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黃帝內經素問 卷十二  
   
卷十二

○風論篇第四十二

黃帝問曰: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

偏枯,或為風也,其病各異,其名不同,或內至五藏六府,不知其解,願聞其說。

岐伯對曰:風氣藏于皮膚之間,內不得通,外不得泄。風者善行而數變,腠理開

則灑然寒,閉則熱而悶,其寒也則衰食飲,其熱也則消肌肉,故使人怢栗而不

能食,名曰寒熱。

風氣與陽明入胃,循脈而上至目內眦,其人肥則風氣不得外泄,則為熱中而

目黃;人瘦則外泄而寒,則為寒中而泣出。風氣與太陽俱入,行諸脈俞,散于分

肉之間,與衛氣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憤而有瘍,衛氣有所凝而不行,

故其肉有不仁也。癘者,有榮氣熱胕,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色敗,皮膚

瘍潰,風寒客于脈而不去,名曰癘風,或名曰寒熱。

以春甲乙傷于風者為肝風,以夏丙丁傷于風者為心風,以季夏戊己傷于邪者

為脾風,以秋庚辛中于邪者為肺風,以冬壬癸中于邪者為腎風。

風中五藏六府之俞,亦為藏府之風,各入其門戶所中,則為偏風。

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風入系頭,則為目風、眼寒。飲酒中風,則為

漏風。入房汗出中風,則為內風。新沐中風,則為首風。久風入中,則為腸風飧

泄。外在腠理,則為泄風。故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也,無常方,

然致有風氣也。

帝曰:五藏風之形狀不同者何?願聞其診及其病能。岐伯曰:肺風之狀,多

汗惡風,色皏然白,時咳短氣,晝日則差,暮則甚,診在眉上,其色白。心風

之狀,多汗惡風,焦絕善怒嚇,赤色,病甚則言不可快,診在口,其色赤。肝風

之狀,多汗惡風,善悲,色微蒼,嗌干善怒,時憎女子,診在目下,其色青。脾

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墯,四支不欲動,色薄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

色黃。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痝然浮腫,脊痛不能正立,其色炲,隱曲

不利,診在肌上,其色黑。

胃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飲不下,鬲塞不通,腹善滿,失衣則脹,食

寒則泄,診形瘦而腹大。首風之狀,頭面多汗惡風,當先風一日則病甚,頭痛不

可以出內,至其風日則病少愈。漏風之狀,或多汗,常不可單衣,食則汗出,甚

則身汗,喘息惡風,衣常濡,口干善渴,不能勞事。泄風之狀,多汗,汗出泄衣

上,口中干,上漬其風不能勞事,身體盡痛則寒。帝曰:善。

○痹論篇第四十三

黃帝問曰:痹之安生?岐伯對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

者為行痹,寒氣勝者為痛痹,濕氣勝者多著痹也。

帝曰:其有五者何也?岐伯曰:以冬遇此者為骨痹,以春遇此者為筋痹,以

夏遇此者為脈痹,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痹,以秋遇此者為皮痹。

帝曰:內舍五藏六府,何氣使然?岐伯曰:五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內

舍于其合也。故骨痹不已,複感于邪,內舍于腎。筋痹不已,複感于邪,內舍于

肝,脈痹不已,複感于邪,內舍于心。肌痹不已,複感于邪,內舍于脾。皮痹不

已,複感于邪,內舍于肺。所謂痹者,各以其時重感于風寒濕之氣也。

凡痹之客五藏者,肺痹者,煩滿喘而嘔。心痹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

上氣而喘,嗌干善噫,厥氣上則恐。肝痹者,夜臥則驚,多飲數小便,上為引如

懷。腎痹者,善脹,尻以代踵,脊以代頭。脾痹者,四支解墯,發咳嘔汁,上為

大塞。腸痹者,數飲而出不得,中氣喘爭,時發飧泄。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內

痛,若沃以湯,澀于小便,上為清涕。

陰氣者,靜則神藏,躁則消亡,飲食自倍,腸胃乃傷。

淫氣喘息,痹聚在肺;淫氣憂思,痹聚在心;淫氣遺溺,痹聚在腎;淫氣乏

竭,痹聚在肝;淫氣肌絕,痹聚在脾。諸痹不已,亦益內也。其風氣勝者,其人

易已也。

帝曰:痹,其時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岐伯曰:其入藏

者死,其留連筋骨間者疼久,其留皮膚間者易已。帝曰:其客于六府者何也?岐

伯曰:此亦其食飲居處,為其病本也。六府亦各有俞,風寒濕氣中其俞,而食飲

應之,循俞而入,各舍其府也。

帝曰:以針治之奈何?岐伯曰:五藏有俞,六府有合,循脈之分,各有所發,

各隨其過,則病瘳也。

帝曰:榮衛之氣亦令人痹乎?岐伯曰:榮者,水谷之精氣也,和調于五藏,

灑陳于六府,乃能入于脈也,故循脈上下,貫五藏,絡六府也。衛者,水谷之悍

氣也,其氣剽疾滑利,不能入于脈也。故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間,熏于肓膜,散

于胸腹,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愈,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痹。

帝曰:善。痹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其故何也?

