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四百五十三章 慶父不死(三)  
   
第四百五十三章 慶父不死(三)

塔番木是雜胡漠南部族中一個貴人.@@,

漠南三十姓韃靼,這些年日子並不好過.漠北幾個部族浸強,不斷壓迫漠南一團散沙也似的雜胡.本來指望一直壓在頭上的契丹人崩潰之後,能東進遼人西京道狠狠搶掠一番,漠南諸部都往返遣使,要會盟聯合行動.

誰成想又來了一個更凶狠的女真!

漠南三十姓韃靼有部分部族參加了遼人在西京道組織的抵抗,結果就被女真大軍打得雞飛狗跳,這些草原部族向來是誰強就向誰低頭,轉投如此強悍的新起女真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比起已經喂得差不多飽足的契丹,女真西路軍上下,就如一頭餓狼一般!

這兩年來,漠南部族,出牛羊,出生口,出丁壯,出糧草,一次又一次的被女真西路大軍反複搜刮,這次宗翰在冬日強行推動出兵南征,漠南部族幾乎就被搜刮一空,轉運牲畜糧秣的隊伍不絕于途,這個冬日,不知道餓死了多少漠南部族的老弱.

為了漠南部族能繼續生存下去,熬過來年春荒,這次女真征伐輔軍輕騎,漠南部族丁壯幾乎空群而出,他們的損失,就要從南朝身上彌補出來!

可等三十姓韃靼湊上四五千人馬,加入宗翰在西京大同府召集的大軍之後,就發現自家這些輕騎根本不為女真上下當成一回事.

一路南下,干的是最苦的活計,糧秣軍資補給只能看能搶到什麼,女真軍馬從上到下,將他們如狗一般驅使.但凡有油水的事情,怎麼樣也輪不到他們這些雜胡.

直到銀可術的到來.這位前女真重將,一將出手段,雜胡們才知道這前女真名將的厲害!糧草軍械頓時就被他要來了,源源不絕的補入軍中.

那些鈍刀骨箭,都換成了長刀鐵鏃,每日里還有點口糧發下.而銀可術也從來都是身先士卒,不管是巡邏哨探,還是打開寨堡搜羅糧秣,都能見到他的身影,往往還是沖殺在前面.

除了此等恩德之外,銀可術立威手段也毫不手軟,一開始的時候,幾乎是天天要行軍法,但不聽號令.臨陣不前,私下搶掠耽誤軍機,每日他帳前,都要挑起十幾個頭顱!

而不知道從哪里,有幾個女真謀克並入他的麾下,雜胡們就算是想兵變作亂都不敢,女真韃子戰力是說笑的?而且就算是反了銀可術,女真大軍在側.他們又能到哪里去?

最要緊的是,銀可術還敢于斷然行事.帶給他們不斷的勝利!

脫離女真大隊毅然行事,繞應州攻朔州,勢如破竹而入,一路焚燒搶掠過來,南朝軍馬望風潰散,南朝百姓為他們這些雜胡如犬羊一般屠殺驅趕.

只要跟著跑.哪個雜胡部族不是搶得盆滿缽滿,多少南朝子女生口財貨糧秣,不斷的在朝著自己軍寨轉送?而且銀可術還對他們拍胸脯擔保了,只要他們聽從號令,這些搶掠到的東西.就全是他們的,誰也奪不走!

而一路順利的戰事,也讓這些雜胡對南朝的輕視一時間達到,多少險要軍寨,不經抵抗就被放棄,多少南朝百姓,在他們面前只會哭喊逃跑,而沿途守備軍馬,向他們發一矢之人,都極其少見!

一直到了大足縣,晉陽軍勢力范圍內,才稍稍停住了勢頭,可是也只是龜縮在朔州大城之內而已,也就是沒有攻城器械,實在是沒有辦法,不然晉陽軍又能如何?

在這些雜胡心中,殺戮搶掠之余,就是深深的嫉恨,憑什麼你們這些軟弱的南朝人,可以占據這麼富庶的地方,擁有這麼多財貨,過得這麼富足平靜?這些財貨,這些生口,這南朝所有的一切,都該是俺們的!既然你們守不住,那麼就該拱手奉上,俺們追隨女真一路向南,哪怕頭頂還有女真貴人,可你們這些南人,卻要被俺們世世代代的驅使!

