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4-1  
   
4-1

位于托奡等聾國與戈利亞王國之間的內陸區域的拉格德埵w湖,是哈爾吉尼亞中數一數二的名勝。這個大湖的面積約為六百平方公堙A兩岸間的寬度幾乎接近從托奡等讀滬熙ㄐ圻持奡絮藆夾”到魔法學院的距離。
處于較高地勢的這個湖,就如風景畫一般美麗。
鮮綠色的森林和澄澈的湖水形成鮮明對比相應成趣,簡直是一個藝術品,實在難以讓人相信這是神隨手揮動斧頭創造出來的世界。
可是,這個湖並不是屬于人類的東西。
拉格德埵w湖,是非人類的哈爾吉尼亞原居民-----水之精靈所居住的地方。
這堿O以擁有遠勝人類的悠久曆史為豪的原居民的樂園。
水之精靈們在湖底建造了城市和街道,建立了自己獨立的文化和王國。
據說,任何人只要目睹了其身資,都會因其美麗而怦然心動;無論是什麼罪大惡極的壞人,都會馬上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于是,水之精靈被人們稱為誓約之精靈,傳說在水之精靈們面前立下的誓約,是絕對不會被違背的。
然而。。傳說起美麗程度比森林,天空和湖面的蔚藍色交織而成的更勝一籌的水之精靈,幾乎不會在人類的面前顯露身資。除了數十年一度與托奡等聾家更新盟約之外,精靈們都不會從湖底走出來。
所以,盡管有“誓約絕對不會被違背”之類的傳說,但要確認的話實在是困難之至。
安麗埃塔與維爾斯的初次見面,就是在這個拉格德埵w湖的湖畔。
從現在算起三年前。。托奡等聾國為了慶祝太後瑪麗安努的生日,在拉格德埵w湖舉行了邀請各國貴賓參加的大規模遊園會。
湖面生起了魔法的焰火,在星空和巨大的天幕之下,正舉行著通宵的舞會。會場娷\滿了來自全世界的各種美味佳肴,跟葡萄酒一起被送進了貴族門的胃袋堙C
在這個為時兩周之久的遊園會剛過一半的某個晚上,十四歲的安麗埃塔離開了自己的帳篷,沒有帶任何隨從和護衛,自己一個人在湖畔散步。
安麗埃塔已經對連日的喧囂氣氛感到厭煩了。
前天,昨天和今天也是這樣,而且明天後天也還要繼續下去,節目一個接一個,沒完沒了。晚餐會,舞會,吟詩會。。。那些問候和阿諛奉承的對話,對身為少女的安麗埃塔來說實在是苦悶的難以忍受。所以,她就想自己一個人出來好好呼吸的空氣。
安麗埃塔用風帽深深蓋過臉面,穿過帳篷和建築物林立的一角,來到了甯靜的岸邊。月光照耀著那堙A營造出一種夢幻的氣氛。湖邊閃閃發光地反射著美麗的月色,安麗埃塔不禁忘我地陶醉于眼前的景色。
面對這樣的景色,光在岸邊看還不能滿足安麗埃塔的玩心,她向左右四周環視了一下。
確認了什麼人都沒有以後,她好象下定決心似的,刷拉刷拉的脫掉了身上的禮服。在已經開始顯露出耀眼美貌的臉上浮現出少女淘氣的笑容,她一步一步地向著水堥咫F下去。
冰涼冰涼的水的觸感讓一直處于溫暖天氣的身體感覺非常舒服。
這種事要是被她的侍從拉。坡爾特發現的話,一定會被狠狠教訓一頓。可是自己一直呆在那難受得要死遊園會堙A這麼一點樂趣,大概是會被允許的吧。安麗埃塔一邊在嘴媢罹B著,一邊開始在湖媢C了起來。
遊了一會兒之後,她突然到岸邊有人的氣息。
安麗埃塔不禁紅起了臉,用雙手遮蓋著自己的身體。
“是誰?”
可是,人影卻不回答。到底是誰呢?難道是最愛嘮叨的侍從拉。坡爾特嗎?還是充當自己玩樂夥伴的同學,比自己年輕一歲的路易絲.弗朗索瓦斯呢?
然而,自己卻是瞞著這些人,偷偷一個人溜出了帳篷跑到這堥茠滿C內心感到不安的安麗埃塔再次追究道:
“無禮之人,快報上名來。”
一個慌張聲音從岸邊傳了過來。
“我並不是可疑的人,只是在這奡疏B而已。倒是你,為什麼再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到這堥茖N浴呢?”
聽了對方絲毫不帶愧疚的聲音後,安麗埃塔馬上來了氣。什麼嘛,你自己明明在偷看我在這堥N浴!
“所以我就叫你報上名來啊。我畢竟身為一國的公主,在引起麻煩事之前,你快報上名來,然後速速離開。”
聽了安麗埃塔這麼說,那個人影馬上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公主?難道你是安麗埃塔?”
被人直呼自己的名字,安麗埃塔不由得大吃一驚。能夠直呼自己姓名的人,在集中到這個拉格德埵w湖畔 的所有人當中,決不超過五個。如果對方不在此範圍內的話,那就是一個極其無禮的人了。
“是誰?”
安麗埃塔脫下公主的面具,以少女畏怯聲音問道。
“啊哈哈——”傳來了響亮的笑聲。
被對方這樣一笑,安麗埃塔的臉變得更紅了。
“是我啊,安麗埃塔!我是維爾斯,亞爾比昂的維爾斯,也就是你的堂兄哦!”
“維爾斯?難道是維爾斯殿下嗎?”
維爾斯王子,那不就是亞爾比昂的皇太子嗎?雖然從來沒見過面,但名字當然是知道的。他是已故父王的兄長亞爾比昂王國的長子,跟自己是堂兄妹的關系。想到這堙A安麗埃塔的臉紅的更厲害了。
“今天晚上,我跟父王一起來到了這堙C于是,我打算親眼一睹傳聞中的拉格德埵w湖畔,所以就到這奡疏B來了。讓你這麼吃驚,實在抱歉。”
“討厭啦,真是的......”

