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四百八十四章 鋒芒暗蘊(四)  
   
第四百八十四章 鋒芒暗蘊(四)

如此蔡攸,自然就居不得參知政事之位了,不過看蔡京複相的面子,沒有遠出軍州編管,和童貫同一命運,卻也沒了差遣,只能閑居...

梁師成他們,再不想用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人物,蔡攸無法,老著臉皮求到自己爹爹頭上,卻被蔡京堅拒之.

汴梁人都說老公相能諒解天下人,也諒解不了這個兒子.反正蔡京子嗣繁多,也不在乎這麼一個.

卻沒想到,今日出現在蔡京內書房的,卻是蔡攸!

聽到蔡攸進言,半晌之後蔡京才淡淡一笑:蔡攸今日怎麼勸解自己老爹都沒用,這個時候也忍不住急了:"讓內相得掌整練禁軍事,難道就不會動爹爹這相位麼?到時候官家離不得的是他們,卻不是爹爹!"

蔡京冷笑:"當日老夫卻又是怎麼下台的?你怎麼還想不明白這個道理,老夫用事太久,權位太重,官家就算是中人,也深為忌憚.再拼力爭奪此事,此相位,才是轉眼就休!"

蔡京在這一點上,看得比自己兒子明白多了.如果說以前自己是強勢,清流舊黨梁師成他們是弱勢,官家無論如何要保的是他們以維持朝局平衡.

那麼現在梁師成他們羽翼已成,自己初初複相,反而是弱勢了,自己羽翼凋零,就算再度拿掉,對朝局也沒有太大影響,現在還能撐著場面,讓梁師成等人忌憚,無非靠的是用事幾十年的積威罷了.

官家用他,一則是安定人心,二則就是需要他來理一下大宋財政這個爛攤子,官家是個重情分的人,但是再重情分,一個用事幾十年的權臣和皇帝也沒有了情分,反而是提防戒備,本來用他複相就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一旦自己再如以前一般攬權.說不定就真的要立刻下台,而且再無起複的機會了.不如埋頭在財政事上,有很大可能在相位上終老,以全畢生富貴.

而且自己是……真的老了.

自家事自家清楚.人到老了都有這個靈醒,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日子,這個時候,除了全富貴的考慮,也要多為兒女計了……

可是這個兒子.卻實在是……

在這一刻,蔡京腦海當中,忍不住就浮現出楊凌這個名字.

此等人物,自己兒子與之相比,不過是土ji瓦犬!

蔡攸畢竟宦海沉浮那麼些年,雖然沒擔當,沒氣概,也沒有什麼實際政務的本事,但是這政爭心術,還是精通.蔡京的話,他如何不明白?躊躇半天,仍然覺得不甘心.自家爹爹老了,安于相位終老,不去爭競什麼,憑著資格或者理財本事,差不多也能熬完,可是自家呢?

蔡京和他的生分到底是什麼,蔡攸心知肚明,就算當初投入梁師成門下.雙方破臉,蔡攸也知道是蔡京刻意放手,無論如何蔡家總能保住一線富貴.

現在刻意和他保持距離,做出再不能複合的模樣...也是為將來准備,蔡京萬一再度下台,他蔡攸也有再度複用的機會.不是有這般默契,蔡京怎麼會誰也不見,只見他這個背門而出的兒子,在內室說著只能托之腹心的實話?

到了最後.蔡攸終于忍不住,低聲道:"爹爹,總得為兒女計!沒有一個支撐起門戶的,蔡家如此大族,將來只怕不堪設想……"

這就是自從王安石變法之後,大宋士大夫們多的一層憂患之心了,神宗之前,大宋士大夫之爭勉強還可以算君子之爭,不僅自家沒有性命之憂,還不及家人,該恩蔭的照樣恩蔭,該服官的照樣服官.

可是自從新黨推出征誅之術,士大夫爭競,平白就添了幾分殘酷,追奪出身文字,剝奪子弟恩蔭.就是將一個士大夫家族徹底變成白身.這是何等殘酷的打擊!蔡京得罪的人實在太多,蔡家要是沒有支撐起門戶之人,真說不准會遭致什麼樣的命運!

蔡攸提起這個,蔡京終于有些動容.他沉默半晌,終于緩緩搖頭:"事情不是你想象餓那般簡單."

