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兩百一十二章 雪滿弓刀(七)  
   
第兩百一十二章 雪滿弓刀(七)

此番挫動,對于第二路大軍來,委實有些不的打擊,一個輕敵冒進便是將所有的過錯背到了姚古父子身上.

來這等事情,其實跟他們關系也不太大,姚平仲在前路大軍崩潰只如山倒的局面之下,還能稍稍收斂一些軍心,做出了一些抵抗,也將已室八斤迫不得已藏在手中的底牌亮了出來.

此時此刻,帥帳之內,劉延慶依舊是整日慢騰騰的行軍,童貫一直到了高粱河甚也不往前,就這般領著王稟的勝捷軍駐在大軍開外數十里之處.

劉延慶,姚古卻是要領軍繼續而前,童貫到了這個時候,能夠委身前行至此,已經是不知道多麼新奇的事情了.

在夜色當中,楊凌帶著幾名親衛,立馬高處,看著腳下自己統領兵馬所部星星的營火.

現在楊凌麾下,也許是在這無比遼闊的燕地征戰的時間久了,作戰紮營風格,都有像是北地軍馬了.

營盤不再像宋軍那樣嚴整,堅固得如一個龜殼,不到開拔的時候,敵人進不來.自己也出不大去.營地當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箭樓.

反而在營地當巾,留出了足夠的讓騎兵出動反擊的通路,哨探也放得極遠.哪怕在夜間,控制的戰場也相當戶大,為自己全軍的反應,留出了足夠的時間.

楊凌大軍在破了大石林牙之後,也挺進得相當快,在熟悉地勢的本地投效豪強的率領下.

短短兩天時間,就已經和老種種向南放出的哨探接觸,而高粱河對面的蕭干雖主力已經盡數轉移,可是就是在空營里面還是留有一些明面功夫的.

甚至有的時候,這些遼人遠攔子也跑到渡河邊上.和宋軍股哨探進行對射一輪的興趣都沒有.

殿後職責到了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好做的了,劉延慶,姚古最多不過三日便是能抵達方略所在之處,與老種相公成為掎角之勢,兩路兵馬所距距離騎兵不過一個時辰便是可以抵達.步軍也不過半日光景.

戰事到了這個時候,才算是真正的掀開了起來,起碼宋人已經將主力部隊擺開了,陣勢已成,對于姚古之前敗陣,也沒有人再去計較,這仗要打的時日還長,去計較那些作甚!

楊凌所部也是將岳飛召回,一直遮護住全軍後路的兵馬陸陸續續的返回.到了這個時候,神策軍將士士卒加起來也足足有七千余,耶律大石輕騎來襲,到底不過是占了楊凌神策軍遮護所在之處過于寬泛,兵力來不及集中的優勢.

到了這個時候,楊凌的殿後職責也算是得以交卸,便是只有把兵馬安頓好.

……

楊凌有些疲倦的盯著不住搖頭的韓世忠,低聲問道:"還抓不住遼人的主力?"

韓世忠咳了一聲.又重重的搖頭:"野外轉戰,本來就是燕地騎兵最擅長的事情.他們要想避戰.俺們也輕易摸不著他們的影子!俺在西軍,當日在橫山左近,想摸西奴的野戰主力,也是千難萬難.楊將主,這條路不成!"

"大軍一路而前,到了這個時候卻是出不得一半的差錯.蕭干就這樣驟然率領大軍在高粱河來回逡巡,如此就將主動權徹徹底底的握在了他們的手中,等到遼人率先發難之時,就一定有了必勝的把握!"

楊凌緊緊的握住了拳頭,"偏生我們兵馬輜重太多.除勝捷軍,白梃軍,神策軍外,盡為步卒,不敢輕易渡河,委實讓人有些揪心!"

韓世忠瞧見楊凌臉色難看,又嘀咕了一句:"羅候也領一路渡了高粱河,率輕騎出去哨探,還沒有回來,他和遼人交道打得不少,不定有心得,看他那里,有沒有好消息傳來"

安慰的話了一半,韓世忠忍不住又咧嘴大煞風景的加上一句:"俺瞧著,他那路也不成!"

到了這個時候,楊凌還不是只有派遣少量輕騎渡過高粱河觀望形勢,可是即便是這樣,也是冒了巨大的風險,每個人都是配備了雙馬,一應裝備都是齊全得不能再齊全了,不過羅候放出去了三四支哨騎,也不能放得實在是太遠,畢竟兩軍交戰之處,過了高粱河已經算是大大的異想天開了!

楊凌轉過身來,"讓羅候他們先行回返罷,遼人的心思也不是我們能夠把控得住的,這個時候,只得以不變應萬變,我看著這形勢,蕭干不就是在尋求破綻而已!"

到了這等程度上的會戰,往往青史留名的統帥都是不會靜靜的等待著機會的來臨,而是知己知彼,自家創造出一個扭轉戰局的機會出來,這等將帥往往才是戰場之上的英傑.

"湯懷,隨某出去走走!"

楊凌所在便是騎上了一匹戰馬,身後數十人影從,到了一處山丘之上,遠遠的高粱河水嘩啦啦的流淌,之後便是雄高的燕京城,直欲將胸中的憤懣之氣一掃而光.

在丘的另外一邊,這個時候也傳來了馬蹄疾響,轉眼之間,就看著羅候帶領數十輕騎也馳上了丘上面,他和背後人馬,人人都是滿面風塵仆仆之色.

這趟哨探,不知道放出去多遠,羅候前番也參加了幾場戰事,身上傷勢還沒大好,但是他仿佛真如鐵打一般的,照樣生龍活虎的在軍中奔走.

這種遠處哨探的活計,他以自己和遼人打交道多,北面情勢也熟悉一些,也非得攬到身上.楊凌想讓他休息都不成,干脆懶得管他了.

湯懷朝著翻身下馬的羅候歪歪嘴,朝著楊凌那里一指,羅候看了楊凌背影一眼,同樣也面沉如水,大步就走到楊凌身後站定.

楊凌並不回身,卻仿佛知道站在身後的是羅候一般,低聲問道:"如何?"

羅候在楊凌背後,行了一禮:"楊將主,某等無能,繞道越過高粱河哨探二十余里,仍然沒有現遼人主力形跡.只能找到一些他們曾經駐紮過的蛛絲馬跡,遼人一味避戰.但是俺們准備退回高粱河的時候,卻又現遼人遠攔子輕騎數十遠遠追懾,卻不上來交戰.天色已晚.我等不敢與遼人主力浪戰,只有退回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百一十一章 雪滿弓刀(六)     下篇:第兩百一十三章 雪滿弓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