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三百一十章 小人之言(上)  
   
第三百一十章 小人之言(上)

楊凌其實要考慮的事情也不是很多,神策軍沒什麼問題,就是晉陽軍要在太原要立穩腳跟,要重振士氣,要兵馬糧草擴充,要一場場大勝!

王黼之流,乃至朝廷在處心積慮,在防范這些大宋的能戰之軍,那些能領軍作戰的武臣,那些深得軍心如楊凌之輩,而這些軍馬,這些武臣,乃至楊凌,如何又不能拿出手段,應對這個朝廷?

晉陽軍的底子就是環慶軍的前身,其實也是打得苦戰的,今天不准備按程休息了,就准備一口氣走到雁門關.

前面傳騎已經通報大軍要來,那里想必已經安排了大軍下處,楊凌這等人物過境,又是一方副使相,還是秉承收複幽云十六州的宗旨,雁門關的文武,自然也是要應酬一二的,大軍在這里,說不定還有一兩天的耽擱.

到了雁門關,就算是開始踏入大宋勢力之外之地了,但是在這邊關,已經是近百年沒有戰事,倒是自有繁盛之處,大軍上頭,那個不是有個幾十貫資產,即便是曾經的環慶軍敗軍,天恩浩蕩,腰里也是有幾貫的,都想著在雁門關這等所在好好消遣消遣,今日拔營,晉陽軍都顯得精神百倍,高高興興的.

大宋道路條件,地方豐盛程度,甚而行政能力,都遠後世,後世一般很少看見上萬大軍聚集在一起同時開拔,原因無他,道路條件和地方供應能力都不足,往往都是分成一千人左右,一起一起的向前進,此時大宋卻是不然,馬步過萬,全副旗號,行進在大宋土地上,真是自有一番壯盛景象.

就連楊凌,也是第一次感受這種全軍齊集,耀武揚威前行的感覺.要知道在燕地轉戰的時候,軍情如火,哪里有讓你集結全軍慢慢同時進的功夫,往往都是帶領身邊輕騎.幾百里奔襲轉戰,將騎兵的機動性揮到極處.

……

汴梁皇宮,趙佶也是有些郁悶之極,誰想到一場王黼童貫竭力主持的燕云戰事打成這樣,前面的兵將也漸漸有失控的態勢.最後還不得不將蔡京請出來才算好容易擺平一切,將大把大把的錢財送上來犒賞將士,最終才算將西軍打發走了.

這叫趙佶的自尊心如何不受到嚴重傷害?原來還有童貫王黼他們平衡制約蔡京,現在暫時這些爪牙都沒有了,這朝局是不是還能如前一樣平穩,他趙佶還能不能安閑游玩,都是未定之天,心里面大是不爽,那就是自然的了.

蔡京這是一頭,那些武臣漸漸不馴又是一頭.大宋官家祖藝相傳,將壓制藩鎮作為第一要務,西軍在幾十年前漸漸開始強盛,中央禁軍又衰敗得嚇人,如何控制好西軍都成了曆代官家的要務.

幾十年前,是朝中名臣,都不要命也似的朝陝西諸路送,都要去經曆一圈,壓制了西軍強兵幾十年,後來名臣不多了.干脆派出家奴,童貫之輩也算是爭氣,也算是壓制住了西軍這麼些年,借著將他們調出來北伐.正好可以次第削弱分化.

沒想到童貫就此落馬,如何再壓制這些武臣也是趙佶心中耿耿之事,趙佶多少也有點城府,畢竟也當了這麼些年皇帝,知道自己露出什麼口風,底下人就會揣摩行事.不知道鬧出什麼來.

什麼事情不想成熟了,還是最好不要透出這個風去,折騰這麼些天,還是拿不出什麼太好的辦法來,今日在梁師成這里,將其伺候得好了,總算是無心透露了點口氣出來,看看這個心腹能不能拿出什麼辦法出來.

梁師成本就是一個老宦官,可是趙佶對于權力的渴望大于處理政事,梁師成便是大大漲了權勢,有隱相之稱,他是在趙佶身邊這麼久的人,如何能不知道趙佶的意思?看這位官家總算是露出了一點話縫,連忙見縫就鑽,當下就拜倒在地:"臣等死罪,不能為君父分憂,尸位素餐,還請官家責罰."

趙佶興味索然的擺擺手:"典守者不能辭其責,你是朕身邊人,少經外務,也怪不得你,起來罷."

梁師成心中暗笑,他外務還經得少了?這些年朝局變動,蔡京掌一大半,他掌一小半,趙佶多少也知道一些,這個時候就是在睜著眼睛瞎說了,這位官家有個好處,就是對身邊寵信人寬厚無比.

梁師成誠惶誠恐的起身:"官家之憂,臣下也略略知道一些,左思右想,卻還是為難,今日見官家如此焦灼,竟大擾官家大道修行,臣下冒死,不得不進忠言,一家之見,還請官家鑒納."

趙佶一怔,緩緩坐下,虛虛抬手示意:"言者無罪,師成,你說就是."

梁師成垂手肅立,低聲道:"聖明無過官家,今日朝局之事,蔡老公相複相,本不是什麼要緊事情,不論誰領政事堂,豈不都是在為官家驅馳奔走?士大夫及我輩官家家奴,誰沉誰浮,無礙大局,說句誅心些的話,就算王黼童貫此輩受了些委屈,又怎的了?雷霆雨露,莫非君恩,將來起複,還不是官家一句話的事情?"

這種話就是如蔡京等士大夫出身的說不出來的了,往前追幾十年,那些宋史留名的重臣更是不會說,宋時士大夫在君主面前自有其品德所在,說是和皇權分庭抗禮也差不多少了,就算蔡京一意媚上,也絕不會自貶人格到這等地步,在他們心目中,還是和趙家共天下.

奈何時值末世,就是士大夫德行,也一代不如一代,更不用說梁師成這種皇帝家奴出身,冒竄進士籍,除了媚上惑主,竊據權柄,就沒什麼顧忌的人物了,而上位者,往往愛聽的也就是這些話,梁師成得固寵而不倒,也是其來有因.

這番話說得趙佶臉上果然也露出了笑意,連連擺手:"童貫王黼,也有他們的罪過,一場戰事,朕竭力支撐他們,還打成這般模樣,最後連武臣都掌握不住,受些責罰,也是該當,就看他們悔過如何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困局所在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小人之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