蔡攸一怔,重重搖頭:"梁內相隔絕中外,楊凌毫無根基,汴梁城中盡是袖手,他一個靠兵事起家之人,怎能掙紮出頭?怎麼能得官家青眼?爹爹,這些不過是虛話!"

蔡京被自家兒子糾纏這麼久,早就覺得精力不濟.這個眼睛已經是半閉半睜,輕輕道:"楊凌此子,不凡……不凡哪……現如今,不說燕地已經牢牢在他的掌控之中,就是大宋治下百年的河東,他的控制能力也已經遠超朝廷,就可見他胸中丘壑.誰又知道,他還藏著什麼本事?且看罷,且看罷……老夫總有感覺,梁師成,未必能遂其所願……"

蔡攸暗地里撇嘴,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梁師成都強過楊凌太多,更不用說梁師成遍布汴梁的黨羽!真想捏死楊凌,不過是輕巧巧的事情.楊凌一個外來人,只會拼命打仗這種事,汴梁東西南北只怕還摸不清楚,就想讓官家惦記起這麼一個人?爹爹老了,難道都老糊塗了?

雖不甘心,蔡攸也知道再不能說下去了,就准備起身告辭,蔡京卻突然一下睜開眼睛,一瞬間老眼當中竟然是精光四射:"要是楊凌能拿出一點本事,有突圍而出的模樣,你可頂在前面,幫上一把!老夫也是要助你的,將來如何,就看你自家了!"

雖然是蔡京難得許諾了一個前景,蔡攸也不大提得起精神來,楊凌要靠自家力量出頭,實在有些太過于天方夜譚了,這等許諾,不過是畫餅而已,無非著人點楊凌舉動便罷.

蔡攸起身,恭恭謹謹告辭出去,自然有執事秘密引他離開,蔡京自然沒有老子送兒子的道理,靠在軟榻上輕輕搖頭.

自家兒子,卻不知道自己是最適合坐在西府上的,一則也算是給了蔡京面子,二則是他還算是梁師成的人,正合平衡道理,三則是說出來就有些傷蔡攸的心了.他是個沒本事的人,坐在這個要緊位置上,才是最讓官家和朝中諸人放心的人!

說不定真能讓他安穩坐長久,領政事堂是不必想了.但是自己下位之後,他也算是熬上了資曆,居于西府領樞密同為使相卻是跑不了的,有這麼一個地位,自己老去後撐起門戶.問題也不算太大了……

當然這前提是楊凌一開始要靠自己掙紮出頭,突破梁師成的層層封鎖,再度帶給官家一個深深的印象!這位官家,是重感情的人,只對眼了,是可以放手用人的,關鍵就在官家這里!到時候朝中反對聲1再大,也是無能為力了.

可楊凌就真的能掙紮出頭麼?不知道為什麼,蔡京卻偏偏有這個信心.

此人本事白身,最後卻立下平燕大功.又有強軍在手,豈是朝中諸人可比!這等人一旦上位,不知道將在大宋掀起什麼樣的驚濤駭

反正自己已經老了,將來如何,也看不見了,就隨他吧……只要到老,自己猶能掌住權位,不為人下就成行了.

……

"在座諸君,你們覺得,官家是何等樣人?"

斯時斯刻.月明星稀,涼風習習,汴梁燈火在北,汴河如帶在南.小莊園的庭院之間,楊凌一身懶衫,踞坐席上,問出的卻是這麼一句

大宋立國伊始,就算是個皇權相當弱勢的帝國,太祖得國于後周柴家孤兒寡母之手.費勁心思設計了一套疊床架屋,互相牽制的政治制度,就是為了分化臣下,保住趙家天位,對士大夫,對市井百姓,對田間農夫,都有諸多忍讓之舉,尤其堅定不移的奉行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宗旨,才讓趙家一直延綿傳續下來.

不然以五代十國那份紛時代,兵變跟家常飯也似,當時趙宋開國的時候不過一百余殘破軍州,誰能斷言趙宋能比朱梁,沙陀李唐,劉漢,石晉,郭柴周長命這麼多?

趙家天子在士大夫間,甚而在百姓間也不是那麼高高在上不可觸碰,多了許多煙火氣,特別是對于士大夫而言,品評天子,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雖然時值末世,朝中黨爭劇烈,黨爭越烈,反而是皇權越位加強的時候,因為爭斗諸黨不約而同的都要尋求皇權的支持壓倒對方,到了趙佶的時候,反而是有宋以來皇權最為巔峰的時候,趙佶可以隨心所欲的任用私人,可以驕奢到了極點,將大宋的底子幾乎都耗乾淨.