這樣的虛驕,這樣的嫉恨,加倍了這些雜胡們的血腥,原來在女真軍中頗有些三心二意的心思,只想著撈好處不想打硬仗的做派,隨著一路南下深入也越來越淡,要是正常而言,他們難得遇見了南朝中人抵抗,應該是毫無疑問繼續驅殺上去,就算是付出幾條性命,也要將南朝人的抵抗意志打下去,要讓他們再也不敢反抗,只有在草原群狼的旗號之前,瑟瑟發抖,束手待斃的選擇!

南下途中,不是沒有遇到南朝之人自發的抵抗,可草原雜胡都瘋狂的湧上去,直到將這些敢于抵抗的人全部屠戮,將他們的村寨焚燒成灰燼!

可是現在,在他們搶掠這個村寨的時候,面對著眼前如牆而立的軍陣,面對著幾百頂迎風獵獵舞動的紅色盔纓,面對著那飄揚的軍旗,面對著如林一般舉起的兵刃,從塔番木以下,卻沒人敢于策馬沖上前去!

是那支南朝晉陽軍!

塔番木是個還不足三十的壯健草原漢子,為族中族長二子,是漠南出名的英雄人物,空手制服奔馬,馬上可以連珠馳射,角抵之時能接連丟翻十余條草原大漢,性子豪勇暴烈,十三歲時候就參加了草原部族之間的戰事.

這次追隨女真大軍南下,銀可術入掌這支雜胡聯軍之後,塔番木也得到銀可術看重,一路多遣他帶領先鋒軍馬,放手讓他殺戮搶掠,更許以將來將他部族扶植成為漠南第一大部,為女真執掌漠南雜胡.

塔番木也以全部忠誠勇力回報了銀可術的看重,一路沖殺在前,一路屠戮.一路焚掠,就是大足縣也是他的部下第一登上城頭,可惜城中幾乎成了空城,讓塔番木好不沮喪!

今日他率大隊,在途中一個村子中大肆搶掠屠戮,稍稍落後一步,等率領先鋒大隊趕來的時候,就發現最前面的二三百游騎.已然被殺得七零八落,戰場上上百空馬炸缰奔馳,滿地都是歪七扭八的雜胡尸首.

放在平日,塔番木早就暴怒著率先沖殺而前.

可現在從他以降,每名先鋒雜胡都在渾身冒著冷汗,連胯下坐騎都變得溫順畏縮了下來.

在大足縣.塔番木和這支南朝強軍碰過!數千雜胡山上山下埋伏,准備吃掉這支數百人的軍馬,結果一場戰事下來,雜胡們死傷累累,不管是步戰還是郊外的騎兵對戰,雜胡們都是大敗虧輸,毫無抗手的能力!

這支南朝強軍,不論步戰馬戰,既穩如山岳.又鋒銳無匹,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箭雨,那策馬沖擊的凶狠,不足半個時辰的合戰,雜胡們死傷就已然上千,換來的對手性命,還不知道上沒上二十!

當時塔番木也在向他們發起沖擊的輕騎大隊當中,那短短一段時間.就帶給了塔番木從來未有的最大恐懼,身邊雜胡勇士紛紛落馬.慘叫聲接地連天,那躍馬撞入他們陣中的南朝甲士,在那一刻仿佛人人都如地獄中冒出的惡鬼一般,鐵面開口處噴吐的都是毒煙烈焰,揮舞的兵刃仿佛都有幾丈長,有幾百斤的分量.而雜胡騎士們.就在這些夜叉金剛一般的甲士面前被碾成齏粉!

靠著女真謀克的壓陣,雜胡們才沒有全軍覆沒,而這支南朝軍馬在收割了數百條人命,留下一地掙命的雜胡傷者之後,從容按馬而走.接下來的一夜雜胡們縱然倦極睡去,可在夢中,還不斷的閃現那地獄一般的場景!

最後銀可術選擇繼續南下,也穩健了一些,也不是沒有麾下雜胡主力已然喪膽的原因!

這幾日搶掠一番之後,塔番木這深沉的恐懼才稍稍消散,銀可術信誓旦旦的向他們保證,南朝能戰強軍,也就這麼一支,而自己後面還有無數女真大軍援應而來,他們再強,也只有覆滅一途,可為什麼又在這里撞到了他們?

塔番木看著那面飄動的軍旗,不住的吞咽唾沫,卻仍然覺得口中干澀無比,縱然知道麾下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等著自己做出決斷,可塔番木半晌還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身為馬背上長大的漢子,塔番木如何不知道眼前這支突然出現的南朝軍馬人力馬力,奔走到現在都已經近乎衰竭,他們好像才剛剛將這個村寨的人口牲畜接應走,在這里不過歇氣斷後!

