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黃帝內經素問 卷九  
   
卷九

○熱論篇第三十一

黃帝問曰: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或愈或死,其死皆以六七日之間,

其愈皆以十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願聞其故。岐伯對曰:巨陽者,諸陽之屬

也,其脈連于風府,故為諸陽主氣也。人之傷于寒也,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

其兩感于寒而病者,必不免于死。

帝曰:願聞其狀。岐伯曰:傷寒一日,巨陽受之,故頭項痛腰脊強。二日陽

明受之,陽明主肉,其脈俠鼻絡于目,故身熱目疼而鼻干,不得臥也。三日少陽

受之,少陽主膽,其脈循脅絡于耳,故胸脅痛而耳聾。三陽經絡皆受其病,而未

入于藏者,故可汗而已。四日太陰受之,太陰脈布胃中絡于嗌,故腹滿而嗌干。

五日少陰受之,少陰脈貫腎絡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六日厥陰受之,

厥陰脈循陰器而絡于肝,故煩滿而囊縮。三陰三陽,五藏六府皆受病,榮衛不行,

五藏不通,則死矣。

其不兩感于寒者,七日巨陽病衰,頭痛少愈;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愈;九

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

渴止不滿,舌干已而嚏;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日已矣。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藏脈,病日衰已矣。其未滿三日者,可汗

而已;其滿三日者,可泄而已。

帝曰:熱病已愈,時有所遺者何也?岐伯曰:諸遺者,熱甚而強食之,故有

所遺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熱有所藏,因其谷氣相薄,兩熱相合,故有所遺也。

帝曰:善。治遺奈何?岐伯曰:視其虛實,調其逆從,可使必已矣。帝曰:病熱

當何禁之?岐伯曰:病熱少愈,食肉則複,多食則遺,此其禁也。

帝曰:其病兩感于寒者,其脈應與其病形何如?岐伯曰:兩感于寒者,病一

日則巨陽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干而煩滿;二日則陽明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

不欲食,譫言;三日則少陽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不知人,

六日死。

帝曰:五藏已傷,六府不通,榮衛不行,如是之後,三日乃死何也?岐伯曰:

陽明者,十二經脈之長也,其血氣盛,故不知人,三日其氣乃盡,故死矣。

凡病傷寒而成溫者,先夏至日者為病溫,後夏至日者為病暑,暑當與汗皆出,

勿止。

○刺熱篇第三十二

肝熱病者,小便先黃,腹痛多臥身熱,熱爭則狂言及驚,脅滿痛,手足躁,

不得安臥,庚辛甚,甲乙大汗,氣逆則庚辛死,刺足厥陰少陽,其逆則頭痛員員,

脈引沖頭也。

心熱病者,先不樂,數日乃熱,熱爭則卒心痛,煩悶善嘔,頭痛面赤無汗,

壬癸甚,丙丁大汗,氣逆則壬癸死,刺手少陰太陽。

脾熱病者,先頭重頰痛,煩心顏青,欲嘔身熱,熱爭則腰痛不可用俯仰,腹

滿泄,兩頷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氣逆則甲乙死,刺足太陰、陽明。

肺熱病者,先淅然厥,起毫毛,惡風寒,舌上黃身熱。熱爭則喘咳,痛走胸

膺背,不得大息,頭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氣逆則丙丁死,刺

手太陰陽明,出血如大豆,立已。

腎熱病者,先腰痛酸,苦渴數飲,身熱,熱爭則項痛而強,寒

且酸,足下熱,不欲言,其逆則項痛員員澹澹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氣逆則戊

己死,刺足少陰太陽,諸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出也。

肝熱病者,左頰先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病者右頰先

赤,腎熱病者頤先赤,病雖未發,見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熱病從部所起者,

至期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則死。諸當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大出

也。

諸治熱病,以飲之寒水乃刺之,必寒衣之,居止寒處,身寒而止也。

熱病先胸脅痛,手足躁,刺足少陽,補足太陰,病甚者為五十九刺。熱病始

手臂痛者,刺手陽明太陰而汗出止。熱病始于頭首者,刺項太陽而汗出止。熱病

始于足脛者,刺足陽明而汗出止。熱病先身重骨痛,耳聾好瞑,刺足少陰,病甚

為五十九刺。熱病先眩冒而熱,胸脅滿,刺足少陰少陽。

太陽之脈,色榮顴骨,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厥陰脈

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其熱病內連腎,少陽之脈色也。少陽之脈,色榮頰前,

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少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熱病氣穴:三椎下間主胸中熱,四椎下間主鬲中熱,五椎下間主肝熱,六椎