除相拜相,也絕談不上慎重,但是趙宋官家的煙火氣還未曾消退多少,厚道底子也還留存幾分,市井當中說起這位道君皇帝會李師師還是津津樂道,渾沒半分顧忌.

所以楊凌才敢名正言順甚而明目張膽的問出這句話來.

楊凌問出這句話,果然在座諸人,都沒什麼訝然之只是端坐聽著,幾個有資格開口的人都在籌思,怎麼說出自己的觀感.

李邦彥看看左右,這上頭在這些日子里面他早就不知道和楊凌討論多少次了,不過此刻卻先要他開口,引出眾人言辭.當下就看著楊凌笑道:"官家,有厚福之人而已.享用遠邁前代,還有什麼說得?治道如何,平平而已,官家天也不在此,然則可以傾心托人,一旦賞拔于微末之間,信重無遺,得一名相,可為齊桓前半生事業,如此而已."

雖然品評天家沒什麼忌諱,但總不好說出什麼難聽的,李邦彥說得雖然遮遮掩掩,其實也不算隱晦了.

官家厚福,說明他自奉極厚,別的趙宋皇帝舍不得花用的,他毫無顧忌,而且這本事遠邁前代,他接位置的時候大宋財政底子不算差,幾代皇帝變法,行桑弘羊故事,留下不少積蓄下來.徽宗十來年就折騰得精光,還將大宋財政體系得差不多已經能算是破產了.

治道平平,天不在此,說的是趙佶幾乎沒有什麼做什麼具體行政治國事宜的欲望,甯願寄情于書畫游宴奇石花草做大保健上,這些事情都放手交給底下人去做.

傾心托人,一旦賞拔微末之間,信重無遺,說明引用人才,遷賞拔擢,完全沒有一個規矩,完全是從心所看對眼了就是你,朝野間怨聲載道也依然是你.

蔡京秉政時間加起來已經遠邁前代名臣,到了這些年官家才開始漸漸忌憚,做一些分化限制的事情,至于其間引用的如趙挺之,王黼之輩,更是等而下之.

特別是蔡京上次罷相,充斥在國家宰相官衙的,是子宰相,是李彥這種無行之人,是蔡攸這種富貴已極,卻沒守沒本事的公子哥,內還有梁師成用事,一幫權宦,將天下折騰得烏煙瘴氣,趙佶不僅信用無遺,哪怕他們敗事,趙佶還盡力保全,對他看上眼的臣子,真是厚道到了一頂程度.

遇一名相,可成齊桓前半生事業,齊桓公得遇管仲就成霸業,得遇大奸臣就完了,哪怕就是看起來象樣子一些的蔡京,多少有點理財手段,但是將黨爭推向另外一個高峰是他蔡京,獻上豐亨豫大,天子不計,讓趙佶繼續感覺良好拼命花錢的是他蔡京,這等人物,可稱權相,如何當得上名相?除了蔡京之外,其他的就更是等而下之了.

趙佶信重的就是這些人,這國事哪里還堪問?李邦彥也就是因為這些年朝局如此,才茫茫然,直到女真酷烈大軍南下,才與王黼幡然悔悟,或許,是應該為這個天下行一些士大夫之輩真正應該做的事情了.

李邦彥這番老實不客氣的話,已經說得大家心里沉甸甸的了,更別說岳飛這等一心報國的年輕人,楊凌猶自還覺不足,冷笑道:"僅僅如此而已?大宋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到這位官家手中,也是破壞最烈之時.官家任用太師,盡逐舊黨.黨爭之風,同樣遠邁前代!士大夫忙于黨爭,自然就要尋得官家支持,這些年下來,士大夫在官家面前唯唯諾諾,只願討得官家歡心,可在朝中立足,前代名臣風范,今何在焉?大宋立國之基,就是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祖制.一旦敗壞,才有朝中小人充斥,君子道消,才有那麼多烏煙瘴氣的事情……汴梁如此,現又有女真外地崛起,朝中猶自忙于爭斗,官家忙于游宴奢靡享樂,一旦有變,只恐有不忍言之事!"(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八十三章 鋒芒暗蘊(三(     下篇:第四百八十五章 鋒芒暗蘊(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