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超級散戶 第二章 百萬"負"翁  
   
第二章 百萬"負"翁

"老爸,你在哪?你沒事吧?"聽到手機里傳來的是父親的聲音,丁旭差點激動得跳了起來.

"小旭,我現在在杭州,我沒事,只是出來散散心.記住,聽你媽的話,千萬不要報警!"丁懷廣有些疲憊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你是不是借了高利貸炒股,現在還不了錢,正被他們追殺?否則你為什麼突然跑去杭州,連手機都不敢開機?老爸,你必須把真相告訴我,否則我馬上報警!"丁旭馬上說出了自己的懷疑.

"好吧,你贏了!"丁懷廣沉默了半晌,最後無奈地回答道,"我實話跟你說吧,我這個事,比借了高利貸還可怕!"

"什麼?"丁旭心中一驚.

接下來,在父親的敘述中,丁旭這才知道真相:原來在2008年4月,滬指從6124點一直跌到了2990點,然後開始反彈.這時丁懷廣的股票已損失慘重,到了資不抵債的邊緣,丁懷廣想補倉攤低成本,卻再也借不到錢,反而被債主們不停地催債.

丁懷廣感覺生不如死,但就在這時,大盤出現了久違的暴發式上漲,2008年4月24日,在證券印花稅從千分之三下調到千分之一的利好消息支持下,滬指從前一天的3278點漲至3583點,大漲304點,上漲9.29%,幾乎漲停.媒體集體驚呼大盤已經見底並反轉,稱這是具有曆史意義的撥亂反正,證明了政府救市的堅定決心,從此中國股市迎來了新時代……

丁懷廣同樣被這一天的行情所鼓舞著,認為2007年5月30日將印花稅從千分之一上調到千分之三,現在則是調回原樣,屬于撥亂反正,證明中國股市的泡沫已經擠乾淨,柳暗花明的轉折時刻已經到來.大盤已跌了一半多,大概率要反轉向上;即使不能反轉,至少也應該有一波30%以上的強力反彈.于是他決定拼命,搏上最後一把,來一個咸魚翻身.

于是,丁懷廣作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他利用自己擔任財務室主任的職務便利,悄悄地從公司里挪用了50萬元來補倉,想等大盤反彈到4000點以上,賺一筆就把錢還給公司,以減少一點自己的損失.

沒想到大盤在跌破3000點之後,僅僅只反彈了幾個交易日,最高到了5月6日的3786點,就再次一路下行,並在9月份跌破了二千點.這樣一來,丁懷廣挪用的50萬單位資金,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又虧得只剩下27萬,不但沒能減少損失,反而進一步擴大了損失!

更糟糕的是,在2008年5月至9月的這段時間里,丁懷廣眼見虧損越來越多,心態完全變壞了.此時的他,就像一個輸紅了眼的賭徒,不斷地挪用單位的資金去補倉,而且不斷地追漲殺跌,最終在泥潭里越陷越深,竟然共計挪用了160萬資金.

而這160萬資金,到了2008年9月18日這一天,隨著大盤最低跌到1802點,竟然已虧得只剩60萬的市值!

眼見虧損越來越大,債主們逼債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丁懷廣後悔得想跳樓.而且這筆被挪用的資金數額太大,機電公司的老板唐北鳴也開始有所察覺和懷疑,丁懷廣終于徹底絕望了,死心了,認為大盤已經崩潰了,很有可能會再次跌到幾年前的998點,與其讓損失繼續擴大,還不如趁早清倉,盡量保住一點本金.

9月18日這一天,丁懷廣將股票全部清倉,加上之前將小汽車和小商鋪賤賣掉的那些錢,共湊了110萬,其中50萬還給了債主們,另外60萬資金還到了公司的賬戶上,支付了一筆工程款,解了公司財務的燃眉之急.

即使如此,他還欠著公司一百萬,成了不折不扣的"百萬負翁"!

而命運似乎在和他開玩笑,就在他將股票清倉後的第二天,2008年9月19日,大盤漲停!而且在下一個交易日,滬指再次暴漲7.77%!

也就是說,如果他晚兩天清倉,手里的股票都會有兩個漲停,至少能多挽回20萬左右的損失.

那一刻,他覺得命運簡直是在赤.裸裸地強.暴自己!

丁懷廣並不算是個脆弱的人,但那幾天他痛苦萬分,覺得自已對不起公司,對不起妻子和兒子,他沒臉再回家和公司,于是胡亂買了張火車票,去外地散了幾天心.

"怎麼會這樣?"丁旭聽到這里,苦惱地揪著自己的頭發,"這已經不是借貸問題了,而是犯罪,被公司發現就要坐牢!而且我前幾天剛好看過一個類似的案例報道,你這是挪用資金炒股,屬于進行營利活動,就算事後把錢還進去,也一樣構成犯罪!"

"我知道,但我當時已完全失去理智了,滿腦子只想著我們家要破產了,必須再賭一把,才能咸魚翻身……"丁懷廣痛苦地說道.

丁懷廣的這句話,沒有經曆過大熊市的新股民是很難想象的.2007年是史無前例的大牛市,幾乎所有接觸到股市的人都瘋狂地陷了進去,把一切能拆借來的資金都投入股市,甚至賣房賣車賣血去炒股.而2008年卻是史無前例的大熊市,還留在股市的人都慘不忍睹,隨著大盤不斷跌破一個個整數關口,那些試圖抄底和補倉攤低成本的股民,都付出了缺胳膊斷腿的慘痛代價,為了股市虧損而妻離子散的大有人在……

"正因為我犯了罪,我怕你哪天也會走我走過的這條錯路,所以今年你考上大學時,我才會讓你去學法律的."丁懷廣又補充道,"兒子,記住,今後不管做什麼事,都必須先了解游戲規則.法律,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游戲規則,你永遠不要試圖去挑戰它,否則就會和我一樣!"