雖然他們陣列仍然如山岳一般,看起來似乎永遠無法摧毀,可那些戰馬,都在不住微微顫抖口鼻處不斷流出白沫,馬腹癟得肚帶都已經松了.

在他們陣後,也看不到馬樁,可見這支南朝強軍連備馬都已經耗盡了.

幾匹戰馬換著騎都到了這等地步,那馬上披甲而戰的騎士,又該如何?也許只要輕輕一撞,他們的陣列就會崩散,他們已經再沒有作戰的氣力!

在這些南朝甲士陣列之後,是幾千名慢慢向東退去的南朝百姓,這都是上好的奴隸,男人可以用來牧馬放羊,有田地還可以為雜胡們耕種納糧,女人們可以給羊馬擠奶,可以縫補漿洗,可以任他們蹂躪,還有他們攜帶的細軟財貨,這幾千人搶掠下來,就能讓一個小部族舒舒服服的過上幾年.

在銀可術和女真謀克還未曾趕到之前,塔番木盡可在其中痛痛快快的殺戮搶掠一場!

只要敢于沖上去!

塔番木手心中盡是冷汗,拳頭不住握緊又張開,零星趕來的雜胡不斷加入他的隊列當中,看到眼前景象也都策馬不前,不約而同的在等待塔番木的號令.

塔番木不住回顧,想在麾下兒郎中找到可以鼓舞自己下令沖上去的勇氣,不過在這些雜胡騎士的臉上眼中,卻只看到了畏縮遲疑,不少人迎著他的目光還垂下頭來.

大足縣前厮殺雖然短暫,但是以優勢兵力突然發作,最後卻被打得傷亡慘重,這種恐懼,在又遇上這支南朝強軍之後,就全部又被喚醒!

良久良久,塔番木終于垂下頭來,擺手下令:"先退!等女真大軍到來!"

一聲號令之下,塔番木只覺得麾下這麼多兒郎,似乎都從心底里松了一口大氣!

塔番木咬牙.

"這仗是女真貴人和南朝人的戰事,俺們就跟著搶掠就好了,何苦拼上這麼多性命?俺們為女真貴人立下的功勞,也足夠多了!"

西面雜胡,越聚越多,對峙之時,眼見就已經彙聚到了六七百騎的數量,這些雜胡騎士都換上了大宋的制式兵刃,撒袋中滿滿都是宋軍軍中箭簇,不少人還披上了宋軍的甲胄,外間花花綠綠的裹著搶掠來的絲綢衣衫.

放在平日,這樣的雜胡人馬如何會在張顯眼中?

麾下這一指揮精銳,只要一次沖擊,就能將這些雜胡打得崩潰,少說割下一兩百個腦袋,搶百十匹戰馬回來!

可是現在,張顯卻沒了半點能擊敗他們的把握.

實在是太累了,實在是太疲憊了,不比雜胡有四五千人的規模,可以輪番為前鋒,輪番突前南下,張顯這一指揮騎軍,咬著牙齒往複運送百姓,這些時日,就沒吃過一頓好飯,睡過一次好覺!

身上每一處關節,似乎都在呻吟,汗水似乎都要流干了,腦袋嗡嗡作響,眼皮上仿佛壓著泰山,隨時都會閉上再也無法睜開.眼前一切都已經有了重影,自己心跳之聲密集得仿佛在擂鼓一般,在耳中嗡嗡轟鳴.

在自己身邊,袍澤兄弟,同樣是一片粗重萬分的呼吸之聲,想來這些忠勇的弟兄,也和自家一樣!

張顯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氣力,還在穩穩的握持著馬槊,眼角余光掃過,模糊之中,能看到身左身右,那些如林一般伸出來的長矛馬槊,同樣也是穩穩的伸出!

在這一刻,張顯只覺得眼睛有些熱.

直娘賊,韃子為都濺到眼睛里了?

小楊將主何幸,經營起這麼一支強軍,自己何幸,身在這樣的強軍之中!

韃子們,沖上來罷,無非就是一死而已!可俺們這些弟兄,就算戰死,也要在九泉之下,再結軍陣,去殺光你們的老祖宗!(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五十二章 慶父不死(二)     下篇:第四百五十四章 慶父不死(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