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最強鍛符師.. 第五十三章 危機  
   
第五十三章 危機

青陽城,一隊人馬放肆的在大街上飛馳,不少行人和攤都被撞翻,眾人卻都是敢怒不敢言,默默的看著那人馬離開的方向.↖頂↖↖↖,..

飛揚的長袍之上,繡著蒼勁的大字:"孟"!

"唰!"

行人還沒有從驚魂中反應過來,就又是一隊人馬飛馳而過,看那衣衫,竟然是孫家的人.

青陽城三大家族,自從一個月前柳家沒滅之後,就只剩下了兩大家族,這一次,兩大家族竟然一起出動,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路邊的行人指指,議論紛紛.

而此時,城外的大門口,兩個身影就騎著快馬飛快的消失在城門外的大路上,時不時緊張的看著身後,卻是見那兩隊人馬瘋狂的追擊而來.

兩道身影面色皆是大變,拉低遮掩面容的斗笠,催促著身下的快馬,飛速的朝著遠處遁去.

"柳家的余孽,就不要垂死掙紮了!"

一聲驚喝響起,兩隊人馬就合在一處,距離也快速的拉近.

柳青兒柳泠兩姐妹卻是置若罔聞,飛也似的朝著前方而去,臉上卻是閃爍著濃濃的焦急之色.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兩姐妹的行蹤就被孫家的家丁發現,急惱的孫家就連同孟家的人,瘋狂的追擊而來,如果不是客棧老板心善提醒,恐怕兩女早已經被人抓回了.

不過看眼下這情形,恐怕也已經凶多吉少了……

石塔內,,一望無際的荒涼凍土之上,冷冽的罡風席卷著大地,極寒的冷氣就在天地之間呼嘯,一道身影就在這嚴酷的環境中,艱難的移動著.

一身黑色的衣衫已經被罡風撕得七零八落,就在寒風中獵獵作響.一道道血痕更是已經被冰冷的寒氣凍結,一道血棱柱就在身上粘附著,整個人就宛如血人一般,艱難的邁著步子朝前走著.

雖然步伐緩慢,身影卻是無比的堅韌,就如這天地之間的一棵勁松,任憑罡風猛烈,卻是無法撼動他分毫.

這身影,正是借助石塔環境錘煉肉身的蕭默.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蕭默也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猛烈的罡風,雖然不斷的在他身上留下血痕,但是他的身體的血肉,卻已經在九天鯤鵬勁的幫助下,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重生.

每一次重生的肌肉,都變得異常的堅韌,就連經脈,也是堅韌了許多.

感受著肉身一的強大,蕭默的嘴角也是漸漸泛起了笑意,這等折磨,也算是值得了!

就憑著這樣堅定的信念,蕭默一步步的朝著遠方繼續前行.

荒涼無邊的凍土之上,消瘦的身影一的緩慢前進,罡風就在他的身上不斷的留下血痕,他卻渾然不覺,猶如堅毅的苦行僧,緩緩的錘煉著自身.

……

而此時,不遠處的數人的臉色卻並不這麼好看,盧家兄弟的臉色尤為難看,這方空間的罡風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就在剛剛,一聲清脆的"咔嚓"嚇的他們立刻停了下來.

盧家兄弟驚訝的看著恢複了正常的銅鼎,就在銅鼎的邊緣,一道清晰的裂紋霍然落入眼底,兩人的臉色都是瞬間大變.

這可是已經接近神器的半神器,這等銅鼎,就算是禦靈巔峰強者全力一擊都恐怕無法留下這麼深的裂紋,而在這里,不過一陣罡風,就將銅鼎弄成了這般模樣.

孟祥碩的臉色也並不好看,妖將巔峰級別的青鸞此時也是氣息萎靡,那一方巨翅竟然已經泛起道道血痕,滲出的鮮血卻是一瞬間被凍住,成了一條條血棱柱就掛在羽毛之上,顯然青鸞的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

孫家兄弟的巨鷹同樣不好受,就和那青鸞相差無幾,原本閃爍著濃郁凶光的雙目,此時也只剩下無力的萎靡之色.

"現在怎麼辦?"

盧家兄弟首先開口,雖然他們的修為也是高級禦靈,但是肉身也強不到哪里去,這樣的罡風吹過,就連巨鷹和青鸞都是有些承受不住,他們有能承受多久呢?

"孟兄以為如何?"

孫龍的面色也是陰沉,看看孟祥碩緩緩的開口,雖然他也是禦靈巔峰,但是明面上孟祥碩才是幾人中的最強者,他的意見自然也是十分的重要.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

孟祥碩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臉色也是掠過一絲無奈.

"我們必須把自身的東西都貢獻出來,大家共同使用,或許還能挨過這凍土之境,只不過,恐怕這青鸞和孫家的巨鷹就凶多吉少,而盧家的那銅鼎,恐怕也要報廢了!"

