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180.第180章 舊式軍閥(下)  
   
180.第180章 舊式軍閥(下)

胡東升慢慢起身,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光頭,嘿嘿笑著說:"顧小姐,你實在太漂亮了,我跟你道個歉,來,我干了."拿起海碗,將多半碗米酒一飲而盡.

然後,胡東升一伸手,笑道:"顧小姐,您請坐,我老胡想跟你好好聊聊."

顧燕妮咬著紅唇,看了看張生的表情,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如果不順這位土皇帝的意思,怕會影響張總在東山的投資,如果要和他虛與委蛇哄他開心,又怎麼都覺得有點惡心.

思來想去,顧燕妮還是慢慢坐了下來,勉強笑了笑,拿起酒壺幫胡東升倒酒.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周帆下午的電話,好像他都遇到了極大的麻煩自身不保,自己以後就更只能靠自己了,如果這點事情都不能幫張總擺平,那麼以後自己在公司的前途也就極為黯淡.

反正也少不了什麼,這個土皇帝也不敢真把自己怎麼樣,最多,嘴上被他吃吃豆腐而已.

見顧燕妮重新坐下,胡東升就愉快的笑起來,他甚至搬著椅子,向顧燕妮身邊湊了湊,哈哈笑道:"顧小姐,你真是個妙人兒,你的小腳可真軟乎,真嫩,真是,饞死我了……"色令智昏下,甚至都忘了張生,隨後才省起,笑著看向張生,說:"張總,我可以追求顧小姐吧?"

顧燕妮被胡東升粗鄙直接的話語搞的再次俏臉通紅,尤其是,桌上還好幾個男人,還有自己的同事和下屬呢.

聽胡東升問,張生喝了口茶,說:"顧小姐是自由人,誰想追她,我沒有權利發表意見."

胡東升笑道:"張總說的是,說的是,哈哈."扭頭看著顧燕妮嬌嫩俏臉,胡東升心下火熱,真想現在就抱了她走.

張生放下茶杯,笑了笑道:"不過胡縣長,今天顧小姐坐在這里,是以凌云集團公關部經理的身份和你應酬,若不然,我和顧小姐也不是朋友,更沒有同桌吃飯的情分."

胡東升笑道:"是,是."目光,始終貪婪的在顧燕妮曲線柔軟的胴體上轉悠.

張生慢慢靠在了椅背上,說:"所以,胡縣長,你現在在干什麼?是覺得我這個凌云的掌舵人年輕可欺,不把我放在眼里麼?"

胡東升"是是"的,突然一怔,轉回頭,訝然看著張生,這話茬可不對了.

張生臉色已經很冷,"還是你覺得,我太把你當個東西了,凌云在你東山縣買塊地還得靠公司女職員來討好你?"

胡東升的酒意突然就消散了一些,想說什麼,但是,這里畢竟是他的地盤,還有酒店服務員在旁邊看著,要說服軟也得有技巧,不然太沒面子.

張生慢慢起身,踱步到了胡東升身後,輕輕按著胡東升肩膀,說:"老胡,我勸你還是清醒點,就你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夷邦小吏,我給你三分面子和你吃個飯是想好來好去,不給你面子,你明天就丟官罷爵,全家下大獄!"

胡東升身子激靈一下,滿頭汗冒了出來,張生說得沒錯,只是想不到,這小子這麼狠,還以為是內地二代呢,但看樣子,可不是吃素的.

突然,胡東升就覺頭上一沉,整個臉猛的栽在面前菜湯里,卻是被張生按著光頭按下去的.

旁邊,傳來驚叫聲,有顧燕妮的驚呼,也有女服務員的尖叫.

胡東升拼命掙紮,卻哪里掙紮的開,他嗚嗚的甩手,口鼻卻被嗆到,劇烈咳嗽,那一瞬,他甚至想到了自己是不是就這樣被淹死在菜湯中.

終于,頭上一松,被人提了起來,胡東升大聲咳嗽,口鼻噴著菜湯,胡亂伸手抹著臉上的菜葉.

"叫你的人滾出去!"張生沉聲說.

包房內,胡東升的下屬有人掏出了槍,張生卻看都不看他們.

"出去出去!"胡東升不假思索的揮著手,今天要傷了張生,明天開始,自己全家就得逃亡.

胡東升手下的人和服務員就都退了出去.

張生慢慢將胡東升臉上一根菜葉摘下扔掉,又慢慢踱回自己座位坐下,拿了餐巾布,慢條斯理的擦手.

在座的凌云集團的職員都看傻了眼,大氣都不敢出.

"張總,剛才是我喝多了糊塗,您別見怪,我跟您道歉."胡東升抹去臉上菜湯,勉強擠出笑容,今天這件事要搞不定,明天自己這個縣長就當不成了.下屬們不在,裝孫子裝的也就沒什麼困難.

張生微微點頭,說:"我也跟你道個歉,我喝的也有點多,不過我在東山投資,是一筆生意,按照你們果邦法規我該交的款項一分不會少,可要想跟我雁過拔毛,那也做不到."

"哪的話!"胡東升臉上表情漸漸自然起來,陪笑道:"以後賦稅方面,我想辦法幫您減免,張總,第一次和您見面我就說,您來東山,是我們的榮幸,我是誠心和張總交朋友的,但我這個人,貪杯,喝點酒就誤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張生笑笑,早看出胡東升這個人了,如果覺得你軟弱可欺,以後在東山的生意必然多很多波折,今天給他個教訓,反而以後的事情就好辦了,這也算剛剛和他接觸的磨合.

看看表,張生說:"好了,也不早了,我們這就回市區,陳署長也應該休息的差不多了."

"好,好,我這就去安排."胡東升屁顛屁顛的起身,看樣子,恨不得趕緊送走這個活閻羅.

……

東山縣城距離市區很近,三十多公里的泊油路,不到二十分鍾,前方已經可以見到燈光璀璨的中央城區.

"張總,謝謝您."坐在張生身側,顧燕妮小聲說,看著張生翻看手上文件的認真模樣,顧燕妮心里思潮起伏.

怎麼也沒想到,張總會用這麼霸氣的手段解決掉那個土皇帝的妄想,令那個土皇帝前倨後恭,服帖的不得了.

也是,身價過百億的富翁,年紀只有二十出頭,在異鄉面對軍閥頭頭卻是這般狠厲,絕不是什麼富家公子哥的紈绔風格,任誰都會知道,這位張總,不是好惹的.

那位胡縣長,只怕嚇破了膽吧,誰會想到一個年輕的億萬巨賈,卻跟殺人不眨眼的梟雄一樣?

換了自己老公呢?遇到這種事,恐怕又得搬出家世背景了吧?更別說,按著那個軍閥的光頭直接給按菜湯里去,以自己對老公的了解,借他幾個膽他也不敢,畢竟里里外外,都是那軍閥頭子的人,可都荷槍實彈呢.

張總,真是霸氣的令人心里震撼.

想起老公,顧燕妮才突然省起,本來張總說要給老公打電話的,自己忘了給張總提醒了.

正想說話,好似張生也省起了這件事,笑著說:"對了,我和周總通個電話,怕他等急了吧."

上篇:179.第179章 舊式軍閥(上)     下篇:181.第181章 魑魅魍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