岐伯曰: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澀,

經絡時疏,故不通,皮膚不營,故為不仁。其寒者,陽氣少,陰氣多,與病相益,

故寒也。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痹熱。其多汗而濡者,

此其逢濕甚也,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帝曰:夫痹之為病,不痛何也?岐伯曰:痹在于骨則重,在于脈則血凝而不

流,在于筋則屈不伸,在于肉則不仁,在于皮則寒,故具此五者,則不痛也。凡

痹之類,逢寒則蟲,逢熱則縱。帝曰:善。

○痿論篇第四十四

黃帝問曰:五藏使人痿何也?岐伯對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肝

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腎主身之骨髓,故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

則生痿躄也。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虛則生脈痿,樞折挈,脛縱

而不任地也。肝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則筋急而攣,發為筋痿。脾氣

熱,則胃干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腎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

為骨痿。

帝曰:何以得之?岐伯曰:肺者,藏之長也,為心之蓋也,有所失亡,所求

不得,則發肺鳴,鳴則肺熱葉焦。故曰:五藏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此之謂也。

悲哀太甚,則胞絡絕,胞絡絕則陽氣內動,發則心下崩,數溲血也。故《本病》

曰:大經空虛,發為肌痹,傳為脈痿。思相無窮,所願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

甚,宗筋弛縱,發為筋痿,及為白淫。故《下經》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內也。

有漸于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痹而不仁,發為肉痿。

故《下經》曰:肉痿者,得之濕地也。有所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渴則陽氣內

伐,內伐則熱舍于腎,腎者水藏也,今水不勝火,則骨枯而髓虛,故足不任身,

發為骨痿。故《下經》曰:骨痿者,生于大熱也。

帝曰:何以別之?岐伯曰:肺熱者色白而毛敗,心熱者色赤而絡脈溢,肝熱

者色蒼而爪枯,脾熱者色黃而肉蠕動,腎熱者色黑而齒槁。

帝曰:如夫子言可矣,論言治痿者獨取陽明何也?岐伯曰:陽明者,五藏六

府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沖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

與陽明合于宗筋,陰陽總宗筋之會,會于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于帶脈,而

絡于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各補其滎而通其俞,調其虛實,和其逆順,筋脈

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矣。帝曰:善。

○厥論篇第四十五

黃帝問曰:厥之寒熱者何也?岐伯對曰:陽氣衰于下,則為寒厥;陰氣衰于

下,則為熱厥。

帝曰:熱厥之為熱也,必起于足下者何也?岐伯曰:陽氣起于足五指之表,

陰脈者集于足下而聚于足心,故陽氣勝則足下熱也。

帝曰:寒厥之為寒也,必從五指而上于膝者何也?岐伯曰:陰氣起于五指之

里,集于膝下而聚于膝上,故陰氣勝則從五指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外,皆從

內也。

帝曰:寒厥何失而然也?岐伯曰:前陰者,宗筋之所聚,太陰陽明之所合也。

春夏則陽氣多而陰氣少,秋冬則陰氣盛而陽氣衰。此人者質壯,以秋冬奪于所用,

下氣上爭,不能複,精氣溢下,邪氣因從之而上也,氣因于中,陽氣衰,不能滲

營其經絡,陽氣日損,陰氣獨在,故手足為之寒也。

帝曰:熱厥何如而然也?岐伯曰:酒入于胃,則絡脈滿而經脈虛,脾主為胃

行其津液者也,陰氣虛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精氣竭,精氣竭則

不營其四支也。此人必數醉若飽以入房,氣聚于脾中不得散,酒氣與谷氣相薄,

熱盛于中,故熱遍于身,內熱而溺赤也。夫酒氣盛而剽悍,腎氣有衰,陽氣獨勝,

故手足為之熱也。

帝曰:厥或令人腹滿,或令人暴不知人,或至半日遠至一日乃知人者何也?

岐伯曰:陰氣盛于上則為下虛,下虛則腹脹滿,陽氣盛于上則下氣重上而邪氣逆,

逆則陽氣亂,陽氣亂則不知人也。

帝曰:善。願聞六經脈之厥狀病能也。岐伯曰:巨陽之厥,則腫首頭重,足

不能行,發為眴仆。陽明之厥,則癲疾欲走呼,腹滿不得臥,面赤而熱,妄見

而妄言。少陽之厥,則暴聾頰腫而熱,脅痛,不可以運。太陰之厥,則腹

滿脹,後不利,不欲食,食則嘔,不得臥。少陰之厥,則口干溺赤,腹滿心

痛。厥陰之厥,則少腹腫痛,腹脹涇溲不利,好臥屈膝,陰縮腫,內熱。

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太陰厥逆,急攣,心痛引腹,治主病者。少陰厥逆,虛滿嘔變,下泄

清,治主病者。厥陰厥逆,攣腰痛,虛滿前閉譫言,治主病者。三陰俱逆,不得

前後,使人手足寒,三日死。太陽厥逆,僵仆嘔血善衄,治主病者。少陽厥逆,

機關不利,機關不利者,腰不可以行,項不可以顧。發腸癰不可治,驚者死。陽

明厥逆,喘咳身熱,善驚衄嘔血。

手太陰厥逆,虛滿而咳,善嘔沫,治主病者。手心主少陰厥逆,心痛引喉,

身熱,死不可治。手太陽厥逆,耳聾泣出,項不可以顧,腰不可以俯仰,治主病

者。手陽明少陽厥逆,發喉痹,嗌腫,痙,治主病者。

上篇:卷十一     下篇: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