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最強鍛符師.. 第七十七章 相認  
   
第七十七章 相認

告別了大長老等人,蕭默身影閃爍,很快就來到了城外的察末嶺.

當初大戰的痕跡已經被時間抹平,就連被離火珠焚燒過的地面也已經漸漸的被風沙掩蓋,隱約傳來的幾聲妖獸的怒吼,卻是感覺到蕭默身上的氣息,瞬間乖乖的縮了回去.

不知不覺,烈日已到中天,竟然已經過了晌午時分.

蕭默就在察末嶺的一處山洞前止住了身形,深邃的眼底卻是閃爍著疑惑的神色.

他幾乎已經把整個察末嶺找了一遍,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以他禦王巔峰的精神力,卻也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只剩下面前的這個山洞,但是蕭默仍然什麼都察覺不到.

唯一古怪的是,似乎這個山洞中,有一絲禦王級別的氣息,雖然很淡,卻無法逃出蕭默的感應.

察末嶺,又如何會出現禦王境界的氣息呢?

蕭默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朝著嶺風城的方向而去,如果唐琦果真是被禦王級別的強者帶走,或許也不是什麼壞事呢!

嶺風城的街道一如往昔的熱鬧,四大家族也是難得的和平,並沒有什麼的沖突,即使前不久唐勁晉級到禦靈巔峰修為,唐家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只是刀劍武器店的生意卻是更加興隆起來.

凌家和陳家自從察末嶺的事情之後倒也安分了許多,陳家的陳決雖然廢去了一臂,倒也保住了性命,只不過是從此成了廢人,根本無法再次修煉.而凌洪卻是不知去向,似乎就從察末嶺事情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你放開我!"

原本熱鬧的大街上,忽然響起一聲尖利的叫聲,疑惑的眾人都是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聲音主人的周圍很快就圍滿了人群.

"呵呵,妞,本公子看上你很久了,這是你的福氣,你怎麼就不懂呢?"

一個身著白色衣衫的男子放聲的笑著,邪魅的眼底閃爍著淫穢的光芒,一只手搖著折扇,就朝著那女子的下巴挑去,讓人驚訝的是,他的一只袖袍卻在風中輕輕的搖曳,竟然是獨臂!

那女子穿著倒也不錯,簡單的羅裙,襯出不錯的身材,頗有幾分家碧玉的感覺.一張俏臉此時被逼的通紅,看著那人又驚又怕,身體不住的顫抖著.

"又是陳家的三公子,作孽啊!"

人群中顯然有人認出了那男子的身份,無奈的搖搖頭,卻是被陳決身後的幾人怒目一瞪,慌忙就把身子縮到了人群的背後,雖然陳決現在就和一個普通人差不多,但是他身後的那些家丁可不是吃素的.

"走吧,妞,哥哥會好好的讓你開心的!"

陳決似乎完全沒有聽到那人的身影,就把折扇收攏,一把就將那女子攬入了懷中.

"住手!"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陳決的面色閃過一絲不悅,忽然轉身,卻是看到一道身影快速的從人群中竄起,一把將那女子從陳決的懷中搶了回來.

此時的陳決不過是一個普通人,那身影分明是一名武者,陳決一個趔趄,那女子就被那身影搶了回去,整個人差摔倒在地.

"沒事吧?"

那男子一把將那女子搶回來,一臉的關切之色.女子搖搖頭,乖乖的落在男子的懷中,卻是沒有反抗.

"少爺!"

一聲驚呼,數道身影轟然上前,將陳決扶好.

"蘇奕,又是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陳決奮力掙開家丁,面色陰沉的看著面前的男子,袖袍一揮,身後的家丁就張牙舞爪的朝著那男子而去.

蘇奕的面色也很是陰沉,自從蘇漣漪走後,就一直由他保護著晗,沒想到只不過一眨眼的功夫,陳決這個禽獸就又來騷擾晗了.

"死吧!"

數個家丁驟然亮起內勁的光芒,就朝著蘇奕的身上而去,蘇奕面色一瞬間無比難看,沒想到今天陳決竟然帶了這些禦師巔峰的家丁!

他現在也只不過堪堪步入禦師巔峰罷了.

"呵呵,蘇奕,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陳決冷笑著,就看著蘇奕在家丁的圍攻下節節敗退,身上不斷的亮起一道道的血芒.

"蘇大哥!"

晗一臉的驚懼,卻是不知道做什麼,忽然感覺腰上一緊,整個人已經被陳決攬入了懷中.

"乖,姑娘,哥哥帶你去個好地方開心開心!"

完就帶著那姑娘快速的穿越人群,很快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不……許走!"

蘇奕艱難的喊出一句話,卻是換來家丁們更加狂暴的攻擊,雙腿終于堅持不住,渾身的衣衫幾乎已經被血浸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哼,叫你以後多管閑事!"

