百川來曆不明,我也不建議你冒然下手.不如靜觀其變,待查明他的身份來曆,再做決定不遲."

"我心里有數."蕭雨咬牙冷哼:"瞿溪啊瞿溪,我蕭雨這麼多年誠心對你,竟跟我耍這些小伎倆?哼,若是隨便拉一個臭說書的回來就想讓我死心,那也太小看我了!"

"寶貝大老婆,今天我表現的怎麼樣?有沒有額外的賞銀?"上了瞿溪的馬車,秦百川笑嘻嘻的問道.

瞿溪一改在梅莊上的溫柔,臉上寒霜密布,根本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秦百川一連試探了幾次,瞿溪卻仿佛根本聽不到他的話,最後竟然連眼睛都閉了起來.

"我去,寶貝大老婆,你這是什麼意思?"討了幾個沒趣秦百川也多少有些惱怒,今晚跟蕭雨那伙人勞心勞力說到底還不是為了幫助瞿溪解決困境?現在好,她的目的達到了,就把自己當一坨臭狗屎扔在一邊?

"我還想問你是什麼意思."似忍受不了他在自己耳旁絮絮叨叨,瞿溪終于開口,但語氣冷漠的卻好像陌生人一樣:"我承認,你頗有才華,在楹聯上壓制對方讓他們知難而退也就是了,為什麼要滿嘴汙言穢語,說那些不知廉恥的話?"

"你這是在責備我?"秦百川只覺得一張熱臉貼了人家的冷屁股:"下次責備我之前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處境?你是我的娘子,蕭雨那王八蛋聯合了一群飯桶當著我的面調戲你,你還想讓我給他們什麼好臉色?"

"我是說事情完全可以有更加完美的解決辦法,而不是讓你像個市井無賴一般,丟了我瞿家的身份."瞿溪咬著嘴唇,不肯服輸的道.

"市井無賴?瞿大小姐,我本來就是混跡在江陵兩岸的市井無賴,你第一天知道?"秦百川哼道:"你要是覺得我丟了你的臉面,下次再有這場合不要叫我就是了!"

"你這分明是強詞奪理!"這件事明明就是他有錯在先,此時不認錯倒也罷了竟還曲解自己的意思,瞿溪只覺得一股火沖到了腦門:"秦百川,你能不能改改這副流氓的性子?你知不知道,蕭雨是山莊最大的主顧,別說是你,就算我也不敢輕易得罪!"

"他是不是大主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我娘子,他是老子情敵!"瞿溪話里顯然有維護蕭雨的意思,雖說是出于家族事業考慮,但秦百川也有些接受不了:"瞿大小姐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靠你的色相維護蕭雨這個大主顧,這買賣注定不會長遠!"

"我是山莊的當家人,怎麼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瞿溪美眸當中閃過一道憤怒:"秦百川,你最好也重新認識認識自己的身份!你跟我是假成親,平時我可以讓著你,但涉及到山莊的事情,你只須按照我的意思去做,而不是自作主張!"

"我算是明白了,你需要的不是相公,而只是一個傀儡,徹頭徹尾只會聽你話,任你擺布的傀儡!"秦百川心里有種莫名的悲傷感,只覺得十分無趣.不願再跟瞿溪拌嘴,用力拍打著車廂:"胡伯,停車."

"你干什麼?"似是感受到秦百川的落寞與悲傷,瞿溪心尖一顫.平心靜氣的想想,這人所說所做雖然過分,但處處都是維護自己.難道……真的是自己把話說得太重了嗎?

"干什麼,自己的娘子不懂我,那我就去找我的小相好."推開車門,秦百川聲音里帶著一絲苦澀.

"阿巴阿巴!"秦百川下車就走,胡伯拉住他的胳膊,顯然是想留他.

"胡伯,放他走!"瞿溪腦海中出現瞬間的空白,硬撐著道:"他的心不在萬戶小築,強拉回去也沒意思!"

"阿巴阿巴……"胡伯苦惱的搖搖頭,無奈松開了手.

看著瞿溪的馬車消失在夜色當中,又抬頭看了看滿天的繁星,那種無家可歸的孤獨感瞬間便攫住了他的心.秦百川甚至在想,或許答應跟瞿溪成親就是個錯誤,兩個人的身份背景認知都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偏偏兩個人的性子又都過于執拗,這樣的婚姻能幸福嗎?

"臭說書的,你當這忠義勾欄是你家後院,你想來就來?"江陵主城忠義勾欄的後院,一個膀大腰圓的壯漢攔住秦百川的去路,大聲呵斥.

自跟瞿溪分別之後,茫然無措的秦百川足足走了大半個時辰才進入主城,雙腳幾乎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又來到了勾欄瓦舍.似乎在這個世界,能稍微讓他有點知己感的便只有那個柳媛媛.

面對守門壯漢的責難,秦百川從懷里拿出那塊黑漆漆的令牌,抬頭道:"拿著這塊令牌去通報你家小姐,若是她願意相見我便進去,若是不願,令牌還給她,我這就離開."

乍一看到那令牌,守門壯漢臉色微變,不情不願的對秦百川抱了抱拳,卻沒有伸手去接:"你在這里等著,我進去通傳!真不知道你這個臭小子有什麼本事,小姐連丘山柳令都會給你!"

守門大漢嘟嘟囔囔的跑進庭院,不多時又跑了回來,惡狠狠的瞪了秦百川一眼:"小姐讓你進去!"

"多謝."秦百川客氣的對守門壯漢笑笑,輕車熟路的進入院落,目光在院中微微掃動,便發現了一絲不尋常之處.按道理說,這個時候演出結束,正是戲子們卸妝換衣服閑聊的時間,可今天院落中空空蕩蕩,竟連一個人都沒有.

"秦先生,這邊請."秦百川狐疑間,後院當中閃出一條精瘦的人影,正是那鷹鉤鼻老者,勉強對秦百川笑了笑.

"老先生,見過兩次還不知如何稱呼?"秦百川跟在老者的後面,無話找話的道.

"在下姓丘."鷹鉤鼻老者拱了拱手,心不在焉的說道.

"丘老,難道今晚這里有什麼事情發生?"越過前院的長廊,秦百川清楚的看到後院幾乎三步一人五步一哨,忠義勾欄的那些戲子此時全都是黑色緊身打扮,手里明晃晃的鋼刀出鞘,在月色下反射著幽幽的光芒.

"秦先生無須驚訝,只是有幾個蟊賊過來鬧事而已."丘老走到後院一處黑漆漆的房間,雙臂用力這才硬生生推開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秦百川這才注意到,這房門竟是由精鋼鑄就,里面不時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之聲.

本章補24日的那一更,承諾全部兌現!五月計劃保底更新20w字,土豪們,俺的存稿饑渴難耐,誰能讓俺爆個痛快?

上篇:第052章 老太監     下篇:第054章 交給我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