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81.第81章 你有病  
   
81.第81章 你有病

張生笑了笑道:"其實咱們沒必要學拆裝槍械,會用它開槍就行了,當然,基本上不會出現需要咱們開槍的情況,只是以防萬一罷了."知道夏靜覺得和自己年齡相仿,溝通上可能會好一些,這才向自己請教.

劉繼宗也微微點頭,"嗯,這點是有些形式主義,咱們學開槍可以,但是把一只小手槍拆成零件,再把零件給組裝成手槍,和咱們需要的技能完全南轅北轍嘛!"槍械拆裝他同樣是苦手,上次援外,這項考核就一直不過關.

夏靜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說:"可是,咱們考核就有這一項的."又搖搖頭,"算了."顯然是覺得張生不肯教她.

張生說:"那這樣,下次槍械知識課咱倆坐一起,有實物在,一些東西說起來才印象深."

夏靜俏臉這才多云轉晴,點點頭:"謝謝你!"過了會兒,又問:"張醫生,你是不是在青陽發現撒那特斯病毒的那位張醫生?"

劉繼宗笑道:"就是他了,小夏啊,張醫生是多面手,雖然是因為傳統醫術出名,但在神經外科領域,也有獨到的見解呢,你也是神經外科的,以後多交流."昨晚在宿舍閑聊,劉繼宗便同張生談起過青陽的事情,不過作為西醫師,他就算面上沒表露出來,心下自也有些不以為然,怕也不怎麼相信青陽的撒那特斯病毒是靠傳統中醫術遏制的.

不過互相聊起一些學術上的東西,聊起一些手術的做法,劉繼宗才知道張生原來是神經外科畢業,而且,言談中便感覺到,張生確實很有自己的一套東西.

夏靜詫異的看著張生:"原來你也學過現代醫學?"

張生咳嗽一聲,說:"學過,神經外科專業."

夏靜哦了一聲,說:"老師,你有沒有覺得,張醫生有點仙風道骨的氣質,我還以為一直學的傳統醫學呢."

劉繼宗就笑,"是啊,我也有這種感覺呢."

張生笑笑,喝下了最後一口湯,說:"主任,夏靜,咱們撤?晚上是當地風俗課是吧?"

劉繼宗點點頭,說:"你們先去,我去那邊聊聊."指了指不遠處餐桌,那里有兩名四十歲左右的醫生,想來跟他更有共同話題.

張生和夏靜將餐盤送上架,並肩走出了餐廳.

教室在二樓,兩人向樓梯那邊走的時候,從洗手間恰好走出個人,三十出頭的男子,白白淨淨,戴眼鏡,很斯文的樣子,他見到夏靜露出微笑:"夏醫生,用過餐了?"

醫療隊成立時大家都做過自我介紹,何況這個男人還是醫療隊四位具有博士學位的醫生之一,張生自然也認識他,他叫范文全,說起來和張生也算一個單位,畢竟張生的關系現在也掛靠在一九二醫院,這個男子則是一九二醫院心內科的醫生,主治醫師,文職六級.

昨晚和劉繼宗閑聊的時候還說起過他,因為外人看起來張生是從一九二來的,所以劉繼宗打聽張生認識不認識范文全,人品怎麼樣等等.

原來,范文全心高氣傲事業有成,是以尚未成家,這次集訓,他便看好了夏靜,可能聽夏靜跟劉繼宗喊老師的原因,他便托和自己相熟且和劉繼宗也相熟的一位護士長來跟劉繼宗說,希望劉繼宗能幫他牽牽線,和夏靜認識一下.

張生跟劉繼宗說了自己雖說來自一九二醫院,實際上還沒在一九二醫院工作過一天,只是關系暫時掛靠,執行完維和任務,還不知道要分配去哪里呢.

所以,這個話題就沒再繼續下去.

此刻看范文全,是主動出擊了.

張生便走慢了幾步,君子有成人之美,自不好在旁邊礙事.

卻不想,進了二樓教室,夏靜選了課桌,范文全本來就想在旁邊坐下,夏靜卻叫張生:"張醫生,來,我還有問題向你請教呢."說著,拍了拍旁邊的空位.

范文全臉一下就垮了,他剛剛三十出頭就已經拿到了博士頭銜,評副高也就是分分秒的事情,不管在院里還是在社會上,他都是極有地位的人,倒追他的漂亮女士不知凡幾,還頭一次嘗到冷遇的滋味.

有些尷尬的,范文全坐在了後面一排.

教室里已經有七八名隊員就座,此情此景,張生也不好拒絕,不然就更吸引眼球了.

沒吱聲,張生坐在了夏靜的身邊.

雖然整個下午都在體能訓練,要晚上下課後才有時間沖澡,但夏靜身上,淡淡的清香特別好聞.

"張醫生,你是後起之秀啊,過兩年,我得向你行軍禮了."坐在後面的范文全笑著說.

張生搖搖頭,說:"那怎麼可能呢?"也不想多說這件事,確實,剛剛工作沒多久,偏偏機緣巧合下一次入伍破格評定,一次破格提升,自己的職級確實有些駭人.

夏靜"啊"了一聲,說:"對了,范醫生一說我才想起來,你和范醫生一樣,都是文職六級是吧?張醫生,你好像比我還小一歲吧?有什麼升官秘訣沒有?"說著,微笑不已.

顯然作為醫生,成就感來自于治病救人,來自于在自己學科內知名度的提升,至于職級,夏靜看起來倒不太注意,而且,是真的好奇張生為什麼職級提升這麼快,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張生搖搖頭,說:"沒什麼."

范文全聽了夏靜的話,臉上又有絲尷尬,只是,很快的掩飾住了,笑著說:"那得出生在個好家庭."其實平時他為人並不刻薄,也很沉得住氣,但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心里就是有些燥火,或許,是因為第一次遭遇到挫敗感.

聽了范文全的話,張生微微皺眉,但沒說什麼.

夏靜也聽出了話鋒不對,拿起書本翻看,開始保持沉默.

范文全笑著說:"張醫生,我沒說錯吧?"

張生回頭,看了看他臉色,便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范文全隨即臉色一變,呆了呆,猶豫了下,就低聲在張生耳邊回應了幾句,隨後,張生又在他耳邊說.

兩人竊竊私語溝通幾個來回後,張生回頭,范文全臉色陰晴不定,好似在猶豫什麼,過了會兒,輕輕敲敲張生椅背,說:"張醫生,就這麼說定了啊,謝謝你."

"你們聊什麼呢?他怎麼回事?"對范文全的前倨後恭,夏靜驚訝極了.

張生笑了笑,說:"沒事."通過范文全的面相還有這幾日在體能訓練中的表現,再加上早上在洗手間不經意留意到了范文全的小便顏色,張生便覺得,他腎髒應該有些問題,方才說了他的症狀,看來果然不假,范文全應該是濕熱下注,痿軟不舉.

而自己能輕易看出他一直極力隱藏的秘密,這令他方寸大亂,本能的否認後,又對自己升起了一絲希望,這才承認了他的病症.

不過這些話,自不能跟夏靜說.

"神神秘秘的."夏靜笑了笑,也不再追問,埋頭看書.

上篇:80.第80章 軍營生活     下篇:82.第82章 走進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