下間主脾熱,七椎下間主腎熱,榮在骶也。項上三椎陷者中也。頰下逆顴為大瘕,

下牙車為腹滿,顴後為脅痛,頰上者鬲上也。

○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

黃帝問曰:有病溫者,汗出輒複熱,而脈躁疾不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

為何?岐伯對曰:病名陰陽交,交者死也。帝曰:願聞其說。岐伯曰:人所以汗

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氣交爭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卻而精勝也,精

勝則當能食而不複熱。複熱者邪氣也,汗者精氣也,今汗出而輒複熱者,是邪勝

也,不能食者,精無俾也,病而留者,其壽可立而傾也。且夫《熱論》曰:汗出

而脈尚躁盛者死。今脈不與汗相應,此不勝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

失志者死。今見三死,不見一生,雖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熱汗出煩滿,煩滿不為汗解,此為何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熱

者,風也,汗出而煩滿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風厥。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

巨陽主氣,故先受邪,少陰與其為表里也,得熱則上從之,從之則厥也。帝曰:

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飲之服湯。

帝曰:勞風為病何如?岐伯曰:勞風法在肺下,其為病也,使人強上冥視,

唾出若涕,惡風而振寒,此為勞風之病。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

巨陽引精者三日,中年者五日,不精者七日,咳出青黃涕,其狀如膿,大如彈丸,

從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則傷肺,傷肺則死也。

帝曰:有病腎風者,面胕痝然壅,害于言,可刺不?岐伯曰:虛不當

刺,不當刺而刺,後五日其氣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氣時熱,

時熱從胸背上至頭,汗出手熱,口干苦渴,小便黃,目下腫,腹中鳴,身重難以

行,月事不來,煩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則咳甚,病名曰風水,論在《刺法》

中。

帝曰:願聞其說。岐伯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陰虛者陽必湊之,故少氣

時熱而汗出也。小便黃者,少腹中有熱也。不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則咳

甚,上迫肺也。諸有水氣者,微腫先見于目下也。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

陰也,目下亦陰也,腹者至陰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腫也。真氣上逆,

故口苦舌干,臥不得正偃,正偃則咳出清水也。諸水病者,故不得臥,臥則驚,

驚則咳甚也。腹中鳴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則煩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

身重難以行者,胃脈在足也。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心而絡于胞中,

今氣上迫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也。帝曰:善。

○逆調論篇第三十四

黃帝問曰:人身非常溫也,非常熱也,為之熱而煩滿者何也?岐伯對曰:陰

氣少而陽氣勝,故熱而煩滿也。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氣也,寒從中生

者何?岐伯曰:是人多痹氣也,陽氣少,陰氣多,故身寒如從水中出。

帝曰:人有四支熱,逢風寒如炙如火者何也?岐伯曰:是人者,陰氣虛,陽

氣盛,四支者陽也,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少水不能滅盛火,而陽獨治,獨治者

不能生長也,獨勝而止耳,逢風而如炙如火者,是人當肉爍也。

帝曰:人有身寒,湯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溫,然不凍栗,是為何病?岐伯曰:

是人者,素腎氣勝,以水為事,太陽氣衰,腎脂枯不長,一水不能勝兩火,腎者

水也,而生于骨,腎不生則髓不能滿,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凍栗者,肝一陽

也,心二陽也,腎孤藏也,一水不能勝二火,故不能凍栗,病名曰骨痹,是人當

攣節也。

帝曰:人之肉苛者,雖近衣絮,猶尚苛也,是謂何疾?岐伯曰:榮氣虛,衛

氣實也,榮氣虛則不仁,衛氣虛則不用,榮衛俱虛,則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

人身與志不相有,曰死。

帝曰:人有逆氣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有不得臥而息無音者,有起居如故而息

有音者,有得臥得臥行而喘者,有不得臥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臥臥而喘者,皆

何藏使然?願聞其故。岐伯曰: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是陽明之逆也,足三陽者下

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六府之海,其氣亦下行,陽

明逆不得從其道,故不得臥也。《下經》曰:胃不和則臥不安。此之謂也。夫起

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絡脈逆也,絡脈不得隨經上下,故留經而不行,絡脈

之病人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夫不得臥臥則喘者,是水氣之客也,夫水

者循津液而流也,腎者水藏,主津液,主臥與喘也。帝曰:善。

上篇:卷八     下篇: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