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甯小閑禦神錄 正文 第16章 權十方  
   
正文 第16章 權十方

據說寫在最上方才醒目:繼續求推薦票,求收藏!

-----------------------

甯小閑面色一沉.若非她知道長天使了神通,他說的話別人聽不到,簡直就要懷疑這兩人是串通好了來氣她的,連說出來的話都一模一樣.

就見到前方樹後面轉出來一人,從上到下一襲素淨的白衣,口中問道:"請問這位姑娘,這曲子可是……您做的?"他看到了樹前這片空地上的甯小閑,臉上微露愕然,話語間也不由得一頓.

甯小閑卻很生氣,在她看來這人的行為也正說明,他心底認為她是配不上這首曲子的作者.

她冷冷道:"怎麼,穿布衣在這里吃紅薯的人,不配做這曲子麼?"

好死不死地一陣微風拂過,將白衣男子的外襟掀起一角,露出底下繡著的一個小小印記.她的視力正好是5.2,能清楚地看到那是個白云狀的印記.

她這才抬眼去看人家的臉,卻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倒並非對方長得丑怪,面前這男子身形若玉樹臨風,一雙眼睛朗若晨星,偏又晶瑩內蘊,顯然神通已到一定境界.他鼻若懸膽,唇紅齒白,正符合許多少女心目中翩翩少年的完美形象.

然而真正讓甯小閑驚訝的,卻是這人身上湧動的一股泊泊然,淡淡然的氣質,居然讓她想起了文天祥的《正氣歌》,其中就言到"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那麼這股浩然正氣托付到人的身上呢?是不是就會讓人不由自主感覺到可親可敬,可佩可信?

眼前這男子就有這樣一種特殊的氣韻,他便只站在那里,便有行仁蹈義,岳峙淵渟的氣概,讓人心生敬服.

卻聽到他正容對自己道:"姑娘說得在理.是我失言了!"

果然眼前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權十方,權少俠!若說她原本九分認定,現在就再添一分了.除了他,這峰內還有哪個修士會對一個凡人女子這樣認真道歉?

莫怪那麼多仙門名媛談起權十方都心頭鹿撞,面生紅霞.這樣年少有為,卻又端方有禮的男子放眼修真界,果然是真不好找.

權十方的心中,也驚訝得很.

他在赤霄派的宴席上坐了半晌,便有些坐不住了.這是他第一次領隊外出,找的又是赤霄派談及門派合作之事.結果以往師長們應酬的麻煩就掉到了他身上.

他坐在梅掌門身邊,只聽四周阿諛之詞滾滾而來,又有人不停地敬酒勸酒.雖說修道之人不忌素酒,可他自來就討厭酒味,又不喜修士們作世俗之人的奉承之態,酒過三巡之後簡直如坐針氈,心中直怪師叔為何臨時反悔不來,反倒讓自己來應和這些事情,後來總算找了個理由踱了出來.

他的本意只是透透氣,不過主峰上的風景卻真不錯,他走著走著就踱得遠了.

世事就偏偏那麼巧,甯小閑興致大發唱的歌,居然就隨風傳入了他的耳里.

之前也並非沒有妙音少女毛遂自薦,唱歌給他聽,權十方從來也就是一笑了之,何況甯小閑也真就唱得不怎樣.他沒有私窺他人活動的愛好,轉身正要離開,那歌詞卻仍然一字一字地鑽入了他的耳里,也讓他一步一步地慢了下來.

什麼"誰負誰勝出天知曉",什麼"濤浪淘盡紅塵俗世知多少",悄悄兒地都鑽進他心尖里去了.別人都只道他是朝云宗掌門座下最被看好的關門弟子,日後必定承襲師傅衣缽,執掌這千年古宗,只有權十方明白,自己一心問仙,向往著除魔衛道,向往著笑傲天地,其實不願被俗務所羈絆.

他修的是劍道,既以劍入道,日後即得以劍入聖.這段時間以來,他的修為已到了一個瓶頸.明明捅破一層窗紙就能水到渠成,進入下一個神通境界,然而反複沖擊,那層窗紙就是堅韌不破,讓他心中煩躁不已.

他平時心志堅毅,然而也正是太過于堅毅,反而自縛不前.今日甯小閑所唱的歌詞,卻讓他心中氣血意動,不能自已.待聽到"豪情仍在癡癡笑笑"之時,胸中熱血勃發,那層屢次沖擊不破的壁障,突然也松動了一絲絲.可是莫要小看這一星半點的進步,只要他回去細細體悟,沖破瓶頸已不再是問題.

權十方待大驚喜過後就是苦笑了,他最不願意接的就是**債,然而今日無意中還是受了宋小閑的幫助,這份情卻是要還的,不然于他日後的修為有礙.所以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開聲走了出來.

不過眼前人卻讓他略微驚訝.他原以為是哪位女修在此引歌,哪知道卻是個布衣的凡人女子,看她的服飾是在派內勞作的普通少女,面前還架著一口骨碌冒泡的鍋子.

就這樣一個平凡的小姑娘,能做出那樣的詞曲麼?

一個聽了追憶往事,不勝唏噓;一個聽了熱血沸騰,豪情勃發.甯小閑如何能想到,自己隨口唱的一支曲子,居然能讓神魔獄里外的這兩大帥哥都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天氣很熱,她靠在火邊等了這麼久,頭臉都沁出了汗珠子,看到權十方站得瀟灑,身上干乾淨淨地,看樣子連汗都沒出,不由得很羨慕人家身上有神通,可以不畏寒暑,而嘴上還要說道:

"沒事,沒事,也是我的反應過激了.這曲子也是以前從其他地方聽來的,本來也不是我自己做的."

她奇道:"權真人這時候不是應該在宴席上吃飯麼?怎麼會走到這里來?"她不是赤霄派的弟子,沒有資格喊人家"師兄".

"你認得我?"

她伸出勺子,翻動一下鍋里的食物,"不認得,只是聽說過,不過今日一見,就知道您該是權真人了."這兒的地瓜不容易煮爛,這鍋里的燒到現在,總算是快好了.

原來她知道自己便是權十方.不是他自個兒臭屁,這幾年被不少女子追在後面,早已不勝煩擾,他待人向來溫和,不忍疾言厲色地拒絕.但看這個姑娘打從見過自己之後,神色如常,連心跳也沒有多跳一下,就知道她當真沒有對自己心動.

修仙人士五感過人,他面對的女子每每都妝扮得花枝朝展,身上的脂粉味道更是香濃撲鼻,令他避之惟恐不及.然而現在甯小閑素顏相向,身上又有17歲少女的青春活力,雖然身上也有淡淡的汗味兒,卻反而比脂粉味兒好聞得多,當下就覺得這個姑娘令他不生厭煩.

所以他問出了這輩子都沒問過幾次的話:"敢問姑娘芳名?"

甯小閑正往鍋里撒糖,聞言卻擺了擺手道:"免貴姓甯,甯小閑."這是按華夏的說法來答了,若換了一般的小姑娘,估計就是羞羞答答地以"小女子姓甯"來開頭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15章 便宜實惠的好東西     下篇:正文 第17章 迷路的俠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