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超級散戶 第一章 股民失蹤事件  
   
第一章 股民失蹤事件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聽著這段熟悉的提示音,丁旭苦笑一聲,無奈地把手機扔到被窩上.

這已經是三天來,丁旭第41次撥打父親的電話了,但結局都是一樣,父親手機關機,音訊全無,似乎一夜之間突然從人間蒸發了.

丁旭在空空蕩蕩的宿舍里煩燥地轉著圈,一時間不知道該干什麼.這兩天他根本沒有心思去上課,索性以生病的借口請了三天假.好在他剛讀大一,就讀的武陵大學法學院課程還不算太緊,請假也還相對容易.

這兩天,丁旭去了父親常去的證券公司營業部等地方,四處尋找,卻始終沒有打聽到父親的消息.假期還剩一天,丁旭卻不知該去哪里尋找失蹤的父親,這種沒著沒落的感覺讓他非常難受,恨不得對著窗外大吼一通.

在宿舍里轉了七八個圈後,丁旭下意識地打開電腦上的股票交易軟件,看著賬號里顯示的八萬八資金余額,發了好一陣呆,最後沉沉地歎了口氣,嘀咕道:"老爸,如果當初你能聽我的,及時逃頂,那該有多好.你不該瞞著我啊!"

這八萬八,其中有一萬是丁旭的炒股本金,其余七萬八都是利潤,將近賺了八倍,是丁旭人生中撈到的第一桶金.

只是看著這麼輝煌的成績,丁旭卻半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與此同時,丁旭的父親炒股出現了巨額虧損,虧損的數額遠遠超過了丁旭的利潤.

琢磨了半天,丁旭又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態度,給父親發了一條短信:"在股市里跌倒並不可恥,全國幾千萬股民都跌倒了!過去的已經過去,生活還要繼續!老爸,你一定要挺住!想開點,千萬別出事,否則老媽和我就垮了!"

這是2008年9月,正值中國a股市場大熊市,大盤和個股都進入到最為慘烈的殺跌階段,股民們損失慘重.

類似丁旭這樣的短信,此時正在中國的天空中四處奔走著.每條短信的背後,都是一個個股民家庭悲歡離合的故事,其中不乏夫妻因為炒股巨虧而吵架甚至離婚的.不過,像丁旭家這樣,因為炒股而把人給炒失蹤了的故事,則顯得格外慘烈.

丁旭的父親叫丁懷廣,原本是一家國企的員工,七年前跳槽到湖南省懷仁市痤o機電工程有限公司,在財務室主任的崗位上干到現在.這家公司是一家私營企業,薪水還算厚道,丁懷廣的收入在當地算得上中上水平,手頭也逐漸寬裕起來,在市區買了套148平米,帶花園的大房子,前兩年又買了台小汽車,還花10萬元買了一個12平米的小產權式商鋪,過著有房有車有門面,體面而安穩的日子,一家人倒也生活得其樂融融.

但這一切在2006年起了變化,那年四月,丁懷廣在同事們的鼓動下,開始接觸炒股,幾個月後就賺了七萬多,相當于他一年的工資.

丁懷廣清倉和鎖定利潤那一天,按捺不住得意的心情,在家里狠狠炫耀了一番自己的炒股本事.丁旭聽了很動心,也嚷嚷著要吵股.丁懷廣高興之余,大手一揮就慷慨地答應了,並從利潤中抽出一萬元,用丁旭外婆的名字開了個戶,讓當時還沒滿18歲的丁旭去炒股,以培養兒子的理財意識和獨立能力.

不過,由于丁旭當時在讀高二,正在准備高考,因此丁懷廣不敢讓兒子在炒股方面耽誤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和兒子商量之後,他決定給兒子買一只股票後就鎖倉做長線.

在丁懷廣提供的幾只股票中,丁旭對稀土股票最感興趣,認為稀土的前景很好,並挑中了當時漲幅較小的"包鋼稀土".

由于丁懷廣這半年來經常在家里談論股票,丁旭也對股票這種能迅速產生豐厚利潤的東西有了濃厚的興趣,暑假和周末時經常上網看一些股票網站,有了一些炒股常識,至少能和父親在炒股問題上平等對話.

在和父親討論了一番之後,丁旭認為這只股票在2006年11月21日放量大漲7.5%,是主力啟動,資金進入的標志,雖然大漲後回調兩天,但應該是洗盤,之後還能再漲,正是買入的機會.

2006年11月23日,丁懷廣幫丁旭在7元的價位買入1400股包鋼稀土,之後便讓妻子方晴修改和保管賬號密碼,讓丁旭炒長線,到高考之後再賣掉.

與此同時,丁懷廣也買了十多萬元包鋼稀土.結果運氣好到爆,買入後短短幾天就漲到了9塊多.12月4日,包鋼稀土漲停,之後回調了兩天,丁懷廣于12月6日以8.9元的價格清倉,賺到了27%,足足四萬多利潤,丁懷廣已經非常滿足了.

