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黃帝內經素問 卷十一  
   
卷十一

○舉痛論篇第三十九

黃帝問曰:余聞善言天者,必有驗于人;善言古者,必有合于今;善言人者,

必有厭于己。如此,則道不惑而要數極,所謂明也。今余問于夫子,令言而可知,

視而可見,捫而可得,令驗于己而發蒙解惑,可得而聞乎?岐伯再拜稽首對曰:

何道之問也?帝曰:願聞人之五藏卒痛,何氣使然?岐伯對曰:經脈流行不止,

環周不休,寒氣入經而稽遲,泣而不行,客于脈外則血少,客于脈中則氣不通,

故卒然而痛。

帝曰:其痛或卒然而止者,或痛甚不休者,或痛甚不可按者,或按之而痛止

者,或按之無益者,或喘動應手者,或心與背相引而痛者,或脅肋與少腹相引而

痛者,或腹痛引陰股者,或痛宿昔而成積者,或卒然痛死不知人,有少間複生者,

或痛而嘔者,或腹痛而後泄者,或痛而閉不通者,凡此諸痛,各不同形,別之奈

何?岐伯曰:寒氣客于脈外則脈寒,脈寒則縮蜷,縮蜷則脈絀急,絀急則外引小

絡,故卒然而痛,得炅則痛立止。因重中于寒,則痛久矣。寒氣客于經脈之中,

與炅氣相薄則脈滿,滿則痛而不可按也,寒氣稽留,炅氣從上,則脈充大而血氣

亂,故痛甚不可按也。寒氣客于腸胃之間,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絡急引故痛,

按之則血氣散,故按之痛止。寒氣客于俠脊之脈,則深按之不能及,故按之無益

也。寒氣客于沖脈,沖脈起于關元,隨腹直上,寒氣客則脈不通,脈不通則氣因

之,故喘動應手矣。寒氣客于背俞之脈則脈泣;脈泣則血虛,血虛則痛,其俞注

于心,故相引而痛,按之則熱氣至,熱氣至則痛止矣。寒氣客于厥陰之脈,厥陰

之脈者,絡陰器系于肝,寒氣客于脈中,則血泣脈急,故脅肋與少腹相引痛矣。

厥氣客于陰股,寒氣上及少腹,血泣在下相引,故腹痛引陰股。寒氣客于小腸膜

原之間,絡血之中,血泣不得注于大經,血氣稽留不得行,故宿昔而成積矣。寒

氣客于五藏,厥逆上泄,陰氣竭,陽氣未入,故卒然痛死不知人,氣複反則生矣。

寒氣客于腸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嘔也。寒氣客于小腸,小腸不得成聚,故後泄

腹痛矣。熱氣留于小腸,腸中痛,癉熱焦渴,則堅干不得出,故痛而閉不通矣。

帝曰:所謂言而可知者也,視而可見奈何?岐伯曰:五藏六府固盡有部,視

其五色,黃赤為熱,白為寒,青黑為痛,此所謂視而可見者也。

帝曰:捫而可得。奈何?岐伯曰:視其主病之脈,堅而血及陷下者,皆可捫

而得也。

帝曰:善。余知百病生于氣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

寒則氣收,炅則氣泄,驚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九氣不同,何病之生?

岐伯曰: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飧泄,故氣上矣。喜則氣和志達,榮衛通利,故

氣緩矣。悲則心系急,肺布葉舉,而上焦不通,榮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矣。

恐則精卻,卻則上焦閉,閉則氣還,還則下焦脹,故氣不行矣。寒則腠理閉,氣

不行,故氣收矣。炅則腠理開,榮衛通,汗大泄,故氣泄。驚則心無所倚,神無

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矣。勞則喘息汗出,外內皆越,故氣耗矣。思則心有所

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腹中論篇第四十

黃帝問曰:有病心腹滿,旦食則不能暮食,此為何病?岐伯對曰:名為鼓脹。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以雞矢醴,一劑知,二劑已。帝曰:其時有複發

者何也?岐伯曰:此飲食不節,故時有病也。雖然其病且已,時故當病氣聚于腹

也。

帝曰:有病胸脅支滿者,妨于食,病至則先聞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

支清,目眩,時時前後血,病名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

少時,有所大脫血,若醉入房,中氣竭,肝傷,故月事衰少不來也。帝曰:治之

奈何?複以何術?岐伯曰:以四烏鰂骨一藘茹二物並合之,丸以雀卵,大

如小豆,以五丸為後飯,飲以鮑魚汁,利腸中及傷肝也。

帝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為何病?可治不?岐伯曰:病名曰

伏梁。帝曰:伏梁何因而得之?岐伯曰:裹大膿血,居腸胃外,不可治,治之每

切按之致死。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此下則因陰,必下膿血,上則迫胃脘,生

鬲,俠胃脘內癰,此久病也,難治。居臍上為逆,居齊下為從,勿動亟奪。論在

《刺法》中。帝曰: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臍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

