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二百零一章 風云亂(八)  
   
第二百零一章 風云亂(八)

楊凌這個時候也已經是親自上陣,到氣力,楊凌自然是比不上厮殺漢,這個時候一刀看下去,往往力道控制不好,刀口便是深深的陷入了到了對方的骨肉當中,再也拔不出來,楊布滿血絲的雙眼也已經是瘋狂了起來,"本來有些事,我這輩子也不想再提及了,若不是這賊老天,我會像從前那樣渾渾噩噩的度過這一生,後來我才發現,曾經放下的原來並沒有放下,自己的良心也始終不安,一些話,就猶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老子來到此處就是賺的,今日死了又有什麼打緊!"

"放箭!"數十上百支箭枝向楊凌射去,周圍親衛在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大聲喝道:"拼死保護楊將主!"十數名親衛調轉馬頭,手持盾牌擋截在了楊凌的身前,更有兵將拉住楊凌的戰馬,死命的不讓他沖鋒陷陣,冒這大險.

"噗嗤!"箭矢入肉,射在了楊凌面前的人牆之上.七八名將士身上紮滿了箭枝,不甘心的和座下戰馬齊齊倒下.

楊凌身前一名軍士,臨死前死死的抱住馬頸:"楊將主,好好活下去,為俺們……報仇……"

楊凌痛苦的仰天長嘯一聲:"殺!"一手甩出了手中撿來的長矛,活活的紮死了幾十步開外的一名弓箭手.

耶律大石也被激出了一股血氣,厲聲喝道:"隨某沖殺,今日必當誅殺此獠……"

遼人按在手中最後的精銳輕騎終于是出動了,張顯只是看了一眼楊凌,跪倒在地苦苦哀求:"楊將主,退吧,俺這條爛命死了也不打緊.還請將主善惜此身……"

楊凌看了一遭周圍的將士,"退,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今日便死于此罷!"

"能與楊將主共死此間,俺們不枉北伐走上一遭!"

"對,直娘賊的與遼人拼個你死我活!"

耶律大石帶著麾下直殺而來.准備做最後的一拼,楊凌所部,已經沒有任何倚仗,此戰應該可以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了.

就在此時,楊凌身後突然卷起了滔天煙塵,與當面耶律大石所部不同,遼人騎兵多為燕地高頭大馬,蹄聲重而緩,身後所傳來的馬蹄聲輕而急.

韓世忠一直緊閉的雙眼猛地睜了開來."這聲音……是俺們西軍的河曲馬,老種相公援兵到了!"

楊凌頓時便是往後而望,視線所及之處,一匹匹河曲馬健馬直往此處而來,看其所穿衣甲,郝然正是種相公的秦鳳軍.

楊凌將手中兵器一舉,"弟兄們,哥哥我同意了.與遼人拼個你死我活,要麼你死.要麼我活,沖啊……"

大石林牙本來已經提馬,這個時候見到遠處一隊騎兵出現,耶律金博也是有些變色,"林牙,如何.宋人援兵到了,再打下去,恐怕此間事再也無法善了."

耶律大石沉吟了片刻,便是道,"宋人糧草已經為俺們燒得差不多了.當面神策軍也已經殘了,料想日後楊凌此子再也不會對俺們造成威脅,此時再戰,時機不對,退吧,俺們已然功成,犯不著再與宋人死磕."

當下耶律大石便是調轉馬頭,身後騎兵紛紛隨其後撤,楊凌所在步軍,這個時候剩下的全是步兵,只得吃了滿嘴灰塵,"直娘賊的耶律大石,竟然認慫了……"

……

岳飛所處,緩慢行軍一日後,便是到了劉李河渡口之上,渡河之後,再過幾十余里便是高粱河,這個時候和岳飛同行的環慶軍將士也該直接啟程,追劉延慶的大營了,環慶軍所在也是有前軍中軍後軍的,當面的環慶軍將士便是奉命斷後的,便是隨岳飛同行了一段時日,一應糧草軍餉都是由岳飛護送的糧草輜重隊伍供給.

岳飛也是直板之人,該多少就是多少,斷斷不能短了環慶軍將士一分一毫,往往環慶軍將士向輜重隊討要軍餉的時候,岳飛也是不多不少的幫襯著了幾句話.

在這短暫的幾天相處下來之後,環慶軍將士都是對當面神策軍打成一片,可是如今馬上就要過了劉李河,這支後路的環慶軍不可能還和岳飛等人一樣望河而不過,環慶軍將士必須立刻渡河,而岳飛所在還得留在此處遮護此間後路,等一眾糧草輜重到位之後,再行渡河,所以最後留在此間的也只能是自家這一千都不到的神策軍將士.

淡淡的離愁在軍隊中蔓延,岳飛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將,至少在環慶軍將士們的眼里的的確確四這樣的,一路上看到這位年輕的將領的所作所為,每日紮營時各個營帳間走訪談天時平易近人的風度,以及為了自家懷里那實實在在揣在懷里的餉銀而不斷奔走……

大宋的士卒和百姓一樣,他們都是純樸的一群人,給他們吃,給他們銀子,最後再給他們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尊嚴,這些加在一起,足夠環慶軍將士與這位相處未久的神策軍將領打成一片了,比起環慶軍高層劉延慶那些只顧喝兵血,拿軍士連奴隸都不如的將領們能比嗎?左右都是賣命,有的環慶軍都想跳槽到神策軍.

環慶軍走了之後,神策軍便就地在劉李河渡口紮營,豹子頭林沖郝然正在此列,此夜由他所在一都人馬值守,他尋了片刻便是想要登船再查看一番,船上跳板一搭,卻有一個人施施然地走下來,夜里也是看不清楚,林沖便是條件反射般立即抓緊了腰刀,喝道:"甚麼人?"

那人摸出一件東西向他一揚,林沖只看見是一枚腰牌,還沒瞧清楚,那人就收了起來,看看此間情形,泰然問道:"巡查不可放松半,今日白天放出去的哨騎還沒有回來?"

林沖近前一看,郝然正是岳飛,便行了一個禮,"見過岳指揮!"

"巡哨卻是沒有半分不妥,只是俺們白天放出去的哨騎,有兩人卻是一直沒有回返."

岳飛了頭,"其他幾路弟兄都是回來了,俺瞅著這件事有些蹊蹺!"天空一星光也沒有,這黑夜直像一個怪獸,就要將此間神策軍吞了下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章 風云亂(七)     下篇:第兩百零二章 風云亂(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