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一品奇才 385.第385章 安德納尼事件(下)  
   
385.第385章 安德納尼事件(下)

一頭孤獨的雄獅在蒿草中蹣跚而行,它的鬃毛散亂,犬齒斷了一顆,顯然剛剛經曆激烈打斗,看情形要麼是獅群曾經的王者被挑戰者戰敗驅趕出了獅群,要麼是挑戰某個獅群的統治者失利並受到了重創.

它蹣跚的走著,無邊無際的草原好像沒有盡頭,棕黃的眼珠茫然的掃視四周,或許,對于它來說,作為雄獅的使命已經結束,它再也沒有機會成為獅群的統治者傳宗接代,它的生命對獅子這個種群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張生遠遠的看著它,頭腦有些迷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和這個獅子在草原上單獨相處.

頭部突然再次劇烈疼痛,張生用力揉著太陽穴,思索著自己現在的處境,自己為什麼在這里?頭為什麼這樣疼,而且,好像不是第一次,而是已經疼了很多很多次.

可是,思緒混沌成一團,怎麼也想不起是怎麼回事.

"嗷~~",雄獅突然仰起頭,連續的悲鳴.

張生混亂的思緒突然好似有了一點光亮,是的,自己見過這頭獅子,是什麼時候呢?是一個小鎮,自己在斷斷續續的清醒和昏迷中,見到了這頭受到重創被保護區工作人員醫治的雄獅.

自己怎麼會昏迷?那個小鎮是哪里?

一個個畫面出現在腦海中,張生突然"啊"一聲,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華麗璀璨的水晶吊燈,周圍人影發出各種驚喜的叫聲,紛紛圍攏過來.

實際上,張生並沒有"啊"一聲叫出口,他只是發出了低低的呻吟,勉強睜開了眼睛,但這已經引起了屋里人的轟動,大家紛紛聚攏過來.

耳邊亂糟糟的聲音張生一時沒有分辨出都在說什麼,眼前的畫面卻漸漸清晰起來,是老媽的面容,老媽正抓著自己的手,看起來悲切而又開心,眼淚止不住的流……

張生想說什麼,但覺得頭暈眼花,又漸漸睡了過去……

……

張生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是晚上時分,他的感覺也好了許多,看到老媽和老爸都在,他還問了一句:"我在國內嗎?"

老媽只是抹淚,老爸雖然沒說什麼,但他長長的籲了一口氣,眼里的焦慮也被張生看得分明.

從落地窗看到外面蔚藍的大海以及那雄壯的燈塔,張生才確定自己這是在坦布爾自己的海濱莊園城堡中.

"你終于醒了,昏迷了一個禮拜……"老媽摸著眼淚,突然哭泣起來.

張生這時也看到了屋子里麗人繽紛,聖巴倫赫公主,薩莎,姍姍彤彤,牡丹甚至奧爾芭都在,她們眼神中都充滿憂慮和關切,但因為自己父母在場的關系,她們並不好擠過來說什麼.

"是我通知的爸媽,因為當時醫生說……"聲音清婉動聽,說話的是陸凌菲,她頓了下,但意思張生很明白,定然當時醫生認為自己沒救了,于情于理,聖巴倫赫不能瞞住自己父母.

"孩子,對不起,當時我著急,說的話你別往心里去……"高天娥淚眼婆娑的又拉起了陸凌菲的手,有些愧疚的說:"你當時說小生一定會醒過來,我,我氣不過……"

張生心下明白,自己生命危在旦夕,老媽定然遷怒于聖巴倫赫,覺得沒有聖巴倫赫的話自己不會來到坦布爾,更不會丟掉性命,對于聖巴倫赫堅信自己最終會挺過來她更是氣不過,想來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沒事的媽,我明白的……"陸凌菲輕輕點頭,她面容有些憔悴,或許,正是因為她對張生能醒過來有著絕對的信心,這一周來才會備受煎熬.

"天娥,走,咱們出去走走,給孩子們也說說話."張碩山拍了拍愛人肩頭,小聲提議.

張生笑了笑,"爸,對不起啊,你這個封疆大吏因為我,破壞了你許多清規戒律吧?曠工一個禮拜了?"

"你這是什麼話?"張碩山皺起了眉頭,隨即面容柔和下來,"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隱隱的,好似眼角也有淚光.

張生默然,默默點頭.

張碩山夫婦出去後,房間里卻陷入一片沉寂,這時張生才注意到了身旁的輸液瓶和手背上的吊針,笑道:"把這個幫我拔了吧."作勢便想將吊針拔掉.

陸凌菲輕輕抬手阻止了他,說:"別胡鬧,一會兒我叫醫生來幫你檢查身體,你雖然醒了,可未必就安全了呢."

張生笑笑,說:"你們放心吧,我這點小本事你們應該都知道,既然我醒過來了,就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牡丹,姍姍彤彤和奧爾芭等和張生有了肌膚之親,都知道張生的特異之處,甚至她們自己的身體都隨之發生了變化,此刻倒都明白張生說什麼,陸凌菲血脈世無所匹,也同樣清楚張生是她世界的一員,只有薩莎,雖然最近在惡補,但本來就聽不太懂中文,此時更是有些茫然,她也感覺到,自己在這里就好像一個外人.

"你昏迷的時候我們商量好了,如果一直這樣陪著你不是辦法,所以決定以後一人一天,後來我們商量了下,我和薩莎,牡丹,奧爾芭每人陪你一天,姍姍彤彤一起陪你一天,你醒了,我們也這樣分工照顧你."陸凌菲緩聲說,她儼然成了眾女之首.

張生知道自己醒來後只怕不出三兩天時間身體便能恢複如常,根本不用她們分工照顧,但此情此景,在紅顏們關切的眼神中,只能默默點頭.

"凶手找到了嗎?"張生問,旋即搖搖頭:"估摸著不是首相的人,也是立憲派,只有流血才能革命的理論,有些人很堅信呢."

陸凌菲猶豫了下,說:"這些事你先不要管了,我來處理.槍手被你的人,老刀大狗他們追捕,走投無路下服毒自盡,但是老刀他們還是找到了他同伴的蛛絲馬跡,不過你不用管了,安心養傷,這些事交給我好了."

張生微微點頭,"嗯,那我就不操心了."想了想說:"現在正是關鍵時間點,你不用每天來看我,還是正事要緊."

陸凌菲搖搖頭,她隨即想起一事,說:"在獵場和你發生沖突的那些西班牙人,中國人還有印度人,現在還被蘇雷諾警署拘押呢,他們也成了嫌疑人."

張生微怔,隨即苦笑,周楠這些人也夠倒黴的,槍擊事件怎麼也不會跟他們有關系,微微點頭:"我知道了."

上篇:384.第384章 安德納尼事件(中二)     下篇:386.第386章 真是孽緣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