病名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于大腸而著于肓,肓之原在臍下,故環臍而痛也。

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澀之病。

帝曰:夫子數言熱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藥,石藥發癲,芳草發狂。

夫熱中、消中者,皆富貴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藥,是病不愈,

願聞其說。岐伯曰:夫芳草之氣美,石藥之氣悍,二者其氣急疾堅勁,故非緩心

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帝曰: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岐伯曰:夫熱氣剽悍,

藥氣亦然,二者相遇,恐內傷脾,脾者土也而惡木,服此藥者,至甲乙日更論。

帝曰:善。有病膺腫頸痛胸滿腹脹,此為何病?何以得之?岐伯曰:名厥逆。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灸之則瘖,石之則狂,須其氣並,乃可治也。帝曰:

何以然?岐伯曰:陽氣重上,有余于上,灸之則陽氣入陰,入則瘖;石之則陽氣

虛,虛則狂;須其氣並而治之,可使全也。帝曰:善。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岐

伯曰:身有病而無邪脈也。

帝曰:病熱而有所痛者何也?岐伯曰:病熱者,陽脈也,以三陽之動也,人

迎一盛少陽,二盛太陽,三盛陽明,入陰也。夫陽入于陰,故病在頭與腹,乃

脹而頭痛也。帝曰:善。

○刺腰痛篇第四十一

足太陽脈令人腰痛,引項脊尻背如重狀,刺其郄中。太陽正經出血,春無見

血。

少陽令人腰痛,如以針刺其皮中,循循然不可以俯仰,不可以顧,刺少陽成

骨之端出血,成骨在膝外廉之骨獨起者,夏無見血。

陽明令人腰痛,不可以顧,顧如有見者,善悲,刺陽明于前三痏,上

下和之出血,秋無見血。

足少陰令人腰痛,痛引脊內廉,刺少陰于內踝上二痏,春無見血,出血太多,

不可複也。

厥陰之脈令人腰痛,腰中如張弓弩弦,刺厥陰之脈,在腨踵魚腹之外,循

之累累然,乃刺之,其病令人善言默默然不慧,刺之三痏。

解脈令人腰痛,痛引肩,目々然,時遺溲,刺解脈,在膝筋肉分間郄外

廉之橫脈出血,血變而止。

解脈令人腰痛如引帶,常如折腰狀,善恐,刺解脈,在郄中結絡如黍米,刺

之血射以黑,見赤血而已。

同陰之脈,令人腰痛,痛如小錘居其中,怫然腫,刺同陰之脈,在外踝上絕

骨之端,為三痏。

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腫,刺陽維之脈,脈與太陽合腨下間,去地

一尺所。

衡絡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俯仰,仰則恐仆,得之舉重傷腰,衡絡絕,惡血

歸之,刺之在郄陽筋之間,上郄數寸,橫居為二痏出血。

會陰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漯漯然汗出,汗干令人欲飲,飲已欲走,刺直陽之

脈上三痏,在蹺上郄下五寸橫居,視其盛者出血。

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拂拂然,甚則悲以恐,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五寸,

少陰之前,與陰維之會。

昌陽之脈令人腰痛,痛引膺,目々然,甚則反折,舌卷不能言,刺內筋

為二痏,在內踝上大筋前太陰後,上踝二寸所。

散脈令人腰痛而熱,熱甚生煩,腰下如有橫木居其中,甚則遺溲,刺散脈,

在膝前骨肉分間,絡外廉束脈為三痏。

肉里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刺肉里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

外,少陽絕骨之後。

腰痛俠脊而痛至頭幾幾然,目々欲僵仆,刺足太陽郄中出血。

腰痛上寒,刺足太陽陽明;上熱,刺足厥陰;不可以俯仰,刺足少陽;中熱

而喘,刺足少陰,刺郄中出血。

腰痛,上寒不可顧,刺足陽明;上熱,刺足太陰;中熱而喘,刺足少陰。大

便難,刺足少陰。少腹滿,刺足厥陰。如折不可以俯仰,不可舉,刺足太陽。引

脊內廉,刺足少陰。

腰痛引少腹控眇,不可以仰,刺腰尻交者,兩踝胂上,以月生死為痏數,發

針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上篇:卷十     下篇: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