走在岸邊的安麗埃塔,把衣服穿上之後,就面向維爾斯說道:
“你可以轉過身來了。”
在安麗埃塔穿衣服的過程中,維爾斯一直背對著她。
高挑的身影轉了過來。在這一瞬間,安麗埃塔的背脊流過了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出現的某種感覺,霎時間,被湖水泡涼了的身體就像被火烤過一般,變得滾燙滾燙的。
威風凜凜的面容,含蓄的笑意。
實際上,在同一時刻,安麗埃塔的這種感覺,維爾斯同樣感受到了。
“真讓人驚訝呀。你變漂亮了呢,安麗埃塔.....”
從這位飄逸的難以捉摸的王子口中,說出了帶有一絲動搖的話語。
“沒,沒有那回事啦。”
安麗埃塔不敢擡起頭來看維爾斯,臉一直朝著下方。
“我本來沒有打算嚇你的。只有我在散步的時候,突然聽見水聲.....于是到這堣@看,就發現有人的在這堥N浴。對不起,我看的出神了。”
“為什麼你看的出神了呢?”
“不.....我還以為是居住在這拉格德埵w湖的水之精靈被月色所吸引,出現在湖面上了呢。我從前開始就一直希望能親眼見精靈一面,聽說水之精靈美麗的甚至會讓兩個月亮都害羞起來啊。”
安麗埃塔笑道:
“結果那卻是我,你一定很失望吧。” 維爾斯一邊有點羞澀的用手指搔著臉,一邊用真摯的聲音說道:
“沒有那回事,雖然我從來沒有見過水之精靈.....”

“雖然沒見過......”
“但是我覺得你更漂亮,比水之精靈更漂亮......”
安麗埃塔羞答答地低下了頭。
“亞爾比昂的人還真是喜歡開玩笑呢。”
“這,這不是開玩笑!你也知道,我可是王子啊。從來沒有說過一次謊話!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維爾斯慌忙的說道。安麗埃塔內心的跳動,就好象被施了魔法似的加速起來。眼前的堂兄......自己一直以來只知道名字的異國皇太子。
她感覺到,自己曾經認為無聊透頂的遊園會,現在突然好象眼前閃閃發光的拉格德埵w湖面一樣,變得充滿豔麗的光彩。

