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69.第69章 初進天街  
   
69.第69章 初進天街

首都機場,車水馬龍,從大廳匆匆走出的乘客摩肩接踵,便是等出租也要排長長的隊.

張生跟著接自己的人從VIP通道進了停車場,剛剛出玻璃門,寒流便撲面而來,北京,現在正是寒冬.

一輛黑色轎車穩穩的停在他身前,張生鑽進轎車里,那凍徹骨髓的寒氣也被隔絕在車外.

坐上副駕駛的是一位黑色中山裝的中年干部,面容嚴肅,不苟言笑,便是在候客廳同張生握手時臉上也全無表情,簡單介紹了自己姓李,是老首長的秘書.

張生剛剛鑽進來坐下,李秘書便遞過來一件羽絨服,想來是看到張生襯衫牛仔褲,穿得實在單薄.

張生雖然並不冷,但還是接過,說了聲"謝謝."

轎車彙入密集的車流,比之南海,京城林立的高樓加之充滿曆史沉重感的古跡,又另有一番景象.

穿街過巷,轎車最後駛入一處小巷子,停在了一座普普通通的四合院前.

看起來,這片住宅區並沒有什麼特別,沒有那些被動輒炒到過億四合院群落的奢華喧鬧,也沒有紅牆武警的肅穆森然,而是很有一股老北京的味道,靜謐安甯.

甚至院門處,就是敞開的,李秘書引領著張生進了院子,院中雕梁畫柱,古香古色,更有幾株松柏,綻放著綠意.

一名渾身散發著彪悍之氣的小伙子跑過來,在李秘書耳邊低語了幾句.

李秘書回頭對張生道:"張醫生,不巧了,陸書記剛剛有急事離開,這樣,您直接見見陸老吧."

張生微微點頭,那個人不在,不知道怎麼的,心里倒松了口氣.

……

古雅的休息室,張生見到了陸老,一位八旬左右的老人,但是他精神頭倒是挺好,張生進來的時候,他正自己打棋譜呢.

"你就是小張醫生?"抬頭,老人眼里有些驚異.

張生微笑道:"陸老您好."

"張醫生,您給首長摸摸脈?看首長是什麼病?"李秘書在旁提議.

陸老皺了皺眉,"小李,你這是試小張醫生呢?快點,把病曆本和片子,都拿來給小張醫生看."說著,回頭對張生一笑:"小張醫生,來,坐,喝茶."

張生點點頭,慢慢在老人面前坐下.

看到老人家拿著棋子舉棋不定,張生輕輕在棋盤上點了點,說:"小子冒昧,落此處是不是便有轉機?"

陸老開始搖頭,說:"白棋這不就成龍活了麼?"隨後,突然眼睛一亮,皺眉思索起來.

李秘書拿著厚厚一疊材料進來的時候,陸老突然一拍大腿,,"好啊!真是天外妙手!置之死地而後生!妙啊!"

李秘書嚇了一跳,很少見到老首長這般失態.

"小張醫生,沒想到,你還是此中高手呢?幾段了?"陸老笑著看向張生,這才認真的打量面前這個年青人.

張生笑笑,說:"旁觀者清嘛,我沒入段,業余興趣."

說著話,張生接過了李秘書遞來的病曆本翻看,李秘書低聲在張生耳邊解釋:"陸老呢,幾年前患了蝶岩斜腦膜瘤,請的德國最好的神經外科醫生開刀,但是聽說因為瘤子擠壓腦干,這個手術特別難,陸老的瘤子好像又更為複雜,所以,當時這個腫瘤並沒能完全切除.當然,從手術的角度是成功了,但是也給老人家留下了一些後遺症,比如右半邊身子偶爾會麻木,而且近來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張生翻看著片子,微微皺眉,說:"不僅僅是腦膜瘤?"又說:"咱們出去說."

陸老笑著做手勢壓了壓,說:"沒事,坐下坐下,我有什麼病我心里清楚的很,無非就是以前的手術後遺症越來越嚴重,現在呢,又多了個腦動脈瘤,加上我的年紀,那些醫生們都說,如果開刀的話,成功率不到一成,還不如靠藥物治療,這樣呢,我還能多活個幾年."

李秘書低著頭,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

看著老人家泰然自若談論生死的氣度,張生微微點頭,岩斜部位的腦膜瘤,加上腦動脈腫瘤,情況又複雜,老人又這個年紀了,不怪名醫們都束手無策,要知道,這位老人家,是可以請得動全世界最出色的醫生團隊來為他動手術的.

叫自己過來,也無非是想自己能有什麼偏方良藥,為老人的生命多維系幾年.

"陸老,我給您把把脈."張生伸出了手.

陸老笑呵呵伸手,說:"這才好嘛,事無不可對人言,小張醫生,聽說撒那特斯病毒你都有辦法?以前我覺得是天方夜譚,但現在看到你本人,我倒有幾分信了呢."

張生笑笑:"都是運氣而已."

探了會兒陸老的脈象,張生又起身來到陸老身邊,伸手搭在陸老頸部,閉目不語.

"陸老,您的病情我得再參詳參詳,有沒有安靜一點的房間?"張生縮回手後,問.

李秘書忙道:"來,請,我帶您去."

"先陪我下盤棋嘛?"見張生要走,陸老卻不干了,嚷嚷了起來.

張生回頭一笑,說:"晚點吧,我現在也沒心思和您下.再說了,來給您看病,結果和您下開了棋,就算您不怪我,我也怕我腦袋搬家不是?"

陸老點了點張生:"小家伙!你還真實話實說,不過沒你說的那麼嚴重,最多,算你不務正業."說著就笑,短短時間,這個年青人,已經甚得他心,令他想起了威勢日盛的兒子,年輕時的靈動.

……

李秘書給張生安排在了書房,說:"書房平時都是大小姐用,今天大小姐有事不回來,不會有人打擾您的."

書房很是寬闊,有三四排書架,擺著整整齊齊的書籍,淡淡墨香中,好像又有一種如蘭如麝的清香,令人聞之,為之忘憂.

張生微微一怔,估摸著是自己感官靈敏所致,看李秘書的樣子,是怎麼都聞不出來的.

坐在書桌旁,張生拿起陸老的腦CT片子,靜靜的陷入了沉思.

上篇:68.第68章 貴人之憂     下篇:70.第70章 長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