丁懷廣本來想把丁旭的賬號密碼要過來,把他的那1400股包鋼稀土也賣掉,但方晴死活不同意,說既然事先說好了做長線,就不要亂動,免得分了兒子的心.

丁懷廣也沒把這一萬元放在心上,于是作罷.

丁旭在飯桌上知道這件事後,卻搖了搖頭,說道:"漲停後回調,很可能和上次大漲後回調一樣,仍然是莊家洗盤.老爸,你賣早了,現在是牛市,要做長線.長線是金,短線是銀,你要多看少動,讓利潤奔跑!"

"你懂什麼?這次和上次不一樣,莊家是在出貨了!"丁懷廣對兒子在網絡上看來的炒股知識嗤之以鼻,正想繼續發表自己的見解,卻被妻子在飯桌下悄悄踢了一腳,只好作罷.

沒想到第二天包鋼稀土再次大漲7.74%,收在9.47元,這讓丁懷廣很有些後悔.不過12月8日包鋼稀土大跌4.86%,收在9.01元,丁懷廣又有些得意起來,認為這樣大幅震蕩就是莊家出貨的表現.

再之後,包鋼稀土卻一路高歌,先後漲到了10元,15元,20元,25元……丁懷廣對兒子是徹底服氣了,也很後悔,好在那時別的股票也還算漲得不錯,倒也給了他一些安慰,于是索性不再關注包鋼稀土這只股票了.

這時候,在股市嘗到甜頭的丁懷廣,已經先後將家里的23萬元積蓄全部投入股市.當時恰逢大牛市,到2007年5月初的時候,丁懷廣竟然總共賺到了51萬利潤.

丁懷廣興奮不已,覺得在股市里賺錢簡直就和撿錢一樣容易,頭腦一熱,又先後借了50萬殺入股市,准備再大賺一筆.

這50萬都是丁懷廣從親朋好友那里借來的,借期是一年.當時丁懷廣信心滿滿地對妻子方晴說,中國a股已進入超級牛市,滬指將漲到一萬點以上,這50萬將在一年內變成一,兩百萬甚至更多;這樣一來,就算兒子今後想出國留學,都能滿足他的需求了.

這一番豪言壯語,把方晴聽得眉開眼笑,連連點頭,內心充滿了暴富的憧憬,卻仍然不忘提醒道:"借這麼多錢,一定要小心,別出問題.另外,千萬別告訴兒子,別讓他擔心!"

"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丁懷廣拍著胸脯答道.

沒想到不久後情勢突變,2007年5月29日,財政部突然在深夜宣布上調證券印花稅,這一"半夜雞叫"事件,釀成了千股跌停且連續數天暴跌的"530慘案",丁懷廣的股票損失慘重,無奈割肉離場.

但隨後,股市再度大漲,不僅一舉收複失地,還屢創新高,丁懷廣于是再次殺入股市.但在這一輪從四千點到六千點的沖刺行情中,主要是大盤股在狂拉,被稱為大象起舞,而小盤股卻大多在盤整甚至下跌,因此丁懷廣重倉的幾個小盤股並沒帶來多少收益,可謂賺了指數不賺錢.

而與此同時,兒子丁旭持有的包鋼稀土卻大放異彩,連續大漲.2007年10月15日,包鋼稀土最高漲到了63.98元,以丁旭7元的成本價,竟足足賺了8倍.而以2005年7月12日的最低價3.20元計算,更是只差兩分錢,就漲了足足20倍!

丁懷廣此時後悔萬分,這才深刻體會到兒子所說的"長線是金,短線是銀"是多麼正確,假如他當時買入的十多萬包鋼稀土能一直捂到現在,光這一只股票,就能賺一百多萬了.

"只差兩分錢?那就說明莊家不打算拉到20倍以上了!"丁旭偶然在飯桌上聽到父親的這番感慨,卻敏銳地意識到了其中的問題,說道,"一只股票能在兩三年里漲20倍,而且它還不是漲得最多的,連我的同學都在議論,說不用上大學了,靠炒股為生就行了,這說明股市已經完全瘋掉了,進入了最後的博傻階段!政府已經出手調控股市了,上次的上調印花稅只是其中的一種手段,今後還會有後續手段,現在的風險很大了!老爸,趕緊幫我賣掉股票,你也趕緊清倉!賺了這麼多,我們都應該知足了,不能再貪,否則要出大事!"

"不用擔心,股市還會漲的……"丁懷廣啞然失笑.

方晴卻在飯桌下踢了丈夫一腳,瞪眼道,"兒子馬上就要高考了,你以後不准說股票,不要分他的心,否則他就光想著賺錢,不想著學習了!聽兒子的,清倉!"

丁懷廣只好投降,假意答應兒子和妻子,把所有的股票清倉.

之後,丁懷廣便按兒子的意思,每天幫他把包鋼稀土掛在63元的價位上.因為兒子認為,既然只差兩分錢就是20倍,一定還會有再次沖擊64元的動作,要做頭也會是雙頭,因此在63元附近賣掉應該是有把握的.