家丁們見狀,狠狠的啐了一口,就很快消失在人海之中,圍觀的眾人卻是不敢妄動,只能無奈的歎氣,四大家族之間的紛爭,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

"乖,妮子,哥哥這就讓你享受享受人間最快樂的事情."

陳決就將晗丟到房間的床上,眼眸里已經充滿了淫色的光芒,身上的長衫就被他丟到一邊,猙獰的笑著,一步步的朝著已經嚇的花容失色的晗靠近.

"美人兒,哥哥來了!"

陳決喊了一聲,就快步朝著晗走去.

"砰!"

正在向前跑的陳決忽然感覺到一股大力驟然傳來,面前似乎多了一堵牆一般,猝不及防的他直直的向後倒去.

"混蛋,哪個該死的家伙,給本公子出來!"

"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日只斷你一只手臂還真是便宜你了!"

冰冷的聲音忽然在房間里響起,一襲黑袍的男子忽然就出現在房間里,探手將花容失色的晗扶了起來,平靜的眼眸里卻是閃過冰寒的殺意.

"蕭默!"

陳決一臉驚駭的看著面前的身影,他又如何不會記得蕭默,就連凌洪那麼強的人都被他揍得半死不活,他又如何會是他的對手!

"既然斷手不夠,那就斷腿吧!"

蕭默輕描淡寫的開口,似乎在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一般,身形驟然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陳決當即心頭大駭,剛想轉身,就感覺下半身傳來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

雙腿猶如被人用大力貫穿,咔嚓咔嚓的骨裂聲就傳入耳中,整個轟然跪在了地上,臉色已經慘白.然而,相比之下,雙腿的劇痛似乎根本不算什麼.

下.體驟然傳來一陣細微的脆響,陳決徑直一口鮮血噴出,一雙眼睛呆滯的看著面前的蕭默,身體就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卻是直接暈死過去,雙腿之間,殷紅的鮮血一的浸透了衣褲.

"斷絕罪惡的根源,你也就不會作惡了!"

蕭默低語一聲,環手抱起晗,整個人就快速的閃出門外.

等到陳仇帶人趕過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只剩下昏死過去的陳決了.

"蘇陽,老夫和你勢不兩立!"

陳仇哪里會想到蕭默的事情,只當將事情算到了蘇家的頭上.

蕭默的身形緩緩的落在蘇家的大門口,蘇陽已經帶著家丁在門口迎接,看著安然無恙的晗,臉色也是大喜,慌忙上前.

"多謝蕭公子了!"

"無妨,事而已."

蕭默隨意的擺擺手,他剛剛來到嶺風城,就看到被人打得半死的蘇奕,慌忙上前,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當即將蘇奕送到了蘇府的大門口,就馬不停蹄的朝著陳家而去.

"晗謝過蕭公子!"

方才反應過來的晗也是恭敬的行禮,不曾想被那陳決扯開的衣衫還沒有整理好,一物就從脖頸間掉了出來,卻是一枚晶瑩剔透的玉牌.

"晗?"

蕭默眼底光芒一閃,卻是落在了那塊玉牌之上,半透明的玉牌上,清晰的寫著一個"漢"字,一道靈光驟然從蕭默的腦中閃過.

"晗,是哪個晗?"

蕭默忽然疾步上前,一把握住晗的手,指著那玉牌急忙開口:"是這個漢麼?"

晗一時間也是被嚇懵了,連連搖頭,卻是不知道什麼,一邊的蘇陽慌忙上前,笑著道:"蕭公子,晗的這塊玉牌據是他哥哥給他做的,那是他哥哥的名字!"

"轟!"

恍如驚雷的聲音在蕭默的腦中炸開,儲物戒指上微芒閃爍,一枚晶瑩的玉佩就出現在他的掌心,同樣的半透明的玉佩,里面卻是清晰的寫著一個"晗"字.

"這是!"

晗看到那玉佩,面色陡然大變,慌忙解下那玉牌,放到那玉佩之上,兩塊玉分明是同一塊玉打磨而成.

"哥哥,這是我哥哥的玉佩!"

晗忽然歡心的叫起來,一臉驚訝的看著蕭默:"你是我哥哥?不對,我哥哥不是這個樣子的!"

"阿漢,我終于找到他了,你也可以安息了!"

蕭默的心中暗暗的低語,搖搖頭就拉起晗的手,看著蘇陽笑著開口:"我們不如到里面去談?"

經過一番解釋,晗的眼底也是泛起晶瑩的淚花,很快就失聲痛哭.

蕭默的臉色也是微微動容,一把將晗攬入懷中.

"以後,我就是你哥哥!"

上篇:第七十六章 嶺風城     下篇:第七十八章 暗流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