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四十五章 呈兵白溝河  
   
第四十五章 呈兵白溝河

楊凌道,"承蒙諸位仗義,某在此多謝,按照軍中職位,雷指揮使還在某之上,但此番受命,承蒙楊相公抬愛,賦予某全軍之權,但悉事均會與雷指揮使相商."

雷遠文拱手道,"不敢,臨行之前楊將主說過,大事小情悉決于楊大人,某在此說一句,誰若不奉號令,沖撞楊大人,某的軍棍絕不輕饒."

"雷指揮使請放心,俺們軍伍多年,豈會這些都不知曉,但凡楊大人一聲令下,俺們白梃兵絕對不惜此身."當下便有一位白梃兵士卒上前說道.

雷遠文點了點頭,"三百白梃兵俱都在此,如何行事,楊大人示下吧."

楊凌只是大聲的問道,"白梃軍的弟兄們,你們還有氣力嗎?"

"些許路程,某大氣都不曾喘一個!"

楊凌接著道,"那我們現在立刻拔營北渡,到了白溝河北,俺們再安營立寨,為你們接風."

"直娘賊的,這楊大人行事果斷,倒是頗對俺老雷的脾胃."雷遠文只是心中暗暗的啐了一口.

楊凌如今麾下五百余人,行進之處,與數十人的差距頓時就顯現了出來,一應事物相當雜多,動作就不免就慢了些.

幸虧軍中還有輔軍,緇重可以慢慢跟上,而前面雷遠文便先領著百余人渡過白溝河,先遠遠的將騎兵放了出去,確定沒有敵情.

白溝河河水不深,正是因為如此,一般騎馬涉河便能過去,但是緇重糧草,還有其他物什不能只靠馬馱.

所以確定好前路無憂之後,便開始下樁搭建浮橋.

這等事情,因為早就考慮到了,所以行事也特別快,

兵馬源源不斷的渡過白溝河,接下來瞻看地形,看何處最適合安營下寨.

軍隊背河而居,本就沒有退路,所以這個時候,擁有一個可以依托的營寨就顯得至關重要.

待到天黑之前,一頂頂營帳終于是升了起來,由于時間倉促,一時之間也難以修建寨牆工事,之能簡單的在營前放了一排推車稍稍算是一點阻礙.

也正是因為如此,為了安全起見,連夜晚也要將哨探放出去老遠,各種明哨暗哨都是齊全,好歹讓人有了一點安全感了.

楊凌所部本來就是成立不到數月的新軍,而白梃軍卻恰恰相反,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經曆過生死考驗的老兵,跟著他們,士卒是能迅速學到很多的生存之道.

夜間不得點篝火,但是仍有士兵聚在一起,其中白梃兵的嗓門便是最大,不斷的吹噓著當年如何如何殺了多少西賊.

沒到關鍵之處,總能招來一陣陣歡呼和驚歎.

如此夜里,還是有人早早睡去,營中呼嚕之聲震天而響.

這些人白天累得狠了,即便環境不是如何好,依舊是倒地就睡,否則明日恐怕片刻力氣都擠不出來一點兒.

此時此刻,楊凌營中卻也是剛剛入睡,三百白梃兵終于是融入了自己這個團體之中,不過還需要磨合.

今日事情算是最多的了,一番安排撿練下來,楊凌總是等到最後妥貼之後才回到營中.

這些時日以來,岳飛的氣質也被磨礪得愈發的成熟,軍中上下,若不是他在幫著楊凌分擔,恐怕楊凌只得撒手,掛印離去.

這夜,易州城中,蕭余慶也只是剛剛合眼,外間親信便稱有要事稟報,起初蕭余慶也是有些惱怒,什麼事情現在就要非辦不可?

看了雞毛信件之後,蕭余慶的臉上頓時變得很是精彩.

大石林牙竟然要求易州城出兵,誠然,林牙走時確實是交給了他三百契丹親軍.

而所謂易州城中也有他四百本部奚族部族軍.

其他的便是燕地漢人兵馬,易州城中的漢人將領便是趙鶴壽,也只有六七百之數而已,此人乃是郭藥師部曲,不可不防.

所以接到了大石林牙的信件,蕭余慶便做好了布署,自家本部奚族軍馬留守易州,耶律大石親軍和趙鶴壽人馬合兵一處,共計千人,掃數盡出.

想必如此,便能給足宋人壓力.

趙鶴壽和甄五臣一樣,都是怨軍出身,後來蕭干將怨軍打散,重組為常勝軍之後,便到了郭藥師帳下聽用.

不過趙鶴壽與甄五臣有一點不同,那就是他其實與郭藥師並不算得上是生死弟兄,只是趙鶴壽也算是常勝軍之中的老人了,地位和聲望擺在那里,不得不勝任此差遣而已.

不管如何,雖然在外人心中未曾顯露出來,但是畢竟生疏有別,這一點趙鶴壽自己也很清楚,所以手中雖然掌握了六百多號弟兄,從來都是低調做人,郭藥師之命也從來只有聽從而已.

但是即便如此,趙鶴壽依舊為其所排斥,始終不能進入郭藥師集團的最核心.

後來郭藥師分鎮兩州,果斷就把趙鶴壽所部派到了易州,免得礙眼.

趙鶴壽表面不說,可心中總是有心結的,蕭余慶又是一個更加難對付的主兒,趙鶴壽就只能繼續一如既往的夾緊尾巴做人.

得到了蕭余慶的調令之後,趙鶴壽心中甚為寬心,因為得知了蕭余慶要留守易州的消息,趙鶴壽便完全沒有了壓力.

他只忌憚蕭余慶,畢竟在大石林牙未曾來此之前,蕭余慶就只憑借著數百兵馬,憑借自家這點本錢震懾得郭藥師三千人言聽計從,不敢自立.

需知燕地此時已然是有些亂像叢生,多少有糧有奴之人嘯聚山林,只帶局勢明朗便投靠一方.

稍微在當地有些田地的地主豪強更是修築起了塢堡,平日里便將塢堡中的人馬放出去耕種,一旦強敵來臨便進堡中閉門死守.

這一類人都是牆頭草,誰強勢便投靠誰,郭藥師是不屑為之的,但如果有機會的話,郭藥師絕對不介意擁兵自立,生為男兒就當拼殺一把,建立偌大宏業.

郭藥師為何不敢輕動?還不是蕭余慶老謀深算麼.

所以聽到蕭余慶留守易州,並不隨自家一同前往,趙鶴壽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上篇:第四十四章 借兵     下篇:第四十六章 各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