丁旭默然無語,一時間心亂如麻.

因為他忽然想明白了另一件事,以自己的高考成績,本來可以選擇一所比較好的大學,父親卻堅持只讓自己報考武陵大學這樣一所二流的二本院校.想必就是因為那時父親已經開始挪用單位資金來炒股,因為擔心事情敗露會坐牢,所以才堅持讓自己留在懷仁讀書,這樣父親一旦出事,自己才方便照顧身體不好又連續承受了幾次重大打擊的母親……

"十個炒股九個虧!兒子,你記住,股市就是一座大賭場,是個超級絞肉機,今後你永遠不要炒股,更不能借錢炒股!"丁懷廣沉沉地歎了口氣,又鄭重地警告道,"只有這樣,你才不會被莊家和股市傷害,才不會像我一樣破產!"

"永遠不要炒股?"丁旭有些苦澀地重複著這句話,半晌才歎了口氣,問道,"老爸,你今後打算怎麼辦?就這麼躲一輩子?"

電話那頭,雙眼微紅的丁懷廣苦澀地笑了笑,久久沒有回答兒子的這個問題.

因為這個問題,就像一柄刀,深深地刺進了他的心里.

他的右手緊緊捏著話筒,左手則下意識地把玩著一個藥瓶.

自從炒股出現巨額虧損之後,丁懷廣就開始失眠,經常要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

今天,在這家臨近西湖的杭州賓館的房間里,他已經反複數過三次.藥瓶里還有31片安眠藥,一天一片,可以保證他一個月的睡眠.

當然,如果一次性吞下去,那麼一切都解脫了,不會再有牢獄之災,也不會再為那一百萬欠債而苦惱——他曾經詳細地咨詢過律師,由于他私自挪用的錢是用來炒股,沒有用于家庭的生活,之前也沒有告訴妻子,純屬個人行為,因此機電公司事後也無法要求法院執行屬于自己妻子的財產.而且為了防止這一天的到來,他早就做好了准備,一個月前就瞞著兒子,悄悄和妻子去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並將房子過戶到了妻子名下.這樣一來,自己留給妻兒的唯一一筆財產也能得以保全……

現在其他債主的債務已還清,只剩下唐北鳴的那一百萬,自己以死謝罪,想必可以平息唐北鳴的大部分怒氣吧?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在西湖邊上瀟灑地離去,奔赴天堂,也算不留遺憾了吧?

想到這里,丁懷廣深深地吸了口氣,微笑著說道:"兒子,我不會逃避責任的,你爸我畢竟是個男人!記住,以後要照顧好你自己,還有……照顧好你媽!"

丁懷廣說完這句話,便靠在床頭上,把電話的話筒夾在肩膀和耳朵之間,用有些顫抖的手旋開了藥瓶的蓋子.

打電話之前,丁懷廣就已經規劃好了今天的所有計劃,並從容地執行著每一個細節——他先是寫了封因為炒股失敗而虧掉積蓄,心灰意冷而自殺的聲明式遺書,放在桌子上,准備留給警察作為交待.之後,他又給機電公司的老總唐北鳴發了一封電子郵件,標題是《北鳴,對不起,永別了》.在這封遺書式的郵件里,他把前因後果都寫清楚了,一再聲明這一切責任都應由自己承擔,與家人無關,並附上了炒股賬戶和密碼,請唐北鳴去查看交割單並驗證這一切.郵件的末尾,則懇請唐北鳴在自己死後,不要再為難自己的家人,也不要再向社會公布真相,以免給兒子帶來"父親是個犯罪分子"的名譽困擾.

之後,丁懷廣給唐北鳴發了條手機短信,提醒他查看郵件,然後再次關機,拿起開通了長途的房間電話,准備給妻子和兒子分別打一個長長的長途電話,期間吞下這瓶能讓家庭和自己都從此解脫的安眠藥,最後聽著妻兒的聲音沉沉睡去,一夢千年.

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只需要最後一步,把藥片用力地吞進肚子里,這一輩子的忙和累,就算到頭了……

可是,為什麼決心已下,卻總有那麼一些不甘,一些怨氣呢?

在生命最後的時刻即將來臨時,這份不甘和怨氣,竟如大漠孤煙,沖天而起,讓他的拳頭捏得那麼緊.

"被欲.望蒙住了雙眼,我確實是自作自受!可那些串通一氣來害人的股評家和莊家,你們遲早也會遭到報應,也會像我一樣走投無路!"丁懷廣一邊在心里默默地念叨著,詛咒著,一邊擰開了一瓶礦泉水的蓋子,然後舉起了藥瓶,准備往嘴里送去.

但就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候,他忽然聽到話筒里傳來的一句話,頓時渾身一顫,手里的藥瓶竟然掉落在了床上,安眠藥片灑得到處都是.

但丁懷廣此時根本顧不上那些藥片了,他睜大眼睛,死死地瞪著白色的天花板,半晌才反應過來,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話筒怒吼起來:"什麼?你說什麼?"...

,:..

上篇:第一章 股民失蹤事件     下篇:第三章 父債子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