此話一出,幾人的面色都是一沉,無論是半神器還是妖將巔峰的妖獸,對于一個家族來都是不得了的法寶,就這樣毀在這里,恐怕有些太可惜了.

"如果諸位不願意,那我也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孟祥碩話音落下,整個人就緩緩的朝著青鸞而去,眼底也是閃過濃郁的不舍之色.

"好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就先以我盧家的銅鼎開始吧!"

盧家兄弟的眼底也是閃過濃郁的堅決之色,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能看禦王的遺跡中可以得到更好的寶貝了,不然這一趟,就虧死了!

"走!"

光芒催動,銅鼎陡然就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就懸浮在虛空之中,柔和的光芒就將數人紛紛籠罩而入,幾人的身影就快速的朝著前方而去.

為了節省時間,幾人的內勁都是瘋狂的湧出,就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原地.

然而,雖然幾人的速度極快,罡風的猛烈卻是依舊,銅鼎上的裂紋已經幾乎遍布的整個鼎身,蛛網般的裂紋終于轟然爆開.

"咔嚓!"

"青鸞!"

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銅鼎終于堅持不住,就化作了碎光,灑落在凍土之上,孟祥碩哪里敢怠慢,一聲唿哨,那青鸞據化作一團青芒攢射而來,就將幾人的身影包裹而去.

一身利嘯,青鸞就迎著那猛烈的罡風快速的遠去.

時間一的過去,眾人的臉色卻很是難看,青鸞的氣息不斷的減弱,身上的血痕不斷的增多,一道道血棱柱不斷的出現在青鸞的雙翅之上,速度幾乎是瞬間大減.

"黑鷹!"

孫龍見狀面色也是一瞬間陰沉萬分,此時也顧不得許多了,如果不能盡快趕到第三層的入口處,恐怕幾人就要身隕與此了,哪里還談什麼禦王的寶藏!

黑鷹一閃而過,就如那青鸞一般將數人的身影包裹而入,那青鸞重負一減,就化作一道青芒消失在孟祥碩的儲物戒指之中.

青鸞顯然已經受了重傷,但也不能舍棄,或許還有恢複的可能.

幾人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不過想想仍然還在後面艱難挪動身體的蕭默,眾人的臉上都是拂過一絲古怪之色.

"也不知道那位莫公子是否還活著呢?"

盧家兄弟帶著嘲諷的語氣緩緩的道,陰沉的眼底也是閃過一絲欣喜的光芒.

孫龍的臉色卻是陰沉,他隱約感覺到,那位莫公子的實力不會就如此這般輕易的胡鬧,恐怕這其中有著他們不為所知的秘密.

孫龍想不到的是,他的推斷,竟然一沒錯.

"到了!"

就在巨鷹眼看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三人終于是看到了一道光門,想來那就是通往第三層的入口了.

"看來這回我們要比那位莫公子先走一步了呢!"

盧家兄弟得意的狂笑,眼底閃爍著欣喜的光芒,越來越接近第四層,眾人心中的瘋狂也是更加濃郁了許多.

孫龍的臉色卻是依舊陰沉,將黑鷹收起,靜靜的看著身後那依舊罡風猛烈的凍土之境,眼底閃爍著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盧公子這話是不是言之過早了呢!"

一道身影驟然呼嘯而過,就如離弦之箭一般,那陰寒猛烈的罡風竟然不能傷他分毫,掠過他的身體,卻是隱約看到光芒閃爍,只是皮肉微微反卷,很快卻又恢複如常.

緩緩的落下身形,蕭默消瘦的身形就擋在了盧家兄弟的身前,如玉脂一般的皮膚下面,仿佛閃爍著幽藍的光澤,就如那陰寒之氣一般,又似乎散發著濃郁的生機,磅礴的力量,就緩緩的融入蕭默的血肉之中.

怎麼可能?

幾人的面色都是大變,之前那銅鼎,青鸞和巨鷹都是無法承受那罡風,而蕭默卻是恍如視其若無物,竟然就這般大大咧咧的飛身而來,他真的是個怪物麼?

"呵呵.諸位久等了,沒想到諸位的速度倒真是快啊,蕭默拼盡全力,這才堪堪趕上諸位啊!"

蕭默淡淡的一笑,平靜的眼底隱約閃爍著絲絲光芒.

幾人的臉色卻是瞬間難看到了極,速度快?這哪里是誇贊,分明就是裸的嘲諷,他們損失了半神器銅鼎,而且重傷了兩頭妖獸,這才堪堪來到這里.

而蕭默,竟然輕輕松松的就來到這里,而且後來居上!

"幾位既然不著急,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蕭默看著幾人難看的臉色,腳尖一,整個人就竄入了光門之中,消失不見!

上篇:第五十二章 第二層     下篇:第五十四章 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