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一百八十八章 恩怨了(五)  
   
第一百八十八章 恩怨了(五)

蒙山之所在,距離高粱河大約七日的路程,在這里有一處險隘,叫做蒙山口,此地乃是北伐幽云的必爭之地,若是有兵,宋軍大軍雖然說不會就此被阻擋在此,可是遷延一些時日總是要的,可是當宋軍大兵壓境的時候,卻發現這里卻是已經沒有精兵駐守.

有的,只是僅僅幾個當地的駐軍,這些駐軍,已經久未經戰事了,卻是連兵器都拿不太動的,大石林牙在燕京整練契丹新軍的時候,都是不屑用這等人的.

這些兵馬只不過數十人,經營這蒙山的一些田地,以此為營生,蒙山口的防務早就是不搭理修繕,守將將麾下的士卒發展為自家的佃戶,日子倒是過得瀟灑,當宋人一打到此地的時候,那守將便是直接棄了此處,收拾細軟奔了燕京而去,下面的軍士早就變成了老實巴交的農戶,只是降了大宋.

老種小種大軍過境之後,也只是將這處後路交給楊凌,楊凌所在兵馬到了這里稍稍休整了一下防務,也是留下了數十人留守于此.

慢慢的已經進入了秋季,雨水也多了起來,湯懷率隊走在此間,前面不遠之處,便是蒙山口,約莫就只有十幾里的距離,山谷當中,雨霧彌漫,幾乎是數十步開外就難以分辨.

湯懷所部,護送這馬小英以及數月大的小方旭,回轉涿易二州,前面就是蒙山口,到了那里,也算是有自家的兄弟留守,臨時歇歇腳,給戰馬喂寫糧草,燒壺熱水暖暖身.

想到此處,眾人的心才顯得不那麼浮躁,雨勢雖然小了一點,可仍然是淅淅瀝瀝的落個不住,秋雨如油,澆得山路濕滑到了極處.湯懷帶著近百余騎,只是平著馬一步步的在山道當中走著.

大家都是渾身濕透,頭盔都掀在了背上,只是掙紮前行,湯懷走在最前頭,步履穩健,只是警懼的四下打量,蒙山口既然稱為口,關塞就卡在兩山之間通道當中,這個關口,正是直面燕京最近的關口,卡住了通往幽燕平原的道路,關口兩側,是一部小型的山嶺,稱之為蒙山.

蒙山口此地地形雖然有些險要,可是也就僅限于此,山勢頗為平緩,更何況僅僅只有數十人駐守,若是付出了個百把人代價,也就能打下來,更後面的便是馬小英等人.

昨夜如此大雨,今晨雨霧又起,對面動靜幾十步外就難以分辨,正是兵家潛越破口的大好時機,不過料想遼人高粱河戰事吃緊,這蒙山後路,應當是無虞.

湯懷他身後兄弟,一個個都已經走得人困馬乏,這泥濘的道路,實在是有些讓人苦惱,健馬不安的搖著腦袋,噴吐著重重的響鼻.人馬口中鼻中,都噴吐出了長長的白氣.不論人馬,被晨風一吹,都凍得身上直打擺子.

隨馬小英湯懷他們北來的人馬,其中的常勝軍降兵還好,習慣了幽燕天候,也一向衣食不周,吃慣了苦頭的,跟著湯懷前行只是一聲不吭,有些曾經是是西軍的戰士卻有低低的郁悶聲出來了.

他們都是大宋優渥條件之下養出來的兵馬,和西夏作戰盡管厮殺之間不在少數,可是總是好一些的,多少有點驕橫之氣,要是一個服氣的統帥帶領他們,那沒話說.

楊凌當初率領他們,戰必當先,又立下了潑天的大功.這些兵馬對他是奉命唯謹,現在湯懷帶他們往後路走,卻未必能鎮得住他們.湯懷出身,其中有些當初跟著楊凌搶下涿易二州的戰士也知道大概.

河北敢戰士出身,他們兄弟四個人最先和小楊將主結識,一年不到之間,兄弟幾人都是蹭蹭蹭的往上頭竄,湯懷形貌,也有些文弱,也不見得能讓人望而欽敬,面貌樸實,毫不出奇,歲數連二十都不到.

所謂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雖然湯懷的氣度天生沉穩,舉止肅然.在軍中也是吃苦在後,可沒有一個像樣的戰功拿捏在手,沒有獨當一面的功績,總是讓這些驕兵悍將無法心腹口的.

現在岳飛等人的能力雖然毋庸置疑,可是表面上表現出來的,卻是不足以服眾,這些軍務,換了一個西軍將佐,同樣能做得妥妥帖帖,甚至猶有甚之.

他們所欠缺的,就是打一場硬仗,把名聲打出來,現如今,每個人都是對湯懷頗有微詞,"俺們算是守住後路也算是認了,跟著小楊將主就是,輪到俺們出四處遮護後路,那沒話說,現在倒好,跟著這厮鳥往涿易走,全部拉出來淋得透濕!"

"俺們命苦,跟著北上,當兵吃糧,聽命行事也是本分,可不能拿人當牲口使!吃干糧睡野外,若是跟著小楊將主,北伐大戰主要的功勞雖然分不上,可是一些湯水卻是喝得上的,撿幾個遼人敗兵的頭顱,也能換幾貫賞錢."

"這湯懷,說實話,雖然是小楊將主麾下親軍都虞侯了,可是真正巡過幾次哨?得過幾個外敵級?俺們身上哪個沒有數十條人命進賬."

這些抱怨聲音不大不小,恰好讓湯懷聽到,常勝軍士卒不敢開口,都交換著眼神,看湯懷如何應對,湯懷當然將這些抱怨聲音都聽在耳朵里頭了,也不過是在心里頭一笑,一團神還是全部貫注在霧蒙蒙的前方.

岳飛大哥曾說過,要讓這些老卒銳士心服,不是靠的言談軍法,而是靠為將者的本事,小楊將主已經將地位給了他,而自己能不能遂平生抱負,也只有靠的是自己!

血戰涿易二州最大的光輝還是楊凌,甚而王貴的功勞都要比其他人大得多,即便有所厮殺,已經是上不得台面的了,現在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湯懷到底是不是盼著遼人真的前來包抄了後路,與自己打一場遭遇戰,好一展自己的本事!

對于這些閑言碎語,湯懷只是身形不動,連頭也不回一下,只是一步步的朝前走,暮然之間,山里頭吹來一陣冷風,讓人直打寒顫!

上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恩怨了(四)     下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恩怨了(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