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超級散戶 第九章 你到底在等什麼?  
   
第九章 你到底在等什麼?

因為已經滿了十八歲,丁旭前一段時間已經在懷仁市太陽證券公司給自己開了一個炒股賬戶.趁著還沒到上課時間,丁浩在建設銀行營業部提供的電腦上,下載了一個炒股軟件,登錄賬號,把唐浩提供的這十萬元轉進了炒股賬戶.

轉賬完成之後,丁旭看了看大盤和包鋼稀土的走勢.滬指上午大跌,下午有所反彈,跌幅收窄.包鋼稀土則是上午一度大跌5%,最低調整到九塊七,下午一點開盤之後,則開始強勁反彈,快速翻紅,到二點多時已經漲了兩個多點.

如果上午買入包鋼稀土,這時候已經賺了六七個點了.

雖然錯過了一個做短線的機會,但丁旭並不後悔.

經過昨晚的研究,丁旭始終覺得現在買入包鋼稀土,下跌的風險比較大,所以堅持不進場抄底.畢竟之前連續三個漲停,如果要就此漲上去,至少應該有個二次探底的過程,那麼股價至少要回落到三個漲停的50%以下,現在還遠遠沒有回調到位.

而且最關鍵的是大盤還沒有站穩,沒有足夠份量的實質性重大利好,大盤就有可能再次跌到1802點附近,甚至跌破1800點.

"耐心等待,不要為小利所動."丁旭暗暗告誡自己.

看了看時間,已經兩點十五分了,馬上要上課了.丁旭趕緊關閉軟件,一路小跑,跑到教室里的時候剛好上課.

下課後,丁旭破例沒有坐公交車回家,而是打了個的.

回到家,母親正在准備晚餐,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菜肴,有一盤炒雞,一碗芷江炒鴨,一大碗排骨海帶湯,一盤拍黃瓜,一碟花生米,一碟虎皮尖椒,兩份小菜,還有一瓶酒.

"哇,過年了?"丁旭誇張地驚叫道.

不知為什麼,方晴的臉上浮起了淡淡的紅暈,她輕輕地拍了兒子一下:"去,洗手去,順便叫你爸來吃飯."

丁懷廣正在電腦上打著一個電子表格,此時的他,整個人都和中午時不一樣了,理了個整齊的平頭,胡子刮得干乾淨淨,身上的衣服也整潔清爽.

丁旭問了父親一下,得知父親下午已經去過一趟公司,並用u盤拷了些工作內容回來.這幾天痤o公司來了一批新訂單,他必須要處理一下.

看著家里一切都回到了原來的樣子,丁旭的心一下子沉穩下來.

"來,喝一杯."吃飯的時候,丁懷廣破例給兒子倒了一小杯白酒.

"怎麼能讓兒子喝酒?"方晴有些驚訝,在飯桌下悄悄地踢了丁懷廣一腳.

"兒子已經長大了,是成年人了,當然可以喝點酒."丁懷廣微微一笑,然後舉起酒杯,大聲說道,"來,兒子,為了慶祝我和你媽複婚,咱們都干一杯!"

丁旭恍然大悟地看著母親,母親臉上再次浮起了紅暈.

丁懷廣在股市虧損無法挽回時,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于是在一個月前和妻子偷偷去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並將房子過戶到了妻子名下,為的就是防止事後房子被法院執行,妻兒沒有了立身之所.

而現在不一樣了,丁旭打了那張借條之後,這個問題已經不存在了,所以丁懷廣才會和妻子複婚.

只是中午剛到家,下午就複婚,為什麼父親會不顧旅途勞累,這麼匆忙地複婚,難道還害怕有人把老媽搶走不成?

丁旭看了看父親,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決心,看到了迫切.

"老爸是想讓這一切被打亂的秩序盡快恢複,盡快回到原來的軌道上.看來他是下定了決心,要重新開始,開始新的生活!"丁旭一下子讀懂了父親的心事,心里也變得踏實無比.

"干!"笑容在丁旭的臉上綻放開來,他一仰脖,干掉了那杯酒.

這頓飯,丁旭吃得異常痛快,不知不覺就喝多了,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差點起不來床,最後遲到了.

…………

9月25日,星期四,滬指大漲80個點,最高2333點,收報2297點,漲幅3.64%;包鋼稀土小漲,漲幅1%,收了根帶較長上影線的流星線,漲幅大幅落後于大盤.

9月26日,星期五,滬指微跌,收了一根高位吊頸位.包鋼稀土跌1.9%,收報10.87元,再次跑輸大盤.

由于丁旭在9月23日收盤後預測大盤和包鋼稀土都即將調整,所以沒准備抄底.結果後半周並沒有調整,反而有所上漲.因此周五收盤後,唐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覺得錯過了行情,于是打電話給丁旭,約他出去吃夜宵,順便談談抄底的事情.

舞水河畔,涼爽的夜風徐徐吹拂,岸邊連成一條長龍的燈火顯得格外美麗.

在河邊一家名為"兄弟龍蝦"的燒烤店里,丁旭見到了早已等在這里的唐浩,他正抱著一只烤雞翅吃得津津有味.

丁旭剛坐下,唐浩便遞了幾根羊肉串過來,然後疑惑地問道:"丁旭,我看你這段時間一直在看書和上網,把時間都花在研究股票上.你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去研究一只股票,這樣劃算嗎?"

丁旭笑了笑,答道:"當然劃算.很多人買一塊錢一斤的白菜,都習慣性地要挑來撿去,還要講價.而買十萬二十萬的股票時,或許是看到股評家推薦,或許是聽同事朋友說這只股票好,于是也不多想,隨手就買了.這樣的話,純粹是靠運氣,想撞大運,結局往往是賠錢."

"有道理,你接著說."唐浩點了點頭.

"另外,從性價比上來說,買一只股票之前,先從技術面和基本面多花一些時間去研究,才不會盲目投資;買入之後,只需要按買股前的持有計劃耐心等待就行,不用花更多精力和時間去琢磨,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丁旭接著說道,"而很多人買股票前不花時間去研究,稀里糊塗就買下來了,等到被套住,卻每天花大把的時間去後悔,去求助他人,這就很糟糕,等于是拿一把沒有磨過刃口的鏽刀去砍柴,結局可想而知."

唐浩眯著眼睛想了一會,點頭道:"你說得有道理,磨刀不誤砍柴工,確實是這個道理.不過我看了一下,滬指上周最低已跌到1802點,我看東方財富網上幾個專家都在說已經見底了,你為什麼不肯進場?"

"你著急了?"丁旭聽得笑了起來,勸告道,"一有錢就急著買入,急著滿倉,是大多數散戶虧錢的原因.我送給你一句話——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現在我們就是要不動如山,繼續耐心等待."

"耐心等待."唐浩重複著這四個字,然後問道,"你到底在等什麼?"

"等一個信號,一個能確立這個大底的信號!"丁旭答道,"上周的印花稅單向征收等三大利好,級別不夠大,我需要級別更大的重大利好,可以終結這個熊市的超級利好!"...

,:..

上篇:第八章 合作炒股     下篇:第十章 長線是金,短線是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