讓丁懷廣驚奇的是,包鋼稀土雖然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但之後真的反彈到了60元上方.2007年10月30日這天開盤時,包鋼稀土高開,丁懷廣提前掛的賣單以63.49元的全天最高價格成交.

而看到成交金額後,丁懷廣有些驚奇和好笑,因為1400股包鋼稀土,乘以63.49元,剛好等于88886元,這個數字正好意味著再見,難道這意味著兒子的決策是對的?

七元的成本,一年不到的時間漲到63元以上,足足翻了8倍,這是非常驕人的戰績了,也再次說明長線是金的道理.

當然,由于投入的本金太少,一年前只買了9800元股票,因此扣掉千分之三的印花稅,千分之三的傭金之後,丁旭賬戶上的資金余額也只有88550元.而如果丁懷廣當時滿倉買入包鋼稀土並持股至今,至少賺了上百萬了.

丁懷廣這時終于決定向兒子學習,來一個長線持股.加上股市從4000點漲到6000點時,丁懷廣基本沒賺錢,因此根本舍不得像丁旭那樣果斷清倉,仍然在股市里留連忘返.

盡管高層已透露出很多要調控股市的信號,但丁懷廣依然抱著僥幸心理,認為股市能頂住這些利空,繼續大漲,自己手里的那些小盤股也能補漲,給自己帶來豐厚收益.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句話用在股市里是最合適不過的——2007年10月,滬指沖到6124點後,便飛流直下三千尺.當時丁懷廣判斷失誤,聽信了那些股評家的話,以為大盤只是短暫調整,之後還會再上,繼續沖擊萬點大關,于是一直沒有拋掉股票.結果滬指一直跌跌不休,最後跌到二千點附近,釀成一場大股災,散戶和機構都傷亡慘重.

在這場雪崩式的股災中,丁懷廣也沒能幸免,由于沒能及時拋掉股票,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股票市值不斷縮水.熬到2008年9月,大盤跌破二千點,丁懷廣賬面上也出現了恐怖的巨額虧損,2007年5月時曾擁有的124萬資金虧得只剩31萬,不僅將23萬本金和原本賺到的51萬利潤都全部虧光,而且剩下的這31萬,還不夠償還那50萬債務.

總的計算起來,包括借來的50萬,丁懷廣共投入73萬本金,這時只剩下31萬,共虧42萬,與賺51萬時的幸福時光相比,真可謂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算是紮紮實實地坐了一回過山車.

更惱火的是,丁懷廣想死捂股票,等待解套的想法也落空了——債主們大多知道丁懷廣借錢是用于炒股,見股市行情如此慘淡,都擔心起本金的安全來,不斷向丁懷廣催款.他們不要利息了,卻要求他提前還款,否則就要向法院起訴,凍結他的財產,變賣他的房產.

無奈之下,丁懷廣只好忍痛割肉,把所有的股票清倉,又把產權式小商鋪和七成新的小汽車給賤賣掉了,總算湊足了50萬元,把錢還給了那些債主們.

之後,丁懷廣就突然失蹤了,班也不上了,手機也打不通了,不知去了哪里.

到今天為止,丁懷廣已經失蹤三天了.

由于怕影響兒子的高考和大學學業,丁懷廣借錢炒股的事,以及他變賣股票還債的事情,都是瞞著兒子的,只告訴了妻子方晴.而丁旭也是在父親失蹤之後,才從母親嘴里得知這些故事的.

知道家里出現了這麼大的變故後,丁旭就像挨了當頭一棒,足足有半天說不出話來.

一直以來,父親就是撐在自己頭頂上的那片朗朗晴天,而現在,這片天塌了……

這三天里,丁旭經常會有些恐慌地想著,父親會不會像電視里常演的那些橋段一樣,由于多年積蓄化為飛灰,心灰意冷之下,一時想不開,自殺了……

一想到那種最可怕的後果,丁旭就心慌意亂,想報警尋找幫助.但和母親商量時,母親卻死活不肯讓丁旭報警,說這是丁懷廣臨走前發了短信特意提醒的.

"難道是老爸沒對老媽說實話,他借的錢不止50萬,或者是借了高利貸,現在怕被債主找到,所以不准我報警?"丁旭當時是這麼懷疑的,于是鄭重地告訴母親,如果今天還沒有父親的下落,他就必須要報警了,畢竟人命關天,不能再這麼沒有意義地等下去了.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丁旭有種感覺,父母還有些事瞞著自己,不然母親在電話里也不會吞吞吐吐的……

正想著心事,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丁旭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的外地座機號碼.

"喂?"丁旭剛按下接聽鍵,眼睛就猛然瞪大了.

(鄭重聲明:本故事發生在與現實世界平行的平行空間里,因此,書里的中國不是現實世界里的中國,包括股市,個股,城市,股吧等等都是這樣.總而言之,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請勿模仿.)...

,:..

    下篇:第二章 百萬"負"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