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50.第50章 簾幕燕雙雙(下)  
   
50.第50章 簾幕燕雙雙(下)

何珊珊在洗漱間幫妹妹藥浴之時,張生坐在客廳,翻看手機網頁信息.

現在國內新聞對撒那特斯病毒報道方興未艾,所有的門戶網站都開了專題,很多網站上,最新的滾動新聞里都有自己被記功的消息.

當然,因為自己軍醫的特殊身份,在沒有得到官方通稿前,相關自己的新聞報道很含糊,只是說自己在抗擊撒那特斯病毒的戰役中表現突出,甚至自己的名字也只是被稱為"張某",工作單位則是"某部隊醫院",新聞也多是一兩句話的滾動新聞.

正翻看間,手機屏幕上突然閃起了來電,是潘牡丹的號.

"哎,你幾點回來啊?"潘牡丹笑孜孜的問,柔媚的聲音很是悅耳,好似與生俱來一般.

張生笑道:"怎麼?想采訪我?"

因為撒那特斯病毒的關系,縣台本來准備上的娛樂節目被喊停,改之為叫做"情濃青陽"的抗擊撒那特斯病毒的專題欄目.

潘牡丹,就是該欄目的主要主持人之一.

"是啊,你現在是八一醫院的院長,網上報道的那個記一等功的軍醫是你吧?"潘牡丹輕笑著說:"放心,我沒有錄音,也不會幫你擴散,我也不敢不是?"

張生嗯了一聲:"你消息倒靈通,是做傳媒的料兒."

"那,你幾點回來?"潘牡丹試探著問.

張生想了想說:"從今天開始要給彤彤按摩治療了,看情況吧,十二點之前."

掛了電話,看那邊,何珊珊已經攙扶著她妹妹進了臥室,張生慢慢站起身,從藥箱里撿出了一小包藥粉,喊道:"姍姍,把這個放盆里,用熱水泡一泡."

"嗯……"何珊珊清脆的答應了一聲.

……

張生用藥水搓手泡手做好准備功課進入何彤彤的臥房時,何彤彤已經一動不動的趴在床上,身上蓋了一條雪白毛毯,她臉埋在軟枕中,動也不敢動.

何彤彤的臥房彌漫著少女清新的氣息,雖然房間看起來很簡陋,就是普通女中學生的房間,但正像她的主人,簡簡單單,清清純純,有一股書卷的味道.

按照張生的要求,何彤彤睡的是一種軟硬適中的棕櫚床墊,潔白的床單,此刻何彤彤柔嫩的嬌軀就趴在上面,背上,又是一條雪白的毛毯,學生軟妹的風情,看起來,是一種特別純淨的美.

張生全副身心都沉浸在如何幫何彤彤按摩調理身體,在他眼里,此時的何彤彤,是美是丑,全不知道.

而他掀起何彤彤背上毛毯時,何彤彤"嚶"一聲,柔嫩小身子泛起陣陣顫栗,她的臉用力埋進軟枕,耳根都通紅通紅的.

概因她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條卡通圖案的三角褲,嬌嫩胴體幾近全部****,雪白光潔的玉背,纖細柔弱的雙腿,此時都暴露在空氣中,甚至隱隱能看到她剛剛發育起來的雪白椒乳擠壓在床單上的痕跡.她粉嫩小身子緊張的顫抖,那種青澀蘋果的羞怯,要多誘人便有多誘人.

但是在張生眼中,何彤彤此刻便是和病貓病狗也沒什麼區別,他雙手如梭,開始在何彤彤玉背上揉捏,手法或輕或重,或急或緩,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律,在何彤彤嬌軀上游走,從玉背到粉臂,再到光滑纖細玉腿,就如同,樂師在彈奏一曲曠世名作.

漸漸的,何彤彤就覺得,身上一團熱息湧起,然後,充斥進全身的血脈,接著,這股熱息仿佛又變成千萬只螞蟻,滲進她的肌膚啃咬,那種奇癢前所未有,她雙手握拳,拼命咬著嘴唇,甚至纖細雙腿都禁不住繃緊翹起,那雙粉嫩小腳用力的蹬在雪白床單上,直恨不得將床單蹬碎,她拼命的忍著,忍著,但卻終于忍不住,輕輕呻吟出聲."哦……",卻如少女初吟,仙音一般,令人心蕩神馳.

站在旁邊作為張生副手的何珊珊立時面紅耳赤,不知道怎麼的,看著妹妹赤條條雪白嬌軀埋在床單中被張哥揉捏,她就覺得,看到的是自己,是自己現在赤身裸體趴在床上,任由張哥撫摸.

從小,何珊珊就知道自己和妹妹有一種神秘的聯系,或者說,是心靈感應,這種感覺,在很多雙胞胎身上都有,而自己和妹妹,卻表現的異常強烈,就比如妹妹被燒傷那一天,實際上,自己在上課期間也突然覺得背上如同被千萬根針刺,險些疼得暈厥過去,只是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前陣子和妹妹重逢,對了下日期,這才知道原委.

而現在,何珊珊不知道妹妹到底是什麼感覺,但是她自己,就感覺背上酥酥癢癢,好像有螞蟻在爬動.

這種感覺,實在難以描述,看著張生的雙手,何珊珊臉上,滾燙一片.

"拿三號藥油……"張生說了幾遍,何珊珊才猛的回神,"啊"了一聲,忙拿起旁邊藥瓶,將藥液輕輕滴在張生伸過來的雙手上,俏臉,紅的跟蘋果一般.

張生心無旁貸,全無留心身外事,手上塗抹過藥油,再次按上了何彤彤的雙肩.

漸漸的何彤彤就覺得那種萬蟻噬身的感覺漸漸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清涼,令全身心都歡愉無比的清涼,那種感覺,飄飄欲飛.

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何彤彤又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融入了火爐,熾熱無比,但是,卻沒有痛苦的感覺,整個身子暖洋洋,熱烘烘的,令人就想這樣睡過去,再不要醒來.

然後,她便覺得干渴無比,就好像在沙漠里走了幾天幾夜,卻不見綠洲,然後,突然發現了一汪清泉.

何彤彤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的小嘴里,輕輕呻吟的聲音越發大了,斷斷續續,如哭如泣,糖果般少女的呻吟,足以令任何男人的理智崩潰.

終于,何彤彤全身無力的軟癱在床上,她劇烈的喘息著,腦袋里,是一波波刻骨銘心的舒爽快意,她連一個手指頭都懶得動,就好像,暈厥了過去.

旁側的何珊珊,嬌美身軀也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身子滾燙,全身好像都沒了力氣.

張生慢慢收手,笑道:"完工."本想叫何珊珊倒杯茶來,提神休息,畢竟近一個時辰的推拿,極為耗費元氣,體格如張生,也宛如打了一場惡仗.

跳下床,張生才發現了這對兒雙胞胎姐妹的異樣神態,方才運功時張生自然心無旁貸,但此刻看著這對俏麗姐妹花,一個妙體橫陳雪白胴體****的萌萌軟妹子,一個粉紅護士服清純無比的美少女,都軟軟如花泥,兩人氣質略有不同,但眉目如畫的小臉便似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此時眉角眼梢,都隱隱透著淡淡少女春意,分外誘人.

此等誘人畫面,張生心里也不禁動了一下,隨即便起身走了出去.

上篇:49.第49章 簾幕燕雙雙(上)     下篇:51.第51章 紅顏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