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一百六十三章 馬蹄急(十)  
   
第一百六十三章 馬蹄急(十)

大殿之外,陸陸續續的兵馬金鐵之聲傳來,殿上之臣都是大驚失色,陛下大行不久,這宮闈之間便是要生亂了麼,尤其是李處溫,這些時日以來,大石林牙和蕭干回師,便是令得他收斂了不少.只不過他心中有鬼,此時面色頓時蒼白如紙,這個時候就見大石林牙和蕭干快步走入.

這兩人同時而來,便是更加令得人心中一凜,蕭干現實一臉悲愴的道:"皇姐,臣弟驚聞……陛下……殯天了?"

只不過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昏暗的燈光下透出一股陰測測的味道.

大石林牙只是不說話,走到皇帝陛下帷帳之前,掀開看了片刻,就立在一旁了,蕭普賢皇後見到自家兄弟趕到,總算是心中有底了,這個時候便向蕭干泣聲,行禮說道:"陛下……已然殯天了,姐姐不管如何終究是一女子而已,今後社稷,還要勞動你和林牙共力承擔了."

大石林牙這個時候也是上前拜倒,"江山社稷,臣等敢不戮力同心?"

蕭干也是側身避禮,長揖說道:"都是阿保機和後族子弟,自當共保富貴,皇姐無須過慮!"

蕭普賢女見到如此,總算是心中舒了一口氣,這大事來臨,總算是找到了一個依靠,這個時候終于是回到榻前,哭泣悲鳴道:"陛下啊……!"

蕭干和大石林牙都是鎮定到了極處,蕭干走到眾臣之前,聲音有些哽咽,更有些嚴肅的說道道:"諸位,陛下殯天,實乃我大遼之不幸,值此時節,某家與林牙鎮于此間,國事艱難,宋人又再度北伐,不日之間便可直抵高粱河前,身為阿保機和後族子孫,安能不將一生心血,奉獻與此,至今日起,舉國上下請著素服,為陛下服喪……"

下首眾臣恭聲道:"臣等遵命."

蕭干走到伏地慟哭的蕭普賢皇後面前,細聲安慰道:"皇姐,還請節哀順變,保重鳳體才是,來人啊,扶皇後回宮歇息."不得不說,蕭干對于自家這個親姐姐一直以來都是感情極好,更不用說此時心中還有一些愧疚在內.

蕭干看著蕭普賢皇後一步三回頭漸漸遠去的身影,面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沉聲道:"己室八斤何在?"

就在此時,殿外一員虎頭豹眼的將軍前來,身後數員甲士緊隨其後,"大王,何事?"

蕭干這個時候便是道:"將李處溫給某拿下!"

己室八斤頓時便是單手一揮,"給某拿下!"

李處溫只在瞬間便是被五花大綁的捆了起來,李處溫還沒有緩過神來,只得是大聲叫道,"微臣對大遼忠心耿耿,未有大過,大王如此對待臣下,燕京百姓如何心服,朝中同僚又如何信服,大王何以教我?"

"爾等勾結女真,宋人,其書信已然被某截下,如今還有何話好說?"蕭干言至于此,懷中書信便是往地上一擲.

李處溫心中咯噔一下,正在疑惑這書信怎會落到了蕭干手中之時,便是聽蕭干道:"不必多說,拉出去砍了!"

蕭干身為四軍大王,統領此地兵馬,這便是他的底氣,不服?殺了就是,更何況此事已經是有了證據,"諸位,非常之時行非常之事,李處溫勾結外國,已然死罪,更況且,宋人北伐,值此時節,某又要呈兵高粱河,燕京之中,一切不穩跡象,某都要清掃乾淨."

堂下眾人如何敢多說,只是匍匐于地,懾懾發抖,大石林牙看了一眼,不發一言,這個時候為了大局,主事之人,只能有蕭干一人,自己妄發一言,便是兩強並起的情形,這大遼,再也禁不起波折了……

……

值此遙遠之地的云中,也可以稱之為云州,同為幽云十六州之一,只不過其地理位置,較之于其余十一州便是有些偏遠了一些,若是楊凌在此,一定會曉得,這便是日後的山西大同.

云州乃是大遼西京,之所以如此鄭重于此地,便是因為,此地乃是防守西夏的第一道屏障,只不過近些年來,大遼與西夏基本上沒有戰事,西夏國力也被大宋消耗得差不多了,這里的邊事逐漸的荒廢了下來,便逐漸為世人所棄,成為不起眼的邊陲之地,這種情況,不僅僅只限于此地,在更南面的大宋太原,還不是一樣.

可是半年之前,天祚帝耶律延禧不知所蹤,遠在燕京之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天祚帝會逃亡來此,更何況這個時代消息閉塞,這才有了耶律淳成為天賜皇帝,廢了天祚帝的帝號,降其為淮陰王.

可是這也只是燕京方面一廂情願而已,耶律延禧來到此處,便是接管了軍政,當初的十幾萬大軍被女真人打得落花流水,逃亡到此的時候,僅僅只剩下了數千兵馬,可是耶律延禧並不甘心,該打的時候打得不夠果斷,現如今已經是打不過女真人,卻是又欲發兵,重振河山.

隨同他一起出逃的還有不少大遼權貴,這些權貴們都認為耶律延禧知兵事,其實耶律延禧所謂的知兵事,不過就是看了一點兒兵書,圍獵演練還可以,不過均屬小打小鬧而已,他是皇族貴胄,和他在一起的是貴族子弟,怎麼可能對于軍伍之事甚為通曉,自然是拍馬也趕不上大石林牙和蕭干這等妖孽人才.

平日里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現如今倉惶奔逃,家當都是丟得干乾淨淨,才感覺到所見所聞與他以前的感官有極大的差距.

身邊的權貴對軍旅的認識無非是操練和檢閱,耶律延禧身為帝王,雖然荒唐糊塗,可是當然不會有如此膚淺的認識,在他的感知里,行軍打仗有著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充斥著大義與威武,可云州的實際情況卻是充滿了粗俗,狂野,雜亂和肮髒不堪.

飲食是粗劣的,衣甲是破敗的,營帳是四面露風的,戰馬滿身泥垢,連軍旗都汙穢不堪.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馬蹄急(九)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馬蹄急(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