不用多久,兩人就雙雙掉入了愛河,變的無比親密。兩人只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就能知道彼此的心意。同時,兩人也明白到能留在這堛漁伅‵D常有限。
維爾斯和安麗埃塔在遊園會的期間中,每天一到晚上就來湖畔幽會。
安麗埃塔以風帽深深蓋著臉面,維爾斯則戴著化妝舞會中常用的幻影面具,快步向湖邊走去。
而彼此等候的信號,是把小石頭投進湖堛瑭n音。
聽到這個聲音後,先到的一方就從躲藏的樹叢堥咱X來,確認了周圍沒有任何人之後,就向戀人拋出作為暗號的話語:
“水之誓約。”
那一天,兩人也互相握著對方的手,在湖畔散著步。
“你真晚啊,安麗埃塔,我等了你好久哦。”
“對不起,因為晚餐會拖了點時間。真是的,醉鬼的長篇大論真是讓人厭煩。”
“可是.....這樣子每天晚上都跑出來,真的沒問題嗎?”
維爾斯一臉擔心的問道。安麗埃塔則露出了淘氣的笑容,說道:
“沒事的,因為我有替身呢。”
“你說替身!?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呀。”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維爾斯殿下也在上次午餐會見過吧,我的那個朋友........”
“就是那個頭發長長的纖瘦女孩嗎?”
維爾斯側著腦袋說道。由于他一直關注著安麗埃塔,根本想不起另外那個女孩的臉和打扮,只是蒙蒙籠籠地記得她的頭發的顏色。
“沒錯。她打扮我的模樣,代替我睡到我的床上。因為用被子蓋住了全身,所以無論是誰站在床邊,也看不到她的臉。”
“可是,她跟你的頭發顏色不是完全不一樣嗎?她好象是偏桃色的金發,而你.....”
維爾斯一邊撥弄著安麗埃塔的頭發一邊說道。
“就是這種漂亮的栗色。這個替身還真不好當啊。”
“我調配了一種能染頭發的特殊魔法材料哦。不過我的良心還真有點過意不去呢。她.....恩,我沒有跟她說我是跟維爾斯 殿下見面。她可能是以為我一個人出來散步呢。”
“你想的鬼點子還真多啊!”
維爾斯 大聲笑起來。
“噓!不可以這麼大聲笑的。也不知道有沒有人在偷聽啊。”
“沒事的,這樣的深夜埵b湖邊聽人說話的 ,最多就只是水之精靈而已吧。啊,我真想親眼看一看,哪怕是一次也好。所謂讓月亮也妒忌的美貌,究竟是怎麼樣的呢......”
安麗埃塔撅起嘴巴,以一種讓戀人困惑的語氣說道:
“什麼嘛,原來是這樣。你本來就不是想來見我的對吧。你只是想來見水之精靈,所以才找我做伴的吧......”
維爾斯 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他用雙手溫柔的放在安麗埃塔的臉上,把嘴唇湊近了她。安麗埃塔雖然露出了有點驚慌失措的表情,但馬上就畢上了眼睛。
維爾斯和安麗埃塔的嘴唇重疊了起來。過了一會兒,維爾斯挪開了臉,說道:
“我喜歡你,安麗埃塔。”
安麗埃塔雖然羞澀的紅著臉,但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了示愛的話語。
“我也喜歡著你。”
然後,維爾斯有點寂寞的畢上了眼睛。
內心雖然因為戀愛而變得火熱,但腦袋中某個冷靜的部分卻在想象這個戀愛的結局。兩人的身份,都不允許與自己所喜歡的對象結婚。要是被知道了兩人的關系.......恐怕即使在正式場合也不可能見面了吧——王子和公主就是這樣的存在。
維爾斯勉強用開朗的聲音說道:
“哈哈哈......我們都出生在糟糕的命運之星下呢。就連想要像現在這樣共同度過短暫的時光,也要挑選深夜,而且還要喬裝打扮!我真希望能跟你一同站在陽光之下.....不必忌憚任何人的視線,在這個湖畔散步呢.....哪怕只是一次也好......一次也好啊。”
安麗埃塔畢上了眼睛。然後,她慢慢的把身體靠在維爾斯的胸前。
“那麼就請你發誓吧。”
“發誓?”
“沒錯。居住在這個拉格德埵w湖的水之精靈,還有個別名叫“誓約的精靈”。據說在精靈面前許下的誓約,是一定不會被違背的哦。”
“那只不過是迷信,只是傳說。對,永遠.......”
十四歲的安麗埃塔如此沈吟之後,就低下了頭。從她的睫毛上滑下了一滴淚珠,落到了臉頰上。維爾斯溫柔的輕撫著安麗埃塔的臉。
“我喜歡你,安麗埃塔......因為你是如此深愛著我。所以,你就不要這樣哭了,不然湖會被你的淚水填滿,集中在這堛漱j家都會被淹死的哦?”
“你一定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愛你吧。總是這樣子開玩笑......我越是認真,你就越喜歡說壞心眼的話。”
維爾斯以悲切的聲音低語道:
“你不要生我的氣好嗎,安麗埃塔?”
安麗埃塔拉起禮服的群擺,“嘩啦嘩啦”地向水堶惆咱h。
“托奡等聾國公主安麗埃塔在此向水水之精靈立誓,我將永遠愛著維爾斯殿下。”
然後,安麗埃塔向維爾斯呼喚道:
“接下來就輪到維爾斯殿下了哦。請你快像我這樣立誓吧。”
維爾斯在走進了水堙C然後,他抱起了安麗埃塔。安麗埃塔抓住了維爾斯的肩膀。
“維爾斯殿下?”
“你的腳會冷的。”
“我不介意。比起那個,你看,我已經向精靈立下了永久不變的愛之誓言。維爾斯殿下也請立誓吧。”
“說什麼誓約絕對不會被違背,也只不過是迷信罷了。”
“難道說你要變心嗎?”
維爾斯仿佛默默祈禱似的沈思了一會兒——
“亞爾比昂王國皇太子維爾斯,向水之精靈立誓。總有一天,我將在陽光之下,不必顧慮任何人的視線,跟托奡等聾膝D安麗埃塔手牽手,在拉格德埵w湖的湖畔散步。”
然後,他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向著湖中心說出誓約的話語。
“我發誓了哦。”
安麗埃塔把臉埋在維爾斯的胸口上。然後,以維爾斯也聽不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你就不能發誓永遠愛我嗎?”
湖面突然閃了一下光芒。
閃了沒多久整個湖面又恢複了寂靜。
兩人不禁面面相覷。
那到底是月亮的光芒,還是水之精靈接受了這個誓約的證明呢?兩人都不知道,,,,,,但是,維爾斯和安麗埃塔一直彼此相依偎,注視著拉格德埵w湖的美麗湖面。

上篇:3-10     下篇:4-1