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39.第39章 巨變(二)  
   
39.第39章 巨變(二)

劉三叔家距離何家不遠,張生和何母,何珊珊進了劉三叔家略顯破敗的瓦房時,西屋門簾一挑,一名婦女正拿著掃帚簸箕出來,簸箕里有些黃湯嘔吐物.

何母奇道:"三嫂子,她三叔還吐了?"

劉三嬸一臉愁容,說:"是呢,我看實在不行找車送衛生院吧."她說的車,自然是手推車.

何珊珊見屋里還有未打掃完的嘔吐物,便想進去幫忙,說:"三嬸,你給我,你快照看著三叔."

張生說:"等等."又說:"三嬸,你把東西先放下."

劉三嬸訝然看著張生,不知道張生是什麼意思.

何珊珊忙說:"三嬸,他是六零一醫院下來的張醫生,醫術可高明了,你就聽他的,把東西放下."心里,已經隱隱知道有些蹊蹺.

何母也在旁說:"是啊,三嫂子,你就聽醫生的吧."

劉三嬸便依言將手里的家伙什兒放下,茫然不解的跟著張生進屋.

屋內木床上,躺著一名中年男人,臉燒的通紅,嘴里囈語著什麼,表情十分痛苦.

張生慢慢走過去坐到了病人身邊,撩開病人眼皮看了看,看到那滿布的血絲不由微微皺眉,隨後,他解開病人內衣衣扣,在他身體各處到處摸索.

劉三嬸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這位張醫生在做什麼.

張生這叫遍診法,頭,手,足三部,每一部各有天,人,地三候,合為三部九候,只是這種診斷方法極為不便,現今正確方法早已失傳.

何母也疑惑的看向何珊珊,何珊珊做了個噓的手勢,她緊張的盯著張生,嘔吐物都不讓碰,那麼這個疾病很可能是傳染病,可不知道是什麼傳染病,厲害不厲害.

終于,張生從床上下來,慢慢把病人衣扣扣好,又示意劉三嬸,何母,何珊珊三人跟自己出來.

到了院中,張生問劉三嬸:"劉全叔回來的時候,身體挺好?在家里住了幾天?"

劉三嬸不明所以,說:"他工作很忙的,工地馬上就開工,他沒住幾天,我算算啊."臉上露出思索之色,"滿打滿算三天半."

張生微微點頭,"他帶回來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沒有?你好好想想."

"沒有啊."劉三嬸臉上露出茫然之色,說:"他打工的地方挺偏僻的,聽說也是山區,說是出國去了,其實比咱們這里還窮,就是幫咱們中國人的廠子開礦."

張生輕輕搖頭,這不對.

"啊,對了,他帶回來了點吃的,有兩塊鹵好的生肝,他說,他說是什麼的肝來著?"劉三嬸想了會兒,頹然搖搖頭:"看我這腦子,忘了,想不起來了,反正他說挺珍貴的,咱們這里吃不到,他廢了好大勁兒偷偷藏著過的安檢."

張生急忙問道:"他們這一批工人回來了多少人,都帶了這種食品回來嗎?人都是哪里人?"這樣,一些問題就說得通了.

見劉三嬸茫然搖頭,張生也知道,這屬于問道于盲,便問:"那,那兩塊肝,都誰吃了?"

劉三嬸說:"就我家那口子和我公公吃了,大伯說他在那邊經常吃,不稀罕,就是留給他們倆下酒的."

張生輕輕點頭,想了想說道:"我打個電話."對何珊珊使個眼色.

他走到一旁拿出電話,何珊珊也跟了過來,張生低聲道:"去跟三嬸說說話,注意,別進屋了,也別碰屋里任何東西."何珊珊依言而去.

張生琢磨了一下,撥了六零一神經外科吳敬榮主任的電話.

很快,那邊吳敬榮就笑呵呵接通:"張生啊,你不太夠意思,我不敢說是你老師吧,但也算是你的領路人吧,怎麼的,下去這麼久才給我打個電話?老同事們,可是很關心你呦."最近吳敬榮春風得意馬蹄疾,前幾天胡院長去了國外進行學術交流,現在六零一醫院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眼見院長的位子也離他越來越近.

張生來不及寒暄,說道:"叔,我這兒有點急事,在青陽啊,一個叫馬家營的村子,我發現了一個病人,病人的病證很像是撒那特斯病毒引起的."

吳敬榮一怔,撒那特斯?現在在南美幾個國家肆虐的傳染病?令國際社會也如臨大敵,用歐洲神話死神之名命名,比當年的非典也不遑多讓,所經之處真如死神鐮刀揮舞一般,生靈塗炭,而且傳染性及其強,甚至被渲染成了末日影片中常常出現的僵尸病毒,但是,怎麼可能會在國內發現病症?

"不會吧,你是不是搞錯了?"吳敬榮不大相信的說.

張生說:"這個村子里有人在南美打工,前兩天回來過,違禁帶回來兩塊動物的肝髒,而品嘗過這兩塊肝髒的兩個人,現在一個人已經死亡,另一個高燒,嘔吐,有內出血的跡象."

吳敬榮呆了呆:"這樣啊?"

張生斟酌著道:"不管怎麼說,小心沒大事,叔,你還是通知防疫中心,下來人看看,我在這盯著,盡量不讓村子里的人出去,還有叔,你再叫防疫中心的人查查,最近咱們市建工二局從南美回來的勞工有多少人,除了青陽這個叫劉全的,還有沒有其他人違禁帶進來食品,……"隨即張生搖搖頭:"算了,這件事我給我爸說一聲."

吳敬榮馬上笑道:"對對對,查勞工什麼的還是和張市長說的好,至于防疫中心那邊,我去通知,馬上叫他們下去人."

張生輕輕歎口氣道:"叔,雖然我說病人的病症像是感染了撒那特斯病毒,實際上,說心里話,我是能確診的,因為我私下無事,研究過這個病症.我現在會盡量把這個村子隔離,當然,隔離的人里也包括我."

吳敬榮怔了怔,突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撒那特斯病毒傳染性之強無與倫比,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下,被感染的可能性很大,而張生,卻甘願留下來.

這,還是自己以前認識的那位少爺嗎?雖然自從給王司令員的父親治病起,張生就表現出了一些特異的能力,可是,那也僅僅是技術方面的范疇,而現在,他的性格,怎麼感覺完全變了?

"好吧,張生,你放心,我會催促防疫中心的人馬上下去."吳敬榮鄭重的說,現在的張生,油然令人升起了敬意.

上篇:38.第38章 巨變(一)     下篇:40.第40章 巨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